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4|回复: 6

[诗歌奖投稿·组诗] 笔记本女孩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1 06: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桑田- 于 2018-3-23 09:48 编辑



笔记本女孩儿。


又困又想念一个人,那晨鸟鸣叫,
而一颗晨露摇摇欲坠。
小小的蚂蚁们搬家,它们并不关心梦想
它们只关心天气,关心堤坝,我担心雨水
彻夜的雨啊,拍打着窗扉,河水暴涨
低处的玉米要怎样了呢。男人和爱情
都是庸常之物,对于站街女来说,雨水
冲刷他们,河水带走花瓣也带走他们
她们和梵高一样,都迷醉于星空。
我觉得楼群有时候是悲哀的,
钢筋水泥的小盒子,把每一个人隔开
你装饰它,华丽的小囚室。不需要典狱长
这里的清规戒律,你早明了,何时放风
何时再自己把自己关进来。除了做梦
你还能做什么,我迷恋笔记本的女孩儿
那么,冬天的小瓢虫呢,你从哪里来
你在笔记本上降落,翅膀藏匿在星星下面
人,都是有孤独与独处的时候的。
这并非我们离群索居,清高或庸常
就像黑暗,都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可光明总是好的,就像粗陶,石子
和松果是你的最爱,也是松鼠的最爱
一转身,亲爱的,你就回到小女孩儿了
而我坐在春天的小屋里,静候衰老。


一株老树。


我不再说话了,只是不再说;这样也好
词语不再被我赋予更多意义,它们
只是它们自己,就像一粒微尘,
漂浮在空气中;它们是一颗一颗的小颗粒
我用沉默说话,吃饭,如同一棵老树
我们比肩,在清晨和黄昏里站着,
什么也不说,以眼睛抚摸,拥抱和亲吻
你,泪眼婆娑。春天,发出的新芽让我感到
一点羞涩。我不敢想象,它们将会在
雨后阳光下叶片愈加浓绿,闪亮,在和煦
的微风里颤栗,沙沙说着温暖的话,憧憬
和做梦。秋天,全部树叶都落下来,枝条黝黑
明亮,像卢旺达的小孩,在凛冽的风中呼啸


礼物。


他们说时间像河流,我觉得像绳索
唯美一点说,是三尺白绫,什么时候
锁住了你的脖子呢,你美丽的脖子,
白天鹅一般忧伤。然后,小心地生活吧
一点一点窒息,并以微笑和谎言的方式
缓解疼痛,就像死神即将降临,也不至
于致使我们输的很惨,身首异处
终其一生,我只为留给尘世一具全尸
作为大地的礼物。可是爱情呢,
像午餐前的甜点,依然虚无缥缈
它似曾来过,却从未留下来过的证据


蒲公英之歌。


迟早有一天,你会见到我
那时候我已离开这个村庄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开家
我们一见如故还是萍水相逢
在“异乡”或者“远方”的地方
你会激动得落泪吗?我也许会
也许不会,但我相信泪水
这世界上,最真挚的表达
我相信孤独,泪水和麦子的家
诗人和农民储备它,以备
不时之需,度过寒冷的冬天,
一个女人储备它,以备再次爱
亲爱的,蒲公英是什么鹰?
那么秃鹫呢?它们可是不同的
两种学科,一门是生物学
而另门属于《本草纲目》
——我们最年轻的科学
春天盛大,你多老了都不老,
出门之前也忘不了画一画自己的眉毛
上一点粉色的妆。25岁,你可以
活成任何一个人;而52岁,
你就只能活成自己了。
北方,春天来得缓慢如老人
可是,秋林里,落叶缤纷
小松鼠你抱着松果不赶快回家
瞅我干嘛?像我犹犹豫豫
可是得不到爱情的哦
爱情需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俗语也这么说,“女孩们都喜欢坏男孩”
但是,我也有许多坏想法,
我喜欢呢,是六角菱形的女孩
雪花般,每一个侧面都闪亮


怪物和松果。


总想起躺在山坡的感觉
慢慢的躺,当脊背,脑壳
完全落到松叶上,真是好极了
感觉一只手随之撤走,
他正将我放入人世的棺椁
他屏息,而手极其温柔,
我不认得他,却记得这双手
这个最后相送之人,我们不曾谋面
松叶厚而柔软,散发枯萎的香味
松香的香。抱着松果的小松鼠
看着我像看着一个怪物,惊呆着
我眨巴一下眼睛,它眨巴一下


