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5|回复: 0

[诗歌奖投稿·长诗] 平民状元天子使(七言,1000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 20: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民状元天子使(本诗已收入个人诗集《青春的遗响》(“纪念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作品之一)于2017年10月由中国大地出版社正式出版)

1
兵变陈桥奠宋基,阋墙兄弟甚跷蹊。
斧声烛影留公案,太子血染金殿泥。
贺后数冤金殿上,八贤王立事稀奇。
太宗权位根本固,遂逐先王诸子息。
失势仕宦同被驱,辗转南国任流离。
江南文气因而盛,文化主流遂南移。
八王子孙渐衰落,任人驱使同庶黎。
宋末动荡重避难,江右迁来太湖西。
望天始祖字伯英,择地深山玉望村。
战乱未宁黎民苦,领头筑砦保乡人。
世代繁衍人口众,筚路蓝缕渐富殷。
七世而后见举业,五代功名胜阳春。
禅风佛雨如甘露,润泽赵氏门风纯。
乐善常救乡邻苦,好施每捐录事薪。
时移世易乾隆世,家道中落同乡民。
第十三世文星降,状元一出耀家门。
熙湖佛地民风朴,耕读传家视为箴。
名门奋发争举业,乡民课读竞殷勤。
赵府小儿兰蕙质,名以文楷父爱深。
借读姑家塾师赞,锅巴充饥倍艰辛。
六岁诗咏百舌鸟,出语惊人压众禽。
七岁又作咏荷诗,沾露开遍凤池津。
十岁龙山同窗会,诗存鹄志众人钦。
龙归潭静万山肃,长歌忽作饭牛吟。
可怜家道已中落,露角小荷风雨侵。
祖父汉州小录事,捐俸救民一片真。
两袖清风归故里,但勖孙儿存爱心。
父亲少时亦苦读,坐馆谋生兼为文。
蜀地往返万余里,剑阁峥嵘不顾身。
事亲但求无憾事,英年早逝甚哀矜。
居家地近弥陀寺,弥陀寺古有来历。
贞观年间初建成,金张二师首驻跸。
环寺荷塘百亩余,两河汇合小山立。
长堤万柳绿依依,夹岸桃花映日丽。
周遭古寺十余座,暮鼓晨钟相应和。
二龙戏珠真如地,玉带绕寺声名播。
香炉峰顶烟袅袅,木鱼包后老僧坐。
茂林修竹藏洞天,峭壁清流度幽鹤。
寺南数里黄龙庵,水净山幽隐圣贤。
庵旁咫尺有村塾,乡里小儿尽童顽。
状元饭牛庵堂外,伫听诗书每忘还。
先生慨叹招答对,脱口如流出语鲜。
心知将来成大器,遂免束脩青眼看。
主人郭氏供衣食,共助英才度艰难。
涸辙鲋得升斗水,终化蛟龙作波澜。
大魁而后赠经卷,签剑无锋美名传。
抗战鏖兵僵持中,敌酋毙命筋竹冲。
葬身荒山传笑柄,烤焦黄鱼冢田攻。
日寇进犯烧杀掠,古寺难逃劫难重。
朴翁心系弥陀寺,宝刹重光寺院宏。
2
十三一举中秀才,阴云稍敛日色开。
辗转读馆牛包岭,复向龙会觅空斋。
寺前河边留鸿迹,县城经馆仙客来。
曾经沐浴长河水,塾师挑衣挂古槐。
随即吟成上联韵,脱口对出下联云:
千年古树为衣架,万里长河当澡盆。
乡党竞夸才思敏,先生暗赞气度存。
轩昂志壮长同辈,俊雅才高秀出群。
世间难得风雨调,人生一似小舟飘。
祸不单行哀父祖,举丧无力空嚎啕。
薄田不足持家计,母佣于人忍悲号。
不食跖余宁饿死,荷锄种菽事东皋。
入园采菽不盈斛,太息倚石望东麓。
清风飒飒拂松竹,苍山百族共肃穆。
提筐入户稚子欢,妇开新醅效堂祝。
欣然果腹守贫贱,浩叹何时沾雨露。
东风再度过柴门,湖山皖水取次春。
江南乡试居第二,博览群书明经纶。
壮志未酬生计拙,周游幕府且寄身。
岂肯砚耕聊终老,燕雀安知志凌云!
