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68|回复: 10

[诗歌奖投稿·长诗] 续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5 20: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秀锦 于 2018-1-7 17:17 编辑

《续断》
李祚福

上篇:平行罪

黑夜像一只乌鸦,白昼像另一只乌鸦。
黑夜与白昼之间,用了煽动一词。
周身翻版的羽毛轻便于吹灰。
红色的太阳升起来,红色的土地硬物疯长。

铁呀,用割字的铁,用劈字的铁,
以一匹布的中心,种植风声。
脆断将如雨,却被淹没在人海里。

草本在本草里,刮过胡须。
微火至使它半干。
它们扎堆,它们乱哄哄地发起了青发起了汗。
直到干成那些尸首的样子,又被人再次采挖。
看你挖一份来强筋骨,我便挖一份来补肝肾。
多年来,
江西的水土没有让它们生长期延长。
以粗糙对粗糙以包藏对包藏,
像极了假和尚。
从红土地到红色摇篮又到红军哥哥,再往后。
坚硬而断开,并不平坦的截面,
变成了回忆。
重点说红,说流过的血;
重点说那些红蜘蛛。

一支三年零八个月的柬埔寨国歌,波尔布特,
以一个著名的桔井事件把人类带进红色高棉。
组成一条河其实很简单,但必须要水和土地。
水与动词相依为命;
土地,与名词同宗同室。
组成水并不容易,把水变名词用,岂能了事。
水里有土地有天空,有血脉有时间,有很多,鱼虾和水鬼。
人们未知的东西,还有话要说。
水跳着缓慢的舞蹈,
那些肢体语言长出地表,或深藏海底,
与我们这些动物分庭。
都说血浓于水,血因此作为河道分居两岸。
在水覆盖后的底部,如若还要用血来铺就
那么这样的天空中,必定有人类的公敌。
比如兽性横行,比如无数男儿被阉割。
有人怀念汉唐,怀念美利坚,怀念春秋战国和民国。
这片土地,人百年之后,
已经没有天空可去。
从来没有过的模糊面目。
土地与生锈的铁交好,与转基因庄稼结亲。
你说天气晴好人民喜欢,那些红蜘蛛毕竟少数。
听,有人说人民都不必穿开裆裤了。
都是好言好语害了你,和气生财让出三尺。
都是艰苦朴素害了你,甜头被高铁带动飞快减不了速。
都是勤勤恳恳害了你,挺起的身板让云计算捕获。

人种,假借善良的,必须结扎。
人种,有种的叫犯人。
犯人甲,两个女儿,有人要他老婆停产,
他指头点上了乡长的脑门。
后来,据说坐牢了。
从此一个家,连每天的太阳都不敢放进来。
女人说,家里没有男人,比贫穷更可怕。
犯人乙,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在老婆肚子里七个月,
遇到一群狼,以引产的方式吃了孩子。
犯人乙用一把菜刀,将自己送进了牢房。
丙丁们陆续进去,也有出来的,
但他们不是因为贫穷,绝了代。
北方甘肃省有人叫杨改兰,
201682618时许,
给自家四个孩子,看斧。
不给他们留下一个种子。
可能她不这么想,事实是,种子确实又少了。
事实是,这时候的色盲比文盲更可怕。

血在回流。
有人扯着父母官服的衣角,
当上了教师,
当上了公务员。
人所有复杂都是一种简单真相,像一头怪物来敲门。
镰刀、斧头用于劈木,
木反过来磨损着铁,也使铁因此光亮。
这样的关系中,必然有凌厉的风声。
于是,只见一阵呼啸,拔出了柳树似的根须。
掌声、哭诉两个词,
汇流到二十一世纪,
夹带的还有荷尔蒙气味。
据说在一张暂住证背后,东家有女卖。
父母亲人不买,在一个没有祖国的地方。
女儿家不出三五个月,大好契机,几千银子卖了自己。
卖是买,买一个火坑。
火坑用于收容精液,等待祖国,艰难地转身。
祖国,总是能生出来第三只手。
这只手,一时叫扎,一时叫搞,现在叫拆。
拆字冒充国家政令,拆字假借服务人民。
拆字有那么多敏感部位,
比如祖国的许多省份,
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名被拆成骨灰。
风一刮就没了。

