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2|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白象小鱼诗歌3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07: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象小鱼 于 2018-1-10 10:21 编辑

刀马旦

鼓点急促,云板倥偬
马前卒空翻而出,极尽渲染
马鞭虚晃,虚无的马从关隘奔出
在阵前,一个转身
就是一回惊心动魄的马上交锋,红樱枪下死去的
犯边贼寇,至今不识女儿身

逢乱世,英雄辈出
唱词里,万里关山淘尽家世背景

朝局动荡,巾帼不让须眉
宽大的水袖里藏着圣旨、十万兵马和经略图
背后条子枪,化身十八般兵器
旗语凌厉,边关摆好一字长蛇阵

胸有故国情怀的人,笑看狼烟四起
脚下盘旋的舞台,是寸土必争的万里疆域
爱情死于战场,从此,妾身只嫁家与国
班师时,漏夜的马蹄声,算是奴家薄薄的陪嫁品

                       2017.1.3






“死亡是唯一的钥匙。“
青岛是伟大的工匠,它将薄薄的一生
锻打成孤山放鹤状、雪中寻梅状、火中取栗状
它提炼繁花似锦中蝴蝶的刀锋,提炼
大海中波涛汹涌的镜子,它在一粒盐中
安放一生的意义,从此塞外荒野茫茫
如此生留下的辽阔虚无

它最成功的政绩,是在松柏映衬的墓碑上
留下从翰墨中淬取的,廖廖几颗词
仿佛迈入虚无之门时,必要的
验证码

                     2017.1.12

下午茶

在阳光下,慢慢摊薄的下午用一罐陈年的茶叶,淘洗灵魂
将在少女怀里的尖叫,摁入来自遥远山泉的水中
茶叶搬动的云海,和水的甘洌
在沸腾中相互纠缠,它们撕裂的芳香
夹杂着蜜蜂翅膀的扇动,所带来的闪电、雷鸣和雨水
让下午的光阴,完成了一次美丽的涅槃
如一首诗中蝴蝶的蜕变,它们短短的一生
在唇齿间,由茶叶的汤色
勾勒而成

                        2017.1.13


春染图

以飞鸟的踪迹题跋斜插、俯冲,写尽春风得意
枯木吐出新词,嫩绿如雏鸟。十里塘河

流水有复苏之心,波光里藏着千百匹湖蓝色的绸缎
白云随意,动静皆有章法
柳永的杨柳岸,烟柳摇晃如幼狮
着春衫的人,三五为群
在东塔山拾级而上,寺庙的黄墙,掩在树枝一角
梅花未远,桃花已近
佛塔耸立,有垂直的庄严
无形的梵唱,如无数只蝴蝶,纷纷落在内心
阳光如此明媚,放眼辽阔的古城,运河环绕
天际如留白,一个人
如落款,默默站在山顶
因为拥有如此美好的人间,而在内心放声哭泣

                         2017.2.18



春风斩

春意,顺着远山的山脊斩向辽阔的平原
峡谷中开,流水远去千里
一只白色的鸟迷失其中,孤独地飞

鸟鸣叫醒十里八乡的花朵,隐退的寺院,酒旗风,旧村庄

桃红梨白,如娇艳的唇,词牌里
宋朝的娘子,嫣然一笑,春风过目不忘

用尽十万两黄金的春风,才叫浩荡

满田野的油菜花,是蜜蜂的婚房,也是蝴蝶的陪嫁
只有滋生爱情的春天,才配叫盖世

春光荡漾,湖水收紧落日的黄金斧头
彩蝶双宿双飞
梁祝的身影,从旧祠堂的戏台上落在人间

             2017.3.6



生日书

读书、品茶、写诗、偶尔饮酒,无非是供养肉身
确切地讲,是供养一颗肉身的舍利
奔波于市井,像一个假行僧
遇寺挂单,遇佛揖首,面容沧桑,心怀慈悲
经年在内心养虎,在墙角种植蔷薇
无非是花开如筑塔,驯虎如颂经
将自己隐喻成一只木鱼,任凭尘世的苦难敲打
无非是将自己修炼成一颗供品,于佛前
将薄薄的一生,站成一树菩提
                     