传言乡试登科后,乘便南游下苏州。
细参古迹证经史,遍访朱门谒名流。
谁知世人多白眼,无人眷顾敝貂裘。
已是阮囊空如洗,寒山寺内暂栖留。
老僧知他应有缘,劝以测字古寺前。
怪力乱神不可语,测字不灵招牌悬。
俗人避之恐不及,摊前冷落差饭钱。
子牙直钩钓渭水,几人识得人中仙?
饥肠辘辘心意灰,长啸声声落叶飞。
流水呜咽人憔悴,孤雁徘徊日色微。
闲人争往他处卜,冷眼常将名士窥。
何日北冥天风起,扶摇直上紫云随。
青衫小帽谁家子,健仆随从行且止。
欲寻清净来摊前,细看招牌心侘傺。
但见主人寒儒身,触目便觉英雄气。
仪修态伟眼波明,襟怀磊落见诚意。
向前拈笔略沉吟,笔走龙蛇問字成。
文楷咋见眉头蹙,略一沉思暗自惊。
摇头笑指招牌看,测字不灵写分明。
无由推脱甚惶恐,左右似君富贵称。
援笔再挥书一田,四方皆王愈了然。
信知远祸为上策,再三回避不肯言。
原来和珅擅朝政,颙琰师傅触龙颜。
天意从来高难问,微服离京遇俊贤。
同归僧寮问究竟,君臣初识古寺间。
枫桥渔火证今古,寒寺钟声述因缘:
平生志气在高科,什么文章奈我何?
书读五车还嫌少,诗吟万首不觉多。
九曲黄河为砚水,五岳名山当墨磨。
若得青天为白纸,行行写下太平歌。
3
踌躇满志赴京城,首度科场未得名。
羁留早已囊中涩,委顿庵堂独伶俜。
恰似苏秦游六国,谁怜季子久飘零。
二十年来头欲白,两三人外眼难青:
高堂漠漠又垂鬓,弱弟恫恫五尺身。
每恨晨昏常寂寞,更怜儿女共清贫。
凉风朔雪三千里,破屋颓垣四五人。
迢递关山穷极目,不堪重忆一沾巾。
隔年恩科重铩羽,履穿米尽萦辛苦。
梅花须向雪后看,楚游权且为僚幕。
再度进京应两帏,台阁无人知翘楚。
辗转福建做幕宾,襟怀何止沾微禄?
帝制森严万马喑,康乾盛世转消沉。
升平难掩国库乏,闾巷常闻百姓呻。
乾隆年迈不由己,和珅专权世人嗔。
府院两帏每插手,网罗羽翼用机心。
纲纪渐颓政渐弛,繁华成昨黯而今。
专权误国金殿上,白莲揭竿应纷纷。
高宗退位犹咨政,仁宗局促志难伸。
权奸党羽兴风浪,社稷栋梁苦逡巡。
宝剑锋从磨砺来,梅花香自苦寒开。
嘉庆元年恩科试,纪昀慧眼识英才。
金殿纵论民为本,官场陋习酿民灾。
御笔钦点文星出,一声胪唱扫阴霾。
书生经此酬心愿,松柏从兹倚云边。
嘉庆得贤龙颜悦,御笔赋诗赠状元:
榜悬龙虎彤墀直,云护旌旗紫軑连。
文楷嘉名期雅正,为霖渴望副求贤。
和珅忙许广东职,欲收门下任驱驰。
慧眼识透权奸计,翰林编修远枭鸱。
嘉庆意欲除国贼,力谏忍耐再三思。
须防不慎遭不测,应求刀斩乱麻丝。
乾隆驾崩第二日,傂夺九门提督司。
嘉庆出手疾如雷,殡殿守值勿差池。
群臣震惊龙颜喜,谕旨查抄军机私。
廿条罪状喻臣民,收监下狱正当时。
直臣信知君王意,群起弹劾暴雨急。
文楷力诉招党羽,要挟皇上伦常弃。
奉旨随从抄家产,和珅跌倒嘉庆立。
百年如梦枉劳神,一朝自尽监牢里。
目睹和珅敌国财,豪华巨宅锦云开。
其间多少冤魂血,其间多少诡计来。
大树虽倒猢狲散,谁知何处聚阴霾!
