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52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日复一日》(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16: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母书

雾霭竖起栏栅的衣领。落日
在敲我的头
妈妈,冬日的家书是一壶烧不开的水

写你额上褶伏的四季。像陈年的灯
——如写炉膛的灰,直扑你的眼睛
写你眼中的暖
在人间,只有你是银色的——
妈妈,风中落叶带链而歌

生活多像一根缓冲的刺
总有一些崩落的词,令我尴尬,惊悸
捉襟见肘
妈妈哟,这命运多舛的暮晚
我灰心地爱着
如写阳光余晖的泡沫
青海青,黄河黄
我有牛的善,佛的心
为什么还是寺庙外
那个排队等候磕头的人?
先祖忙着在壁上取水,埋灶,生火
用舌头丈量生死
落日薄情,吹弹
可破
——利剪下的喜字,空怀一颗年轻寡妇的心
在西部,迎风而立之物,必定经历过一双
剥茧抽丝的手
栏杆拍断。尘世正打着一个无聊的哈欠
流水席上奢谈灵魂之人,草草丢失了
年少的桨
夜露如腰封。被版图动过手脚的疆土
因歃血族群的相互角力而无处藏身
在西部,这空腹的碗和记事的结绳是什么关系?
雨中黄河,多像天地磨出来的一把刀
横刀夺取这万里光阴的
是高原被凌迟的切片
——这逐步抬高的河床
恍若乱世的一纸诉状
它举了千年,无人敢接
风暴终究难抵秦腔
这怒吼的结尾,犹如三百吨油菜花的凋谢
——冯唐易老,古驿静默如棺
在西部,所有悬浮之物我们都应敬称为神
此时,壳荚爆裂
一粒草籽应声落地
——砸疼了我的家,我的省,我的国
夏的临终
不经意间,我会选择沉默
让片刻的欢娱
沉入谷底
我钟情坠落的轻,和深渊的葱茏
这些散落在低处的
亏欠,让我们的爱贫贱
无以为继
在白日,有时我会拉上窗帘
光因多余获取奖赏
此刻,我多像一块动人的污痕
灰尘也因无辜而得到救赎
——让我怅然若失的是你吗?
我听见夏镰的歌声在麦穗头上
回旋,这删繁就简的美
我们称之为收割
可时光的指针卡在一张纸里
已走的和剩下的,皆无迹可循
是谁,喜欢在墙上制造不测的风云
——让我手持盐粒
在一枚贝壳里,不断打探
大海的消息
           