蝴蝶。


每一年春天,我都会死去一次
扔掉一些东西,然后,活回来,
就轻一些。直至最后,空空两手
可是,北方的春天啊来得缓慢如老人
秋林里落下阳光和煦,而落叶缤纷
像为我的死亡徒增了些许诗意



坛子。


我没有去过很多的地方
我知道那叫“远方”的地方
不属于我,属于这世界上
另外一些人。我只属于
这间小屋子,燕子在屋檐下
筑巢,早晨成群的鸽子降落
它们并没有为我带回关于你
的消息。我,就属于这里,
小小的一间屋子,我希望它是
白灰的墙壁,并是去年粉刷过的
普通的灯泡发出桔黄的光亮
冬季漫长,我怀念起某个
细雨飘扬的夜晚,莫名
想起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的第一章节,梵高的夜空,旋转的星系
当然,还有一些我看不到的事物
它们在黑暗里孕育,移动
如暗影中的眼睛,枪口
以及正在汇聚的流体般的事物
既无可名状,又不可言说。
它们在完成一轮聚汇之后
现在开始消散,殆尽。
这一刻,我想我是完整的
我担心的,甚至是一声蝉鸣
一颗草露的跌落都可打破这完整
在一个已然破碎的世界里,
甚至连这个小屋也将不再属于我了
我也不属于我;当然我也未完全
成为他者,在“我”与“他者”之间
我成为一个叫“坛子”的怪物,
它徒装着虚空,不再释放飞鸟或树丛*


*语出自华莱士·史蒂文斯《坛子轶事》,“它统治每一处。/坛子灰而赤裸。/它不曾释放飞鸟或树丛,/不像田纳西别的事物。”


夜歌。


夜晚,如果我不是一个鬼魂
那么,为什么我有比鬼魂
还轻盈的脚步呢
你的爱是一个夜行人
默默的走,就走成一棵树
或者石头,我希望是雨花石
或其他什么好看的石子
寂寞时候你抚摸它
它温凉,便有了与你一致的体温
你指尖是好的,曲线也是好的
抚过什么,什么就活过来
抚过冬天,春天也活过来了
你的乳房是好的,盛开白色的野百合
即使你心里还住着另一个人
一颗流水悬于四叶草尖
而打盹的便利店老板的眼镜跌破了
他离开生活,到梦里缠绵5分钟
5分钟来抵一生,多不负责呢
光想念一个人是不够的
除非她也想念
你应该让她知道。
想念,在这夜里悄悄展开
左面,右面,
你们同样爱上同一个词:辗转难眠


下午的莫兰迪。


荒凉的庄园,绅士落魄
台阶上花瓣顺着雨水
随波逐流,泥泞一条小街
残雪忍住疼痛,已被人
踩得脏兮兮,在角落堆积
一半是脚印,一半是尘埃。
疼痛,在夜里涟漪般扩散
却要忍住,不能喊出来
夜晚到处都是钩子和黑眼睛
除非你离开地面,除非
你像男爵去树上生活,否
则,你的生活都将会被打探
封杀,和撕毁。这个早上,
我的思维并不是很清晰
但是,我得对风做出妥协
在形与色之间,在立体派和
印象派之间,在繁杂和盛大里
你更偏爱极简,瓶瓶罐罐
灰色,以及低调的奢华
有一个下午,你只插一束干花
手温柔地抚过粗陶,松果和贝壳
那是你爱的方式,唯一的表达


2018年2月20日 05:39:46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21 09: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形与色之间,在立体派和
印象派之间,在繁杂和盛大里
你更偏爱极简,瓶瓶罐罐
灰色,以及低调的奢华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09: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shadai 发表于 2018-2-21 09:43
在形与色之间,在立体派和
印象派之间,在繁杂和盛大里
你更偏爱极简,瓶瓶罐罐

            问候您!
发表于 2018-3-12 1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散文体。
发表于 2018-3-14 21: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读

《千纸鹤》是你的吧,写得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21: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兰波!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3-14 21:59
夜读

《千纸鹤》是你的吧,写得好~

嗯……问好绪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9 18:22 , Processed in 0.0571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