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栾复吾

[诗论随笔] 酒后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16: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鉴别:

      一是没有内化,二是特点不突出。

      我以为,如苏、大王、陶的书法,是内化的书法,他们的笔法是在笔锋内部有偏移,来产生对笔划的运动,以此来求得字的外型的一种存在的全平衡体。其实,是借这个字来彰显你的内化的能力,它既有型,又可无限,这是一种更加有无限——也之所以理性高于感性,或者说理性是超级感性的缘故。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另外,如蔡、颜、赵等,他们的笔划并没内化。这很奇怪是不是,这么大名鼎鼎的人,居然没有内化,还能够写出那么令人惊叹的字?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正是李商隐、王维等虽然同样知名,却不如李杜伟大的原因。我想,是因为,这种不求内化强健人的创作水平,是十分求外在表现的感觉的,同样,外在感觉同样可以感染人,尤其是他们这成纯、精、熟、至的程度。但是,由于人格层次的方式决定了做人的方向的不同,欣赏或同位的状态不同,也决定了他们分别有不同层次的同温层。无论如何,层次就是层次,层次乘以无数次方过后,层次还是不同的。

      当然,以上是不自觉产生的真实现象。我也在想,如果让不具备内化能力与习惯的人也搞搞内化的那种方式呢?是不是绝对不行,还是有点意思,还是有明显的存在?但我想,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在异层次真正地达到很大的高度——至少,很令他不舒服,他不会那样做,就诚如你们一开始就没有这样做一样。

      只不过我发现了这个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6: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8 16:11
我的鉴别:

      一是没有内化,二是特点不突出。

你说的是火化吧,写字就是写字别弄得神神叨叨!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7: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8 16:11
我的鉴别:

      一是没有内化,二是特点不突出。

实实在在写诗写字,不要强加给艺术什么!有所悟,有所得就好。别装神弄鬼,这样不好!
发表于 2018-3-8 18: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3-8 18:14 编辑
栾复吾 发表于 2018-3-8 17:29
实实在在写诗写字,不要强加给艺术什么!有所悟,有所得就好。别装神弄鬼,这样不好!

你这种不是内化的火化,因为内里干枯,所以对形的寄托是无限的。而内化,则是外形于完全性平衡,只是为了应证笔划内的内在的无限强性。

大王和毛的字,明显字是内润的,而蔡、四大体等,则明显笔划是干枯的——虽然绕的非常有“所悟”——也就是火化:意象无限之追,所有精神干枯的人的通病。

你说你精神干枯,悟(捂)出来的也是屁——只不过是充满了像屎尿(小孩对意象特别好奇)一样泛滥的意象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8: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8 18:11
你这种不是内化的火化,因为内里干枯,所以对形的寄托是无限的。而内化,则是外形于完全性平衡,只是为了 ...

快省省吧,你在我这里就是一不懂事的孩子,别跟我谈艺术没意思
发表于 2018-3-10 22: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栾复吾 发表于 2018-3-8 18:16
快省省吧,你在我这里就是一不懂事的孩子,别跟我谈艺术没意思

我说说我的看法,一是复吾兄字体是熟了,单这个熟其实也是进一步精神升级的障碍。老于说的字体中缺乏用精神去驱动的内在,这个精神不是一般的感情,而是比较纯洁下爆发自我时候的感情,这个说起容易,其实做起来真不容易。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翻译出来你可能觉得都不是诗,但他确实是最高的诗,老于说的内在的逻辑很难透析出来(可能他个人比较擅长),外在的人不容易懂,但通过艺术投射的感情的纯洁度和锋锐度反过来也可以呈现出内在的内力几何(至少我比较擅长这个路径)。


如苏、大王、陶的书法,是内化的书法----内化的书法是精神纯明绵长时的表作,纯是每一笔都像一个指令,一个逻辑,强调闭环性,精简性,达意性,明是每个字的架构合理合情,顺于那个心境下的自然流出,必要的时候需要杀伐的方式推进,绵是指每一个字和整个篇幅的情感,逻辑是整体绵延的,长是指艺术达意完成后有味长的影响力。如果还不好理解,你可以想象给你资源,给你人,给你时间,你要自己领导,策划,实施完成一个对当下重要,对未来有影响力的困难的事件。那么问题来了,真让你领导去做一件事关众人福利的事,那么你对事情分解的闭环性,执行性,改革的能力,表达的能力,对未来把握的能力怎样。

