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6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一个人的皮影戏(组诗)蒋志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1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人的皮影戏(组诗)
◎  蒋志武
我母亲的母亲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南方的风有一阵清凉
母亲的喉咙似乎卡住了什么
别了,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一条让我得以出生的古老的骨头隧道
我将永远再见不到你了
六岁那年,你弯着腰,带着我在山上看牛
健壮的水牛一溜烟跑到了另外一个山头
你背着我狂奔,散乱的头发,激怒的目光
我触碰到你的背部,成串的汗珠,气喘
使命成为一种追逐
前年,八十岁,你拔掉了二颗牙齿
烈日下行走十公里来到我的家
牵着母亲的手,把你积攒下来的核桃
一颗颗从口袋里掏出来
上面有你曾经咬过的痕迹
深夜,你的儿女们发现了你
你在通往另一个尘世的路上紧握着双手
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你就是迷途的羔羊,在人世间最后的光阴里
克服了死亡的恐惧,在一种缓慢的退却中
坚硬,如你生下的儿女
秋天河流
秋天的河流干净了很多,河水不紧不慢
光着身子从高处向低处流动
鱼群肥美,低洼处的水草像认出了我们
摇着头,但并不想跟着我走
我知道它们有自己的归宿,腐烂于河流
或者被风带走
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一条横在内心的河流
细小的沙子,隐蔽的翅膀
雨水在它的面上翻滚,光芒在河里盘旋
有汹涌的波涛,有前行的渴望
河流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水的巢穴
我从桥上可以看见大片的鱼群争吵
露出一排排精致的牙齿
秋风拂过,那曾经火焰般绽放的花儿
堆积在季节的伤口,河流,不息的悲哀
我们被画在这料峭的河岸
听秋季后的河流刺耳的冰的手鼓
我向一条水的裂缝靠近,那里有曾经溺死的人
被水偷运到了另一个尘世
沉默,向上挥动着孤独
我愿意挥动手臂,向一个陌生人招手
向一栋高楼的情人致敬,时间那流动的斑点
让一个沉默者更具有魅力
云,滑过太阳的轮盘,孤独者的天堂
抛弃了他唯一可以驾驭的空寂
水上幽暗的图画,被点开
进出于同一个人行通道,到处旅行的人
是在旅行中蹲伏什么,我时刻准备好游戏
随灯盏在人群中狂欢或者颤抖
那让我紧紧抓住的,仍然是不可信的
身体的自由和精神的迷宫
现在薄暮来临,这一年,里程碑浓缩成
冰冷的文字,被群众遗弃的大厅
仿佛有人在敲击舞台的铁钉,我不张扬
在来来往往的爱恨之间,保持着沉默
看壁虎伪装心跳,看太阳下的飞机一刹那的急射
人生没有前哨,只有向上的孤独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你知道,人类的窗子都朝外打开
但我认为如果朝内打开风雨会来得更快一些
那些被我们动过手脚的图片
已不存在修复的功能,大街上
美图让街景增添了无辜的妩媚
影子们深深地躺在地上,它们无罪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红棉袄配上绿裤子,矫情的文字上
多情猫的乖巧如一个人的意念,我沉迷于多情
空房间里,曾经有过多次颤栗
从壁画上走下来的女人,与我亲吻
那些被人类分拣的旗帜飘拂在风中
高楼上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合拢,一个哭叫的婴儿
踢开了被子,我停留在靠近洱海的一条船上
那里风光旖旎,并有人们不停进出湖面
他们仿佛地球上刚出炉的墨汁
维持了我的新鲜感
一个人的皮影戏
剥开桔子,可见内部的肉身
跟人的皮肉一致,在冬季的河床上
那渐入佳境的时间有更多的空虚
来供我选择挣扎,没有什么能再让我哭泣了
父亲的年龄已过六十,他还硬朗着
像一个弹簧,宽广总献给松弛的人
内心不可描述的事物强大到失踪
谁能挽救必然的冬天所带来的消瘦
在羊的骨头上面,仍留有青草的味道
我咀嚼活着的过程,用一根棍子
支撑空寂的阴影,我将滞留在出发的旅馆
看天外的艳霞高过屋顶
扮演猎人和狗追逐动物,粉绿的嘴唇啊
一束光将我们送入到心灵最深的地方
今夜辽阔,漆黑的屏幕上,人的灵活双手
拉扯着多变的命运,一个人的皮影戏
将在明年试一试春天的深浅

并用无声的手影来辨识有声的方位
地下铜
暗中的事物,离我有一段骨骼的距离
花白颜色的乳房上罩着铁的布衣
我抚摸隔壁的洒水瓶,声音穿透墙壁
地下,铜开始发情,生出绿来
我没有情敌,所以一直珍藏着这样美好的岁月
河流在暗道里自由涌动,一颗心
挂在悬壁上,是一种更深且外在的东西
让我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对于铜
对于深埋于地下的铜
深入,在五百米的故乡
岩石的躯体横在截面上,那清澈的沉重
彷如铜的再一次起身,在地下,我与绿搏斗
在地表,已看不到我的光荣
在宽阔之地
在宽阔之地,野火自由燃烧
水流向它的腹地,一种药草替大地疗伤
而狮子在它的尖爪上摆弄带血的骨头
风不断地擦掉天空的内景,一片乌云
在宽阔之地,它黑暗的嘴里含着巨大的谎言
