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82|回复: 8

[诗歌奖投稿·短诗] 九月,你们谈论我时要小声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 1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桑田- 于 2018-1-13 07:25 编辑

两只小猪。


有一天,我翻到儿子小时候的储钱罐
是两只小猪,一只是空的,
另外一只满满的硬币。
十来岁的时候,我们向他借钱
他会慷慨地递给我们有钱的这个

我们说一个不够,你的那个呢
他说那个没有钱,里面什么都没有
里面装的是他自己。是他的悲伤
不高兴,放在那里好看
可是倒出来就丑了

取出里面的硬币势必就要摔碎它
这大概也是储钱小猪的宿命吧
所以儿子什么也不装……
现在,两个多年前的小猪在我手上
我不知道哪个更重哪个更轻些

不知道在南方读书的儿子
还记不记得他的这两只小猪
我小时候没有这样的小猪
没有硬币和不高兴
悲伤和树叶似乎都被我们吃掉了


难言的是苦艾草。


难言的是一支枯树枝
越来越羞于谈起爱情
树叶过早地离开它
它酥松的骨质,
九月以后,极容易折断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就像危险悄悄靠近我们。
除了静候,我们还能做什么
挣扎和辩护看起来都是徒劳的
有时候,我们也不能太致力
于记忆和灵魂的事,这样
会拖垮我们的。就像影
拖垮光,拖进黑暗的渊薮
在那里我们发出惊恐的单音符
在凤凰古镇,男人为女人上岸
男人也为女人踏上乌篷船
两岸的灯火阑珊,
而行船的灯火飘摇


冬天的诗。


在冬天,我没有更好的去处
隔着窗户伫立,凝望雪花飘落

没有一枚叶子的树在冬天赤裸
北风呼啸,像恶意的家伙吹起口哨

挑逗树梢儿和屋檐,也使我却步
使我不断回到炉火旁续加木瓣,

把欲望之火挑的旺盛。
在冬天,我最远走到村口的老槐下

仰望天空,像站街女注视星星
男人、女人和九月都会流逝

世间并无事物永恒。
“我是谁?”高更幼稚追问,

你是乌鸦,麦田,鸢尾花
唯“悲伤永恒”——梵高回答


冬天,路过飞雪的教堂。


冬天,路过飞雪的教堂
忏悔者和晚祷的人们。
我在想,你们做错了什么呢

你们,每天都在撒谎吗
这一刻,在请求上帝宽恕
上帝,你会宽恕夜班路上的我吗

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你的不敬
我从未做坏事是唯一对你的虔诚
所以在我字典里没有忏悔这词

如果非要说些灵魂的事
我想说的是,更多时,我盛满的孤独
和如你般的爱,虚无,以及厌倦

更多时我比你更厌恶我自己……
生活,已然将我撕碎
抛至天空

寒风彻骨,雪花划过我青色脸颊
沁凉,若鸟鸣,悦耳清脆
如你绸缎般的爱丝凉


蛋卷冰淇淋。


喧嚣中我必求得一会内心安宁
这样,我才能活下来。而宁静里
我要制造一点声音,我自己的声音
这样,我才能活下来,我怕被你遗忘
更担心被自己遗忘。这多可怕呢?
秋草间虫鸣可能是我,树叶的沙沙
可能是我,一只杯子落到地上的尖叫
是我。暗夜里你张开手臂试图拥抱的
是我。这无声的寂静也是我。害怕吗?
你触到割掉耳朵的梵高了。那么尼采
的头颅怎样?一瞥卷曲的山羊小胡子
而并非里尔克。你吻过他吗?
哦,我已经不记得了……*


*有人问与尼采约会之后莎乐美的精彩回答。


九月,你们谈论我时要小声点。


九月,你们谈论我时要小声点
或者干脆不谈论
或者,干脆将我放在心底好了

他不需要多大地方
即使心的房子低矮又狭小
但只要洁净。

他不惊世骇俗也不歇斯底里
他像花瓣和雪花一样轻
轻到一声叹息

他总是有一点小羞涩
但你可不要因此而放下警觉
爱你时他可不这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1-1 18: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很有才华的,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21: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苍城子 发表于 2018-1-1 18:36
你是很有才华的,新年快乐!

谢谢你老师!
发表于 2018-1-6 21: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极好,夜品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1-6 21:39
感觉极好,夜品佳作~

问好绪东,新一年健康、快乐!
发表于 2018-1-8 18: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我们也不能太致力
于记忆和灵魂的事,这样
会拖垮我们的。就像光
拖垮影子,拖进黑暗的渊薮

——————————
语言先于自身而存在。在诗歌中,我们触及到它:记忆,灵魂,是对语言再次认领的过程——直到“拖垮我们”。
问候桑田,新年好。
发表于 2018-1-9 08: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问好桑田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8-1-8 18:35
有时候,我们也不能太致力
于记忆和灵魂的事,这样
会拖垮我们的。就像光

谢谢你,蟋蟀老师,谢谢您一直的鼓励!
祝您新的一年健康、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瀑 发表于 2018-1-9 08:08
好诗!问好桑田兄弟!

曾老师,好久不见,问候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0:40 , Processed in 0.1149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