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91|回复: 2

[诗歌奖投稿·长诗] 死亡四重奏(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0 21:1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死亡四重奏】


一、大都市

一天夜里
疲惫的身体
拖着我推开家门
我以为走错了
赶忙退回来
没错,这是我家
疏通下水道
以及办证的电话号码
还贴在生锈的邮箱上

家里破败不堪
漆黑一片
有无数词句
在屋里走来走去
闪闪发亮

黑色沙发上
现代和后现代
扭打在一起
一会跳到地板上
一会爬到袜子里
吉他上的社会主义
以及资本主义
正哼着小调安魂曲

屋里有三个词
比其他词句都要亮
我走进一看
那是佛祖
安拉
还有上帝
他们在杯底斗地主
而地主
正站在佛祖背后
想看看谁会赢

我看见风马牛
在餐桌上做游戏
我看见悲伤和疯狂
在书架上狂笑不止
E=mc2和π
在烟盒里窃窃私语
烟点燃一根中华
若有所思

我还看见很多大块头的句子
允许部分人先富起来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存在即合理
用几何形体概括一切物像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些臃肿的句子无所事事
像野鬼一样
在屋里来回游荡

眼前的一切
我从未经历过
但并不惊讶
他们对我也毫无兴趣
只有巫英蛟这个词
躺在新华词典上
冲我诡异的微笑

这显然不是我家
但确实又是我家
连物品都一模一样
我打开卧室门
上了一辆车
这是839路公交车
从都市中心出发
它下一站是四公里
四公里下一站
是五公里
五公里下一站
是六公里
但我至今没明白
六公里下一站
为何不是七公里

更不明白车上的人
为何全是倒立的
双手着地
用脚勾着挂钩
他们倒立着上车
他们倒立着刷卡
他们倒立着走到座位
他们倒立着
用奇异的目光盯着我
我可能是个怪物

一个倒立的小女孩
忍不住问我
“叔叔你怎么了
倒立着走路
好奇怪
脑袋怎么在上面
是不是从小就这样”

“本来就得用脚走路啊
你们才是倒立的”

“叔叔不要怕
我只是问问
老师教育我们
要尊重每一个残疾人
我可以教你
慢慢学会用手走路”

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把头偏向窗外
路边的行人竟也是倒立的
一对情侣倒立着
在变压器下面接吻
一个倒立的中年人
站在雾灯下看老黄历
围墙上
有一条我不认识的标语
仔细一看
这些字我还是认识
只不过它们都是倒立着的

公交到了四公里
车门打开
我走下去
看见自己躺在棺材里
我想起来了
这是江南殡仪馆
曾经来过这里

在悼念大厅
一个浓妆女
在台上唱最炫民族风
两个缺牙老头
乐呵呵的盯着浓妆女胸前的肉球
三个小屁孩
争抢桌上唯一的一颗阿尔卑斯棒棒糖
四个中年妇女
打开嗓门欢快的搓麻将
五条土狗
在屋里穿来穿去寻找地上的骨头
六个青年男女
坐在破烂的沙发上畅谈理想

我看见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
她突然扶着我的棺材
抑扬顿挫的大哭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
不是我女儿
也不是我儿媳

看上去
她哭得很伤心
时而捶胸顿足
时而不停的抽泣
我站在旁边
眼泪呼啦啦的流下来

棺材里的自己
一动不动
瘦骨嶙峋
骨骼轮廓清晰可见
我问这个女人
“我是怎么死的”
她抬头的瞬间
眼里没有一滴眼泪
“你是饿死的”

“你是谁
是我女儿吗”

“不是
我叫河泽
是都市无忧乐团的
承接各大红白喜事”

“你眼里为何没有眼泪”

“我已经哭了十几年
眼泪早已流干
就在上个月
一位富婆的狗死了
喊我去哭了三天三夜
差点哭瞎”

今夜这都市
出奇的大
大到让我迷路
我想回家
却不知该打开哪扇门
这次我打开了后门
依然不是我家
一条脏兮兮的
黑色的瘦狗
在我身边转来转去
我撇了它一眼
打算继续寻找
寻找回家的路

