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7|回复: 0

[诗歌奖投稿·长诗] 迷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1: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迷雾

01
镭射灯浮起的白色幽灵的脸孔
在追逐。
尘埃的针尖穿越
眼睛与鼻孔的空缺
圆形口罩背后,机械重型卡车轧过
建筑废料,钢丝的
球形模具塌陷
蔚蓝色天穹下,蚊子成群

乳白色的尘
塞入喉咙。咳嗽的暗示
或喉管肿痛下的菌体

塞满轻型充气轮胎
带式机车沿着沥青路面行驶
面无表情的机械僵尸

02
迷雾,此时正泛起于建筑东南
——东南曾有凤凰飞
有蝶恋花如痴如醉
当雾涌起,月亮的初潮,在粉色的纱裙里
泻了光芒。
乌云的蕾丝低垂于建筑
某些隐秘器官的强行进入
畅通无阻

月仰倒于草垛,于花圃,于沙丘
于女人波浪起伏的胸膛的阴影之下。椭圆的笑
疲惫侵占路灯背影
路灯如鳏夫退却
迷雾爬上荡妇额头

03
对万物宽容,起始于一杯抹茶拿铁的意象
诱惑的虚词的词根:莲花的舌头
在白色谜团里。
一堆单词的尘埃
铺满栅栏的脊背;弓起的腰腹被千钧重物
无限试探。

金属浇铸的蝴蝶飞入花丛
飞出花丛,前一秒抵达后一秒
像入殓师进退于活人
与亡灵之间

须臾的印记翻滚
一阵荒凉涌入暗室或心畔
活着的人,挂着
白旗的印痕。
从古稀之年倒退至孩童
返古的历程,在刹那之间
复印死亡的重影。

在亚马逊河逆流洄溯
穿过迷雾的鱼,完成死亡巡回的循环
夜与昼,亦是如此

04
风向舞群的手吹拂,如太阳的火把
传递着无知的热——
摆渡人走出迷雾的手指,参差不齐
偏离了唯一的坐标系
消磁的指针,在旷野中
如被扳回的头颅。

迷雾里,有人抓住巨型吊塔顶端
攀援向上,像从浅色宣纸
透析而出的乌墨
摇摇欲坠的,毁灭身形
如白矮星退缩的光芒。

像信仰毁于坍塌
建筑毁于烈焰,生灵毁于
灰尘颗粒,或浑浊之水
毁于城堡;生如顽石,只是假象。

05
鸽子通往烟囱;
繁星通往墓群;
鲜花通往泥淖;
白鹭通往沼泽;
人类通往坟茔。

迷雾通往枯萎的皱纹与嗓音
通往眼角的那枚黑痣
灰色棋子固定的右上角
墙角的裂痕
与未干的油漆气息
抒发的丰伟功绩

06
黑夜延迟来临。
初潮延迟上涌。
红土延迟崩塌。
雷管延迟点燃。

导线延迟通电。
射钉枪延迟射出。
僧侣延迟还俗。
居士延迟结束诵经。

恋人延迟怀孕。
仇人延迟杀戮。
敌人延迟倒戈。
英雄延迟举起刺刀。

他温柔地杀死豹子
昂着头提着一只鱼缸
走过雾霭,金鱼鲜活
如他的呼吸。

07
麋鹿会撞向铁质栅栏
蝴蝶会撞向玻璃之后的花朵
飞蛾会撞向烛火,将白色的小翅膀点燃

一个抑郁症患者
会撞向赤裸的天空

花瓣撞向坟头,骨灰撞向大海
忠贞的女人试图远离迷雾
最终也将撞向迷雾

08
被烟追杀;被毒气追杀
被沾染硫化氢的氮气追杀
当逼近一条鲟鱼游过的河流
黑不见底,而如淤泥
沉陷。穿过墙体罅隙的余光
在篱笆做着皮影戏
破碎的金鱼游上大理石石碣

有人倒退着舞步,跳着单调华尔兹
从慢节奏到另一种慢节奏
结束于浮尘游戏
黑色煤炭与烟灰的鏖战
分野在此:所有天使被大地召回
所有灵魂孤独走过牧场
所有消解在泥淖处的
土墙垒得很高,砌着所有的骨头

