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3|回复: 0

欧阳江河:那么,威尼斯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18: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欧阳江河:那么,威尼斯呢?


1. 
考虑那样的变化:生命苦短 
不要那么仓促地离开威尼斯, 
一个你正在去的地方。在火车上, 
你睡过了头,看上去却像整夜没睡。 
主要由挤压过的空气构成的睡眠, 
气球般瘪了。醒,像浅色衬衣的领子 
朝外翻着,比袖口还脏。一路上 
到处是配钥匙的摊位,成都,锁着, 
打开就是威尼斯:空也打开了。 
整个威尼斯空在某处,词汇表,空了。 
   
2. 
“先生,你这是慢票。”列车 
在钝刀子上行驶。是不是换把剃刀, 
旅途就能快些:下一站是威尼斯吗? 
“没有下一站,先生。”刀片般的景色, 
在下颌一闪。所罗门的判断是对的, 
意义放弃尾巴后,会像壁虎一样逃走。 
除非时间卷了刃,秒,落在分钟后面, 
而你不问今夕何夕。现实感 
是向昔日好时光借来的,你可以 
向奥尔甫斯借听力,向阿基里斯借脚踵。 
  
3. 
脚疼的威尼斯之旅。一种起泡的感觉 
从支气管一直往针管推,一直推到静脉, 
那冷风入骨的针尖上。“疼吗?” 
女护士在千里外问。针是一次性的, 
用完就扔,但你拿用剩的红药水怎么办? 
一不留神弄到手上,够你洗几天的。 
诊所附近随便扔着些赤脚医生的鞋子, 
但没人真的赤脚,连稻草人也穿着鞋 
在人事科走动。干旱,被一把雨伞撑开了, 
成都的雨,到了威尼斯才开始下。 
  
4. 
无论你在哪儿下车,风景都一样荒凉。 
红辣子的风,涂了层奶酪在吹:祖母绿 
吹拂着少年白,黄金吹作碎银两。 
变脸的折子戏:马脸一沉的孙猴子 
借助超低空的历史舞台在飞行。 
而一群唱帮腔的女花腔,用关汉卿 
在唱普契尼。西服,换了毛式制服在穿。 
月亮瓷器般升起,它那小心轻放的美 
是从腌青菜的坛子里捞出来的。 
嗓子腌得太久,已经染上了乡音。 
  
5. 
你还不是幽灵,却以幽灵般的语气 
说起成都:那样一种配电网的知识, 
在本地人身上是隐身的。电费被折旧费 
拖欠在那儿,只有反着长的头发会那么长, 
留了十年才去理。夏利打不起, 
还打不起一辆面的吗?总不能 
情人约会也挤公车,下车才发现 
上错了车。脚踏车,骑着骑着 
没了扶手,轮子却在天边滚动着。 
唉,成都叹息一声也就骑过去了。 
   
6. 
那么,威尼斯呢?别以为啃过的鸡翅 
能让身边的世界飞起来,伊尔18 
也还没坐过呢,上哪儿去坐波音767? 
那么多的人等着要上蓝天,你数数看 
独眼商人前面是渔王,酒吧王, 
再前面是那死于水中的腓尼基水手。 
你和他一样高大,俊美,但海风 
轮不到你吹。像威尼斯那样的地方 
是刻了钢印的。海关的事快不起来, 
又压着些航空信,有那么多邮戳要盖。 
  
7. 
酒劲像是一根军用腰带,把裤子 
连带着哈欠往上提。几个逃票者 
扣眼般,呆在腰带上,脏话讲了一千里, 
是那种饶舌之余的,中年人的脏。 
汗水顺着袖子往上卷,年老的查票员 
没右手,但有两只左手:他的鞋 
两只都穿在左边。是不是马爹尼 
当二锅头在喝?酒瓶子,早空了, 
但酒还在往外倒,保持着瓶子的形状 
和易碎性。醉,碎玻璃般,堆着。 
   
8. 
你一夜之间喝光了威尼斯的啤酒, 
却没有力气拔出香槟酒的塞子。 
早晨在你看来要么被酒精提炼过, 
要么已经风格化。文艺复兴的荒凉, 
因肉身的荒凉而恢复了无力感, 
说完一切的词,被一笔欠款挪用了。 
拜占庭只是一个登记过的景点,其出口 
两面都带粘胶。一种透明的虚无性 
如鸟笼般悬挂着,赋予现实以能见度。 
每个人进去后,都变得像呵气那么稀薄。 
   
9. 
你不可能走得更远。还是找地方 
歇歇脚,拍几张纪念照。快门 
到处都在按下,你却有意不上胶卷: 
在一个6乘4的空间里,王宫的角度 
也就是监狱的角度。转动纸之门的把手, 
直到门缝从慢慢合拢的黑与白 
转向单眼皮的蓝色天穹。你没有想到, 
番薯脸变了烟花脸之后,一下子多出了 
十来张气球脸,被十来个小泥人吹呀 
吹的,没准能从旧爱吹出些新欢。 
  