刚迈出一步
脖子就被什么东西勒住了
是一根铁链
一头拴在都市银行后门的铁门上
另一头套在我脖子上
而我
四肢着地
成了一条狗
一条白色的母狗

那只黑狗
还在我身边转悠
它突然从后面骑了上来
我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我想挣脱它
露出獠牙对它大吼
以狗的方式
它不为所动
反而用狰狞的样子威胁我
同时狠狠咬我后背一口
我疼得要命
它趁机插入

过了几分钟
从银行后门出来一个职员
“你狗日的终于上钩了”
小职员拿起棍子
朝黑狗的头劈下去
黑狗想逃
却始终拔不出来
它拼命的想挣脱出来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
小职员不停的打
一下
两下
三下
黑狗很快断了气
小职员摸摸我的头
“干的漂亮
今晚又可以吃狗肉”
他解开我脖子上的铁链
带我回家

我跟着他
穿过铁门
走过三个地下通道
左转
右转
再左转
直行500米
看见一扇熟悉的大门
这应该是我家
布满灰尘的邮箱
疏通下水道的电话
办证的电话
我走了进去

母亲在十字架前祷告
父亲还是老样子
绝不错过每天的晚间新闻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扶贫已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愿你的国降临
专家建议吃饭只吃半饱
可延年益寿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从今日起
青少年要担起
如同行在天上
弘扬国学的重任”

妹妹趴在地上
摆弄玩具
既不祷告也不关心粮食
父亲问我
“这么晚才回来
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
刚才迷路了”
“粮食越来越紧缺
物价越来越高
得多挣点钱买米
你写的那些破诗
换不来粮食”

母亲还在一遍遍祷告
“我们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
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
国度
权柄
荣耀
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
阿门”


二、夜幕

母亲的祷告
没有感动上帝
祂没有给我们
日用的饮食
我也还没工作
不仅是我
走在大街上
到处是无所事事的人
和东张西望的狗
妓女和医生的工作量
却与日俱增

这五月的春天
天空格外的清蓝
没有鸟
也没有云
偌大的都市
一片死寂
道路两旁的树木
彼此呆滞的望着对方
公园的花朵早已枯萎
我漫无目的走在街上
看一只苍蝇如何扇动翅膀

曾经热闹的商业中心
现在人去楼空
当然最先关门的
是金融大厦
以及科技楼
成群结队的老鼠
搬到这里
它们在键盘上跳舞
它们牙痒痒了
就啃苹果
我说的是苹果电脑
有时候
它们会盯着墙上的大屏幕
那时显示股票走势
现在显示的
是几只老鼠的影子

在彩电塔旁边
有一家发廊
整夜整夜的开着
我看见一个个醉鬼
从那道门进进出出
有教授
有学生
有曾经的建筑工人
还有推销员
他们进去之前
也许在家刚读完《论法的精神》
也许刚看完一部A片
也许刚打完妻子
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连不相信天堂的银行职员
也对我狡黠一笑
“来吧
这里是天堂”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我遇见试探的时候
以前选择拒绝
如今却选择接受
我和一个醉鬼走了进去
屋里昏暗无比
墙上的挂钟根本没动
指针定格在四点零八分二十三秒
不知是凌晨四点还是下午四点
其实无所谓
如今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时间让人恐惧
时钟下方
有一把中式竹椅
上面坐着一位戴老花镜的男人
南方的五月并不热
他手里却拿着一把扇子
一会儿打开
一会儿合上
昏暗的灯光下
我隐约看见扇面上有字
用毛笔字体写着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

我不想读下去
从背包里掏出一捆钱
那是准备买馒头的
我将这一公斤钱递给一个女人
她提着这捆钱
放进床头的大麻布口袋
我们开始行动
一切按部就班
结束的时候
她想要我口袋里的饼干
“我小儿子喜欢吃饼干
可街上没卖的了”
我给了她一块
另一块留给妹妹
墙上布满灰尘的时钟
还是四点零八分二十三秒