风还是一阵一阵地刮呀,从过去刮到现在。
20171123日,从高端刮向低端,从北京刮到深圳。
在深圳一个小村子里,蟑螂满地。
一道一道小小寒光闪动,这些小小寒光因了没有本地户籍。
你突然就能明白,蟑螂与劳务工有某种暗合。
那些衣着整齐的狐子狐孙,乌鸦嘴里骗来肉。
这残盘上,什么蚂蚁、蟑螂,就算随便一片落叶,也比它们值得留着观赏。

红蜘蛛转基因红蜘蛛挖掘,红蜘蛛给植物打针给动物打针。
还是北京,20171123日,据传三色幼儿园虐童。
三色幼儿园混成了上市公司,
老师给不听话的小孩打针、吃药,说成人童话:活塞运动。
网络像受害孩子的母亲一样激动,
比起之前的众多类似事件,显然已经多了浓重的官腔。
有人说不必惊讶:
卖地沟油的饭店老板有儿女;
制毒奶粉的老板也有儿女。
低端人群、互害、中产阶级……
一个个热词,顶着寒风扑向碍事的耳朵、鼻子。

大兴,火是黑的。
不仅是因了九条人命,北京上空笼罩着浓浓的烟。
是的,一切都是烟。
据公安介入调查,转身,白色药片是正常用药;
针是缝衣针;
监控器坏了已复原113小时;
不存在叔叔医生、爷爷医生;
该孩子身体无异样;
其父母叫谣言编造者。
转身,低端人群叫低端从业人群。
一群没有危险意识的人、违法人员。
一群潜在的火灾。
江湖说法一:功夫再高敌不过口水;
江湖说法二:马赛克总是在敏感部位出现。

又是1213日了,此时必须旧事重提。
必须铭记两种人与南京,
一个叫张纯如的中文名字,与一群鬼子。
张纯如,让鬼子们的暴行露于水面。
张纯如,让一群没有灵魂的肉回了回神。
但是:然后,继续从祖国的土地上长起来。

旧事必须又必须重提,20141018日晶报消息:
丛飞和白眼狼们。
祖国的米饭最不养人,养不亲。
碗里碗外,桌上桌下到处是剩男剩女。
为省下力气,因几根草放弃锄头。
因几只害虫,放弃青蛙、鸟兽。
幸福的石油,加足了马力,跑遍世界每一个角落,
甚至开进了,年轻人的头发颜色上去。
醒着的时候像是沉睡期,沉睡的时候更像是醒着的。

受助者A
不小心说出了,受丛飞资助上大学的事实。
看到记者写的文章中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要求丛飞想办法删去文章中他的名字,因了面子。

受助者B
与丛飞保持联系,即将大学毕业时丛飞为她找工作,
学校音乐教师岗位,不满意,不再联系。
记者与她有一次通话: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是否记得自己接受过丛飞的资助?
我是接受过他的资助,当然记得,当时丛飞同意帮助我也是出于一种自愿。
他有他的想法,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他。
他资助你时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至于有什么样的想法,我也说不太清楚,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人做事情都是有所图的。
至于他图什么,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
我猜不到,你猜到了吗?
我没时间去猜别人的想法。
但你作为一名记者,今天来给我打电话,
核实丛飞是否资助我读了大学。
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他的想法吗?
他胃出血了,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
可他现在陷入了没钱治病的困境,
你想没想过应该向他伸出援手?
向他伸援手?怎么伸呢?给他治病?
可我现在每月不过三四千元钱,还没这个能力。
再说,他也从来没向我提过这个要求。
你无力帮助他,可也应该去看看他,
让他知道你还没有忘记他呀。
我太忙了,没有时间。

受助学生C家长:
丛飞住院后的一个催款电话:
你不是说好要将我的孩子供到大学毕业吗?
他现在正在读初中,你就不肯出钱了?你这不是坑人吗?
丛飞病了,已经几个月不能演出了。
现在暂时没钱给孩子们交学费,等他身体好了一定想办法寄钱过去。
他得的是什么病啊?那你问问他什么时候治好病出来挣钱啊?

