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苦海诗歌精选三十首(第二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5 12: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苦海诗歌精选三十首(第二辑)


文/黑龙江  苦海



走在故乡新楼区的大街上


走在故乡新楼区的大街上。
要停下脚步。好好想一想。
在哪些幢现在的楼房下
昔日的一栋栋平房的位置上
我种过蔬菜劈过烧柴打过井水。
哪里有过去冒过的炊烟。
哪里有一扇砖瓦房的小窗。
哪里曾有一棵白桦亭亭玉立。
哪里曾有个少女在窗内化妆。
回想过去的街旁。杂草丛生。
有的叫不出名字。有的能叫出:
蜇麻,走马芹,蒲公英,车前草。
晚冬和早春,草们都是干枯的。
春风袭来,枯草深处涌出马蹄。
争暖树的小麻雀,小鸟和燕子
啼出小镇外田野上绿油油的玉米苗。
摇曳在我所爱的、后来
变做金黄的、美人的长裙里。



夏天,才真正有了叫云的女子


在小山上读云。夏天渐入佳境。
大地上会有一些风姿绰约的云。
极真实的云,像云一样的云。

而冬天和春天是不会有这种云的。
那时候,云和天空各自轮廓不清。
像一块不愿分离的铁板似的铅块。

而夏天一来,我登临小山读云。
云,神似一个穿裙子的姑娘。
轻盈,空灵,绽放于远嶂千峦上。

夏天。我承认。珠生于蚌,蚌在于海。
夏天,天空上才真正有了叫云的女子。
只有白描无华的云,才是我心仪的女子。
只有不曾爱过的女子才会这样剔透晶莹。

只有在那严冬里隐含雪花般性格的女子。
夏天来了,才能做为我对爱情的钦慕之情。

当我被小山上的陈年枯叶
追赶得像一只胆小的松鼠
在天上,我被一朵白云崇拜成了她女儿国的唐僧。



我在每一朵花下埋一点你的身体


春天,我在山上播种野花。
陡见每一棵树上
都吊着一具女尸。爱我的人。
是多么勇敢呵。多么美。
她的发髻,低昂而舞。
她吊死在每一棵春天的树桠上。
让我氤氲着风的尖利,抱你下来。
让我涔涔着阳光,洗试你的秀影。
把你昔日的绰约风姿
变成今后花的艳容丽质。
让我在每一朵花下施肥。
都埋下一点你的零件。
——红唇,细眉
长发,明眸,腰肢,香肩,美腿。
然后,感喟
我也将在吊过你身子的树下萧瑟。
没有做到——
“亲爱的,你要好好活着……”
睡吧,亲爱的
上天已经赐我幸福和美。



