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1|回复: 2

[诗歌奖投稿] 对不起,人世多舛我无从赞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 19: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绪东 于 2017-12-6 23:40 编辑

何太急

这是和平年代
他苦于平时练就的
擒拿术,鲜有牛刀小试的机会
报国心拳拳落在沙袋
而不是阿三身上
今天,祖国各地开学了
国际大都会,繁华的上海街头
执法者威武严明,人民的
警察将一身本领用在人民身上
一个抱着婴儿的中年妇女身上
但见他脚下使了个绊,掀翻只需一秒钟
婴儿脱手坠地。妇女被轻松拿下
隔着手机屏幕——
我听见了两个声音
一声沉闷,短。一声尖厉,长
仿佛警报一样


醉酒者

“你当时在干嘛?”
“饥肠辘辘,但我浑然不知”

等感到了一种不适,但没及时说出来
邻座就不由分说

将我带走。不——
是把我拖走,同时拖走服务生的地板

而后二十几小时里你很清醒
不停喝水、吐水、上厕所

你不该把你才知道的东西
不经大脑,毫无保留全部和盘托出

“我是该好好感谢他们——
并且不想再见到那两个行刑队员”


重阳节看望母亲

她一辈子没讲过假话
晚年却学会了说谎
比三天前更加固执、顽强
有毒,快跑。有毒,快跑
她反复说,做着手势
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年轻时的不辞劳苦
像真的一样
其实我每天吃的东西
无非是人们常吃的,我能往哪去躲呢
这满世界都是人
很多时候,比如现在
我对修葺小生活感到束手无策
十月将过。柿子已经橙透了
接下来,银杏正准备片片发黄


嘶哑

你的车抛锚于野,这是冬季
请你一定要记住今天,直到后来
你仍能记住一件单衣和驮来粮食的马匹
一些文字煮沸人间肌理


多余

已经七天,杯子里的本地茶叶
换成了新疆大枣。不再打理稀疏的

头发,带上手环,手串
我坚持努力做好一个猥琐男

就像这个单出来的日期
破坏了日历的齐整,无用而多余

远离茶文化,过不精致的生活
不让自己与那些谦谦君子般配


孤独书

秋天来了。在萧疏里,或者
更为宽敞的陆地
我具备地下党员的气质
为了一件稀奇的事儿
人们四处丝来线去
一旦多了,这些都算不得
什么稀奇的事儿。闭口
一个人首先得是个自律者
视高岗为平川,坑洼倾注流水
不谈杂事,生老病死。写入备忘录
只有我,和我的悲伤、忧郁
恰如不谋而合的三个特务
流年里监控并记录着一具肉身
长久的如金似玉
都用来涂黑抹灰
从前那个无辜的孩子,不再
时刻等待陌生人贸然引领
而当我写下四季与急遽
在秋天,空旷被空填满
我一直以来的看护
也仿佛是真的,跟某个老旧之躯
作着重复、泛味无果的告别


