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4|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组诗] 在铁路工厂(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3 15: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铁路工厂(组诗)

◎有感王家鸿的"蟋蟀"


我每天最后的工作
是清扫地沟
一米八的个子钻来钻去
十分地憋屈
在这里自鸣得意的有
蚊蚋、屎壳郎和钱串子
我不敢惹它们
尽量躲避或者放行
唯有一只弱小的蟋蟀
不知什么原因陷落污尘
啾啾地叫着
又蹦又跳
渴望回归咫尺之外的草丛
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
我忍不住做了一回好心人
在广漠荒凉的国度
其实我的命运与它何其相似

     2013-8-24

◎诗人无用

赤峰诗人心远
是名电焊工
曾入铁路局“十大焊王”
预选
写诗并不在行
只有一首《黑天鹅》
差强人意
但自视甚高

近来领导闻其才名
聘他为信息员
相当于旧时的密探
专司打小报告
凡职工违章违纪思想动态
皆可风闻奏事
上任月余
仅上报好人好事一件
领导哭笑不得
遂免
足见诗人无用

◎我们不知道都已经生癌

于师傅倚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扳着手指头数着:
赵治、汪岭、老魏头、吕学峰......
车间我是第五个
都是这几年得的癌症
我看下一个也快
然后用眼睛挨个盯着我们
像是要找出脸上的某种迹象
瞅得大家直发毛
好像得癌的不是他
而是大伙
最后惹得戴口罩的老孟
咳嗽了起来
喃喃自语:
哪天我也得查查
于师傅的脸色释然了不少
仿佛他的话得到了验证

      2017.1.6

◎莫师傅

前些日子
莫师傅捎话来
让把更衣箱给他留着
里面有他的几件旧工服
等病好上班还穿

后来发劳保
他让同事给他捎回去
发防暑降温的饮品
没人给他捎
过两天他歪歪扭扭写来个字条
要糖和茶

今早换新更衣箱
工长才想起
不用再给莫师傅留了
勾起大伙的话茬:
这么谨守的一个人
说没就没了

◎勤快成癖

老张这个人有点怪——
出奇地勤快
每天早上提前两小时到单位
搞卫生、烧水、给同事沏茶
然后把本职工作干得细细致致
完了就帮别人打下手
一整天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
实在没有事干了
就坐着发呆
有几次我看到了他茫然
甚至惶恐的神情

知道底细的人透露
老张患过精神病
后来虽然好转了
但一不干活就难受
同志们都很同情他
尽量给他活干
让他擦车、洗衣服、搓澡
出去买烟
他都乐呵呵地照办
但有一回我听见他说:
“我要是像你们一样该多好呀!”

2013.3.3

◎与老工人聊天

魏师傅出身铁路世家
某天,一边检车,一边闲聊:
别说我父亲,满洲国时
就说我,靠黄了锦州铁路局
阜新分局、通辽分局
站段好几个
说话间  他的表情
复杂。似有得意色
镶嵌在忧悒的面皮上
我却颇不以为意
只要活得久
都会靠黄几个朝代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9: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钻石兄加精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2-26 01:50 , Processed in 0.0739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