受助者D
丛老师,听说您是个有爱心的慈善家,资助很多贫困学生读书。
现在我也遇到了经济上的困难,
搞不好也有失学的危险,您能不能资助我一些生活费?
要求开始升级后,不但要生活费,还要课外补习费以及高档物品。
我们班的同学都用上了MD听音乐,对我们的学习有帮助。
可我的父母买不起,您能否也给我买一个?
大学毕业后,她也当上歌手挣钱了,再也没有与丛飞联系过。
听到丛飞住院的情况后如是说:请转达我的问候,让他安心养病。
从此再也没有了她的音讯。

2014104日我曾这样写:炎汉帝国,见不得异姓称王。
汉字天下,不过是换了碗汤。
批评是药,批评是毒,得看用法和用量。
你下黄连,火还是旺。
你煎黄连时还加甘草,治那满腹经纶遗下的根。
你弱小还是翻不起大浪,你要大浪作啥子哟,后浪推前浪。
沙滩是你的,月光是我的。
你翻看历史:
白马驮陈王;
白马驮玄藏。
你整个词藻是白马,为什么非上沙滩驮那月光?
白马弱弱。
唉,回家做龙王。
2017715日我加上一句:
此去谭公有伴,刘晓波君!

现在人人都想要绑架政府,
都有自己的路子。
一路上,
彩票、股票、保险、强拆、修路、扶贫、教育、医疗……

还有上访、罢工、堵车、甚至生育等等。
一双双手,一个个枪口,
已经改造成鼓吹着的喇叭。

祖国,从庙堂到江湖必定各有两个轴心。
祖国,正负两极还在矛盾。

你看你看,百度前传。
2016412日,魏则西去世。
关键词:
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莆田系、行贿名单、科室承包。
CCTV 10、斯坦福的技术。
十四年前,李则西、王则西、刘则西……求死不能。
关键词:
广东省韶关市官渡武校、国家前体委主席徐才、变相传销、全封闭式、包工作分配。
央视科教、光明日报、军警特训功夫。

你看你看,孩子,在一个寒冷的年代。
五个小脑壳,装进了一只大大的垃圾桶。
祖国的铁房子,没有能囚住温暖。
青蛙儿找到了井,天空一暗,蹦蹦跳跳的童趣,说没就没了
孩子还是孩子。
短短十四年,带着四个大大的问号,这么小。
薄薄一纸遗书:
感谢、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逃离,是你们仅有的权力。
故乡啊,父母啊,那是别人的。
省,从一个省,想到很多省。
贵州、江西,东省西省南省北省。
一种行政,一种节约,一种反思,一种探看
两个贵州九个孩子,
一个结成离乡地理,
一个结成了北京伤疤

你看你看,听一个湖南同事吹牛。
我们家乡死人了,很嗨。
开演唱会。
我们一个中央常委死了妈,
严令不准大搞,不送礼。
前脚一走,后脚有人就送来边爆一卡车。
我们那里的父母官,很多都爱百姓,
特别是初中以上漂亮的女生,车接车送。
有人实在听不下去,插嘴说他吹大了。
他气恼的不行,提高分贝说。
我朋友的妹妹,问我要不要消费。
她说,有同学让我问,一百元一次,闲时的优惠价。
她说,很多同学是官爷承包过初夜。
她说,全国人民很多人做这档子生意。
她说,官爷以收集初夜为荣。

你看你看,客户老日提前取消订单,他有青出于蓝。
善于翻脸、换脸客户,老韩,取消订单。
自从河姆渡里,一绢一绮再到锦绣江山。
四大国色只说粉彩,现在是,出彩老日,粉老韩。
添堵的缝隙被他们一拉再拉。
通过日货和韩剧可以看见,数以万计的渣碎。