给落日一个去处
给脚印一个家
夏日的恩典已经破碎
内心的山水
却被你颠覆得如此完整

无主的飘蓬
这小小的白色苦难
让秋天的好天气再送你一程
空旷的原野静默如初
唯有西风在秋歌中不停地
徘徊,绒花纷飞

矜持是小妹的
嫂子是哥哥的
这都是些没有办法的事

噢,秋日
你这被时光的门缝挤扁的忧伤
春风劫
光影浮动,天地有山羊咀嚼青草的平静
山风带刀而行
万物变小。牧羊人的鞭子抽打坟头的青蒿
也抽打高原小镇的心

繁花乱坠。挽歌和颂词皆在光阴中下沉
春又来,井绳被风吹得如蛇站立
画中人瞠目
——剥笋如剥皮。接骨木用疤痕陈述一生
倒春寒拖动群山

誓词即毒药。城头盲算者的签筒高悬
——昨夜,谁在酒中下跪
而谁又在旧戏袍里啜泣
风车越转越紧。被风吹动的石头
迎接它的是马蹄起伏,落日劫走它的余生

那时,我爱你
——如荒草回忆大地
我记得你在一杯茶中微笑
喜欢以水晶之唇召回远去的雷声,但风中的宁静
不会被词语触及
——像时光的碎片,有了主人
日复一日
日复一日,卷刃的涛声经过寂静
目击者封缄了我的嘴
我打开临街的悬窗听风说话
古老的钟摆嘶哑——
这不小心误入人间的词句遮蔽生命
多少人应该去爱,我却选择离开
主啊,我以弑神之心指证你
你却赐予我闪亮的靴子
——走下去,走下去
我听见光芒的钟锤在敲打宇宙的脊背
声的追索静止
——幻听藏尽喧嚣而镜中空无一人
至善的仁者,你从我身上取走的
谁将一一带回?
在人世,我只是飞鸟,树,还有白云的囚徒
神秘的催眠让凭吊者走进死亡的街巷
新年被斩首的鼓声在厉斥我的过失
主啊,我衣衫褴褛,食不果腹
每夜挑灯执笔
——仿佛那即将伏案招供的罪人
日复一日
致爱人
冷杉——
那些古老的先知和陈年的旧账
生在山谷——
那些大地的痛处,落满来历不明的雪
你听
警觉的锁眼里,藏着忽明忽暗的重音
当我摊开命运交叠的双手
你看到了什么?
一粒沙。一条渴死在水里的鱼
——那些陷落在一粒沙中的风暴
——那些寄生在鱼刺上的盐
海水提前在渔网中破碎
——“大地阴森如其良心。” *
那些刀砍,那些斧劈
那些离岸的战栗,无晨之昏
但愿我废弃的诗稿能将这寒冷的世界向前
挪动一寸
当坚实的杉木已做成棺椁
犹疑的海浪停歇
我摊开命运交叠的双手
你看到了什么?
爱人
* 出自曼德尔施塔姆我在屋外的黑暗中
从堂屋到灶房需走八步
到鸡窝十五步,到猪圈二十二步
——圈里的猪崽被你惯得不成样子,淘气
挑食,石槽常常被拱得东倒西歪
从家门口向东拐,走一百多步是菜园
向南拐,走一千八百多步,然后爬一个小坡
是咱家三亩半口粮田
向西拐是一片树林
林子里有摘不完的浆果,捡不完的蝉蜕,钓不完的鱼虾
——这里是我的天堂
若穿过树林向西再走两千多步,是柳庄
——我外婆家,你的娘家
从咱庄向北走二十七公里,向西拐再走十五公里
是县医院
——送你的爸爸,浑身颤抖得
像粘起来的费县地图*
妈妈,你再多走一步,只一步
就能看到爸爸给你选的墓地与我的天堂接壤
* 费县是诗人故乡所在的县名
戴罪之身
何为不朽?
——当你一无所有时,仍一无所求
在我的诗里,原谅我伪装成一名夜盲者
——无法还生活以颜色
但你们终将会为我感到悲哀
——我也有瞳孔,人类一样的眼睛
希望被拖着鼻涕的小丑借用
善良是块焐不热的石头
在我的诗里,我想用词句建筑自己的水泊山寨
可这纸糊的江山
每一个记录它的汉字都灾难深重
蜂蝶振翅于草窠间,世界
为之倾倒
而万鸟栖息,没有一根羽毛被飞翔称颂
在我的诗里,我因安抚词语的天赋获得假释
司晨的钟声却是戴罪之身
大多数时候,它干净
易逝——简朴如一滴水
昔日的喧嚣曾让我与江河并立
如今,我只保有尖锐的寂静
在我的诗里,你永远不要去质问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当审判的法槌落下
安魂的颂歌唱起
——泪水只有生命临终才被称量
在我的诗里,人们用刻在刀上的咒语问候我
重山令

山路明晃。两旁老槐头戴荆冠
我路过浮生之慢,鹰隼
拖着阳光的缰绳,阴影分段记事

半山腰湖水泛着斧痕,苍生捧着
像悬着的心
岩洞上悬棺不时有磷火飞逸
白云炸裂,天边
雷声隆隆,似有翻书声

乱石中野花燃炽,有济世之心
而危崖陡立
悬切
尖锐之美一路尾随,犹群山之痛

此刻,山风如斗
荒草如睫毛
翅羽上的脉络暗藏风水走向
在我胳膊上留下齿痕的两颗小虎牙
已渐渐长成
触手可及

少许风于手里。一棵行走的树
问卜脚下的泥土——
淘米水,足以淹死一条江河的风暴
上升的蒸汽,为炉火上的铁壶
值守黎明
铁壶中的蒸汽多像情人间的争吵
——这充满烟火味的日子,触手可及

你脸上零星的小雀斑,压住了
大海无边的银色
这银色又常常被炊烟扶起
我在小雀斑上摸黑写下诗句
——摸黑为你写下的银色诗句,触手可及

舌头长出长长的叶子
悲伤和回忆,是我的两只眼睛
这午后六点钟的黄昏,被你柔软的唇
消过毒
消过毒的黄昏六点钟多像一个事故现场
——能制造一个事故现场的你的唇,触手可及

