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75|回复: 7

[诗论随笔] 终于搞懂书法的最后成因了(我们有多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8 12: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7-11-28 12:27 编辑

作为当世我唯一亲自接触过的伟人级的雪原兰波,当我在微信公开发表我的书法草稿时,他说艺术要力透纸背。

自古传之,只是如何拟对。

出于对书法的无限进入和了解,以至到来,我逐渐发觉书法的本质是,如何将笔墨无限战胜纸面,进入进去,行进自如,而后游离于纸张之外。
如果把纸张与笔墨传到所有的载体上去,那么就是我艺术主张的“从内容中走出来”。
其实,就是古人的“力透纸背”。只不过我的表述是从哲学建构而来,十分清晰,自成系统。而这个表述比较含混,没有系统化,只有个别人的感觉而传史。

注意,一般人所理解的“力透纸背”,实际并不知其为何物。就正如历史上只有极个别的得道之人传之罢了,他人只可臆会而糊乱捕捉,张冠李戴,装疯迷窍,自欺欺人。
其实,它要说明的是:只要一个人迎着困难上,把困难当着人生最大的享受,在诱惑和恐惧面前,谈笑自如,游刃有余、那么他就实现了最大的精神。
所以,所谓的精神、笔力、价值、境界、意境等,都不过是这种至高力量的证明。
恰如此,书法只能是笔与纸的关系,涩也好,滑也好,不是要顺应它,而是要战胜它,且不是简单就能战胜的,而是必须驾驭它!

驾驭之下,书写之中,如果一个人的笔力足够大,那么它所采取的字型也会放得很开,处世惊险。
相反,如果一个人的笔力很差,那么他就不可能采取这样惊险的写字方法。
换言之,书法的惊险,或书法的离奇的书法味,实际上是为了彰显它的笔力——力透纸背——从内容中走出来——战胜困难与诱惑——至高道德品质——哲学往复自如的。
懂吗?

当然,他不是为了显摆,而只是力量自然荡开的,他不得不那样做。

相反,如果我们在力量不够的时候,就摹拟那种荡开的形状,该是多么可笑啊。笔划必然生硬。而且,临摹,就是让人弄假成真。所谓美术字,这些猪狗不如的现代书法家,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欺世盗名了。只是与我们这些不谙事理的骗子狼狈为奸罢了。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在人没有达到力透纸背的时候,比如杨炼这种泛泛之辈,他一定不甘于不能力透纸背之下,束手就擒——一定会捏造许多形式上的、与内在没有直接关系的教条,来作为欺世盗名的弘辞苟愿。比如,记录历史、为民工请愿、意象高超、意义深远、鸿篇巨制啊之类的,凡内力不逮,而蓄意编造出来的谎言。

像世界上杨炼这样的骗子,又有多少啊!他甚至就是你、就是我,不然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庸俗,这么粗浅,这么封闭,这么自圈?

满世界跳梁小丑!

所谓力不够、形来凑嘛,呵呵,真是猪狗不如的世界哈!!

希望满世界传阅我们自己的丑形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2: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向无敌!雪原兰波来,我们一齐努力。
发表于 2017-11-29 10: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是雪原兰波,我必对你的使命召唤表示警惕。
发表于 2017-12-1 01: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和楼主一样的小人物,鄙人深刻地理解楼主急于求成而不成,急于出人头地而不能出,急于光宗耀祖而持续发黑的悲痛心理:别的路子也曾走过,没走通,或者眼见继续下去成本日益增高,于是,通过廉价的成本为0的自我无限拔高来完成毕生夙愿,便成了不二之选。外人看来,此魈也许颇类精神病患者或者阿Q擅长的精神胜利法,对他也全然无所谓,只剩下了一张刀枪不入的厚脸。当然,若是能廉价地唤来一二粉丝,既可引为知己,又可封其为副教主,一个万寿无疆,一个永远年轻,都混个虚妄的寿与天齐。而长久压抑受挫,甚至性都无法得到满足释放,左右手一直很累。却必须显得自信满满,否则怎么自封宇宙之王去管理宇宙呢,封自己为宇宙之王,原因何在?只因为这自信竟然如此廉价。

自以为是的正义和其附属的所谓呐喊都很廉价。看上去的振臂高呼,只是因为高呼的成本和代价太低,低到,楼主认为自己就是正义真理本身。

法国人巴斯夏有篇文章:《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说的是低级学者只能看到短期得失和事物表象,而高级学者能够看得长远,能够看到事物背后的真相。

好在,时间是会识别出究竟哪个才真的是有远见的人。闹剧如大潮退下,真正的高人自会浮出历史的水面。
发表于 2017-12-1 08: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7-12-1 10: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12: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7-12-1 12:28 编辑

栾兄的书法熟练得已至于油滑边缘,流畅得已到达到随心所欲的样子。

那么栾兄的书法可以称为经典乎,可以与大王、东坡比拼乎?