                         2017.3.11


死去的人,用雷鸣打了声招呼

老家的山上,又添了座新坟
一位未来得及知天命的儿时邻居,以卑微而又短暂的一生
用墓牌在大地上,钉下了一枚钉子

仿佛在这个春天,钉住了内心隐藏了一辈子的闪电
在草色间伏了下来,无声无息

对坟茔前的叹息,悲伤,白发人的流涕
一概充耳不闻

返乡的路上

偶尔,听到天际传来的几声雷鸣
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送来了几声熟悉的招呼声

           2017.3.20

醍醐寺

樱花,木质的五层佛塔
散落在屋檐上、树枝头的鸽子,透着唐诗里的意境
仿佛贞观年间布下的玲珑棋局,一瓶用茅塞盖住的年份久远的酒

京都郊外的二流子、老妇人,摁住朝代泛黄的年份,不动声色
有太多的生和死、王公大臣、流氓,杀人刀和春梦,像青草一样枯荣
无人看透鸽子拈花,塔尖遥指,只有花潮如少女
那份馨香力透纸背

隔着千山万水
一个书生莽撞而来,他始终在书中难得糊涂
对于尘世艰辛,很多时候沉默,并一笑了之
他钟情于樱花深处的钟声和梵唱
像品一口秋天的酒,人生事,如此而已
不说他茅塞顿开,只说他心怀醍醐
天地如此辽阔,只需一扁舟
2017.5.8


落日城头饮酒

来,让我们金盘洗手,兄弟
杀人刀、画天戟收入南山
没入石头的箭羽,送入王朝的博物馆
飞将军、西出阳关的故人、岑参兄,请在各自的时光深处安坐
今日城头,花雕已开,落日微醺
今日的酒,必须喝出汉朝的豪迈和唐代的风骨
这些年浸淫在诗句里,纵横捭阖,将每一粒词语
向摘叶飞花的境界,反复练习
挥霍了多少好酒,斗酒诗一篇
想必李白兄会摇头,叹气,以为孺子不可教
但今日的酒,兄弟,我们必须喝出诗的意境
往历史深处喝,喝出阳关的苍凉和孤寂
然后回去写诗,必须写出酒的醇香,如同五千年历史厚积的浓度
三千御林军,八百里水泊,落日滚过庙堂和江湖
饮酒的人,正请过压寨夫人


                               2017.5.13

落日城头饮酒

今日,费尽悲歌三首、蝉鸣二两、落日一轮
买断八百里水泊,盛酒
男儿饮酒当壮怀,大块肉、大碗酒
江湖水深,但你我满身伤痕,不在乎
位卑不敢忘忧国,你我的病一样一样的,兄弟
眼神再犀利,也无法望穿阳关外满天沙尘
昔日疆场,一马一枪,身系天下
城头秋点兵。男儿血,染红护城河,面不改色
俱往矣,今日城头
让我们删去武功,删去彻夜的马蹄声
只留袖口内弩弓上搭着的三首诗
为一生虚演空城计
落日孤绝,如在蕉琴的十面埋伏里夺身而出
我们干尽江湖,将酒饮至山高水长
入夜,俱无言
        2017.5.17







雨霖铃
梵唱、笛声、吉它声,像三股绞在一起的绳索
在宋词和民谣之间,搭起栈桥,响着悬挂在佛前的铃铛
隐隐的木鱼扣人心弦,如兰舟催发

柳永、尧十三、白象小鱼
构成的三角形里,填埋着心经的吟唱和京剧的唱腔
在柳永的千里烟波里,尧十三淘出民谣,而我
只能细品每一颗词粒,像轻歌漫舞的木剑
一探,桃花已落红一地

