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69|回复: 0

[诗论随笔] 伟大是有事实根据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6: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直白地说:低艺表意,中艺表情,上艺表精神

像地方诗歌协会那样,他们发表的杂志的作品,基本都是表艺的,说什么感触啊,什么了解啊,什么意趣啊之类的。此为下流艺术,只要在内容里面说出那种感觉的幽幽曲曲就可以了。当然,能说清这个,还是很不简单的,非一般的低级艺者所能为也。

如现在的所谓经典歌曲、“大”诗人等,他们基本都是表达情绪的,在表达本身上再结合内容作一些深澈感人的动作,即可为之。这种人在内一个层次上,强者常常把弱者感动的痛哭流涕足矣。这些基本猪的最高要求,就以为是天下最高的艺术了。所以,常常他们口头说:“谁能感动我?”。其实,高级猪就能感动你这头低级猪。我以前说过,人生不是这么简单的,世界也不是这么单薄的,岂一个情字就能把世界的高高给盖了?

如李清照一个伟大的诗人或词人,她同样也抒情,也感人,但她更是在一气痛下表情达意之时,彰显了自己的精神面貌和气质的高度。这要有巨大的精神力量,而且从每一开头一直贯下,并且发之于尾愈烈,而后有“漂亮的哲句甩出去”。这个哲句,不一定是哲学的句子,但一定有哲学一样的格度、力量的“天地之气”。所以,伟人以上,他们表达的是精神,他们就首先得有精神。很奇怪的是,没有精神重量的人,他是表达不出精神来的,因为精神的表达,已经在表达模式上更上一层楼了。精神的表达,既困难,又炫耀,所以必须有足够强大的精神,你才能够表达,冒充是没有门的,因为无从谈起——模式就给你定了位的。


所有的艺术都一样。
比如书法,我正炼到需要有足够大的气力,去让一个字漂浮起来且定位在空中,并且在走笔的状态下,发之于笔临近尾端的时候,有更大的力量剔出来,才能集化于发于最后的甩出笔锋。那笔锋就相当于哲句——由气而来,概天盖地。
难就难在,要自然,而要自然,就必须让尾端的力量是附带甩出去的,是因为前面极可控的高度力量之下,在不主观下附带情况下而走出尾端更大的力量,这是多么难啊。因为,我们知道,一个人集中起全部的注意力,注意一个笔端的时候,都难以集荟起强大的力量,何况要在不主意的情况下,以尾眼附带甩出更加强大的力量呢?

所以,凡是一个伟大的艺术者,他不仅要入笔力量强大,而且要在无视的情况下能带出更加强大的力量,才是最困难的,成就其伟大。伟大是有事实根据的。
这也是我们常说的笔末之力,但笔末之力的强大,也必须首先是入笔时候的力量更加强大,只是你在表现的时候,可能进行选择按排。
但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你的笔末,必须不是刻意的,而是附带的、自然的、不经意的产生的结果。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这些猪,始终在此时明白不了这个“附带”的意思,我已千万遍地说了“附带”这个词,而你们从来都枉顾左右而理解不了这个你们早已理解的词汇,你们到底在躲什么?
是的,我知道你们不伟大,但你们不要假装有伟大的机会好吗?

“附带”——你妈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3 08:25 , Processed in 0.0691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