松涛阵阵。我听到
——白色尖叫
远处传来千里群山的刹车声
这尖叫让我心安。松涛
点燃绿色火焰
——这让我心安的绿色火焰,触手可及

我用石头压住眼睛
睫毛挡住时间
和变幻的风
可有你的一切依然那么清晰
——依然那么清晰的有你的时间,触手可及

喃喃的午后         
蝴蝶飞过,空气中留下的折痕
令人窒息
“那是你衣裙漫飞,那是你温柔如水”

低处的苍穹蓝得过分
但让人心疼
听说已错过两世的爱人,走失在昨夜雨中
春天更像一个谎言
——东风已借,盖头未掀
在这失语的良辰,适宜种豆
适合发疯

四季正给庄稼轮回
——还愿的光头淋雨,忏悔的溺死湖中
这里是奢华的乡村黎明
——你留下的童话繁花似锦,你带走的童年荒凉如梦

时光雕刻一切阴影
万物有灵,皆有主义
无论是放虎归山还是水煮活鱼
教科书都会暗合说书人晦涩的人生哲学

我与镜子互为父子
它一向忠诚于二十年前的我
——可现在我却只能用堕落还以颜色

憎恨孤独,头上插满鲜花
粮食和先人坐在坟头为我加冕
——碑铭上的遗嘱,紧张得一言不发

城池年久失修,你戴草帽何用?
马车上拉的资产已不能清偿阶级致幻的药片
那些缺氧的鱼
会爱上我长草的嘴唇,还是已不会流泪的祖国?

别人高高举起酒杯,我高高举起泪水
诗人总是告诫我
——系围巾的枪毙,系围裙的留下
南京印象
——兼陪儿子艺考有感
1.
大小客栈人满为患,
唯汉庭酒店的水床房贵得离谱;
咬咬牙,住。

只是这水床害得我整夜晕船,醒来弄不清是在住宿
还是偷渡。

2.
来了江南贡院,夫子庙还是要拜的。

圣人啊,您可听好了:
犬子这次考的是美术,
不是八股。

3.
饿了,
要一碗鸭血粉丝汤,
若加上一屉五元的小笼包,味道定是极好;

听说新神雕侠侣里“小笼包”的出场费已达五十万,
远远高过了秦淮河畔的陈圆圆,李香君或者
董小宛。

4.
我这做儿的命,总操着当爹的心。

课堂上教的是儿歌三百首,
却让他们到社会上降妖伏魔。

看着南师满操场冻得瑟瑟发抖的
花骨朵,
真想对巡考的钦差大臣们说:
大人,这些孩子可都是我们自己亲生,
不是充话费送的。

豁着唇的汉中门,
龇牙咧嘴地对我说:
你妈生下你,注定就是要让我辜负的。

5.
我该拿什么祭奠,
除了这廉价而又无用的泪水。
30万的屠戮,
可以宽恕,但绝不能忘记。

做了错事百般抵赖拒不承认的,我们统称为
坏蛋。
不明白,可以给你翻译:
坏蛋,卵生,恒温37.8摄氏度,孵化20--22天后不能出壳的那种东西。
若对我的解释恼羞成怒,
再来次试试,你个狗日的。

新街口巨型电子屏幕上三个小丫头正卖力地吆喝着:
那个不痛,月月轻松。

6.
乌衣巷的小妹
清纯得令人想哭,真想问问她是否姓林;
想想我的尊容,演绎的角色应该是《西游记》中的二师兄,
而不是《石头记》中的宝二爷,
悲从心生。
不料姑娘莞尔一笑:
大叔,想什么呢?你的鞋带开了。

