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2|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如梦令 (1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6 13: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阿色
⊙如梦令

学一只鼹鼠
掘土   
挖过城隍庙  挖过南薰门
明镜高悬下的
三班衙役
喊着威——武——

狴犴看守的死囚牢
八尺厚的墙
我探出头来
咬断光柱中的宋词
那些黑头黑脸的方块字
放它们回家
千年了 该散了  
一缕冤魂  绕风而转  

甩乱头发的女子
捂住胸衣 低低语
哥哥呀  
你说何罪之有  
何罪之有

2017-12-21

⊙于无声处

一座城倒下了
团弄泥土的人
垂落双臂
躺在空阔的原野上
他的小儿子
捡来废墟堆里的石块和野花
破烂的前襟
兜着他的脸

倾圮的王朝
可供想象的场景  
还有很多
我们假设  
这是一个阳光明亮的正午
他来到一株槐树下

三百多年前的槐叶
像现在一样地碧绿
稍有不同的是
一只乌鸦及时飞离
秃了的枝干
趁此机会   
冒出一层新的嫩芽

2017-12-15

⊙碎牛肉

卖肉的人
又一次经过我的铺子
熟悉的吆喝声
混合了新时代的电波

如果有足够的钱
就想全部买下来
包括
那辆自行车     
车头系着丝线的喇叭

褐色的碎牛肉里
会找到属于你我的
绿柳和光

让一个男子先行步入
相对清晰的城墙
府前街
东巷口的木楼   
悬帜甚高

找一扇窗   
喊停手忙脚乱的小二
亦可
独点一杯秋菊泡下的酒

2017-12-22

⊙1983年的春天

三响枪是一种枪
白事用
过庙会打醮的醮棚用
那天的枪声
一排接着一排
乌云密布
似乎要把天空重新系在地上

洺河滩最年长的农民
松开
手中看护的麦子
独自走了

邻家的哑巴     跑过来
对着站在门洞里的父亲
晃动手臂
指他的耳朵

应该是1983年的春天
年幼的阿色
弄不明白
雨声为啥迟迟不肯落下

2017-12-23

⊙启动键   

一路上   
看了许多张男人和女人的脸
包括自己的  
没有表情   
也不愿说话

凌原到了
火车门开合      
火车厢摇晃
留下零星闪动
慢慢变热的身影
一排排树
接着向后飞奔

总会找到一棵树的
躲进树身的小虫
伸着懒腰
春天
在树枝上
按下它的启动键   

2017-12-23

⊙我们的森林

从繁华耸立的街市   
拐入门窗破旧的小巷
是我
游历一座森林的方式

好像出海归来的老伯
拎一根草绳
慢悠悠地
悬吊着鱼的眼睛

路面上   
有石片  煤渣  塑料瓶   烟头
孩子画好的娃娃

2017-12-24

⊙站街女

我确定声音
来自前方巷口的女人
她在叫我
用她体内的母兽叫我

我不同情她
真的
悲伤的躯体   到处都是

可怜
她体内的那只母兽
必须日夜发情
光秃秃的伏在骨头上
无法选择离开

2017-12-24

⊙睡前书


大小耗子
在炕洞里穿梭
窗外的椿树   
淋浴着月光和露水

堂屋的电视机
插播完一段雪花点的广告
就会跳出
男人掸下烟灰
放倒脖子的画面

2017-12-25

⊙母亲的嘱托

不管走多远  
不管干啥活
有钱也好   没钱也好
每年的清明    寒衣节
儿呀
你一定要赶回来

母亲腿上放着笸箩
摆弄手中的针线
洺河滩的夜晚
月光白洁   

我理解母亲的意思
假如有一天真的走了
她想
通过这样的方式
看到自己的孩子

2017-12-25

⊙二维码

无数只甲虫飞向山涧
追着
那个打起火把
靠近板栗树
倾听水声的游客

它们认定
所有的阴谋就藏在隆起的
帆布包内
对咬的镀铜拉链
正在动用拶刑

无数只甲虫背着
抢出的月牙儿
一点点上山
躺在岩石上大口喘气
用起伏的热肚子
暖着月牙儿的凉肚子

天亮了
月牙儿的凉肚子
变回了甲虫们眼中的太阳

2017-12-26

⊙通济桥

桥底下
錾石的匠人
背对着我
雨水还差一道花纹
他得抓紧
当当的声音
回响在头顶鸟雀飞离的天空

要有一只青蛙
就好了
咬他裤脚    水陆两栖
萍藻菱芡
依涟漪点数而取铜板
过往的农夫   盐贩   
用石块和瓦片
打出水漂

好奇的孩子
脱光衣服
游到两者共同指出的位置

2017-12-27

⊙油漆匠   

废铁盆  用来燃放锡箔金锭
竹扫把     划拉一圈墓地
细高个的芦苇
引颈鼓腹     吸溜着寒风
呼呼地吹

纸灰飘扬
通共现身的也就这么一小撮儿人
大雪还在下着
又一个无儿无女的老人走了

白雪衬托出   
洺河滩
几棵枣树和三两只麻雀
它们模糊地记得
背后
来过一个少年油漆的春天

2017-12-28

⊙诗人简历

阿色 男  河北人  一九七八年出生  写诗   活着
阿色 男  河北人                            写诗    活着
阿色       河北人                           写诗    活着
阿色                                            写诗     活着
阿色                                                       活着
阿色

想了想
留下 “阿色”这俩儿字
证明他来过这个世界

2017-12-29


⊙路人甲


你对我谈起镜子
唉    这可笑的俗事
湖水和天空
翻了个身    对着树林间的阳光
梳头  
插一朵蛛网系住的野花

父亲起床  
微微的凉风  吹动他的夹袄
攥住南瓜的藤蔓儿
爬上土墙
赶出刘嫂家   
一群黄嘴黄脚的白鹅

昨夜
大声讲话的草丛
还剩有一个少年的梦遗
微微的凉风
捡拾掉落的鹅毛
蘸着露水
换洗自己
弄脏了的面孔

2018-1-2

⊙修图师


低下头     吻他
柔软粉嫩的小嘴唇
一对黑眼睛来回转动
两个月大的世界

男人睡着
梦里
长满初为人父的幸福和呓语
天色未亮
手机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这个男人
不用再像外公一样
鸡叫一遍就开始摸起油灯内的影子
烧水饮马   拉着外婆
赶三十里的山路
来看他们孩子的孩子

楼外的空气寒冷
过一会儿
太阳的光线照到那些等待春天的树木
她用手机
发给他们翻新了的照片

2018-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9 09:12 , Processed in 0.05646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