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73|回复: 2

[原创贴诗] 在自我的荒漠中制造声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4 11: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女子说:“我主请喝。”
就急忙拿下瓶来,托在手上给他喝
就说:“我再为你的骆驼打水,
叫骆驼也喝足。”

                         ——  (创世纪24)

1)

谁呀?  那是谁呀!在喊:“劈开我!劈开那
闪电!”
像从我的嘴里发出
但又不是我
“劈开雷声  劈开一条饥饿的河!”  我大声喊  
但那怪异的尾音拖着一条蛇的回声
嘶嘶滑行着
但那不是我
但那是我的房子  房顶仅剩的几重茅草
岌岌可危
我是说有可能的倾覆  连同赶脚到来的黄昏
“我们一起走吧!”  它倚靠着我
像一个等待在远处  等了我很久不说分手
的亲密爱人

2)

“我害怕!”  我说
我想弄清楚自我旋转的楼梯
到底是上行还是下行
还是衍生出多个可以选择的出口
我们称之为自由与宽阔
的那样一条河
有没有?
一百只小老鼠啃咬着地下室里潮湿
的墙土
啃咬  啃咬我们血肉模糊的躯体
制成琴弦的雪白手指
向死而生的每一次拨动——
我说:“我害怕!”  我怕其中啃咬的一个
并不发出声响

3)

有时候我不能不宗教
就像我说我是唯心的  我的心是唯一的
那样荒谬  可笑
我有多少悖论就有多少矛盾
我的神啊  你召唤呀  我的心一个物体的代名词
一块石头  一只翅膀一团迷雾中
的鸟影
一堵似是而非的墙  我们隔离  
我们远离 甚至相互背弃
我们坠落到不同的地方
没有可辨别的方向
夜里  我胡乱服下一把药丸
我有病乱投医

4)

佩索阿说他的潘神复活了  就在昨夜
他赶着他的羊群  纯粹自然的赶着
我也发出纯粹自然的喊叫:“等等我呀!”
我追赶着他皮鞭上的光芒
他的皮鞭扬起又落下
羊群聚集忽而散开  他大喜他狂悲  那是他的羊
我的羊  我有些眩晕  星星在夜空整齐排列着
排演着什么不确定的剧目
忽明忽灭啊  众神  急匆匆的江水摆布着
眼睛的骗局
我们停在那  愣了一会神儿

5)

根据童话记载和推演  那人说:
你不应该在这里出现  
我想合上书本  但已经来不及了
半开的书本犹抱琵琶
就那么一小点儿缝隙我被卡在其中
无法移动
就那么一小会儿我的骨头被挤压变形
一小块一小块从皮肉剥离
我听到声响  锯子的  刀叉的   一屋子吵闹鬼
的乐器   乒乓乱响
“来呀  来跳舞!”  它们胡乱嚷嚷
还有比这更不合理的吗
一小枝南瓜藤从窗外探进头  向我请求:
“它要活!”  

6)

关于鹤  他们描述的太多
其实我也有
真的有
我的鹤在自身之内也在
自身之外
哦哦  不必随时听取召唤
也不屑谈论轻与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3 10: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鹤  他们描述的太多
其实我也有
真的有
我的鹤在自身之内也在
自身之外

 楼主| 发表于 2018-1-29 11: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桑田- 发表于 2017-12-3 10:57
关于鹤  他们描述的太多
其实我也有
真的有

谢谢桑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5 23:43 , Processed in 0.0530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