134路公交车总是不合时宜地提醒我:
莫愁湖公园南门到了,
有伤心的爹请下车
… …
静默如谜
(一)
允许,浮生剃度,
沙弥还俗,
远山群峰踢踏,光阴悬空;
惶惑间,
一尊彩塑菩萨反剪双手,荷月远行,
留下肉身,
在殿前与我推杯换盏。
(二)
花开见佛,
悲咒不分大小,都得加持;
寸土成寺,
庙门无论推敲,不许投错。
三炷檀香高过头顶,
拜一拜,
这岁月的前世,经卷的后尘;
佛门六事低过尘埃
问一问,
万物灌浆,黄河临盆。
(三)
神所欠下的,由人来偿还;
丢了修辞的村庄,
须用一小撮盐来提味;
一分屋,二分竹,三分水,
多少词根从火里走进落日,
多少美人在纸上守到迟暮。
出家人不打诳语,
人间多少事,见得,
说不得;
参禅,悟道,
消业,礼佛,
杯中江山有处子之美,
碟中芹菜有寒山之翠。
(四)
白马回到故乡,
鞋子因脚印得到我的前程;
绳上晒着人情冷暖,
案几摆满春夏秋冬,
这满院的偈语,
略小于山风,约大于苍穹。
八八六十四卦爻里,暗藏玄机;
上师和算命先生语出一辙:
施主,
你眼中有火,胸中有铁,
四十年锻打的利刃,
睡着时防身,微笑时伤人。
(五)
伏笔埋于乡下,
羊群批阅麦穗青黄;
远山春水泛滥,
柴草被炊烟反复赞美;
佛祖,你把荒野的稗子种在我的头上,
让我披头散发,
像个被隔日的黄昏抛弃的父亲。
前朝的庙宇颓圮,
皈依的荆条在为众灵请罪;
满腹苦水,宜暗度,
忌行船,
白天,我忙着给自己修庙,
夜晚,头插草标,
少人问津。
(六)
“山水一夫妻,草木两儿女”,
浮世凋敝,
众生徐徐宽衣;
下山,路边一小姑娘含泪问道:
“叔叔,如果世界上有神仙,为什么它保佑从山上经过的人,
却不保佑我的妈妈。”*
……
* 出自柴静电视纪录片《挑山的女人》
写标语者

粗黑皴裂的大手要把标语写在村里最显眼的一堵墙上
他双唇紧闭,面无表情
仿佛在完成一个使命

先用白漆把以前的标语盖住
——宁可家破,不能国亡
也正是这个口号葬送了他香火传承的念想
——多俊的仔啊,快八个月了
引产下来
小腿蹬了好一阵才断气
……
——儿子没了,老婆也疯了
……
他的声音逐渐低沉,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在快完成新标语时,下面的装饰线有点破损
他拿着笔一点一点小心地抹匀
此时,他的手有点哆嗦
——多像给那个没见过天日的夭儿在掖紧被角

冬日暖阳下,新标语熠熠生辉
——让每个适龄妇女怀上二胎,是村支书不可推卸的责任
兵临城下时,我欲与南唐落单的鹧鸪齐飞;
日暮他乡
风月与春草皆拾阶远去,
唯留小令一阙独啜春江之水
平仄了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槐花开过的中原,微雨收尘的蹄音都是旧的;
修行的词句生出草木之心,
在行将入殓的渔火中
一点一点高悬;
你口袋里装满的石头将黄河断代之后,
青葱祭坛上散佚多年的西皮流水
才得以走过板,抖水袖,
纸上还乡。

菩萨蛮娇,周后,大;
虞美人瘦,周后,小;
大小,都为天高云淡笼罩下的社稷
红袖添香;
只是良人啊,你不知五谷杂粮的重,只识
霓裳羽衣的轻,
最终,只能临幸了风雅,辜负了
江山。
虚掩之门

谁的声音能取走我眼中的灯盏
复调的借用,西天的月
哀悼这游移的微火

谁的笑能赎回祖母变卖的墓园
火车遗弃的行李被悉数打开
散落去岁的钟声和泥巴的亡灵

谁的头颅能喊出鲜血对刀斧的献词
在成碎片前
指骨做成的路牌,通向地狱
还是人间

我的舌头常常被词语的绞索打成死结
焦虑,犹疑
忘记性别而羞于水
在虚掩的门后总是不知所措地高喊:
那谁,那谁谁谁
……
深水区(组诗)
  

悲伤缠绕在一把梳子的齿缝

光快来解救它
火快来解救它
荒草即将高过镰刀的头颅

上帝,麻烦你让我的骨头开花
好让他们叫我:花骨朵


  

刀斧哗变
旗帜像块抹布,不停擦去鲜血和罪恶

镜子里的我,永远鄙视镜子前的我

因为我总也分不清
这朵怒放的花,是应该插在深闺
还是放在墓前


致祖国

我绝望地爱着你
爱着我们之间的距离
爱着我们之间距离上的那棵参天大树

直到它委屈成一把椅子 ,我坐上去


远方来信

海水吞噬着薄暮,月光纷纷跌向落日之网

笔尖戳向黑夜,黑暗如水纹洇开
黎明
触痛信纸反复折叠的回声

但,至少你的白衬衣是甜蜜的
它向黑夜道晚安


墓志铭

死后
我将把骨灰埋入深处
何处?

死后
我决定原谅某人

何人?