我的遗憾


我的一生都有遗憾。
我的职业留下遗憾
我的诗歌留下遗憾
我的命运也有遗憾
我的灵魂也留下遗憾。

我的爱人也有遗憾。
我儿子也有遗憾
我父母也有我的遗憾
我的红颜知己美丽
也有一点点遗憾。

哪里没有遗憾?
我忧患的祖国。
我仰观的宇宙。
我俯察的星球。
我清洗的器皿。
我吞咽的食物。

哪里没有遗憾?
我注射的药液。
我制作的棉服。
我推倒的房屋。
我沦丧的道德。
我存亡的关头。

最深的遗憾是:
春暖花开之际
我要告别故乡
奔赴一个遥远而
陌生的城市流浪。
爱我的红颜知己
却不能与我同往。

最大的遗憾是:
我有雄才大略。
也有雕虫小技。
不能跻身官场为国效力。
不能抄写公文启迪教育。
只能野水投杆终老田园。



我的美人


隽永的人生呵
你赐予我的美人
已经是茶花中的最芬芳
就看祖国能不能
让我成为小仲马。

坎坷的命运呵
你让我想逃避的美人
已经是决斗中的最不幸
就看我能不能
成为被流放的普希金。

壮观的星空呵
你为我闪耀的美人
已经超过了游苔莎
就看我能不能
像哈代回到爱敦荒原。

永恒的时光呵
你给我更换的美人
已经胜过了夏绿蒂
就看我能不能
像歌德重放光芒。



让我像一个桂冠诗人回到故乡


让我像一个桂冠诗人回到故乡
回到自己的根部去平复心理的阴暗
像雪莱和叶芝回到英国或爱尔兰
去打发处境不同的变幻的风云和天气

让我像一个桂冠诗人回到故乡去
尽管瑞士的小乡村美得像画中一般
但我坚信最好还是渤海像大西洋一样
最好沐浴雪莱的西风倾听叶芝的夜莺

我要像诗人雪莱与叶芝复活了一样
像弟子回到他们的英国或爱尔兰家乡
再高唱苏格兰彭斯的友谊地久天长
升起俄罗斯莱蒙托夫的帆漂过茫茫的人海

让我像一个桂冠诗人回到自己的故乡
像彭斯一样最开始没有什么名气
但田野天天守护着我这个天才成长
一定会像梵高的代表作向日葵一样绽放。



最美的爱情在盛夏的中年


中年是盛夏。到了中年,爱情不像青春之爱。
不是只看花的色彩,美得有多么娇嫩。
而是看得更细腻看出花的陋处。花的缺点。

中年是盛夏。到了中年,我懂了最美的爱情
不是你吻花,而是花愿意吻你。
一朵花愿意吻你,才是中年。

盛夏是中年。色彩强烈的爱情。理性金子般。
那是你想要的自私的荡妇的美。
你甚至发现了花的阴面。不雅的耳语和依偎。
其实,更重要,更合法,更智慧,更女人味。

青春,只是春天;只爱花香,花红。
花的城堡,花的儿童属性。而盛夏的中年!
才知道花美不在于其表象。在于性质和肌理。

你去吻一朵花,那是颟顸无知的春天的爱情。
我不去。我争取无尚光荣的爱情。被花爱。
最幸福的爱情,是一个高贵、迷人的女人
愿意为你暴露她最丑的一面。那一份花的臭味。



听见白鹤叫,我想做一只白鹤


听水面上白鹤歌唱。
听见白鹤叫。
我就想做一只白鹤。

接下来。
看见一棵湖边的杨树
我就想做一棵杨树。

看见满地枯枝落叶
我就想做
一个拾柴火的穷人。

听见学校的广播体操
我就想回去
做一名中学生。

可是大多数时候
我把自己看做是上不起学的
放羊娃。



我创立了爱情空想社会主义理论


我的情人是冬日里最美的蓝天。
自从我失去了生活中的红颜。
夕阳从群山上踢了一脚我的屁股。
我刚从山坡的草地上站起来。

我惊悚于山下一个十万人口的小城。
惊现于我眼前。至少有五万女人。
这么大的生命人口基数。居然让一个
诗人创立了爱情空想社会主义理论。

我惊悚于十万人口的小城。
至少有五万女人。居然都是贤妻良母。
没有一个愿意陪诗人浪漫一生。
夕阳,意兴阑珊,天堂上,虚设洪钟。

春天要来了,我努力写诗,家徒四壁。
我在山上惊见我的有十万人口的小城
建筑精巧,商店林立,街市繁荣。
是我创作空想社会主义爱情的背景之地。

夕光辉映,渲染着拥挤而雅致的小城。
几万美丽的女人,我居然一个不能强奸。
妇女们的生活多么幸福,知足,有道德。
不见窗口里有一位为我拄腮冥思的美人。



和残雪肌肤相亲


沿着阴坡的雪线抚摸。
亲爱的,你不冷吗?