09
从一段迷途走向
另一段迷途
白色的杀手,譬如迷雾,如影随形
遮住太阳最后的眼睑
当最后的一丝温柔消谢
最后一丝光芒一并
消亡,彻底消亡

迷雾泛起
盖住洁白身子与衣裳,洁白的
皮肤和骨骼
迷途的人在空洞的皮囊里沉睡
梦魇在迷雾中,迷雾
幻变成风的外形,而风
在黑色的底衬下
自由折叠

10
像多么深邃的岛
一样沉陷;像漂浮的废弃玩具
被打捞起
在浑浊的水中

旷野巨幕揭开。蝴蝶乱飞
疲惫的翅膀,蜂拥断裂
群鱼逆流而上,一艘艘微型导弹
掠过紧张的皮肤
彩色的流浪汉在迷醉中
构思逃亡计划,却最终淹没于水中

11
“幽灵,幽灵”
M大叫着从巷子深处跑开
一只黄色小猫飞上屋檐,正如
一团黄色之霾困住
双眼、眉毛与鼻翼
胆小鬼,胆小鬼——幽灵蹑手蹑脚前行
栖身鱼肚的某物
光扎不透,黑可以

黑倒栽于墙角
黄色的幽灵若隐若现,浮世间
迷雾浮动的薄弱意志
始终无以参透

12
倒春寒竖起头颅
从迷雾深处,衍生的词汇
比如暗杀、比如断头、比如
血脉喷涌
在落叶面具堆积的河滩近邻
枯枝遍布
伤感的圆号声从迷雾隐秘处钻出
在河下游戛然而止
河水停止流动
湖泊停止呼吸
冰冻的灰霾冬日,呼唤暖春

13
雾气不断拓展
浮在空中的颗粒,白色的眼球
来自奥斯维辛集中营

淡黄色毒气
开在洁白的花朵之上
花蕊打开,收拢,包裹着某种隧道
歪斜的单车折叠着倒在水坑上
一只猫翻转黄昏的灯罩
一同滚下阶梯,悄无声息

在雾气里
万物皆试验品

14
薄雾泛起,衔接自荒漠的村落
灯火黯淡让人忘记辽阔的
黎明与被遮掩的太阳

一只老虎的皮质舌苔
泛白,颗粒消解于浓雾的溶液
打翻在龟裂的土地

凡是在高处等待的
皆夹着尾巴逃遁

15
越想在迷雾里永生,越容易速朽
我们的肉身应该记得:
低于尘埃的勇气
骨髓如旗帜展开在飓风里
借此证明它们可以高于云天,高于苍穹之塔

塔尖冲破迷雾——巴别塔倒塌一瞬
笼罩于更浓厚的雾气之中
巴别塔只矗立在虚构的图像中
或虚无的词根拼凑的
上帝的童话里

16
清晨,雾泛起,镜框蒙上水雾
尘埃、羸弱的人间,向上
人,向下。

黄昏,雾退去,镜框清洁如新
瞬间衰老的人的头顶
疲惫的白鸟
在灰色枝丫乱跳

黑夜,雾又起,镜框戛然碎裂
万物敷满沥青

17
盲眼,色弱,青光,白内障
溶解在浓雾里的人
眼睛里长满尘土的人
断了超生念头的人

穿透迷雾的人
比正常人更果断的人
善良的盲人
心无旁骛的人
心如明镜的人

18
今夜刚好无雾
柔袖塞进蓝色土布,蜡染细腻的伤痕
涂抹成高光水银柱。荧光灯迷茫
号码牌撕裂,人群似迷途羔羊

识破灯光的勾搭,胸膛温热
穿过清空的月光朗照,刚好的情绪被拧干
伸向天空的手,有了智慧的痕迹
酒精、篝火、迷幻药,关于虚无的一切
都在夜晚朝洞穴生长。有雾的地方
长满罂粟;无雾之处,空旷如长明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4 06:57 , Processed in 0.09040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