父亲的悼词

命运如无头之躯,在案板上不停扭动
悲喜从一碗白开水里出浴
善良,在记忆中
返回

来不及融化的雪
胆小,懦弱
一不小心做了我的父亲


清风寨

我是一个被炊烟招安的竖子
口袋里装满淡水,却向大海索要盐分

在清风寨,我知道稻子不会原谅我
稗子也不会

神啊,我想忏悔
可你总得让这个世界给我留出跪下的地方



想哭的时候,总盼着下雨

站在雨里
天在下,我在哭,各怀深情

这时娘一会看看天
一会看看我
痛心疾首:你看看这两个傻子


爱情天梯

我人面桃花
不仅让张财主垂涎三尺
更是隔壁王秀才的一块心病

一百零八座贞节牌坊拦住了沟壑的泛滥春水
连门前瘸腿的石狮子我都让它守身如玉

今天我不想给你们谈贞烈
只想问问
当年是哪个狗日的抽走了老娘的梯子


  

用桃木做弹弓
射出一个石块
天空出现一个圆形的洞,光芒四射
这就是你们传说的太阳

射出一个小石块
天空出现一个小一点的洞,光芒涌入
这就是你们传说的月亮

最后,你们没收了我的弹弓
怕我把天空打成筛子眼
浅水区(组诗)

破折号
我只能领养一个被老鼠咬坏的破折号
向这座布满风暴的城市致歉
倒扣的经书
令你的腹部寸草不生
谁在用累累白骨打造圣灵的棺椁?
你应该让这个世界的卫生纸保留一份尊严
不要向经期的女人求爱
罗四路
街面如鼓
广场如何回答鞋跟的叩问
但愿你唇角的血能嫁给旋梯的创伤
我指甲里的灰,与你的国土同类
星期天的街道无人值守
上面堆积着鞋子、肥臀、避孕套、嚎叫、超速和惊恐
唯独缺少了父亲回家的脚步声
停电通知
湿淋淋的敲门声
在停电时放晴
是谁在天使的行列掩面而泣?
是谁将紧握的左手点成火把?
火把将长空击碎
——它一向拒绝湖水,拒绝风
  
用我的筷子
换你的梳子
喧嚣把烟蒂的微光焊接在我的手上
死神和我正割席而坐
匕首因失忆而被炉火重置
我要等的火车还没到站
它将为我带来皮肤上的盐,嘴角的饭粒和母亲低低地啜泣
  
深嵌在肉体的高潮如此空洞
谁的呻吟让森林颤栗?
黄昏祭出的血迹
只能迎合耻骨的狂欢
不要再使用形容词
快感过于陈旧
我抛弃快感于右眼
右眼已瞎
马群纷纷踏出经卷的字符
  
音节磨砺石化的遗骸
一百年后,假如遗骸被做成风铃
假如风铃被飞鸟击中
哦,这装腔的伴唱
哦,这作势的咒语
  
用担架抬走六月的炸雷和八月的黑洞
不要让证人把头发染灰
不要用马车把七月的祷词运走
我的心是一朵倒过来燃烧的火苗
太阳,像一个被烧脱了皮的蛋
日夜等待
那个用经血在床单上涂抹出十字形状的女人
  
不要用白发缝补蝉鸣的裹尸布
这么多年,它一直蛊惑我
欺骗我
天空碎裂,溶化成水
我站在山岗,用舌尖把月亮抵弯
哦,再见,这雨季出生的小镇
把我风骚的女邻居带走,喷泉带走
雏菊带走
这里除了生活,一无所有
雪孩子
谁在用无辜的绝望的语言探询雪人
我左手捂胸,右手攥紧自己的骨头
把你的脚洗净,才配得上大地的肮脏
真理,溃败于幼儿园墙头上的小小红旗
蜕去人形,词语倾盆如注
这泛滥的泥浆
让春天的犁铧有了挽歌的力量
  
只有镜子见过风的乳房
把刚系好的纽扣解开,是对自由的另一种诉说
偷来的善于撒娇,借来的长于跪拜
蚊子的理想是成为冷兵器时代蒙面的剑客
结果的花已不再纯洁
我流出眼泪,只是想让自己保持完整
无题之悼
——谨以此诗向海子致敬或自勉

(一)
你的双唇有分娩风暴的阵痛,
太阳生锈,
枕木上被你遗弃的铁皆不愿在黎明醒来。

乌云在密布下自由落体,
众神缺席,
伫立在十个海子的渡口,春天无船认领。
抽屉里的零钱和地里的粮食
总是轻声地抱怨你,
你的绝望是方糖幸福的一部分,
哦,这后现代的政治课,
虚无主义的伦理学。