其实,随着我对书法的学习或炼之,越如同对诗歌成熟后的理解一样,书法的笔法的变换,实际就处处涉及到哲学的关系。
如何成笔?如何流向?如何走动?如何膏炼?如何成型?如何自结?
其实在下笔之初,就由你的哲学观念,或哲学水平决定了的。当然,这里是指哲学能力,不一定是指哲学理论。所谓道。

所以,艺术的最终本质,只能是一个人的哲学能力决定了的。

只不过说,几乎所有人在有限的哲学能力之下,旁生博逸,又蔓又枝,把表现主义搞得满堂采,如杨炼写一部长诗的标题干脆自制一个天上符号,但又怎么样呢?

会看艺术的,会有觉悟的,仍然只死死盯着你的“哲学能力”不放。花枝招展毕竟东流去,哲学能力才存心中。

这个哲学能力,才是一个人“力透纸背”的关键。

重要的,这个哲学能力,不仅只指字型或章法,更基本的是,你的每一个笔划,是不是“扭全到位”。
当然,这个说法,只是蜻蜓点水。总之,是照顾全息,而又上下生息,因为全然才能去对象化,也才能独处、独在、独自。
所谓“存在”矣。这才是艺术的根本意义,因为它才是生命的意义。至少,它说明了艺术的本身是自私的,大自私,而不是为别人看的,那是假大空。
艺必自建而建人,表现主义只是骗人的充汽娃娃,如杨炼那般。

例如,正好拿你举例。
兄对书法的涵养,可以说一眼就让我感动,不做作,透心入血,而且是满足自我为准,是谓君子矣。
您的问题是:如此纯熟的书法,却有一个大问题,基于你的笔调是没有放开的,也就是说,你没有因为你的放开的笔调而打开另外一个高昂的如大王那样以上的书法的世界的。
你的笔调没有打开表现在:你过份依托右手放里入力,使整个笔划导致的字型的用力方向,一边倒向左侧。
虽然字面是平衡的,但力量是扭曲的。
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成熟的书家,却不是一个伟大的书家。
初学如我,不知对否?

其实,我也是最近才悟到的。其实我的书法比你还差得远了去,但凭我的艺术功底——“哲学能力”,我能泰然感觉到这些。
相反的例子,比如毛的我自体,严重偏左,但你注意没有,他却尽力在笔力中调整这种感觉。因此,他表面失衡,实则得体的很。这就是他书法伟大的原因。
我想。

当然,上面说的那个力量的偏差,是很普遍的事。
表面上是一个用力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哲学规划”、“哲学感知”、“哲学能力”的问题。
不信,你试试,我敢肯定,即使你努力去纠正,你一定不能从本质上感知、变达和做到。
即便表面上好些,但你透不出去,生发不起来。
这是因为,境界止于智也。

说起玄,其实很简单,虽然简单,却止于智。
所以说,艺术是一个哲学能力的哲学境境的实际操刀的问题,最初来源于智,后又来源于智的生长——休养。
可以把这种哲学理解为一种“全面的能力”,实际因为连接到生长,所以很难说得清,只有做得到才知道。

再比如杨炼的诗,就是一个表述上的单一,虽然内容完备,但逃脱不了一个整体偏执的原因。他闹得再欢,下面的尾巴始终给明白人露着,惶逞什么呢?

想说的是,真正的艺术,必须做到:纯粹、统一、实体、逆顺一体、合实。
这个“合实”是非常困难的,它如同一块纯玉一样,全面映对。正如一位真人说过,好的诗歌,最后一句如同关上盒子,全盒天然也。

看上去很简单,因为它收归了一切时空的关系。艺术是一个打开时空又收拢时空的合实生长体。
这正是我们的关键。

哦,另外再全面直观地说下,书法的关结不在于笔划,而在于“用什么笔划”——即表现出“用”的哲学能力。

哆嗦说了这些,是因为涉及层面太多,这是最简的表述了。谢万。
发表于 2017-12-1 17: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7-12-1 12:23
栾兄的书法熟练得已至于油滑边缘,流畅得已到达到随心所欲的样子。

那么栾兄的书法可以称为经典乎,可 ...

哈哈其实我的书法水平只能叫写字,诗歌也只停留在造句水平,仅此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3 17:37 , Processed in 0.1134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