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63|回复: 8

[原创贴诗] 自画像(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10: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瀑 于 2018-1-8 10:38 编辑

  自画像(组诗)
       曾瀑



    一生都在刨

先是刨自己
刨自己的腿,自己的脸,自己的肉
刨出虚张声势的眼泪、血和最不要脸的哭声
直到刨到自己想要的那种风格的母亲
还能刨出糖果,皮球,风筝,花蝴蝶
姨娘家的新衣裳,腊肉,猪儿粑
狼外婆,七仙女,梁山伯与祝英台
偶尔也会刨到一顿胖揍

后来是刨人生
刨开泥土,救出清瘦的日子
刨开冰雪,救出冻僵的羊群
救出一小片岩石、草地、庄稼和童话
救出池塘、蛙声、涟漪和半死不活的倒影
救出一些零零星星的春天
刨开云雾,救出远方
刨开书本,救出成群的文字、谜底
刨开泛滥成灾的词语、隐喻、象征,救出诗
刨开披着的羊皮,救出凶猛的真相
刨开层层叠叠的衣裳,救出情人
刨开躯壳,救出骨头和灵魂
刨开我,救出另一个我

人生的终点,是一个刨了一生的坑


     匍匐前进

后来恍然大悟:正是那一道
魔咒般的命令,塑造了我低姿态的一生

假如他一大早不强行命令大家去冰河抛弃垃圾
假如没有那位徘徊者让他大发雷霆,爆粗口,先动手
假如没有因此引发那场激烈的窝里斗
假如上面来调查时我没有把白说成白,把黑说成黑
──可惜没有假如,这些全都发生了
于是,我便成了那条无辜的冰河
每天都要被粗暴地凿开,吞下成堆的脏东西
于是,便有了猪圈跟前那次蹊跷的紧急集合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后转。卧倒。匍匐前进
别人的故事,刚展开就被及时赶来的那面墙巧妙中断
我成了唯一爬行的线索。那道诡异的猪圈门
不偏不倚,正好相中我这颗简明扼要的头颅
我就这样含着眼泪,爬进一个肮脏的圈套

从此,我被迫在乱世中匍匐前进
害怕拉开窗帘,一不留神说漏了嘴
总是疑神疑鬼,感觉身后站着一道老奸巨滑的门


      宿愿

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久仰的庐山
重重迷雾中,我的肉身,比灵魂迟到了几十年
自从读了李白那首诗,我便鬼使神差,迷恋上了瀑布
生命深处,无数绝壁、幽谷,等待唤醒、照亮
我用瀑布包装自己,为自己命名
写下了一些关于瀑布的诗
有时,我也用瀑布包扎旧伤口
天南地北,收集了各式各样的瀑布
有宽的、窄的,有长的、短的
有混沌的,有清白的
有气势磅礴的,有空灵飘逸的
如今,这些五花八门的瀑布
有的被我用旧了,有的被我穿烂了
有的被我搞脏了,有的被我弄丢了
唯独李白笔端上的这一条,一直被我小心翼翼地珍藏着
当我预感到自己将要堕落的时候
便会下意识地死死抓住这条瀑布
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自信,绝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
但我不敢保证,不会吊死在一条瀑布上
譬如香炉峰。肉身向下,灵魂向上


    知白守黑
     
我必须善待命运分配给我的这一堆黑暗
为他擦鞋,挠痒痒,打肥皂,搓背
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指点江山

我想起我的祖先,漫长的迁徙路上
背上的那口黑锅,脸面永远比天大
你必须用整个的肉身,仅存的尊严
先堵住它的那张大嘴

就像那些离开诗歌的岁月
为了苟活,不得不将文字的头颅摁下去
那是怎样的一个黑洞啊
现在,我每天都要不停地往外搬运着石头

沉重的喘息声中,我每向前
迈出一步,胃里的夜色就会消化一部分
累赘的偏旁,一截截矮下去


   在镜泊湖打水漂

在镜泊湖,一块旋转着划过水面的石片
撕开了我的痛处。仿佛又少了一块承重的骨头
关于打水漂,法国的克里斯托夫·克拉内博士说
当抛出的石头,与水面成二十度夹角时
结局,最为完美。可惜,我迟迟未参透这个奥妙
总是随心所欲地将一块块石头,从手中放飞
无可奈何地看着它们,一头栽进深不可测的漩涡
想当年,风华正茂。滂沱大雨中,泣别故乡
胸中万里河山,像一块踌躇满志的五色石
无须劳驾女娲她老人家亲自动手,就自告奋勇
飞向那一片破损的天空。刚在乌云里翻滚了几下
白发就长了出来。不再向一棵挺拔的松树看齐
垂直于天地。一再放低身段,削薄自己
调整切入角度。精疲力竭的奔波。弹起。再弹起
直到坠落在这偏远的荒滩,才知道命运早有定数
一副好身板,连同美好的理想,已然打了水漂
面对如画的湖光山色,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而夕阳,也在玩着这个古老的游戏。一腔热血中
做着沉沦前,那虚无而又壮丽的最后一跳


    自画像

一个在月亮上磨牙的人
用北斗不停地往破碗里舀着夜色
满嘴都是时间的残渣

早就出离了愤怒
现在只跟自己一个人过意不去
常常将自己从乌烟瘴气的集市上拽回来
指着鼻子吼叫,一脚踹进门
堵在斗室里,抡圆了鞭子狠狠地抽
坐老虎凳,喝辣椒水
摁着头往厚厚的唐诗宋词上猛撞
给李白和苏轼磕头
叫他们一百遍老祖宗