我的语言死于麦穗的诉说和中原的旷野,
所有短句都在塔尔寺外捧泪长跪。
悲伤温柔地将我抱起,
寂寞疯狂得发苦,
我那从不读诗的母亲啊,
那以梦为马的无题之悼不是愤怒,
是祖国。

(二)
你,意象的仇敌,
不加洗礼就可以陈述的情人,
三月的巫师搭建虚构的生命,
聆听死亡的静默。
你的信仰是六角形的,像雪,
透明,
易碎,和我的绝望一样美。

你的诗篇,是大地的一块补丁,
如果为情所困,那将是一块彩色的补丁。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每一处被你垂泪过的村庄,
都有一块隐形的墓碑,
每一首被世人遗忘的诗句,
都是众神哭泣的泪水。

从错别字里将我挑出,
四姐妹一起把我种下。
来,我的神,
爱我,别嫌弃我,
其实我就是那个只会偶尔恶作剧,
却不知道怎么讨好你的
小孩。

(三)
大河落日和狗尾草一样孤独于世,
我将这个静如坟墓的乌有之乡命名为爱人。
手掌把火劈成一道闪电,
“此火为大”,
以佐证诗人死得其所,
你留给人世间的谜,
无色,无味,
有毒,
但无解;

向这块深陷母亲脚印的麦田,出卖我的生命,
双鬓结晶出盐的大风,
在白底黑格的稿纸上戛然而止。
那个曾在身后轻轻环抱我的女孩啊,
因不能深爱,
所以不能做我的姐妹,
因不能长守,
所以你不是我的女儿;

在眼窝里凿一口井,
豢养一段水声,
乱云飞渡而满纸错误,
抬棺者正迷途于春日的旷野。
我的疼痛比你失散的孩子小整整十岁,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只有在黑夜里才能看清我的眼,
夜莺的眼,
——那被忧伤捕获的秋水仙。

(四)
一个人的街,被你走得格外深沉;
大地,这个死亡的圣坛,
上面还有什么不是太阳的祭品?
万物速朽而上帝永恒,
哦,这歉收的荒原,
这被梵高无偿征用的星期天。

你因颤栗得到远方,
让鞋子轻啜脚印早醒的孤独,
葵花垂首,
落日安息,
生命之刺上滴的血不能供奉救世的烟火。
我是一个悲伤的挥霍者,
只会在火上烧制羽毛的自由和泥塑的真身

从照片里走来,
用你残损的手掌拍动衣服的尘土;
过往站在路口,
等我的一纸休书。
亲爱的,你可以在我的伤口上撒盐,
好让我的血液有足够的咸度救赎,
为那些金黄的疼痛腌制岁月的悲声。

(五)
我提着佛的眼睛,
追寻长明的灯盏。
春光在你领口向下第三颗纽扣处欲言又止,
“去做铁石心肠的船长”,
勒令漫山荼蘼的桃花剃度,
而让一尊彩塑菩萨蓄发,
还俗;

把爱情还给孤独的石头,
让天空成为鸽子的债主。
诸神归位,
万物回头,
请不要诅咒这个迷路的孩童,
请记住瓦尔登湖上空的这阵悲风;

我是你三十年后写剩的部分,
发烧,做梦,
微笑,
于人群处低声地说话。
我坚信,若天空还是蓝的,
那它一定有梦,
若一贫如洗,
那是风在替仁波切修行。

(六)
冬天的北方已无人可爱,
天空像块糖纸给这大地安慰,
“谁的声音能掩盖我们横陈于地的骸骨”?
我来过,父母在场,
我走了,橘子善良。

一场雨下得花楸树像秋日草原上挤奶的少女,
我的幸福被你纤细的手指捻过,
温润,带有雌性的恩宠,
“雨是一生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回首间,有风吹来。

公元2014年3月26日,
姐姐,
我不是那个海子,
不再写诗,
可是今夜我在德令哈
… …


  观:诗,是语言的寺庙,哲思殉道的殿堂
作者简介:风言,本名石运都,山东临沂人,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草堂》《扬子江》《诗选刊》《中国诗歌》等期刊;入选《国际汉语诗歌》《新世纪中国诗选》《新诗百年》等多部诗歌集年编;获第四届李白诗歌奖、《时代文学》年度诗人奖等多个奖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20 08:06 , Processed in 0.06654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