10. 
别以为别人丢了丑,自己就会变美些。 
像那样一个美得叫人起疑心的地方, 
电灯泡是会坏的,水龙头怎么也拧不紧, 
地址从每封寄出去的信退回来。 
美,懒散地对待自己,也不上闹钟。 
而你把柠檬使劲往外挤,以为这样 
能挤出些什么:空白就这么挤了出来。 
仅有的几颗泪珠,要用多少黄手帕去擦。 
亚得里亚海从遍布全身的毛细血管 
从密不透风的热,凉丝丝涌上喉咙。 
   
11. 
生命苦短,不要把注码下在威尼斯, 
一个你不在的地方。叫牌时, 
你把里拉人民币叫在一起,但手气 
在拉斯维加斯那一边:你叫白,美元就黑。 
即使八小时的现实之外,又添上 
两小时的超现实,骰子还是扔不出6。 
要是没香烟可赌,就赌香烟盒。 
哪儿有存折,威尼斯就在哪儿 
被取出来花,成都也花了个精光。 
哪儿有保险柜,0就在被撬开。 
   
12. 
你真正需要的是尽可能多的图钉,哪儿 
被撬了,就把小偷的证件照钉在哪儿。 
你还需要一把铁锹:埋了煤气管道, 
还有下水管道要埋。身体的秘密排泄物 
因大海的存在而变得纯洁。而钻石般 
迎风招展的水滴,被一只长嘴鸦嘬空了。 
你能呼吸到那仁慈的漏洞,地中海 
漏得只剩几个游泳池。刚堵了瓦斯, 
又得去堵可乐,越堵气泡越没。 
哦甜蜜的放弃:往外冒泡的未必是真的。 

13. 
你能感觉到美的根深蒂固的无用性 
开始动摇。在威尼斯,火有点慢, 
因为到处的天空都是水。一只鳕鱼刚起锅 
就被搁进速冻柜,冻成鲱鱼的样子。 
零嘴吃了那么多,饥饿感却像手风琴 
在圣马可广场上拉着。瞧那体面的绅士, 
宁肯与流浪汉分食面包,也不上餐馆, 
他对龙虾怀有歉疚感。小费留在桌子上, 
没有侍者去碰它。松弛的岁月, 
营养和排泄物,真有那么贴切吗? 

14. 
带阳台的威尼斯,有午后茶和午间新闻, 
但没有像样的中午。你只待到星期三, 
却比星期四还待在那儿的人 
多待了一天。本地报纸还没印出来 
就已经有人在别处阅读它:真的衰老 
踉跄得像是到处都跌落在地的眼镜, 
加深了年轻人的近视?真的连近视度数 
也要在看变成不看时才显得精确? 
真的那小如针尖的“不”字上能跳探戈? 
云的样子看上去集中,其实是任意的。 

15. 
半个,被一个充满之后,还是不到一。 
为此,耐克鞋用尽两分法的力气, 
也没走得比一双拖鞋远。去过威尼斯 
又怎样?解放牌挂在二挡上,法拉利 
如一记耳光般刮过。左脸那么大的中立国 
把右脸也凑了过来。对着镜子里 
那只有半边天的国庆日出神吧,拿吧, 
这小日子的细软,这逗点,这多, 
十二亿人的多。每个人都在拿,但不知 
拿什么。而你的一半刚好是你的全部。 

16. 
该在何处下车?没票的人在等退票, 
有票的人也在等。但民主的定义是:一人 
一票。那分成两半的子爵,从投票箱 
抬头朝星空看。俄罗斯方块灰烬般落下, 
花开的声音,对于新华社是哑的,聋的, 
却被CNN看作是圆在说话,一个卡通的 
并不是圆的圆。N制或PAL制配好了音, 
只要对上口形,就有人用中文说英文。 
水果刀在一部旧电影里丢失了, 
不是只有苹果才甜,来点草莓行吗? 
  
17. 
可你知道托马斯·曼不吃草莓, 
知道他对威尼斯抱有上个世纪的看法。 
进入一座城市,难道要用离去的脚步? 
黑死病纯属虚构,但一只夜莺 
吓坏了,爱与死被一笔带过:写, 
从永恒这边看不过是纸张质地的问题。 
每个人都在发明他自己的威尼斯, 
真的,真有一座被用来写而不是用来住 
的城市,你对它着了迷。瞧, 
它有点成都,但不也有点罗马,巴黎? 

18. 
肉身过于迫切,写,未必能胜任腐朽 
和不朽。诗歌,只做只有它能做的事。 
字纸篓在二楼等你。电梯在升到顶楼之后 
还在往上升:这叠韵的,奇想的高度, 
汇总起来未免伤感。况且长日将尽, 
起风了,门和窗子被刮得嘭嘭直响。 
生命苦短,和水一起攀登吧: 
遗忘是梯子,在星空下孤独地竖立着。 
然而有时,记忆会恢复,会推倒那梯子, 
让失魂遨游的人摔得粉身碎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18 , Processed in 0.0866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