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99|回复: 0

[诗论随笔] 从内容中走出来(理性)=自体化生趣(感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0 11: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1-30 11:52 编辑

                从内容中走出来(理性)=自体化生趣(感性)


太冷了,说简单点。

相对于从内容中走出来,就是沉溺于内容中。

区别在于,能否完全主体艺术,从而上升到自我客体艺术,也就是自在的艺术。

这个转换模式,在于能否在表达对象的生趣的时候,上升到自体化生趣。

也就是说,能否在表达内容上的生趣——长河落日圆的时候,上升到自我表达者也变成这种生趣的展示——不要这多高,不要这多雪。

在实现这个自觉状态的时候,划分了人的品级。

劣等人就上升不到自体化生趣,优等人就能自觉不自觉地上升到自体化生趣。

这不仅可以用模式去表述,而且可以从能力上去解读。

自体化生趣,实际上并不复杂,关键是那一点一句,能否上升到那个角度。不在复杂,必须简直,才见真招。

比如,我的“刚好快乐”,以及那个人的“在与不在”,还有舒婷的“我真想摔开车门”,还有“蓦然回首,那人”等等太多了,它们不在于发生了表达力量的转换和表达境界的转换,更主要它们借内容这条生趣线,来突显了自体化生趣线的突出显示,仿佛自体化一下子冒出来了似的——从直体上惊心动魄,而不是“长河落日圆”的内容上的惊心动魄。

这种从内容生趣,到自体化生趣的转换,必须有一个转换的过程,和存在的线路,而其他所有一切的工作,实际上都是最高效地来完成这个转换,都是附带的。

生命在于乐趣,而乐趣在于生命,也就是生趣。

劣等人主要在于内容上的生趣,乐此不疲,叶公好龙,就是因为这个马马虎虎的原因,且是他们劣等自信的原因,如叔本华处处咬住他们的点一样。

你看毕加索的绘画,表面凌乱,但实际上的自体化逻辑是很清晰的。而包括现在的劣等人却从表面的意象凌乱去“要素”化地理解它,就真猪狗不如了——哦,准确地说,是高于猪狗的劣等人。

劣等不要紧,不要去开门。理清你思路,做个人样人。

而现在的全球社会问题是:内容化生趣不承认、也不放弃迫害自体化生趣,他们还洋洋得意,口若悬河,春风扑面,丢人现眼!让整个社会只看得见他们脏手画出的妖魔鬼怪式的日月,黑气加了金色的人际边框,像死人的遗像放在世界的灵堂前。

他们的作品永远是纸钱!

而自体化生趣的作品,才是真钞。

真钞无人要,纸钱贵如金。

怎能不让我感觉到暗黑无边!

谁离开地球,这是一个问题。

我的书法,已经开如走到了生趣的状态来了,相信我的自体化生趣的能力,我一定能做得。
比如韭花贴、于佑任的揉笔、郑板桥的竹体、毛的我体、瘦金体等,从形态上并不重要,关键是它们体现了重大的生趣,并不同程度上有一定的自体化生趣,尤其是大王的,十分确切地达到了自体化生趣,才显示出它们最终被历史“爱不释手”的原因。

像现代艺术这些土贼,以为极限性的内容化生趣可以心安理得地欺世盗名,哪知连我都知道用自体化生趣来判断,他们一叶障目、掩人耳目的做法,真的是贼喊捉贼的掩耳盗铃。

以前的表述侧重于理念之逻辑,现在通过书法的取得,让我重拾这个感觉的点的角度说,那就是:自体化生趣——让一切内容化生趣的人们胆颤心惊的名辞。

让未来的世界凭栏一起高呼:打倒内容化生趣,实现自体化生趣!

既然内容可以上升到生趣,为什么表达的我不能上升到生趣?

我的遥控键盘不太好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02:40 , Processed in 0.0542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