你看你看,梅苑飞雪的理发店。
靠理发店挣饭吃的女人是美丽的。
她的汗水深入骨子里,有血的清香。
你十指纤纤行走于沧桑之上,
紧抓着一簇一簇的青丝攀越过无数悬崖。
挺拔,像山峰一样根植于泥土。
流向被一个拆字破坏,不理会于人的日常。
天南地北谈论是非,已经回不到从前那个家。
人民政府修房子,理发店修头,
操作的手却分了一个粗暴一个温柔。
在领导一句不关你的事背后,
有人拆的是自己和别人身上的骨头;
有人拆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台。
              
你看你看,问问土地公。
一围无名大火,从村民耿福林身上烧过来。
烧不到北京,先烧到冥府阎庭。
强行,强行,强行,在中国飞扬。
是否人们都有容得下沙粒的眼睛?
利益之上,恶棍们的胆要比天大。
一具尸体太重要,可以掩盖圈占的130多亩可耕土地?
62个春秋,没有被中风病打倒。
难道只有火,才能要他的命?
2014-03-21凌晨一点多,
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死者:耿福林。
他,经过土改听过春天的故事。
他,有一个普通家庭,却做不成一位普通老人。

你看你看,宗地图:430日。
海口不能夸,洪水之长流,突然间就天陷地塌。
琼华应有瑶池,村夫也要知晓律法。
练过摧心手的当代官爷,听过黄河在咆哮。
拆字一横开头,一点结束。
不提不勾不管斤两多少。
笔杆子出身的汉字,
被人用枪杆子毁去了容貌。
草草草,你是祖国,土地你说了算。
我是蝼蚁,我活该徒劳。

你看你看,西瓜定理。
新闻:
临武县瓜农邓正加,
在县城卖瓜与城管发生冲突身亡。
说白了西瓜就是白的,
切开西瓜再切开西瓜籽看看就是白的。
世界每天死人很多,
当我们都死了的人更多。
准绳还是准星先考虑到用什么器具,
摸清墨线等同于移对秤砣。
你掂量错一个小世界的颜色,
他们掂量对多少大事件的结果。
一个个脑袋,越成熟,回声越小。
一个个脑袋里,水份不少,生怕没有人买单。
一口湖南,一口江西,一锅杂粥,多么渴。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变调的乌鸦嘴。
西瓜呀西瓜,就是个斗败的大冬瓜。
有资格同生长在一片地里,
没有资格吆喝着要甜头。

你看你看,天津码头传来爆炸声。
2015年的雨水冲垮了祖国的听觉,
本以为就此无声,可以超渡了这水域里的生灵。
天津码头一声巨响,祖国感受到玻璃碎片下有蚂蚁在爬。
似乎这样的灾难对它们反而是微不足道。
你再看身边工作中的人们,
不能停止的手画着建设幸福生活的线路图。
这种缓慢或说拙笨,或说滞泄,都算相对高明的了。
就像有多少头发,飘落到地上了。
多大的一个地方,有什么事情将发生或正发生着。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有爱的人很多,
你看到那些脱落的头发,离开了高处。
你若想起南苏丹,那些孩子们,
比它们落得更无理,这远的远,近的近。
关于如来和孙大圣,关于祖国和百姓,
看不过去的事情很小,就是一根头发又脱了。
最多是,听说这年代,
还有被逼活着或死去的人。
听说这年代的成人,都要做必答题。
孩子的疑惑:
a:问父母,为什么让我和你们过穷苦日子?
b:问政府,为什么过穷苦日子的不是你们?
c:问人民,为什么民生让别人掌握?
d:问生还,我还能好好活吗?
e:问自己,准备死得光彩一点吧?

