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82|回复: 1

荐读||诗群:盛焰同题2017秋前三期头奖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17: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期:

小雪
文丨寐影.语嫣(中国台湾)

再过几天,是小雪,一年快过去了
雪花悬在我们心上

今天在微信群遇见你,打了招呼
你说天气愈来愈冷,城市里隐形的寒流涌动
一点声音也没有,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一秒钟像弹簧

天空是灰色的鱼鳞云
日月潭变得严肃,我把晾在户外的衣物收起来
躬身看庭院里的树叶,几片微小虫孔的叶子

落下来,时间穿过这些微小的孔,我站在你面前


诗人感想:在台湾,小雪节气来时,是看不到雪的,虽有这个节气,但不能变为现实,对我来说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我小时候看电视,总为里面异常美丽的雪景而感到惊奇,问过妈妈,可惜她也没见过,她一生只在台湾,没有出过远门。这些天一些朋友圈转发了他们故乡下了一场薄雪的情景,话里话外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我看了那些洁白的楼房,洁白的草木,天空灰蒙蒙的,似乎上面还有更多的雪正在聚集,只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落下来。也许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人出现就落下来了,我便止不住的泛起想念一个人的情绪,但台湾就在海面,风大了,像舟船一样晃动了几下。我去到阳台,把阳台上的衣物取下来,仰头看见台湾阴晦的天空,我想,也许今年会落下点雪吧,像几只天鹅无意中落下几根羽毛。——寐影.语嫣

第二期

窗上的故事
文丨李栋梁

他们的口气一个颜色
他们谈论荒原、落日和雪

他们说澡堂归来,夕阳吹着和煦的风
他们说青纱帐里,将军磨着冰凉的剑

也许是太用心了,他们并没有发现
他们只是贴在门窗上的剪纸

天一黑,孩子们便吃掉了
他们的故事

诗人感想:北方的风很大,那些窗户一整天都在咯咯作响——仿佛有人踩痛了他们。而站在不同的年龄上看着窗发呆总有不同的幻觉。我又想起幼时,那些寂静的晚上落下来,这世间还带着温暖的,不过也就是那些剪纸了——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呢。此刻他们在说些什么呢?荒原,落日,还是雪?我已无从知晓,毕竟生活中的童话如此稀有。不过好在生活中还有童话,好在我仍愿意去童话世界里面采风。我仍然如此中二,又如此可爱地活着。    ——李栋梁

第三期

柳树与蝉
文丨李栋梁

又一晚,柳树无眠。晃动着神经
月光一点一点涨潮,她把一些话寄去地下
让那蝉的幼虫知道

这真是一场冒险,人世太不安稳了。
一个不小心,我便无法遇见你——

几年后,蝉在绿荫上站着
这样与她回着口信

他们分开的时间太久,以至于整个夏天
那种发动机的声音都未停下

创作感想:关于蝉的话题,我已构思了很多次,这次也算是比较满意的一次吧。少年时,那些青草间的蝉蜕,使我开始对四季有了一些奇怪的念头。也使我意识到,我和蝉都在从对方身上失去某些东西。而关于这种关系,以及这些年环境渐渐失控。这些事件使我开始关注童趣,并试图从中发掘出一种新的东西。虽然在这种天气写这种东西有些不合时宜,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得以把夏天想象成了更久远以前的事情。最后想说,其实冬天的太阳,是最令人感到愉悦的。    ——李栋梁

——————————————————

川多按:“好诗荐读”当然是一种好的诗歌的选本,但是它并不天然等同于经典化和历史化,我们同样呼唤一种当下的、鲜活的、生态的诗歌面貌。此帖的发布,目的在于抛一引二,给热闹的新媒体文学场域一个集中展示平台。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借助微信公众号、朋友圈、微博等移动媒体的技术便利,诸如同题写作、同人写作十分兴旺。盛焰是我观察参与近两年的一个诗歌团体,成员有70余人,目前进行的同题写作实行两轮票选,首轮由编辑票选否决作品,4票以上取消参评,终轮由所有组员选评前三,每人两票,票高者出,不允许拉票和非组员投票。虽然盛焰还是很年轻的诗歌同人团体,写作者也有自身的局限,票选制也有其缺陷,但我之所以于此发帖也绝不是简单的广告帖,乃是希望给本栏目注入一股新鲜的东西,同时希望更多的同人团体能在这里将他们类似选出的“好诗”展示于此,增进交流。我们热忱欢迎诗歌群、大学生社团、地域流派等在此展示他们诗歌的风貌与追求的诗艺。(发帖者题目格式烦请参照此题目,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1 01:12 , Processed in 0.10141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