一树红花照碧海

你有颗火焰的心
菜市场掂量着缺斤短两
四川话叫晓得很
北京话叫门儿清
其他话印证了我的早衰

双十一了,你像个城管
但更像情人一样
浮出水面。听娇艳欲滴的人们
甜言蜜语,千言万语
倾诉着惯性的、丰足的悲哀


灵感瞬间

打道北过来那个
背着手叼着烟的人
你绝对见过。还不止一次见过
如梦初醒的早晨,你还为他的出现
和屡次错失,感到自责和亏欠


你瞧这个家伙

每次午夜下班回家
院子里的那只猫
总是坐在某个角落,树下
车胎旁,仿佛在等待谁

平日里,一任自由散漫
但夜晚畏手畏脚的戒备状态
完全不符合惯常的风范
它看起来是那么可怜、无望

它的可怜、无望
拒绝每个善意的来路不明者
驻足。白昼的优雅踱步
甚至还有些微爱慕虚荣,很快

全部融入黑暗。告别跼天蹐地
多么像自由散漫又死要面子的我
说话就到冬天,后者令人疲惫
而前者终究让我一事无成


我们不一样

三两个老友好容易相聚
不由自主,谈到江歌,谈到了
死亡的话题。许是冬天来临,傍晚

天空灰暗。不时有音乐穿行而过
也时有落花至,无话可说
他们都互不相劝,开始尊重自己

其中一位,构想着新居里的销魂
其他两个,有一个翻看手机
不言语。另一个呷酒,幽幽说出

天和百货路边,恰同学少年
一辆新买的摩托车疾驰
很快剥夺他老去的权利


麻糖人

声声入耳里走过
但这一刻,分明是一个旧朝代
没有人去停顿、去怀想
敲打声传来久远消息。并替你
走遍街衢,走遍不曾到达的任一地方


空无之墙

隔夜的语言一直羞于启齿
有些建构一直在心里兀立

而猛蹿的杂草,尤其玻璃碎片
折射别处,让它不可能心无旁骛

还好,当一阵风拂过
树荫使墙有了晃动之罥挂

一个词,两个字
显然完不成真实而虚幻的亲吻

立着双耳谛听,用心感受
由远而近的脚步声笃笃挪来

梦境一场,坍塌半壁
守望者纠结于小含混

但它有可能不是你见过的
那堵。好心人从中开了一道门


对不起,人世多舛我无从赞美

久旱逢甘霖,已经无法描述
但天不以为然。这个秋天
幸福不是毛毛雨
可能是旁白、脸谱,更多的
是一个人手上的工具
或者红黄蓝之调色盘

判定与归宿同样痛苦
闺蜜是不是闺蜜
针管是不是针管
亲历是不是亲历

他情愿看好一朵花、一株草
一个躬耕夕照里的剪影
冒着寒冷呵出热气踏雪归来的人
他更愿意看轻多事之秋
腾出时间看重母亲之病
和无言于孤独的老父亲

他的老父亲,好像要说出谅解
更像是要为心爱的人说出抱歉
某些时日——
按捺不住内心的汹涌

从不轻易打电话
而长久调就的灰调子
都被贬低。这让他做出了——
比以往任何赞美都无比重要的决定

对不起,人世多舛我无从赞美
若需要,假定的欢愉分享与你


新婚

听从于神的指令
大地不得不臣服于四季

我赤条条来
因为你
而枕戈待旦。也曾
为着怒马鲜衣
然耳鬓厮磨间,从者众
天涯即当下,不过两人耳
不过坏脾气
与从善如流的默契
不过一个人
还没跟两个人说出珍重
说出分离


我们的生活

早晨不太清爽,但
蓝色的心情道貌岸然
不便写字,适宜规划行程
好用来荡漾
和净扯鸡巴蛋
中午以特有的红色方式度过
激情又短暂。接下来日影偏斜
泛黄的书籍使人慵懒、嗜睡
而在夜幕降临之前,总得要干点什么
才配得上五谷杂粮。大好光阴
要干点什么,拖地板或者
擦拭家具的灰
才成功完成苟活的一天

噢,我们出其不意的生活
形同置身于广袤神秘的非洲
时而中规中矩
时而五彩斑斓


往事并不如烟

每天,夜幕降临
一根烟的工夫
关门的菜市场外街沿边
就摆上了三套桌椅
餐具炊具等家伙事儿
下岗的老吴,在90年代中期
卖稀饭、凉面、抄手
嗜烟酒。食量亦惊人
一根烟的工夫,刨下一碗饭
一根烟的工夫,饮下半斤酒
不到六十年,他在某夜猛咳
也是一根烟的工夫
哦不,是一根烟刚刚点燃
就已熄灭。这日,我从他后代
经营的大排档外经过
遂想起他和他摆的小摊
诸多事远于从前,又近在昨天




发表于 2017-12-3 1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人世多舛我无从赞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01: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桑田- 发表于 2017-12-3 10:54
对不起,人世多舛我无从赞美

问好桑田兄~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

GMT+8, 2017-12-15 08:32 , Processed in 0.13118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