流言汹汹含龙日,腰带藏诗示有灾。
固伦公主性刚毅,嘉庆过从无嫌猜。
自古伴君如伴虎,向来天意难度揣。
效力朝廷初立功,实录馆内任从容。
为国选才持正道,三元尽作栋梁公。
布衣脱去唯勤勉,纱帽得来敢平庸!
规训儿孙守廉正,得官毋许恋京城。
4
东海茫茫琉球国,明初入贡求倚托。
绵延修好历两朝,往来不惧沧海阔。
老王崩驾新王继,尤得天朝使者过。
浩荡皇恩天下闻,怀柔来远声名播。
中山又报新王立,遣使还求循典例。
嘉庆深恤渡海情,慎择精挑难中意。
怀远大计责非轻,阁院推选再三易。
精通事务伟仪容,博学能文识大体。
候选官员十四名,择日引见乾清宫。
六部三院中书阁,金殿陈词慷慨同。
嘉庆掂量还思忖,文楷嘉名耳畔萦。
欣然钦点为正使,玉带蟒服降恩隆。
一时朝野争瞩目,相与赠诗二千余。
或赞天朝威海外,或夸属国景色殊。
更钦出使持龙节,骑鲸蹈海做长驱:
未能为将能为使,也是人间大丈夫。
殷勤拜见纪晓岚,纪昀自然青眼看。
当年主考大宗伯,难忘才高新状元。
殿试文章功底厚,当廷策对理据娴。
熟知民情重民本,游学幕僚官事谙。
耿介清廉腾热血,刚正不阿骨气坚。
遂将博古通今智,化作无间一席谈。
册封任重兼家国,出使犹须信风还。
礼仪风范务整肃,勿教疏忽损天颜。
忽闻慈母染沉恙,白发遥牵赤子伤。
自幼相依萦梦寐,家山万里隔莽苍。
朝廷悯恤思亲苦,恩许刻期归故乡。
昼夜兼程还驱马,旅途劳顿不思量。
到家已近归期日,凄对高堂哽咽长。
僵卧犹催动征铎,旋回车驾裂肝肠。
朔风凋落南山树,腊雪封山阻归路。
岁尾年头客思归,却辞老母热泪挥。
古来忠孝两难全,跪别娘亲何时见;
揖别亲人何时还?北望凄迷路漫漫。
除夕才及到山东,慨叹愁怀馆驿中。
独坐寒灯梦不成,如闻哽咽唤儿声。
恒恐白发侵双鬓,才沾恩重身亦轻。
诗成五律悲坎坷,一星如碗看到明。
新正十二到京门,皇命三番催促频。
拜别同僚谢恩毕,廿八午时日色新。
彰仪大街人潮滚,倾城齐聚天使门。
文武官员争相送,闾阎父老竞呼奔。
武弁轩昂负诏敕,华盖垂垂仪仗森。
肃静回避相对出,带刀负弩前后跟。
蟒缎领袍麒麟补,一品顶戴映阳春。
龙旗龙节连御仗,肩舆八座代天巡:
沧溟东去是琉球,飞楫来迎使者舟。
万里鲸波劳远梦,五回龙节下瀛洲。
直教薄海沾皇泽,敢谓乘风惬壮游。
辨岳山头回首望,紫云天半护神州。
5
普济堂中复饯行,未时浩荡启南征。
晓行暮宿风兼雨,县吏州官送复迎。
迤逦陆行近百日,途中见月几回明。
滞留福州候风信,八闽风光笔下情。
嘉庆遣官赠白螺,白螺神异息风波。
九重南顾真无已,手捧琅函泪滂沱。
择时奉旨南台港,拜祈妈祖降妖魔。
但得信风起天末,楼船直指中山阿。
五月初一夏至日,收拾登船待风至。
水弁披坚执锐器,火炮昂然护天使。
龙旗御仗列船头,桅耸蓝天飞彩帜。
钦差亲督禁私货,力戒崇俭勿奢侈。
五月七日信风发,楼船披彩出海汊。
北人不胜风波恶,天旋地转肝胆炸。
抖擞精神诵壮歌,同舟鼓舞海若诧。
冲波逆折挽狂澜,吟成放歌传佳话:
手持龙节向东指,一别中原今始矣。
借问何时欲复还,海水直下千万里。
黑沟深处难轻跨,隐隐雷声出海底。
暴雨翻盆争直注,浪头扑面如山立。
人生不死亦何有?不如生前开笑口。
东海有螺剖为樽,注以松醪容一斗。
回头笑语神仙叟,醉中少异壶中否?