所以,历史上能内化的一般条件,从精神层面上其实是个“敢”字,敢为自己出头,敢以自家性命为天下利益、审美、道德出头,前一个敢必须保证自己辨析问题精准聪明,有强大的自信,后一个敢就是能克制自己的私欲,以天下苍生的福利、审美、道德为己任,甚至不惜杀伐少部分拯救绝大多少。所以一是不少政治家反倒能实现内在,如曹操,毛泽东,王阳明,二是带过兵的,能主政兵事的如“还我河山”的岳飞,带兵抗洪抢险的苏东坡等,三是能把自己化空的,把自然体本身独特的存在的“有”来达意的(你可以理解为把自然的对象当成所要带的兵,但又要为那些兵的永恒性而活),如王羲之,徐渭,梵高,朱耷,伯牙子期这些人一般都是入木三分的功力,用的是竹,梅,葡萄,葵花,流水等物体来淘洗自己的化境。

要想得到以上三大境界,基本过程是穷,穷掉自己一切,甚至是顶着性命来参悟艺术的,穷到自己在某个时间就是一片叶子,一次水流,一串葡萄,一棵葵,甚至是一次刀劈石头的痕迹。

我们很多人在辩论时会陷入鸡同鸭讲的局面,这矛盾主要表现在,艺术者可能说自己学的是梵高,徐渭,但他又看不清一片叶子,一朵葵花其实就潜藏着梵高,朱耷。在毛笔中每一毛笔下去其实它的元神都在自然中,而自然是最讲逻辑闭环性,审美性和自我性的,反过来你跟艺术者讲闭环性,审美性和自我性的时候,艺术者却看不到自然性,但他会说自己很流畅,很成熟,但就是缺乏元神,缺乏逻辑的闭环性。什么是自然性,就是放下自己去再现刀劈石头的痕迹时。

上述的表达其实只要求一个内涵:能内化的人是能把自己的存在清空为“无”,但对所参悟学习运转的对象有能同步为“有”,又能把那同步的“有”直入自我的审美,行伍,命令。

现代社会中,有几个岗位职业和老于的“正存在”比较靠近,或者说能侧面辉映“正存在”。如刑侦部门的法医鉴定学,痕迹学,心理学。这三门学科其实是“正存在”的逆向运用,也就是通过这个三门学科能还原当时作者的状态,但是不是“正存在”的最高状态不敢保证,却能照出“妖魔鬼魂”存于何处,用何种方法,技巧在哪,用心(动机)的等级等等,可以形成诊断报告。
用侦探小说的一句经典台词“要实现一次完美的犯罪”,那么艺术家的终极目标是“要实现一次完美的存在”

复吾兄其实在写张扣扣的诗歌中,以上三门学科都不自觉的都用上了,且取得的艺术效果是惊人的。

总之老于的“正存在”的解析基本上是对艺术的终点的一种顺着流向的解析,而我阐述的是对“正存在”逆向的解析,两者有何区别。你可以想象一条荆条,你用手握住顺着荆棘方向下撸,你一般手不会受大伤,但也不会又什么特别的铭记,但你用手逆着去撸,你手一定出血,你会有很深的警示受难的感受。其实当你达到化境的时候,正着撸和反着撸你都不会受伤,因为你就是那条荆条,这条荆条就是“人性”。

复吾兄,要想突破自己,以墨宝来说,你要思考你的每一笔是否是合理无多余的(闭环的),你的每一笔是否能从自然中找到它最美的元神。反过来,你把王羲之的,苏的字体每一笔都拆解开,你看看他们的笔画中那一笔元神是竹叶,那一笔是老藤,那一笔是流水,那一笔是刀下的痕迹,所有的这些笔迹为什么是这么样存在,它背后的创始者的精神是什么样的。
以精神元气来说,你怎样习得一眼就慑服对方,一句话就戳破时局,一招就判定乾坤(想象一下李小龙在电影里的那声嗷叫)。

同时劝你不要说老于不堪的话,他的艺术理论尤其是对终点的所见,非常惊人(当然,他也有缺点)。这是我反复参悟而得到的,不是崇拜他,而是懂得及理解,理解他其实是获得我。他就是一个又丑陋又严苛,又冷峻又黄金神性的标准,迈过了他,风光所见的皆历史。

亦可参看一下我在北网中的《新诗走向唐境的理论显备》。不知所云,诚惶诚恐!

 楼主| 发表于 2018-3-19 09: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栾复吾 于 2018-4-13 09:02 编辑


发表于 2018-4-10 14: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好,收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8 15:12 , Processed in 0.0779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