如果远行,我将赋予某种人的特征
光已经来临,它一定会照射什么
轻柔的锤子敲击,那个平静中观望世界的人
毫发无损,必须与平庸决裂
在光亮里爱着的事物,在黑暗中会死去
她在镜子里能看见自己,游动的木屋
马匹的呐喊,在宽阔之地
火将从万物上松弛,灰尘也更野性
我不时搓动手指,睁开眼睛
看事物毁灭的片断从一个人转手到另一个人
暗道里的三轮车
在暗道,避开人群,声音会更尖锐
这些纯粹的声音会直入灵魂
因为长久地避让
灰尘更善于去找到自己细小的位置
我在等待,时间夺回它的黑暗
在被模式化的人群当中
我不敢去触碰那些脚步过快的人
他们曾在崭新的三轮车上表演生存的魔术
表演一道光穿过街区和地下的水流
我弹奏了很久,到最后,只剩下罪责
以及可以拆卸的皮毛
一辆三轮车,被人置放于暗道的时候
它已经开始昏睡,不再打破人的秩序
因此,楼下的暗道里逐渐塞满了按摩椅
过旧的仪器,以及一箱子老人的花衣服
深夜,有大风穿越暗道,三轮车上放气的轮子
咕噜咕噜,如淬过火的音阶
蓝天白云
我仍怀念去年那次短途的旅行
一路,蓝天白云,雨躲在更远的后面
暗示它的到来还有一段时间
高速路上,生活的曲调抑扬顿挫
哦,被掷出去的骰子,云雀的跳跃
纹饰,当我驶过那被点缀的山坳
短暂的时间,提琴上的海豚
如果不擦亮内心的天空,阴影将绕过我的后颈
心中的困兽还会逃出来
蓝天和白云,这个谜,如码头的绿光
傍晚时分,白云依旧盘旋在我的头顶
像一种穿过了障碍的命运
这是生命和天气的和声,空净明了
当千种颜色的小鸟在天空歌唱般的鸣叫
我的诗歌和生活比任何时候都笨拙
白云已忘记了它的危险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要做
我的姿势再一次弯低
相机的焦距拉近我与现实的距离
明天,这些被消音的照片将去展览
而疾病在身体里像个黑太阳
诗歌里有肥胖的坟墓,臃肿的戏子
幽灵那平静的想象带有舌头的卷曲
可以保持克制,或者假死自己的声音
桂花树已散发玉香,那块玻璃
被快乐和悲伤反复擦洗,哦,梦,我们一直
在形成自己的影子,在这个世界上
不思考路,就会误入歧途
耀眼的事物在正午时分接近高潮
我从大学门口经过,水蒸气正浓,直线死灰复燃
而空洞和嘴形同手足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做,暴力咬紧牙齿
阴暗处,真理发酵,美人丢下了她的药膏
我在房间里挤出洁面乳和清洗泡沫
干净将带给我自信
最终,在世界上,人将把完整的过程交给时间
并在冥冥之中弄清楚自己是谁
沙漠下,那湿稠的海绵正吸干澄澈的杯座
人的事情,由神来完成
不需留下把柄
街对面
街对面,一动不动
药店大门几个妇女用避孕套调情
没有危机感的下午,老鼠穿过了它黑夜的领地
而鸟正撞击交警大队那厚实的围墙
我的兄弟,在街对面的小巷
有个写作培训班,此时,他在用语言教小朋友们
描绘世界的美好,那些硬邦邦的汉字似乎
瞬间有了骨肉和刺激的能力,我听了很久
不忍心揭穿他,他靠此谋生
我用兜里的硬币,买了五袋子面包
据说三天后这里要围起来施市政工程
土又要松一松了,不然那些埋在地下的水管
说不定在哪个黑夜会爬起来施暴
缝纫店,空荡荡的一个人,几件衣服扔在凳子上
我突然感觉自己正被熨斗熨烫
但全然没有被灼伤的感觉
丰满的石榴
必须像石榴的内部一样长满拥挤的颗粒
必须像石榴一样
当饱满的时候学会低垂于大地
十月的火焰开始整理它的灰烬
那些没有被燃烧掉的事物,已转为防守
剥开石榴,你会看到它完整的秋季叙事
饱满的颗粒中晶莹的汁液,品尝,嚼碎
如果在咀嚼的过程中找到了一种内在的声音
那么其它的东西都会显得无味无色
石榴最后将留下悬念,如天上密布的星星
会在石榴内部铺就的纯白底色中找到
一块可以擦洗眼泪的毛巾,很久没触及灵魂
我已否认曾经获得的所有荣誉
生命将顺从一种剥离,像剥开的石榴
它的内部曾有秩序地生长,但剥开的时候
掉落的籽粒会在地面上肆意地翻滚
我想去一个地方
快感正从枝头上消失,一个好地方
应该有少女煮酒,有人讨论死亡
而一个不好的地方,必有人用西洋参含片
提高免疫力,解除身体的疲劳感
我想去的一个地方,太阳已漫过屋顶
那些祈祷的祭师,狭窄的喉咙间
藏有起死回生的语言,我曾信赖过他们
此刻,他们正在另外一个地方对死者撒谎
而忧伤的哲学家,使妓女们
再次回到她们的职业
在好奇心和未知的生命重返之前
我想去一个地方,那里的晚班车
与黄昏交错,那里的人在我最卑微的时候
仍会直呼我的姓名,那个地方
无论命运如何,你都抹不掉什么
个人简介:
蒋志武,男,湖南娄底冷水江市人,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
有大量诗歌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钟山》《天涯》《山花》《芙蓉》《清明》《解放军文艺》《北京文学》《作品》等多种报刊。入选中国作协《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等50多个诗歌选本。
曾获2015年《鹿鸣》年度诗歌奖,第九届深圳青年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参加过第十六届全国散文诗笔会,江苏作协《钟山》第三届全国青年作家笔会,出版诗集《万物皆有秘密的背影》等三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2 09:51 , Processed in 0.0577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