琼浆玉液吾何为?但愿此海成春酒。
初十方抵赤尾屿,又逢雷电催急雨。
船头漏水船尾倾,白水茫茫黑蛟舞。
文楷情急握白螺,跪向天后高声语:
使臣闻命唯趋进,亲老盼归勿加阻。
若得天风遂人愿,奏请圣上更封汝。
瞬时雨住风向顺,随从兀自颤两股。
俱言白螺果通神,更赞钦差甚神武。
砥柱中流那顾身,不辱使命拚一举。
五月十一见姑米,五峰一线出云里。
遥想全魁封尚穆,被风破船即于此。
阴风腥雨怒鲸斗,荒岛踌躇十余日。
而今空阔若等闲,舟子举头破愁喜。
次日行经马齿山,琉球那霸在眼前。
三山横踞水空阔,地比真丹一小丸。
向来战斗争蜗国,尽日烟云护蜃岚。
谁信人生真奇绝,此间还作半年耽。
遥闻喧闹如鼎沸,彩帜飞扬伞盖连
恭迎使者争挽纤,海面往来独木船。
倾国聚观天子使,属国迎来俊才贤。
世孙恭谦亲迎让,文武晋谒序分班。
天使入住天使馆,册封黄旗馆楼悬。
万历使臣题门额,康熙使节署堂檐。
长风停云花木茂,笔走龙蛇撰长联。
使馆从兹添胜迹,遗留千载任观瞻。
四面波涛浮岛国,古榕如盖罩花鲜。
遥岑远目飞逸兴,异域风情入笔端。
6
再日谒孔久米村,天后关圣取次行。
更向首里祭先帝,国威交谊两分明。
荔苗涉海五千里,名品长留馆舍中。
册封礼仪细敲定,主客殷勤事易成。
七月廿四黄道日,石城王宫行册礼。
是日晴明天气清,万民瞩目齐欢喜。
瑞泉刻漏次第开,鼓乐声喧震天地。
备亭张幄天使馆,结彩国中盈喜气。
众官吉服候馆外,天使启关参见毕。
龙亭彩亭入中堂,安奉诏敕与帛币。
奏乐排班礼赞呼,三跪九叩行大礼。
簇拥移亭守礼坊,新王接诏伏于地。
礼毕导入国门中,仪仗整肃鼓乐隆。
礼赞频频呼叩拜,就位升阶依次行。
正使奉诏付副使,一一安奉御案崇。
新王添香复稽首,展诏读敕音韵宏。
乐罢正使重宣制,代天钦赐帛与币。
国王跪受谢天恩,再三致意留诏敕。
巡瞻宫掖受朝贺,主客欢心成大礼。
吟成册封口号歌,中山国王倍珍惜:
曈昽晓日馆门开,谒者传呼彩仗来。
一道祥光东去疾,天书已过望仙台。
海东十丈红云起,照见波涛万顷丹。
行到七星山顶上,万人回首一时看。
寄意众官勤辅佐,君臣和合年复年。
盛况依然跃纸上,深情永驻海天间。
尔后待风三月余,文化交流功业殊。
深入民间访习俗,游园酬酢论诗书。
蠲除七宴屡辞赠,亲对属下严约束。
诗题海外留鸿迹,琉球珍藏同宝珠。
南园台馆郁嵯峨,千骑行游载酒过。
海上烟霞丹嶂远,山中草木白云多。
蛟宫夜静惊灯火,锦石秋深媚绮罗。
欲向洞元探玉玦,未知蓬岛近如何。
编蒲席地竹帘栊,六扇屏开四面风。
一种清香消不得,佛桑围在蛎墙中。
取次多情拜惠风,团团纨扇制成工。
从今一事夸人说,明月携来大海东。
例行七宴天子使,文楷婉言一一辞。
依例赠银逾万两,再三恳谢费言词。
王亲官吏争索句,慷慨挥毫俱予之。
匾额楹联团扇面,事事亲为不差池。
侍从怜取悬腕苦,意将代劳权应付。
厉言正色语从容,以伪应诚难远服。
随员染疾辞世去,截取船桅做棺木。
不扰官司不扰民,悉心安葬留异土。
挥泪吟成安魂曲,功名传世心愿足。
举国闻之感慨深,遥拜天朝衷情诉。
是年岛国风雨调,仰托天恩稻粱熟。
特为生祠致虔诚,廉洁之声海外著。
7
去国辞家隔海天,跪别慈亲已半年。
恹恹病容如在目,隐隐呻吟萦耳边。
犹未弱冠偏失怙,弟幼家贫苦熬煎。
落第数番游学远,慈亲受累历辛艰。
国王闻此心感激,御制寿锦致诚意。
王后亲为祝寿图,金骨团扇称寿礼。
临行诣馆亲奉送,国谊人情俱难逆。
金银财宝列堂前,不取分文明心志!