桃树下,虚设良辰美景
我们在各自的轨迹里找回命运
有人不堪回首往事,有人已红遍大江南北
更有人迷失在词语的八卦阵里,至今不知迷途知返

                                      2017.5.19



端午帖

我要潜入楚国
四月末,在白石湖的水里游着
仿佛在汩罗江里夜行,左手解药,右手蒙汗药
袖口内还有牛耳尖刀
在楚辞里听脉,抚摸隐藏在词语间的骨头
确诊楚大夫中了爱国主义的蛊毒
因此星夜携药而来,身后十八位不畏死的护卫
怀王和郑袖,能用蒙汗药迷倒
就暂不动用牛耳尖刀
不待三闾大夫出声,就将他一掌拍晕
将解药纳入他口中,在细腰宫女的惊讶中
救出宫去
然后再拍醒《天问》里一粒装睡的鸟鸣
吹响《离骚》里的骨笛,吟唱里
有旧故里的遗址
一一夹竹桃正没心没肺地,开得茂盛
像无数无声无息的掌声,掩没一段惊心动魄的回家旅程


                                  2017.5.26



须臾帖

闲云野鹤的人,拿词牌做卦爻
在中年的案几上起卦
在天黑前,找出内心隐藏的三万两黄金
买泰山一揽众山小,买云帆直挂沧海
光阴须臾,无须藏拙,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

这个中年的男人,普通的如磨旧的砂纸
庙堂太高,江湖太远
王侯、汪洋大盗,终非所想
缘尽的人,就请喝了这碗茶
然后起身,各奔南北
人间薄凉,不如买比干的肝胆、于谦的铁骨、岳武穆的忠义,犒劳自己
就此藏锋于匣

七分醉时,偶尔在体内亮出锋刃,击剑而歌
涕泪中的龙吟声,时有生死句
病词惊心,调教一只公主坟的乌鸦
待他年荒草凄凄,让昏鸦的叫声凄厉些
提醒埋头赶路的人,人间
尚有一个写诗的人
至今
去向不明

        2017.6.9




一只鸟带来黄昏

落日辉煌草木、街道、寺庙的塔尖得到庇护
浪迹天涯的人,内心也拥有丝丝暖意
故乡呵,想必你现在人间金黄

孤单的鸟啊,叫声何其悲
这加深了孑然人的孤独
你带来的黄昏,路灯有索命的昏黄
拉长的身影,磨得越来越锋利
扎中的疼痛上,串着儿时的芦苇、河流、小巷里的铁环
仿佛沦落人的第十三根肋骨

                     2017.6.19


中药铺

中药铺里,草药抱着内心的闪电和蛙鼓
在各自的世界假寐
”苏醒是一种艺术,也是另一种涅槃”
药罐紧抱体内的时针
任凭文火,在经纬度上,拔动河流
国医馆内的咆哮声,是花草醒来的尖叫
它们交出内心的佛塔、蜂巢和雷鸣
仿佛琴弦上刚刚搬下的天籁般的空谷回声
在汤汁的河床上,放牧鸟语花香
安慰内伤深重的人间
抱紧药罐的人,还须在尘世疾走
有三首孤愤的歌,二两隔夜的酒和一生的爱情
尚需还清
                          2017.6.26



白马

白马走失在寺中
洛阳城内,虚无的马蹄中牡丹次第开
有人据此觅故战场,有人得千金方
当年的书生已剃度,描兰亭的笔
不写情书,只抄佛经
将晨钟和暮鼓按在寺院身上
甩响梵唱和木鱼声
白马寺就一路驰骋,从东汉年间
驮着宗教的艺术学,一头扎进这黄金时代
                                 2017.7.6