一个长期被冲刷、溶蚀、掏空、切割
起伏不定,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猫着腰,沿着骨头上的裂缝、洞穴、暗河
寻找自己源头的人


    深秋

再一次系紧脚背上的伤痕
这深秋,深过古槐的裂缝。寒蝉的皱纹

是谁,掰走我腰上的玉米
抽空我体内的月色。一片落叶
将我砸成重伤

锈蚀的日子,两头变黑
越过越短。钙化的云,撞缺了苍凉的山
刑满释放的风,又重操旧业
露珠成群地枯死在草尖上
消瘦的河流,悄悄取出最后一点利息
剩下的光,准备回归故乡

余生,已被我典当成返程的车票
这衰败的季节。我想,我还不至于倒下
还有一泓清澈的潭水。一串果实
在那些人永远够不着的枝头


    蚂蚁
        
清晨,我独自在郊外
漫无目的地踱着步。一只小小的蚂蚁
驮着一粒重过它自身数倍的虫卵
闯进了我的视线

一股冰冷的血
涌到我的脚尖。“踩死它!”这是我与一只蚂蚁
猝然相遇时的第一个本能的念头
没有任何理由

当我抬起脚的一刹那
小腿闪电般抽搐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自己
也是一只蚂蚁。此刻,也有一只无形的脚
高悬在我的头顶

于是,我缩回了悬在空中的那只冷血的脚
仿佛是放过了自己


    一无所知

我甚至对自己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含有多少种物质。酸性土壤还是碱性士壤
暗藏着多少个陷阱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将走过的路重走一遍
到底该走哪条路,才能见到自己的祖先

我不知道自己的泪水
到底有几条支流。源头在哪一片高原
哪一座雪山。哪一条冰川

我无法看清生命的黑洞
无法知道谁是自己恶梦的出资人、策划者
编剧、导演、主演

我无法知道
能否接住,对面即将发过来的那个
邪恶的下旋球


    魏王堆

在这片森林被砍伐之前,请允许我
从那棵风雨飘摇的古树上
解开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湘江
在这座山头被削平之前,请允许我
将硝烟深处的演兵场折叠

请允许我发掘自己
请为我开启那道封死的门
刨出我在厚厚的乌云中种植的闪电
一树树葳蕤的歌声
刺刀尖上寒光闪闪的誓言
鼻青脸肿,骨节握得咔咔作响的石头
头破血流,不停地嚎叫的风
被剥掉皮,露出骨头的洪水
回不到地面的大回环、后空翻
无法转身的背影

请允许我再次确认,我的青春
不是殉葬品。请允许我先死去的部分
与豪杰共用一块墓碑


   爱晚亭

伫立清风峡。爱晚亭
深深地刻进我的前额

不是我爱晚,而是我命中注定就晚
未及开花结果,但见四野秋风萧瑟
正要奋笔疾书,低头发现墨汁已干
骨子里深深地爱着貂蝉
待红豆寄出,美人已在古籍中失踪千年
原打算当天返回江陵
到得白帝城渡口,已是落霞满天
立志到中流击水
湘江已远去千里万里

唉,我就是这座爱晚亭
空有重檐八柱,琉璃碧瓦,千古奇绝
白云生处,再也找不到那户世外人家
只余半轮秋月,两袖清风
一地泣血的枫叶


       惊回首

我是自己的故乡。喀斯特地貌。大起大落,大悲大喜
我一生都被溶解、侵蚀、切割,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我是高寒山区。我是山顶、半山腰、矮处、坝子、落水洞
我是苦大仇深的峡谷,我的打拼延伸了古老的伤口
我不断迁徙,跳出去又摔进来。我逃离我又回到我
我是自己谷底的苦水,或干涸,或暴涨,或命悬一线
我穿过自己的裂缝,扭曲着站出来,揭露或隐瞒自己
我是被掏空、废弃的老煤洞,胸中找不到一块可燃烧的炭
我是水淹的庄稼、漏雨的茅屋。我点不着自己
我是一个巨大的漏斗,贪婪地吞咽着河流、土地和家园
我是饥饿的羊群,啃光了头顶的青草、树木、云彩和蓝天
我回过头来,六亲不认,对自己虎视眈眈,垂涎三尺
我从头啃吃自己。我越来越短,越来越薄,越来越少
我死于悲悯。我又暂时活过来,含着眼泪再送自己一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8 12: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赞一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10: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8-1-8 18:26
一个长期被冲刷、溶蚀、掏空、切割
起伏不定,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猫着腰,沿着骨头上的裂缝、洞穴、暗河 ...

预祝版主春节快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8 18: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长期被冲刷、溶蚀、掏空、切割
起伏不定,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猫着腰,沿着骨头上的裂缝、洞穴、暗河
寻找自己源头的人

_________
前行者,也是幸存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08: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雅赏,问好栾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4: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8-1-8 18:26
一个长期被冲刷、溶蚀、掏空、切割
起伏不定,沟壑纵横,千疮百孔
猫着腰,沿着骨头上的裂缝、洞穴、暗河 ...

谢谢点评,问好蟋蟀版主,祝冬安!
发表于 2018-2-12 15: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漂浮在表面上的句子。自知之明很重要。
发表于 2018-6-12 18: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向曾老师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10: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明如水 发表于 2018-6-12 18:45
学习了,向曾老师问好!

谢谢雅赏,祝端午节安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20 08:06 , Processed in 0.0690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