十月廿五信风回,岛国君臣聚海隈。
国人云集送天使,龙舟全教彩舟围。
君王跪送频寄语,犹取表札奉天帷。
俱言天使持身正,悯弱恤民众望归。
朴翁久怀泛巨舟,缘续琉球壮志遒。
寻迹先人行经处,重叙友情百代谋。
首次飞越冲绳上,舷窗俯瞰海水流。
诗怀如海潮澎湃,诗成犹自无限愁:
星槎吾祖昔曾游,诗卷惊涛浩荡秋。
百五十年无限事,飞鸿一瞬过琉球。
但有因缘莫嘘唏,从来世事一局棋。
两国建交重友好,柳暗花明芳草萋:
晨飞北海今南海,飞到琉球日未西。
三十二年凝梦想,烟霞丹嶂有心期。
当年凌空空怅惘,而今脚踏那霸港。
知是故人后裔来,家家争把大门敞。
冲绳馆藏遗墨多,专迎教授细导讲。
朴翁甚感情谊深,诗情如涌句如淌:
劫余文献费研寻,惠我无涯感认真。
喜见先人留种子,花开光照两邦亲。
挥毫落纸想当时,有意抹涂摩诘诗。
多字何如休字好,长留红豆永相思。
难得残碑供拓本,更从沧海觅遗珠。
携归不作传家宝,好作亲邻万代图。
顾名好识识名园,更看嘉名育德泉。
名士名王遗迹在,可能名德胜从前。
悉心缔结黄金带,脉系禅宗中日韩。
毕生致力和平业,弘扬佛教文化缘。
闾巷争传代驾王,幼闻先父述端详。
封王未只海天阔,王室纷争剑弩张。
前朝每有封王使,热血一腔洒异乡。
朝臣个个心惧惕,天子皱眉费思量。
文楷壮怀出朝班,雄心报国重任肩。
天颜一展群臣贺,打点行装赴海关。
异国果然风雨恶,权贵争邀天使过。
馈赠如山使馆窄,明争暗斗为王座。
殷勤回访但对酌,佯装懵懂无举措。
藏药葫芦任琢磨,每谈封敕唯诺诺。
待到预期启程还,尽搬财宝另装船。
楼船驶出数里外,弩射封敕掠云间。
尽遣宝船无所取,飞舟回国美名传。
犹记先人兴高处,顿然凝目对相看。
8
次月初二入虎门,朝廷制军候逡巡。
城中馆驿方安歇,噩耗如雷五内焚。
娘亲仙逝八月余,对此谁人不泪涔。
相拥副使唯痛哭,慎托王事奔家门。
天涯遥隔路四千,峻岭崇山江水连。
思亲哪顾风兼雨,打马还嫌日衔山。
夜候天明独饮泣,殷殷遗恨郁胸间。
去冬一别成永诀,病容历历若当前。
僵卧已知来日少,心忧王命催就道。
牵手嶙峋握力微,叮咛声咽泪光照。
合当归去述见闻,博取衰颜开怀笑。
金扇团团待增寿,孰知音容已渺渺?
