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55|回复: 0

[原创贴诗] 走进空荡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23: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鲜红的夕阳误入高楼的窗
走进了空荡荡
走进了没有出路的绝望
高楼下的两条巷子交叉
像交叉在饭碗上的两只筷子
像十字架
耶稣、天使,和我
被钉在上面
行路到此的人已经很疲惫
戴着沉重如铁的面具
低着头样子像是在为谁默哀

子弹冲出枪膛
一声尖叫
来自巷子交叉口处打牌的三个老头儿之一
三个老头儿是等边三角形的三个点
尖叫来自其中一点
是个年老的即将退休的警察
身处边缘的
白发苍苍的狗
但他发出的
却不是狗叫

最后默念道
什么三分之一
只是亿万分之一
每天都是
重复重复重复

不如

左手拔出手枪抵住自己
的左太阳穴
尖叫

另外两个点跟着尖叫
这个黄昏的
三角形的社会
流着血
流着黑与白
踉跄着
撕裂了
坍塌了
跟着
警车救护车冒着烟
进入了高楼
巨大的玻璃窗

巷子的路面上高低不平
坑坑洼洼奏出生活的小插曲
关上窗子立刻与我无关
我打开胸膛
换掉被饱暖淫欲磨坏的齿轮
用油剂把额头擦得亮光光
接通电极充足电能
再编一个爱的程序输入
我要去雨后的长桥
约见一个名字叫做彩虹的女人
要去长湖
去湖水下面
建造一座只属于两个人的木头房子
我要走的路
还很长

掩羞涩的笑齿
伸出问候之纤手
你好
还好----只要不短路
你轻轻地蹙眉
光阴就暗淡下来就到了秋天
跟着有人用枪打出雪花满天
开枪的那个老警察说
我竟从来都没年轻过
我辛苦地守护着这个世界
戴着红色面具的老虎
大把大把的肉骨头
他却从来没把我当成兄弟
从没给过我一块完整的骨头
我甚至从没好好地琢磨过
食色性也这句话的内涵
就像一首诗歌中写到的那样
我骂了一声他妈的
世界就老了
我只眨巴了一下眼睛
已看见自己端坐于坟墓

能找到他开枪的理由
但我无以言表
只能跟着开枪
他只是那三角形中的一个点
活着的
似乎还有另外两个点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只能跟着他开枪开枪开枪
不仅朝向自己的太阳穴
还要朝向这世界
虽然我是那么地爱它
如果它有太阳穴
它还有良心
它还有能让人一倾痛苦和同情
一倾五味杂陈之泪的所在
我就不会这般恨它

夜很深的时候我看见
猫头鹰拍打着羽翅
打了个响亮的呵欠
斜睨着逃窜的田鼠
夜才是戴着镣铐跳舞的舞者
一切都带有赤身母亲的气息
无边的黑色开始
哦哦
只有黑
只有黑
弥漫了心的罅隙
太阳穴流着白色脑浆的人
安卧于太平间停尸台
他的最后的外壳
他的最后的黑与白

泪水漫过脚踝
生锈的手指
画下巨大的圆圈巨大的裂缝
巨大的悲伤和深不可测的雪花
不是为了别人而画

只是为了自己
每一个夜
都是死亡丛生的夜
却都是别人的欢乐的夜
心要丢弃掉欲望滋生的身体
放一把天堂与地狱的火吧
烧化流水的感觉
张开铁臂
迎接钢唇拥抱
紫色的云雾
女人扭动着眼镜蛇的腰肢
哗哗啦啦
落下一地螺母
裸露出她满是天平的胸脯

我的夕阳我是夕阳我走进空荡荡
走进高楼关上了玻璃窗
我走进夜沉沉走进三角形的另外两个点
走进了这个世界与我无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8 12:53 , Processed in 0.06005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