不知过了多久
第一个吃老鼠的人出现了
他教我们如何捕鼠
第一个饿死街头的人也出现了
躺在城市花园广场
第一个卖女儿的人也出现了
给一袋米便可带走
而且还是处女
到了这时
人们才开始想起
那个很久没说过的词
饥荒
是饥荒
能饿死人的饥荒
原本挑食的人
现在变得胃口大增
有什么吃什么
金融大厦里的老鼠
又搬回地下
楼道里到处是捕鼠器

下午三点
一群流浪艺术家
在荒芜的大厦里
表演戏剧
观众是他们自己
还有一张张蜘蛛网



无知的人们
你们曾说艺术不能当饭吃
看呐
钱又能当饭吃么
天底下
能当饭吃的
只有香喷喷的鸡腿
以及鱼香肉丝
说完这句
他就倒在了舞台上
谁也叫不醒

大地一天天沉寂
一声声叹息
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们家里
妹妹总说没吃饱
母亲总在祷告
天父
请宽恕我们的罪
父亲一言不发
呆滞的看着新闻
扶贫事业进入新时代
而我在思考
如何抓到更多的老鼠
所有人都在努力
所有人都满怀希望
所有人都感到绝望


三、吃人者

饥荒张来血盆大口
吞噬着一切
任何能吃的东西
都已吃光
连树都被啃得光秃秃的
东倒西外
它们恨不得挪过去
吸干旁边那棵大树的养分

我们家里
只剩父亲和我
母亲和妹妹早就死了
饿死的
就在上个月
母亲临死前
用尽最后一口气
告诉我们
你们要悔改
日子近了

母亲断气后
妹妹爬到床边狂哭不已:
妈妈,妈妈……
我看着母亲枯柴一样的尸体
悄悄对父亲说
要不我们把母亲吃了吧
父亲坚决不同意
但我们又没力气埋葬她
只得趁妹妹睡觉的时候
拖到地窖静静的放着

妹妹醒来后
又哭喊着叫妈妈
父亲安慰她:
妈妈给我们找吃的去了
可她还是哭
还是哭
没过几天
妹妹也死了
我趴在她身上
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
费力的挤出几个字:
把妹妹吃了吧

父亲摇摇头:
再忍一忍
饥荒很快就会过去
我们把妹妹放在母亲怀里
现在她找到了妈妈
以后就不哭了吧

父子俩继续苟延残喘
以为就要这么死了
可是一天深夜
他突然叫醒我
端出一盆热气腾腾的排骨汤
我一看
他左边衣袖空荡荡的
在黑暗中飘来飘去

这该死的饥荒
并没有如父亲所说很快结束
一条胳膊显然不够
排骨汤的味道
在我们心里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日子
我们又回到极度饥饿的状态
慢慢等待死神的到来
在一个温暖和煦的早晨
父亲终究还是死了

我没有哭
反而看到一丝希望
没错
我想吃父亲
我必须吃父亲

我割开父亲的手腕
先吸干他的血
恢复一点体力之后
我开始切割他的身体
像处理一条刚买回来的鱼

人肉
全是人肉
大块大块的人肉
我的父亲
在煮沸的锅里
咕噜噜的乱喊乱叫

挖出来的两只眼球
其中一只已经完全炸裂
筷子一夹就分成两半
另一只比较完整
死寂的注视着前方
其实前方也没啥
前方是一片耳朵
耳朵前方是父亲42码的左脚

有样东西让我背心发麻
那是创造我肉身的
父亲黝黑的阳具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它
忍不住掏出自己那玩意儿
看了又看
饥荒让父亲的阳具变得干瘪无力
它比父亲还先死
早就成了身外之物
此刻被煮得又小又丑
却跟父亲一样固执
固执的在锅里到处乱窜
似乎是在寻找母亲的身体