号泣奔驰风雨恶,哀感行路雪霜迫。
进山已是冬月末,环堵萧然逾冷落。
扑跪灵前血泪下,恸辞凝聚孝情播。
难酬老莱娱亲愿,四顾苍茫日色薄。
年未弱冠失怙早,孤儿寡母贱于草。
慈亲无计抚娇儿,佣人换米饲家小。
自种荒田聊充饥,手植桑麻难温饱。
举目四望犹历历,园中果木半枯槁。
循例三年服丁忧,深山寥落春复秋。
父母墓庐黄泥塝,墓旁筑室爱清幽。
朝暮如在亲问候,拈香奠酒伴泪流。
夜长读书消寂寞,日暮诗成翰墨稠。
挥笔命名独秀堂,堂对司空郁苍苍。
太白诗存卜筑句,即韵为诗五首长。
前溪涓涓后山簇,古木苍藤锦盖张。
屋小神怡心自足,种竹移松任徜徉。
卜筑读书慕青莲,篱根理菊仰陶潜。
豆荚欣逢雨后长,瓜绵每向风前翻。
朝暾荷锄事园圃,晚霁行爱陟高原。
草间露下虫断续,陋室观书客自还。
但遇空濛失西东,每忆重岚覆艨艟。
相隔咫尺浑不见,充耳隆隆战鼓咚。
箭中鲸鲵雷车过,万丈龙涛激天风。
千里回船犹转瞬,帆樯中断落奔洪。
性命此间等儿戏,回首还如春梦中。
分明死地走一过,往事悠悠付太空。
人生苦乐易更番,努力灌园且忘年。
为官已知风波恶,欲隐更觉弃君难。
已是躬耕难果腹,明年夏雨坏墙垣。
田崩屋毁途遗殍,旱涝经年少吃穿。
岁饥民贫口无食,哪免对面为盗跖。
我愿天公怜赤子,唤出扶桑彤彤日。
是年南方数省涝,文武依旧竞奢侈。
嘉庆闻之深感慨,挥毫诗把廷臣斥:
满朝文武着锦袍,闾阎与朕无分毫。
一杯美酒千人血,数碗肥羹万姓膏。
人落泪时天落泪,笑声高处哭声高。
牛羊付与豺狼牧,负尽皇恩为尔曹。
9
岁月山中不计年,故乡山水好流连。
茅庐尽孝萦哀绪,北望长安路八千。
隐隐如闻君召唤,幽幽每叹世途艰。
留别诗明桑下恋,临别兀自慰山猿。
八年夏月返京畿,归来已隔三年期。
次年校理文渊阁,政事清闲优游宜。
甲子仲春初三日,驾幸赐宴群臣熙。
诗成颂体存古拙,感念皇恩与天齐。
亲历风波尚余悸,言笑常与他日异。
目睹民生艰难甚,旱涝兵蝗相续继。
书生有意劳心力,恨无拯救苍生计。
闻说水毁五台山,雄心勃勃表章递。
嘉庆深恤渡海功,欲试吏事心愿同。
官授雁平兵备道,更有重任别一宗。
清室由来多争斗,谋权夺位血雨腥。
福临踢开多尔衮,入关开国顺治称。
十八年后兴感慨,百年棋局春梦中。
幼子夭折鄂妃死,更寻净土致虔诚。
相传执意事斋戒,落发五台静修行。
五台山本神圣地,圣殿巍峨耸碧空。
康乾两代亲朝拜,秘史如今尚尘封。
小说每见渲染处,如见如闻尽煽情。
史载福临曾剃度,皇城西苑对青灯。
奈何天花夺帝命,遂与鄂妃葬孝陵。
五台净地胜清斋,寺院连云迤逦开。
蒙古诸王来避暑,怀柔服远巧安排。
嘉庆六年连绵雨,山西频报酿大灾。
水毁寺庙廿余处,百姓流离哭声哀。
时过三年燃眉急,至是无人胜此差。
文楷廉声著海外,勤政奉公非驽骀。
星夜走马雁平道,躬亲勘测计资材。
风餐露宿萦辛苦,峻岭崇山遍往来。
修缮从来耗金银,敛财肥己代有人。
秉承实心行实政,但得功成报圣恩。
幼习家训犹在耳,先祖捐俸救流民。
当年山中事南亩,亲睹黎民历艰辛。
熙湖故土佛风厚,经年累月佛光薰。
古寺勤修戒定慧,内外息灭贪痴嗔。
守益洁兮品益峻,人无敢兮以私亲。
识通达兮性简约,用不足兮典瑶琴。
莫言暮夜无知己,须知乾坤有鬼神。
唯有胸中正气在,任凭只手握万金。
雁平水土异江南,春日风沙冬苦寒。
当年渡海遗心悸,丁忧哀毁复辛酸。
但报君恩披肝胆,更为清名逾谨严。
薪俸不足持家计,每向当铺质春衫。
小儿号饥母叹惜,娇女觅食步蹒跚。
瘦妻形容日憔悴,夜对寒灯待夫还。
涉水翻山尘满面,操劳王事敢等闲!
