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71|回复: 1

[诗论随笔] 庸人的历史总是一样的:用典、玩意象、书法必有出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3 10: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7-12-23 16:44 编辑

我们就不考究是哪个时代的诗坛风气,是句句必有出处,即强调用典。
诚如是,仅从表面的角度来说,典里包含的内容十分丰富,但它却不是你作品中原创的,它虽然不是原创的,却包含了大量的味道。仅从味道的角度来说,恐怕没有什么比用典具有更大的含量。但是,没有原创的味道与流程,又怎么可能取得作品的生气呢?我们知道,只有生气,才可能生成出无限的可能性与自身的本味性。那种处处用典的作局,只能是处处有味道,处处流于表皮。貌似高级,实则卑拙。只因一个表字,当然另一个就是内字。
为什么世人,总是欺内而媚表呢?

无独有偶,所谓朦胧诗时代,诞生了两个诸如北岛和舒婷的有点水平的人,但他们还没有达到伟大级,流落于表皮的意象处处。这个且不谈了。
后来,连这两个人也上不了位,竟让比他们还差的人,更加只有玩起意象来了,从而意象就像当年的用典一样不期而遇又在中国大地上上演了表皮的玩意象的诗学流弊。
这就是为什么当今的诗歌被玩意象的流氓主宰话语权的原理。

其实,贱下的人总是玩着相同的策略,或者是被动的策略。
比如书法,当下必须以书出何处为依据,否则就不是书法了——想一想,都该觉得是多么的荒唐啊。但是,你还别说,听别人流氓一解释,还真有道理。
但无论怎么说,流氓还是流氓,道理还是道理,任何一开始就违背了良知感的东西,到最后也是违背良知的。

其实,一切的艺术,都必须是不受任何节制的,然后无中生有,才能诞生出它应有的生命火花。
我们不仅不能学习、节制与操流,还必须刻意控制自己不受它人它事的影响,可以参照的情况下可以学习,才能够做到应有的生长。
我们不是要结果,而是要原状。
任何原状都比任何结果要好。
文化不比科技,科技是一种纯形式的东西,它可以站在巨人或流氓的肩膀上,而文化必须要自作。除非科学的根底也指认为人的文化,它才是有根的科技,那也是必须自力的。或者我们要从人文的角度重新去判别它,那是另一个非结果性的包含了结果的过程性的判断,自有同样的出落,这里不提。

任意的生长,我们艺术要的是什么?是美?还是某一种境界?
我们真的应该不可想象,艺术居然是以某一种形式的价值作为一种结果的。
艺术到底为的是什么?是结果?是过程!那就必须以原纯粹的生命方式作为考察过程的典范!怎么可能犯得着去用过程追求结果呢?

如果把艺术,或人,或精神,仅仅理解为一种结果,那么我们的堕落,不仅比无耻还无耻,甚至比丧尽天良还丧尽天良。

全世界的当今文化,你们不可能迷途知返,但请你们交出话语权,好么?

我代表月亮不杀你!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21: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解放时,如梁上泉类玩的是清淡的意象,后来所谓朦胧派实际上是玩的重口味的意象,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进入内在,非常人所为也,故常人不常谈,也谈不了。天差地别,谁怨谁呢。这才是真正的人世道最深刻的地方。也许是生命的真正层次的建筑的开始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21 17:14 , Processed in 0.0572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