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75|回复: 0

***诗集出版***湖北青蛙诗集《蛙鸣十三省》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09: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8-2-5 09:40 编辑

诗集内容简介:

本诗集精选了龚纯自本世纪初起迄今(2017年7月)为止各个阶段的优秀作品,其中绝大多数作品为他而立之年之后所作。他因生计不得不于他乡谋生之际,和因工作缘由奔波于外得以游历我国许多地区和省份之时,他诗中呈现出旧时村堂野舍中穷愁读书人的某种气质,以及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农民与新世纪最初小白领杂揉相间的身份认同感。在这个纷繁多变的时代,他诗中所表现的时空之转换、挪移与错位,似乎都在为他找寻一个恰当的、可以铭记在心的、永不腐烂的位置。他以“四行一拍”的形式,再次自觉地尝试承续中国传统文化之绪,试图使大面积的粗陋语言以轻松曼妙的方式得以澄澈,而现音韵、节奏、态度之美,建构并恢复文化自信。作为一个身怀传统的写作者,在与瞬息万变的现代性遭遇时他仍以写作大量的杂诗频频涉险,如一位诗友所说“他把历史写成流动的可以触及的现实,他把现实写成了一种遥远的芬芳的历史”。

【作者简介】

龚纯,笔名(网名)湖北青蛙,上世纪60年代末出生于湖北农村, 2000年外出谋生并触及网络,以网名“湖北青蛙”行世,现寓居上海、昆山两地。其作品多散布网络间,其中自创诗体“四行一拍”倍受赞誉。


跋:

这本诗集或许早该出来,在我父亲去年六月还在世时他可以看上一眼。又或者,可以在我二十来岁在如今早已不存在的国营企业工作满怀热烈憧憬时,加持对自我生命力的信心。再或者,在我朋友的女友当年的打字店不是打印那仅有的一册叫做《一座池塘的具体与明澈》的小册子而是将之出版,大约也能使自己的青年时代生出诗歌的光辉。而实际上,这本诗集延宕多年,诗歌褪尽所有光环和种种现实利益时,它才真正有机会来到我们中间。

这些诗歌,基本写作于2000年我由家乡出门谋生之后。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曾有机会行走多个省份。闲暇之时,或寻访人文景观,或与诗友往来相聚。孟夫子有言“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我辈概莫能外。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不觉间半生已成过往,而文字也不复年轻。某日午后,于小镇图书馆读宋诗,读至张耒句“秦子死南海,旋骨还故墟。辛勤一生事,空得数编书。琅琅巧言语,玉佩联琼琚。知者能几人,憎者颇有余。书生事业薄,生世苦勤劬。持以待后世,何足润槁枯。兴怀及昔者,使我涕涟如”时,怅然良久——有诗若此,当可视为我古代的朋友。

我古代的朋友们,我时常引他们为同道。读他们的诗,仿佛能灵犀相通,且神往既久。故而,他们创造的神话与传统,我辈当勉力承继。2002年春夏之交,我曾与友人有苏州吴江之行。此地当是范成大退休写出《四时田园杂兴》之地,而姜白石也曾到访范宅并带走歌妓小红:“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当我们行走在阳光明媚的乡间,无意间遇到一座被称为福寿山的地方——那山上层层叠叠竖立着无数古往今来的墓碑,突然觉得一种传统的力量在身上苏醒:青年时代唯西方是从,被我忽视、否定的文化传统及其基因,还埋藏在我身上未曾彻底断绝,因而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重新在诗人身上复活。自此之后,为前承自觉断裂的传统,并致力于新的诗歌语言建设,多有写作四行一拍和其他一些传统与现代、历史与当下杂驳相间的作品。如此之作为,我视之为“在时间之中的前进与后退”:经过无数次时空转移与置换,我们才能走在古代的道路上,与古代的朋友们相逢与告别——当我历经二十一世纪的白昼与夜晚,似乎也是历经古代的白昼与夜晚——引他们为同道,我身上也有他们经历的所有情感。

当然,同道之情,皆出寂寞。我的朋友们,大都是死者。而当下,所遇多路人。“贵里临倡馆,东邻歌吹台”,有时听到歌声结束了,在桃花绿水之间,在秋月春风之下,仿佛所有的瞬间因为诗歌的缘故而获得永恒。而我们知道,分道扬镳也是永远,只是没有继续。诗歌与生活,如同乘潮解缆,临波置酒,又如金城十二重,云气出表里。我每每想起,这世间时淹乐久,在巨大的时空间,布满星星寂静的尸体,而蔓草下过去的朋友们悄无声息,从来没有一个古代诗人前来相认,辨别我看到的东西,从来都是生计阻挡诗句。

但是,我仍然要感谢这几十年间遇到的人们。世间的万般气象都来自他们,并且日新月异。我相信再过若干若干个年头,我也会成为古代的人们当中的一员。我将不再能跟上时代的潮流,前往大城市和乡间生活,而且以我现有的知识和写作的态度不能理解未来的人们的世界,而未来的人们一定会站在我们的肩头望向更遥远的地方。因而我也要感谢未来的人们,他们将获得远比我们更广阔和自由的时空,将我们留下的东西视为传统。

在本诗集付梓之际,我要感谢这些年来给我提供各种帮助的友人。感谢《向度》杂志主编酸枣小孩给予的特别支持,发起众筹预订活动。感谢朋友们和同学们预订我的诗集,使得此诗集被某出版社否定之后,仍得以获得新的更为知名的出版机构的许可。同时,我要感谢我的家人,我是如此的冥顽不化,仍接纳我,许我以诗歌不成生活的障碍。

在本诗集付梓之际,我尤其感念我的父亲。他自知道我写作诗歌,自少年时代,即一再问询我的诗歌还写着没有——他担忧他的小儿不见容于这个社会,他尤其担忧他的小儿为生计所迫放下诗歌。如今,他已作古,世间再无第二人如此问询,为我担愁。

龚纯
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凌晨2:44时于黄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9 05:18 , Processed in 0.0578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