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86|回复: 10

[文本批评] 评雪原兰波诗一首:只有伟大的人,才有伟大的悲剧气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2 23: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雪原兰波诗一首:只有伟大的人,才有伟大的悲剧气质


2018春节初六题•雪原兰波作

荒唐里面抻荒唐,
无言里面寻无言。
九州志士於我事,
耽于酒瓢何开颜?
心欲乘龙登九天,
单看
大同隐士登皇堂。
具得欢心颜:有憩园。

孤苦潦倒唯欣欢!
可堪如今醉八仙?


      一个人生活在对象化世界中,他最要紧的,就是去对象化——又附带对象化,以成就自我——又靠对象化来映衬。
      而我们知道,顺着对象化是最愉快的,它可以让你毫无阻碍、在现在的位置上自以为是,又能够享受对象化的馈赠。
      但是,顺着对象化的快乐,毕竟是自我滑落和被淹没的快乐,这种快乐像鸦片一样,让你越快乐,也就越困惑,越拥有,也就越空虚。
      因为,人真正的快乐,必须是去对象化的快乐,这是被称着内在的快乐。而顺着对象的快乐,则是外在的快乐,附带一时倘可,若一直滑下去,则丧失自我。
      问题是,低素质的人,他没有多少自我让他感觉到滑落,高素质的人,则不能忍受这种滑落。
      于是,对象化与去对象化,内在与外在,表面美与内在精神,真与假便成了不共戴天的最好的注脚。
      我们离开对象化的时候,往往有一种割舍表面的痛苦,我们把这种痛苦,称为悲剧情节,进而转向内在,去体会内在的巨大“快乐”——是一种精神,如果也可以被称着为快乐的话。相反,滑向对象化,则体现为一种喜剧特质,虽然是短暂而麻木的表皮快乐。
      鲁迅说,喜剧,就是把一个故事剖开给人看,实际上就是悲剧。而悲剧,就是把一个故事缝合给人看,而其中的不可能,则亦体现为悲剧。
      所以,大凡向内在进步的人,都体现为悲剧情节,而耽于对象中快乐的人,则体现为喜剧情节。
      故此,由表及里,悲剧情节的体会者,铸就了内在的伟大。喜剧情结的耽忱者,则注就了渺小。

      同样,我们在看艺术作品的时候,就要看他的作品里是不是体现为一种悲剧情节在摧动,从而体现为自我对对象世界的一种悲剧的拒绝,从而在文本之上体现为自我的精神份量。

      凡是一个伟大的艺术作品,它的成功,都是作者在悲剧情节下,聚发全力、刚毅果断地对内容的驾控,从而推动并形成出一个不锈钢式的真精神作品来。

      只有悲剧情节,才可能让人放射出向上的光芒。那种只以向对象滑以下滑落的艺术,其在技法上、姿态上、态度上,都有完全的差别,相看两都厌,完全两家人。

      从精神角度说,此诗作者的悲剧情节一目了然。
      头两句,“荒唐里面抻荒唐,无言里面寻无言。”,就有点像北岛的“卑鄙是,高尚是”的样子。作者在荒唐里面离不开这荒唐的世界,在无法面对的情况下去面对。这是多么悲凉、落寞与无奈啊,但作者必须活下去,一是见证这个丑恶的世态,二是感受这种对比的“快乐”。可见作者以这二句出发,是来源于世,由然于内,建构于无限,多么大的气度、多么深刻的感受、多么强烈的情绪。由内而外,已不直接说我怎么怎么样,而只是我怎么样之后会说什么样的话。就这个动作,就是内在外化的状态。这是内在表达的“一惯含蓄”的方法。
      内在的表达都很含蓄。它不会直白,因为直白,就没有力量、就片面了。但在表达本身上则是绝对的直白,绝不多余,全都在斤两上。
      接下来,“九州志士於我事,耽于酒瓢何开颜?”,全天下的那些自以为是的拳拳人仕,都沉醉于花天酒地当中,绝不是我期望的那样,但是我还得和他们共讨生活,教我好孤独!注意,这里的“志士”是反语,是指那些混名达利的混蛋们。
      内在的表达,非常精细,一个细微的用词,往往包藏了天地,你非用内在化去读不可,否则,你什么都不是。
      接下来,“心欲乘龙登九天”的表达,就成了必然。内在的表达就是这样,实际是借表达的一点一点,来点出自己的处境、场所、态度与立场。所以,这表面上是一句顺口话,实际用处巨大,内在“匠心”独具。此时,作者点出了自己的愿望。
      从表述的角度,作者此时绝不会继续以这种“此时立场”去点出“此在”的心境了,所以作者还是以这样的状态继续点出自己心向往的可能性的突显场面:好一个“单看”,气大力沉,震惊寰宇。“大同隐士登皇堂”,顺势带出了自己的愿望状态,以至再风驰电掣地再下一步带出了最终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结果:“具得欢心颜:有憩园。”这最后两句,有那种从宏大的精神建构上挖出了最终奠基的那块碑的样子。作为精神到达极点的一种个人信仰的指标。这种诗句的出现,往往就是作者宣告自己内在化精神艺术作品成功的绝对标志。也就像李白甩出“我辈”那句等等。
      内在化表达,一定隐伏着一个整体的外面的人,一切都是映衬这个人作为前提来表达的,他决不是作为一个作者,而是作为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人来体现的。这一点一定要注意。
      最后,作者无奈的饱和之下,只剩下了“孤苦潦倒唯欣欢!可堪如今醉八仙?”。这里,有许多讲究,一是作者的孤苦是现实的孤苦,但却映证了内在的快乐,但这种快乐又不是作者愿意以牺牲外在来自以为得计的快乐,而是一种不得不拥有内在的痛苦的快乐,而唯只有这样的快乐,才是真实的,才是必然的,才是可靠的。既反应了无奈,也反应了庆幸,还反应了承担。二是,作者没有一味在沉醉在自鸣得意的精神所得的“滑头”之中,当反省出这一切的时候,又回到了现实,面对自己荒谬的处境,从而精神继续在快乐中痛苦着:作者既享受了精神的快乐,又不拒绝现实的痛苦,这才是真正的“精神实际者”面临的世态。
      要说明一点的是,制造这种两难的痛苦的人,不是他人,不是自己,而恰恰就是你们这些没有追求精神的人,换句话说,在精神的二律背反的世界里,你要么是自由的风,要么就是阻挡自由的风的墙。不追求精神就是一种罪恶,这也是作者必须追求精神的道义!
      痛在这里。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23 09: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望老师去掉评论中伟大二字,新春佳节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2-23 09:01
望老师去掉评论中伟大二字,新春佳节吉祥。