山上,残雪,还光着身子。
我踏雪,就是与你肌肤相亲。

阳光,就是我们的黑夜。
我们在金色的黑暗中死死缠绵。

最后抱紧你处子、干净的身子。
给你提上山下那早春田野上的花裙子。



女摄影师


春天。一个女摄影师。
跑到山顶来摄影。
一阵香风飘在我身旁。
我变做她的摄影助手。
提醒她千万小心呵。
千万可别跌下悬崖。

曲线优质。腰肢丰满。
一朵白云飘过去
替我轻抚她的长发。
那大地上的夕阳。
是她的拍摄对象。
是我打翻的红醋坛子。



我带领狗吠迎接春天去


今天,我听见一两声狗吠。
始信春天
不是从布谷鸟开始。
而是从一两声狗吠开始。
闻听一声声伤感的狗吠
一个发情的春天回来了。

春天不是
从花蕊中提炼出来的。
她们比狗吠发情得要晚。

春天骑在一只大狗身上回来了。
我呲牙咧嘴也发出一声狗吠。

我要带领一群狂吠的狗
迎接春天去。
狗的身后
才是花卉,青草,绿树。



心中我有最小的苍穹


我先俯瞰脚跟下的一片片野花。
再仰望风起云涌、高高的海水。

大海在我头顶喷血。
大地在我脚下流汗。

可是,天空又在哪里呢?
天空的位置,我给了大海。

脚下我有大地的芬芳。
头顶我有大海的帆影。

心中我有最小的苍穹。
除此以外,尘世无一物。



坚强的花心


五月,野花们开在柞树下。
花心里还有一只只小蜜蜂。
我的一生,是多么花心。

春天,野花代表我的花心。
这些花儿,转瞬即逝。
很快,已经不值一提。

得此一片芳馨。
春之山野上的野花。
肩负重大使命,翅膀空灵飞动。

春天,原来,我是一个花心的人。
可是,如果我真得
有这么多坚强的花心,多好呵。



我登上山顶,习练三招剑法


陡起衣衫,壁立山巅。
登高揽胜,怃然生感:

原本,铁骨铮铮的大地。
此时,庶乎,比我
活在人间,还低三下四。

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
像一个个墨点或蚊子。

原先,藏匿于乌云中
不苟言笑,愁眉苦脸
对我带搭不稀理的太阳
突然,对我笑脸相迎。

山谷中那一条昔日里
我坐于它身旁垂钓时
总是一浪推一浪的江水
此时,更无一丝涟漪。

那无尘、蔚蓝的天宇
也下滑至我的眉梢。
好像我双脚再跳一下
就能被它锁喉。

为了不败于苍穹
我才登上山顶。
追随云霄上
那一点飞鸿。
习练三招剑法:
盘旋,翱翔,振翅。



当我踏遍青山还会与你相遇


如果在春天我独自乞讨。
请相信我是丐帮中最好的诗人。
如果在春天我去写诗。
请相信我是诗人中最好的乞丐。

在永失我爱的这一年春天。
我走到山上,忽然,发现:
野花到处都是,富丽着,争艳着。
不屑于我的伤感。反而越开越多。

那么,我,也惟有祝愿你:
我亲爱的人。我爱过的人。
春归,你也要春回山野中。
找一处花丛盛开你的妆容。

千万不要在红尘中零落成泥。
这样每当春天我去天下行乞。
这样每当我踏遍祖国的青山。
我还会像一个诗人与你相遇。



春天,我的兄弟


春天,我的兄弟。
我的兄弟,春天。
是富有的大财主。

无论是大地上的爱情。
还是天空上的良心
都胜过我许多。

我是春天贫穷的兄弟。
它的品德高尚。
它贵为天子。
我流落民间。

春天,我是你的乞丐兄弟。
在枯枝败叶中
寻找果腹的东西。
从尚在的残雪中
窃听你的惊喜。

太阳赠我千金。
我也不想要。
春天,我的兄弟
我不爱鼠窃狗偷。

在这个世界上
春天的玫瑰正被风雨蹂躏。
我没有一朵花,我的兄弟。
花都是你的,春天,我的兄弟。



迈开正步走下山岗


一往无前。
每次在南山上写完诗。
我总是迈着正步走下山岗。
模仿解放军操练的样子。

让夕阳检阅我。
让野花笑出声。
好像重任在肩。

迈开正步。
不管林中的飞禽走兽。
如何盯着我夸张的表情。

迈开正步。
走下写诗的山坡。
穿过幽暗的丛林帝国。

不怕山路的湿滑。
不惧乍现的坟头。
不睬丑陋的树根。

只怕人的咳嗽声传来。
我惧怕人类的惊扰甚于鸟。
影响我的庄严伟大。



诗人和少年


在家乡的山上。
今天我看见
少年们在满山乱跑。
那些调皮的少年中
能不能也出一个诗人?