比无耻更无耻的,
不是,久旱无雨的天空。
更不是,腐败无能的政府,
和毁灭家园的祖宗。
这些都是小部分,世界有多大负面就有多大。
更无耻的是,大部分人民。
推崇着、消费着,干旱、政府和祖宗,
这样的被恶劣的东西。
认为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员,自己很渺小,
都让别人代表着、施压着。
人民不人民,就像女人没有了经期。

恰恰最不能忘的,
爱新觉罗氏、成吉思汗们的罪行。
最不能忘的,
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军国主义。
同时绝不能忘了的,
美国人约翰·马吉、德国人约翰·拉贝、丹麦人贝恩哈尔·辛德贝格们。
也包括许多日本友好人士,和无数国际友人。
这大多,
祖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祖国让文明向野蛮,再一次道歉。
俄罗斯,对不起!
作为祖国不该知道,被你抢了的大量土地。
美国佬,对不起!
与你合伙,金三胖被养成人类公敌。
更宏大的主题,
该是祖国的人民。
人民两个字,在祖国。
一个人字并没有多大区别,
民,你从某个角度看:
多像扭曲了的氏,
这百姓不百姓的,不过是镰刀斧头尸。
一群大半以上居功至伟的人,
把自己活成:
猪,狗,牛。
空出来的位置也可能无用,就空着。
如果是椅子,如果恰巧在公园里,
它其中的一部分,幸喜会见证一场爱情。
祖国现在的爱情,有个网名叫彩礼。
它们集体好强,相互攀比、斗嘴。
吃下天价彩礼的后果,全家陪葬。
一切的一切都是蓄势。
应验《三体》的那句话:
“我消灭你,但与你无关。
面对没有办法没有嫌疑犯的亡故,
就叫天收。

下篇:天行健

空间是山川河流树木花草的路
水就是生物的路
大罪让所有石头剥离泥土
小罪使人丢失慧根
犯罪,等于宇宙空间通往另一个宇宙的路
被堵死

山行路,而得高峰、低谷
水行路,而得于有诸般生物
人的罪所以都没有小罪
慧无根像花叶无着地
行将期满时
树木花草的内部没有了水

一切以时间为路
必须作无罪定论
有必经之路的是血
人以血统为中心来辩护自己

统治者以统治为家
市井人以小利为家
统治中是市井的小利聚集成国
血统为谋利而生
弃利而止
利从行路中来
天有万利独舍静处
石头无罪而类推人无罪
罪在行路之天
替天者即统治者
在嫁祸
给儒家、给释家、给道家
都是一家之言
实乃嫁祸者血统有罪
是统治者其中有许多的人行了歪道

确保统治者的血统纯正
还得回到时间上
宇宙为天,宇宙生即生天
天不学而无知
作为统治者皆从生天而来
皆从学之精英中来
各天各业各人各行
行业精学而得天独厚者统治
教学育人即是行大道

上行下效梁无作栋者大数
非市井小利者争名逐利可致
实在是大厦危险
今天,打虎拍蝇为慧有根
尊重历史复兴优秀传统则基石着泥
支持全民创业循环天理
诗人、将军,你写的做的天在看
诗人,你落到今天的地步
就是一个罪人

发表于 2017-12-25 22: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也是刁民一枚,O(∩_∩)O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20: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7-12-25 22:42
兄弟也是刁民一枚,O(∩_∩)O哈哈~

哈哈,只是记忆力差怕忘记,才写!
发表于 2018-1-1 12: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量很大的一首。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14: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围围 发表于 2018-1-1 12:21
当量很大的一首。

哈哈!围兄一到,当量就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8: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郭师肯定!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9: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上下篇结束!
发表于 2018-5-7 13: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厚重的现实主义诗歌。信息量大。有对政治现实、人性的悲悯与深入的批判。如果在语言上再修炼一些更好!
发表于 2018-5-11 15: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怀一颗悲悯的心,正是本味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21: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莱国 发表于 2018-5-7 13:39
一首厚重的现实主义诗歌。信息量大。有对政治现实、人性的悲悯与深入的批判。如果在语言上再修炼一些更好!

谢谢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7 23:43 , Processed in 0.10600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