呼伦贝尔草原

我在草原的腹地,等待一声久远的鸟鸣
我要找出那只被弯弓惊走的大雕
带我重回草色上的王朝
它的翅膀上,有大汗辽阔的版图

在草原的怀抱中,掩埋着
拓跋氏、完颜氏或是黄金家族的功与名
旧贵族的肩膀上,只留下虚无
蒙古包像活着的遗址
昔日摔杯为号,众将士杀出的场景早已杀青

只有蓝天还湛蓝的像北魏或后金的年代
白云厚重似典籍,仿佛记载着旧战场的金戈铁马
随处散落的牛羊,那份安详和静谧
遮掩了岁月深处的惊心动魄

只有偶尔惊马的嘶鸣声,使整个草原瞬间沸腾
万马奔腾间,金黄的油菜花像一件御赐的黄马褂
披在草原身上,大地像活过来的战场
仿佛大清的巴图鲁,正在浴血冲锋陷阵
                               2017.7.28



额尔古纳河

在大雕嘴下逃生的野鸭和灰鹤,在河岸
安心立命,水草没心没肺地茂盛
残阳投下的身影,仿佛水面上洗下的帝国的血迹
心有余悸的河流,从未错过一场王朝的动荡
望建河、额尔古涅河、也里古纳河、额尔古纳河
每一次名字的篡改,意味着人间必将累累尸骨
从旧唐书里流出的河流,在残酷的战役中磨练成刀
从1689年的布帛中抽身而出
斩在大元朝的肋骨上
一刀两断。从此西岸一去不返
坐在界河的游船上,看蓝眼睛的俄国人悠哉地钓着鱼
怒发冲冠的灌木丛,就无声地咆哮着
沿着河岸奋不顾身地跑,仿佛扯着祖国版图的头巾
它的身后,有一片被泪水打湿的土地
人们叫它额尔古纳湿地
在它东流的泪水下游,诞下了
一条著名的河流,人们亲切地称它
黑龙江
                                             2017.7.29


立秋帖

湖面微漾,我是水里一尾偷欢的鱼
两岸的蝉鸣粘稠,演绎宋词里的郎情妾意
鸟鸣出其不意,忽东忽西,飘逸的如小李飞刀
岩石上下来的刷刷流水声,如焦琴里溢出的一汪秋水
立秋日的清晨,如此的超凡脱俗,连鸡叫声也略去
只有我打开在水面上,像一个洗去凡尘的十字架
人间沉重,中年的身躯单薄
容我偷得片刻闲情
尚有秋天的事物、昆曲中隐喻的人性,以及人生未知的下半场
需悲歌三首,磨尘世的无字碑

                                             2017.8.7


大摆宴席

在云和湖摆下宴席,天为幕,群山退为屏幛
蝉鸣坐一席,鸟鸣坐一席,广播里李荣浩的《李白》坐一席
滚烫的风从湖面上来,湖水泛微波,像衣袂飘飘
云曼酒店的客房像一排整齐的酒杯,摆在湖水中
里面晃动着人形的鱼,有他们隐秘的世界
就像落在水面上的一片树叶,拥有整个秋天
一只蜻蜓沿着船舷飞,发出细微的破空声
它掌握的平衡术,将我内心的蒹葭逼上岸
像随意扔下的卦爻,心中的鹿鸣呦呦,像华丽的卦辞
譬如蝴蝶飞出,带来孤坟,譬如刘海砍樵,遇上白狐
所有我喜爱的旧事物,彼此都有各自的活法
值得大醉一场
让我们将肝胆炒得更烈些
人间因为有了轮回,自有其皆大欢喜
而我会多饮一杯,为我遇上的金黄人间
而悲欣交集


                             2017.8.14




黄金甲

在秋风中淬火,落日有融金术
黄巢在纸上纵虎、画押,众将士围城
十步杀一人
峡谷雁声,已败退千里,柿子树空遗残叶
流水抽身而走,如遗迹中的寡民
有人城楼上黄袍加身,有人卸甲,祭奠亡人
有人归隐,南山一隅,陶潜抚须浅笑
倚东篱,醉酒忆沧桑,话语有金属铿锵之音
风吹黄金甲,箫杀中摇晃出细微的声响
仿佛咆哮着,旧王朝的疼痛和呐喊