我也曾是那调皮中的一个。
三、四十年之前。
无涯的夕阳,数十载春秋。
让我终于从一个早熟少年
蜕变为一个祖国的诗人。

眼下,这满山乱跑的少年中
不一定能擒获一个诗人。
这要有一些机缘。
有一些当头棒喝。
有一个孤介傲岸的性格。

有一个美丽聪颖,特立独行
富有艺术气质
充满纯净之美
闪耀理想光辉的红颜知己。

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是:
拎一个柳条筐子
跟在这些乱跑的少年后头。
捡拾他们的雅趣。

一掷千金的少年!
动如脱兔,浮在云端。
我加快了爬山的步伐
逆旅拉长了半边落日。



一轮美丽,小鸡啄米


如果我能够让时光倒流。
就让你最爱我的时候回来。
时光是可以回来的。
譬如春天,一而再
再而三地回来。
只是对于春天而言。
我们回不来它了。
只是对于春天而言。
我和我爱的人再也
不是春天的好儿女了。
我和你再也不能
让春天的心感到满满的幸福了。
如果时光永不复返。
如果朋友不能再见。
如果你再也不能被我拥抱。
我会依然在高山上流连。
眺望那一轮美丽
依旧从山巅上滑脱
像小鸡啄米埋头去亲吻
山谷里那一条她最爱的小溪。



中年情人


从中年开始,做一对情人。
让我们一起漫步在青山上。
你,生而为野地的花。
所以我不能带你回家。

你的屁股蹲在地上干什么?
是不是为我采一朵野花?
我不需要你为我采一朵花。
你采花的姿势就是我想要的美。

林间的阳光是一双穿着丝袜
被我反复穿越、爱抚的美腿。
你微胖,像一把合不拢的伞。
一朵云,糊住了我的眼镜片。



秋雨中的登山运动


秋雨中登山。平等的是:
我撑着伞,山道边的树木撑着伞。
我收起伞,发现林中的伞都漏雨。

雷声狠狠地砸过天空。
不怕恐惧。快乐登山。
就像我发誓不计荣誉。
一生要快乐写诗。

今天,秋雨大丰收。
等待我来用伞收割。
雨中,我的伞要与树伞
比一比,谁更耐用。

在雨中打伞登山。
雨后我不去等待在山巅上看彩虹。
我感恩风,我感恩雨。

即使最后,阳光给我无比明媚的柔情。
最美的是:我也说我快乐地经历了风雨。
从来没想过要在雨后收获阳光和彩虹。

风雨让人惊慌失措。
阳光容易让人头晕目眩,我都拒绝。
只享受,生命律动。心脏的跳动。

无论是阳光还是风雨,我都不接受。
我只享受生命朝气蓬勃的运动。

我在秋雨中登山。
看见金黄的秋叶。
落在山路上,伸展着纤弱的小腰条。
痴迷地跳着健身操。



晨练,我在一棵柞树上压腿


晨练,我在一棵柞树上压腿。
相信,筋长一寸,寿增十年。

我每天早晨来到树干上跳舞。
像一个笨拙的舞蹈演员。
一棵柞树抱怨我欺负它。

让我和这早晨的树林一样空静。
让早晨的阳光描绘每一棵树木。

我愿意如早晨的树林一样
呼吸着新鲜空气。
哪怕是雾气缭绕,朦朦胧胧。
一边压腿,一边让风吹着我的诗句。

虽然我的身高不会超过每一棵树木。
但我的柔韧度一定要超过每一棵树木。
太阳照耀主要是来晒黑我的皮肤的。
清风主要是来帮助我做扩胸运动的。



她来自武当,我来自少林


“怎么又碰见了!”
“是,每天来转一圈。”

