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06|回复: 3

[诗歌奖投稿·短诗] 《提线木偶之霸王别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 20: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栾复吾 于 2018-6-7 09:48 编辑

《提线木偶之霸王别姬》

虞姬啊,虞姬
做一个平凡的婆姨不行吗
三亩地,一头牛
夕露沾我衣,带月荷锄归不行吗
接受一个阳具比项羽短一点的男子不行吗

戏台上霸王换了一个又一个
套路还是老套路
唱腔粗粝!
力拔山兮!力拔山兮!
只是今夜,项公你可提得起一丝诗兴
楚歌停止之处
美人如玉,碎了
万间宫阙,摇曳在火里、水里!

谁在弹唱,老去的故事
一如隔世之音
尽是今宵别梦寒的凄婉
有一把宝剑终属于你的伤别离
一条无法泅渡的河流轻易就隔开
今生与来世


《提线木偶之窦娥冤》

是怎样的冤屈,血溅白绫!
是怎样的人间,六月飞雪!
是怎样的偿还,大旱三年!

1968年4月29日
36岁的林昭以反革命罪
被秘密枪杀于上海龙华
临刑前,她在最后一份血书中写下
“历史:将宣告我无罪!”
”她说:“林,双木之林;昭,刀在口上之日”!
生命或者会流血!
但愿不流血

没人告诉我,那些雪是否已经于心头消融
其实我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所以无所谓恩怨情仇!
更无所谓一壶浊酒喜相逢!



《提线木偶之孟姜女》

这是个我不能理解的孟姜女
生生把历史哭处一道口子
生生把一个王朝哭的面如死灰

这些年,我见过很多的眼泪
电视里的,工棚中的
梨花带雨老泪纵横的
喜相逢伤别离的,默默无语肝肠寸断的
可惜啊他们连一块豆腐也没有哭倒

屈指算来,我离开秦地二十多年了
要不是一张垫高屁股的报纸
也许我就此忽略了一件小事
不知这个冬至长城完工了没有
是不是真的有一万里
是不是最后一块泥巴做了肝胆
最后一名民工已经安然返乡
是不是嬴政那厮真对一个有夫之妇
信誓旦旦的说过:
有事找大哥!







添加......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7: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1-10 10: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悲怆苍凉!拜读大作,问好栾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07: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瀑 发表于 2018-1-10 10:58
悲怆苍凉!拜读大作,问好栾兄!

久违了,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7 23:36 , Processed in 0.1031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