兰波,18年好。

其实,我历来以事实为准绳,从不从本心上下结论,该怎样就怎样,就当是虚设吧,让事实去说话。对谁都一样。

何况,这里还有借题发挥,以及坚守本象的意思。

谢谢理解。远握!
发表于 2018-2-23 12: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2-23 11:04
兰波,18年好。

其实,我历来以事实为准绳,从不从本心上下结论,该怎样就怎样,就当是虚设吧,让事实 ...

人之为人而已。远握
发表于 2018-3-14 08: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2-23 11:04
兰波,18年好。

其实,我历来以事实为准绳,从不从本心上下结论,该怎样就怎样,就当是虚设吧,让事实 ...

以我看,兰波兄在由伟人留下来的作品中去寻索伟人的人格和气质。这至少是一条最高的捷径。就像修道,拜佛,立仁一般,不是去考究偶像是什么,而是偶像所赋予的道德属性它是否可以在自己身上产生共鸣,震荡,而后激发出自己的光辉出来。这又回到了---只为自己而已。老于,您应当要看到这首诗歌中由很重的拓本痕迹。拓诗没有什么不好,艺术都是从不会中去习得(拓)会的,最后到无师自通的无为无不为的会。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8: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8-3-14 08:35
以我看,兰波兄在由伟人留下来的作品中去寻索伟人的人格和气质。这至少是一条最高的捷径。就像修道,拜佛 ...

这种内中之气,岂是摹拓能够做得出来的,即便是摹拓,也只能是表面的,而能够在内中实现“内气的转换”,足可以证明他的“大气”。
你恐怕是写表面文章写惯了下的惯性思维吧,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你的思维层次还不足以够成与我的真实有效的交流。
我也曾“说过”:如果一个人能写出与伟人一样的作品来,只能印证他一样伟大。
因为,我们在乎的不是作品,而是作品外的那个人的“那个大”。
你太世俗了呵!
发表于 2018-3-14 09: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酒中真言,拓何人。倒是天命如出一辙……
发表于 2018-3-14 12: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3-14 09:51
酒中真言,拓何人。倒是天命如出一辙……


诗歌头一联:荒唐里面抻荒唐,无言里面寻无言    和红楼梦---荒唐人说荒唐言 痴心人成痴心事   文天祥---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诗中的:
大同隐士登皇堂。
具得欢心颜:有憩园



和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感情的指向上有差异,但语感词句上化用明显


当然不是说你的诗歌不是原创,只是很多时候不经意留下了印记。像练拳的师傅一样,曾练过什么拳,不经意就会挥洒出什么拳。这也是古人常说的“天下文章一大抄”,其实也更多隐含的是“熟读唐诗三百,不会作来也会吟”的熟络处。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对经典拓的太少,要知道,在太湖升起的风不大可能是龙卷风,只有到大海的怀里才容易升腾成巨大的风暴。我们说梵高,他的艺术也是从拓本开始的,没有无师自通的天才,仅有的几个顿悟式的伟人如六祖慧能,印度之子拉马努金,这种人太少了,千年一遇。像徐渭,梵高,朱耷,数百年一遇。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6: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3-14 16:56 编辑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8-3-14 08:35
以我看,兰波兄在由伟人留下来的作品中去寻索伟人的人格和气质。这至少是一条最高的捷径。就像修道,拜佛 ...

上午打了一些话,没发出来。

简短一下:

     1、那种内在的转换能学得来吗?

     2、即便有外型的雷同,即便是拓的,又怎么样呢?

     3、有内在的转换伟大能力,他还需要去学谁呢?

同学,你太幼稚,又太俗了。——不是的,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你始终上不了层面……

不怪的,这个世界也上不了层面——有时想想,我真该快乐,何必气自己、伤害自己,又何必去计较世界的强势呢?

你说是不是?
发表于 2018-3-14 17: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忠龙坤 于 2018-3-14 17:27 编辑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14 16:53
上午打了一些话,没发出来。

简短一下:

你确实应该继续快乐,而且一辈子都处在那种快乐中。我甚至想象你会固执做到
你看不出各种人的其内心的真实出处,而我分分钟就能看出来
你所谓内在的转换伟力我却先于你找到他们的动机(先机),且能评判出他们动机的手段所用之高低。
我是小学生都没有关系,看好你自己的心,她从不把你欺骗。

如若能给你建议,我建议你再把自己倒空一次
你只是找到了生命的一种模式,而我从你指引的那种生命模式中找到了更多的生命模式,且把那些模式落地生根,生命真精彩
让历史去见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2 17:02 , Processed in 0.1589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