我小心翼翼的夹起来
一口咬掉了龟头
这也是我吃父亲的第一口
而那些没下锅的
我把它们熏成了腊肉

彻底吃完父亲之后
突然想起还有母亲和妹妹
我来到地窖
妹妹不哭不闹
还乖巧的躺在母亲怀里
只不过成了两具骷髅
我砸碎她们的骨头
熬成粥喝了一段时间

父亲

母亲

妹妹

在十字架的注视下
我一点点
吃光了他们的身体
以为能活下去


四、亡魂之问

吃完了父母
还有妹妹
末日的恐惧
如毒气一般
浸入五脏六腑
已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也不知自己在哪里

我要死了吗?
为什么是我?
“你本来就该死”
“不,凭什么是你”

我在心里一遍遍诅咒
“你还不明白吗
痛苦源于罪恶”
“没错,诅咒他们
诅咒哲学家
诅咒牧师
诅咒全人类
诅咒上天”

屋外的世界
一片荒凉
会有吃的吗?
“人活着
不单是为了粮食”
“一派胡言
若不为粮食
那人为什么会饿”

我想爬出家门
“你本来就该死
出去或者不出去
都改变不了宿命
要么会饿死荒野
要么会遇到
比你更有力的人
敲碎脑袋生吞活剥
就像你吃父亲一样”
“难道你就不愿尝试一下
饥荒很快就结束”

我不敢冒险出去觅食
有些事不是人做的
比如吃人
有些东西也不是人吃的
比如书
但时候到了
什么都敢做
什么都敢吃
比如我
吃完亲人
又开始吃书

“看吧,可怜的人啊
你以为吃书就能改变结局
从开始就注定的结局
就能改变罪恶带来的审判”
“管他什么审判
横竖是死
多活一天算一天
我告诉你
十字架下面的圣经
和其它书比起来
更适合当食物
圣经的纸张是那么柔软
那么可口
吃了它
快吃了它
吃了它你就能活下去”

对,吃掉圣经
我擦去经上的灰尘
从创世纪开始
一直吃到启示录
过了两天
伴随着饥饿
肚子开始剧烈疼痛

我要死了吗?
为什么是我?

渐渐的
我开始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我看见自己躺在地板上
手上还拿着圣经黑色的封皮
黑夜里突然出现一个人
他周身泛着白光
整个屋子明亮如白昼

“我是犹大
神的使者
看见你
就看见了全人类的未来”

“那时的我们
已经领到神的真道
若再去犯罪
就再也没有赎罪机会
惟有恐惧的等待
那审判的烈火来临
所以我有罪
即使是神赐予我的罪
我也将承受他的到来
背叛是一种罪
而被背叛
同样也是一种罪
所以我当死去
神也会死去”

“世界本是黑暗
所以神赐下一道光
那就是爱与美
可这唯一的一道光
我们都弃绝了
成为黑暗死神的傀儡
这是所有肉食动物的诅咒
我们吃人
我们也吃神
整个世界像一条黑蛇
咬住自己的尾巴
一点点吞噬自己”

他说完话就突然消失了
房间又黑暗下来
这时一个黑影出现在我面前:
“噢,我可爱的孩子
我早就想来了
但我怕光
只好等那位圣徒离开再来”

我对他大吼:
“你为什么要蛊惑我
成为你的祭品“

“孩子,我没有蛊惑你
也没古惑你们所有人
一切都是你们自愿的
因为背离了光
当然只剩黑暗
很欣慰
你们最终都站在我这一边
成为我黑暗死神的祭品
跟我走吧”

可笑吧
吃了父亲和母亲
连妹妹也不放过
终究还是死了
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结局
我爱他们
同时我也吃了他们

回想自己的一生
确实一切都是自愿的
自愿吃人
自愿吃神
自愿毁灭自己
我故当死
如果可以重来
我将自愿断头
祭献给光明之神

只是我再没有赎罪机会
将永远堕入可怕的黑暗之中
和黑暗融为一体
直到太阳熄灭

(2018.2.5   重庆)
发表于 2018-2-10 23: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90后吧,小号用过你的大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00:1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2-10 23:39
90后吧,小号用过你的大作~

哈哈,谢谢唐老师,新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01:15 , Processed in 0.0585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