      2017.9.3



寻蝶记

在镜中练习一只蝴蝶
远古星空下的蝴蝶,停驻过青罗小扇、湖锦、内鼻壶的蝴蝶
各自的飞翔,平分秋色
收拢在翅膀上的十里桃花、金黄的油菜花、湖水和琥珀,各自安营扎寨
夏虫说破雷雨,秋风读尽万山书卷
而独步天下的蝶语,时而在唐诗中问候,时而在宋词里指点江山
习惯往历史的袖口飞,宽大的袖子里
藏着晋朝的戏台、庭院、寺庙和佛塔
“孤坟是返祖的一只蛹”
“祝英台是一座巨大的花园”
曾经一只单飞的蝴蝶,穿过孤坟,返回人间,掌握了人语
在人间成就了梁祝传奇,后来在蝴蝶的世界双宿双飞
“爱情以不同形式存在
像蝴蝶斑斓的翅膀一样,多姿多彩”

             2017.9.9




读秋记

如读一封旧信
叙旧般地谈起祖传的姓氏、河流、文字和灯火
银杏叶落了一地,扉页金黄
雁声如箭,射向南方遥远的地址,那里有久违的乡愁和炊烟

所有熟悉的事物都已离开
剩下孤独盛大
中年的落寞,匍匐在瑟瑟秋风中
身后草木凋敝,露水在枯萎的草尖上沸腾

傲风雪的菊花,献祭心中的墓碑
那里的空旷之地,能容南山
也能容结庐边的篱笆,以及一个人
瘦瘦的人生
                        2017.9.16



辛弃疾

那年北风紧,胸怀天下的少年
仗剑千里追杀,手提首级和印信,慰三千将士
杀人的嘶吼声,韵律整齐

醉里挑灯看剑的人,宽大的梦里
有剑影、毛笔和盐粒般的文字
他深入敌营擒回叛徒,像一个追风少年

将剑气深埋在滚烫的词牌里,抵达庙堂之上
奈何朝庭醉生梦死,吴钩尽裂
只是匹夫不可夺志,孤独瘟疫般蔓延
让斩马亭饮过酒的好汉,也患上了爱国病

那些年挺起笔直的官服,辗转各地做王朝的
安抚使,抚不尽的家国情仇
抚不尽肝胆俱裂的自己,”叙阳只在断肠处”

在星落雨的马蹄声中,向后来的朝代写下澎湃的排比句
慷慨悲歌时,在词牌里遣兵造将,尽驱胸中雄兵百万
拍遍栏杆,不如闲看小儿,卧剥莲蓬

贬无可贬时,只把新词赋旧愁
求田问舍,菊黄蟹肥,已是须发皓白
不堪回首,灯火阑珊处,一轮明月正滚过帝国沦陷的
膏腴之地

                                     2017.10.14



古戏台
旧屋檐,下着新雨
筑巢的王谢堂前燕,衔来春泥
江山在此走马换将,穿黄袍的人各有新面孔
水袖里的城楼战旗飘扬,厮杀暗伏在锣鼓声里
军师、王公、太监、侠盗、二流子,抱着各自的命运
在此起死回生
但有时候还比不上张生和莺莺、梁山伯和祝英台
能博来妇人们的几滴泪水
孩子们喜欢看白鼻子的县官升堂、杀威棒威武
戏台旁的几棵蕉叶,如开道的”回避”、”肃静”牌子
栏杆上的青铜小兽,看紧墙角数枝梅
后园的桃花年年开,赏花的人不来
青壮年在年后,各忙各的活计,离去的无声无息
偶尔几颗白头颅和几粒稚嫩的童声,在戏台前走过
像望着空空的棺椁
多少人间悲欢,在此立下虚无的
无字碑
                    2017.9.29