工程浩大工期迫,事事躬亲心力殚。
10
夙兴夜寐呈实功,风光不与昔时同。
千年圣地添新貌,三载功成众口称。
岂唯黎庶远灾馑,更关天朝体面隆。
书生德政芳千古,民心如秤意万重。
京城案犯沙弥文,枪挑护军京华门。
谎称籍属五台县,飞檄查抄王家村。
县令往查皆无有,省部轮番细搜寻。
更传分路官兵至,乡民星夜奔山林。
妇人负婴坠崖死,民意汹汹酿祸根。
恰逢道台过此县,县令涕泣说原因。
呼来差使严斥责,据实禀报遂安民。
尔后刑部重勘察,沙弥原系直隶人。
曾经渡海踏狂澜,复值五台历辛艰。
地近长城临北塞,寒侵霜迫体愈孱。
积劳成疾无暇顾,病体强撑衣渐宽。
雁平地避少医药,夜阑每每喘息难。
边城二月未见花,孤客天涯正思家。
门外垂杨凝新绿,山边桃李斗芳华。
竹鞭会否萌新笋,古木原该发嫩芽。
又是一年寒食近,暮云携雨噪归鸦。
三月三日天骤寒,朔风裹雪掩关山。
道台府锁愁云里,妻儿环伺病榻前。
怅望故乡魂难到,欲语家事喘息间。
鹤唳长空哀音远,九天星坠黯乡关。
表奏朝廷流星急,繁难要缺补替难。
嘉庆仰天唯长叹,朝堂谈及历数年。
良臣身后事堪哀,幼子孀妻苦徘徊。
宦台如洗贫到骨,四壁萧然罔余财。
忍对凄凉天坠泪,幸有同乡金藩台:
惟饮山西一杯水,吾侪岂忍坐视哉!
好友同乡感义高,解囊捐俸节气昭。
置棺督办身后事,免叫遗骨异乡抛。
孀妻当时怀六甲,拥儿携女五内焦。
远隔千里风霜恶,扶灵故土路迢迢。
王氏齐鲁出名门,仰慕清名愿托身。
纨绮珠玉何足贵,清白声名自称心。
雁平任所同辛苦,典却绫衫换布裙。
白日呵儿求饱暖,夜阑侍墨伴夫君。
故庐数椽蔽风雨,避地生疏难倚人。
仅余薄产难糊口,倾尽妆奁费尽神。
辗转迁居效孟母,县城学馆好为邻。
严课儿孙承先绪,独领风骚四翰林。
经霜劲草质愈坚,但染风寒免药钱。
济困怜贫却慷慨,处处身教胜言传。
无限事业秀才始,天下为任范仲淹。
忠孝节廉乃职分,能妥乡魂民易安。
遂翁行走上书房,首创团练保湖乡。
梓芳入选庶吉士,纂修县志务谨详。
蘅甫编修甘淡泊,敬敷书院晚节芳。
世代翰墨矜文艺,朴翁再以国宝彰。

附注:赵文楷(1760—1808),字逸书,号介山,安徽省太湖县人。嘉庆元年(1796年)通过殿试高中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实录馆纂修、文渊阁校理。嘉庆五年奉命出使琉球。嘉庆九年,出任山西雁平道,嘉庆十三年卒于任上。著有《石柏山房诗存》八卷。其六世孙赵朴初先生,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氏从赵文楷而后四代进士,六代翰墨,风骚相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7 08:33 , Processed in 0.05395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