每天,黄昏。我来爬山锻练。
都会遇见一个陌生女人。
人才姣好,红衣,蓝裤。
夕阳给我们同时染上荣华富贵。
但我们没有谈恋爱。
浪费了这大好人间。
当然更没有亲吻、挽手、拥抱。
我们一前一后的身影只是
令大地上夕阳的斜晖痴呆。
黄昏像一瓶绘画颜料倾倒。
情思在群山的灌木丛燃烧。
幸有晚霞,感谢余晖!
为我们披上御寒、遮风的装饰。

她披女侠的斗篷。我披和尚的袈裟。
她来自武当。我来自少林。



春天,我还没有脱掉棉衣


已入春,可我还趿拉着棉鞋。
扣着棉毡帽,披着二棉服。
可大自然已经有了绿色植物。
我的诗歌中也有了一些野花。

今天,妻对我说:
本县只有一个人。
春天来了,他还
穿着棉衣、棉鞋。

妻还说:世界上,没有比我
头发更长胡子更拉碴的人了。
其实我已经习惯了不修边幅。
不拘小节,不拘形迹。

不管她怎么说我。
我还准备把棉服
一直穿到初夏。
给感冒的穷人发汗。
给腐臭的富人捂蛆。



在未来,少年才会学会爱


今天,我看见一个少男
拽着一个少女的小手
上坡又下坡。
慌张地满山乱跑。

今天,我撞见一个少男
和少女在下山。
少男在坡下接她,张开怀抱。
但少女只递出
她的一只小手让他牵。

唉,我怎么样才能
告诉那个少年和少女
比牵手更动人的爱的方式?
那个少女需要在多少年以后
才能学会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春天暂时没有开花


春风吹回来了
还没有吹回绿色的帘帷。
不是百灵鸟在传颂春天的声音。
而是乌鸦第一个在声嘶力竭。
不是细雨来粉刷春天
而是残雪首先在更新。

春天暂时没有开花
春风依然吹来雪花。
春天像我过去蒙昧
的日子一样来了。
就像我愤怒的思想下
托举着善良的心。
就像我写过露丑的诗歌
但,是写在白纸上的。



月亮的阴影


天上的圆月
是一个人的背影。
白桦树在深秋落叶了。
月亮还在璀璨着。
爱,不会下地狱。
情,存在天堂上。
大地上有多少陨落
天上就有多少飞升。

天空上
那轮明月只是背影。
是我的美人
借月光回忆往事。
我想如李贺一样走进月宫。
让那沐浴的美人轻轻转身。
月亮最美的部分是阴影。
是瞎子永远看不见的黑。



阅历


我进入了
知命之年。
《论语.为政》说
“五十而知天命。”
今天,蹲在
稻田旁。
折一枝十月
金黄的穗子。
也就是
黄灿灿、金闪闪的
稻穗。
拿在手里。
才真正领悟到:
童年的工农兵
小学课本上
学过的:
“沉甸甸”的稻穗。
真对。
真准确。
真没有骗我。



荟萃成你


这一生
我喜欢过
小女孩
少女
青春女子
风韵少妇。

上帝
最后把你
领到我面前。

这一生
我爱过
小女孩
少女
青春女子
风韵少妇。

上帝!
最后她们
荟萃成你。




苦海简介


苦海:姓名周平。1965年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县东方红林业局。1985年毕业于黑龙江省呼兰师专。现居黑龙江省饶河县。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作协会员。诗歌作品发表在《中国诗歌》《诗歌周刊》《诗林》《诗潮》《诗选刊》《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草原》《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映山红》《零度》《凤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安源诗刊》《金银滩》《乌鞘岭》《马兰花》《大观.诗歌》《西部作家》等一百余种刊物上。曾在《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美髯公杯征文大赛》,《首届知美文化杯全国文学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信箱:pingzhonglang@163.com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rkh200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08 , Processed in 0.0908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