赏菊者说

在清晨,皇菊的身周仿佛遍布佛陀的梵音
虚无的晶莹、剔透
从光绪的皇家花园,归隐修水
仿佛是黄巢笔下出生入死、杀人于无形的将士
从古战场杀出重围,在南山卸甲、放马

这皇家的暖色,是我体内捂热的一部分
每一朵花,就是一次中年的心跳,开在迎风雪的路旁
呈现桀骜不驯的荼靡
在百花凋敝时,身怀霸刀,在瑟瑟秋风中孤傲地
拖着旧王朝,偎向用旧了的家庙与皇陵
就像在泛黄的旧宣纸上,一再读到故园、河流、姓氏和炊烟

南山高远,三两秋风,二钱暖阳,一杯淡酒
堪敌内忧外患的,中年囹圄
默谈刘伶、广陵散,在颓废的王庭上,一再皇袍加身
而我单薄的中年身躯,骑着一身的傲骨
尚需在薄凉的人间,反复抱紧影子

                         2017.9.26





采菊人

鸟鸣稀薄
天空中一只孤单的鸟,瞳孔里
拉出一枚秋阳
田野衰败,稻草人无国可守
颓废得如无所做为的中年,苟活于人间
但在征村,秋风瑟瑟中
满田野的皇菊,一朵朵如大地的灯盏
在金黄的王国追赶太阳
如万马齐喑,叫醒内心尚存的火焰、闪电
如在苟且的中年置下琴瑟
拉黄龙山、修水河、黄庭坚的《砥柱铭》,陈三立、陈寅恪为弦
弹满城黄金甲,牧童歌,和内心的孤愤
人间不再薄凉,此身尚有敝珍处
愿深埋于这金黄人间,长做采菊人


                    2017.11.6


往事


往事如烟
烟是祖传的美学。出得青罗帐,入得青纱帐
怀乡的人爱炊烟,乡下的灶台上有忙碌的亲人
孩童爱稻秸焚烧的青烟
可以从火中掏出玉米、花生和芋头
爱上南山黄菊的人,也爱江上一笼轻烟
江山倥偬,爱笑的妃子,走失在宋词中
胸怀天下的人,怀念万马奔腾的尘烟
烽火、刀光剑影和十面埋伏,轻易地在兵书上
尽显原形
有人更爱案上檀烟,笔走中锋,红袖添香
所有抱负,不敌秦淮河一席小曲、一桨水声
                        
                                 2017.11.19





无用之用帖

——写于三禾读书社十年庆

古人结绳记事,贝叶经和岩画在光阴里
夺路而出
散落在民间的歌谣,被捡进诗经里
翰林院、国子监,读破万卷书,才能抬头相见
有人凿壁偷光,有人悬梁刺股
读破三坟五典、八邱九索
在月亮上写诗的李白、王维、苏轼
深得其中三昧
从竹简、帛书、绢纸上走下的甲骨文、篆书和隶草
是古人们的穿墙术,尚觉书到用时方恨少
”僧敲月下门”、”春风又绿江南岸”
从细微的词粒中,打磨诗句,是书生最爱的事
就如我在手机上推敲这首诗
像老中医在词语的药房里
左手千金方,右手青囊经,要浑然天成,要标本兼治
药成,诗出,如大病初愈
就像一群如禾苗般饥渴的人,读书如会诊
读有用之书,解心中所惑,治书生的
无用之用症

        2017.11.26



东塔

年少时,如一匹烈马,桀骜不驯
喜欢星夜飞奔,踏雪泥,踩飞花
尘世即江湖,杀人刀冷,渴望鹰击长空
人影只单,习惯千里走单骑,习惯江湖险恶
习惯人间薄凉,习惯内心孤寂
有无数个影子从茫茫人群中,回到自身
带来银杏落叶的金黄,和东塔虚无的梵音
足够温暖一颗漂泊的心
只有将眼线投向东塔,仿佛将缰绳拴住拴马桩
内心才是安静的,仿佛骨头里的猛虎
收起了利爪,摁下睥睨天下的蠢蠢欲动

                           2017.12.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3 17:30 , Processed in 0.13748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