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7|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一七年下半年短诗选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13: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空调.男人和狗

天黑了,它似乎已经离开
它没有像中午那样
惨兮兮地叫

它比另外两只不会叫的要厉害得多
封住一半的洞口
它轻而易举地
钻了进来

它趴在空调的排水处,舒舒服服地睡
没有什么地方
比这里更好了

它的姿势与昨晚店门口的人不同
店门口的人
将头枕在一小片水渍里

店门上面住的人家
早早关掉了灯

◆胆小鬼

我看不见的血迹,是因为早早流尽了

我看不见的眼泪,是因为
早早流尽了

我看不见的人影
是因为
早早地离开了

他离开了很久,我也没有什么感觉
至少
他们不会在火车上抽打我的脸

不会偷我的包
侮辱我的家眷

不会在武汉炎热的街心割下我的头颅
我不需要他

如果他回来,忍不住出手,一定是互殴
如果他不小心,壮着胆子,打了他们安排的人

我一定站得远远的,流着泪,拍拍手

◆十二恶少

很早以前想说说他们,很早以前
把他们恨得牙痒痒

很早以前我想起她
一位陌生的,可怜巴巴的姑娘
被他们轮奸,蹂躏
难受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十二个孩子,未成年
为什么下得了手?为什么没有被打死

难道法律,冷冰冰的,就不能给她一个暖心的公道吗
难道人心,冷冰冰的
就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余生吗

十二个孩子,很快就长大了
很多年后,十二个孩子,也将是儿女们的父亲

当他们远离故土,忙于生活
会不会
整夜整夜地听到
她当年,发出的,苦苦哀求的声音

◆豌豆尖

一群人在地里摘豌豆尖,没过多久
豌豆尖
就摘完了

一群人提着筐子里的豌豆尖满意地离去
没过多久
村子里,便飘起了
白白的炊烟

一群人在摘过的豌豆地里焦急地等待
没过多久,一些嫩嫩的
又长了出来

嫩嫩的豌豆尖,谁不爱呢
没过多久,一群人纷纷纷纷离去
留下一地
绿色的手指

◆九寨离我太远了

九寨离我太远了
九寨摇晃的时候
我在浙江

我知道有一些人已经死亡
有一些人尚在死亡的路上
但九寨
离我实在太远了

灯光轻飘飘地
笼罩着办公室
我埋头不语,我在写诗

◆黄金心脏

金色笼子里,她从眼球里剥出水
一遍一遍
擦洗厚实的手掌

县城的另一端,她抱过的三个孩子
从眼球里剥出水
交给风尘赴赴的父亲

她和他们的父亲之间
放着三颗幼小的心脏,一颗年轻的心脏
——她曾被它们吸引
现在她不要了,她望向

火光中流淌的黄金
她义无反顾的走过去

她听见最后一颗雄性的心脏在身后滚落
她抱着胸腔
秋夜星光弥漫,秋风刚刚拉响序曲

◆风吹着吹着就灭了

风吹着吹着就来了。风吹着吹着的时候
我感觉不到
风吹着吹着
它们就跟着跑了

风将要吹到哪里
我不明白
我躲在竹林里
哑然失笑

风将竹子吹得嗵嗵嗵地响,竹笋上的
竹象一只只滚落
竹笋上的竹象在风吹过后
成群结队地飞

一团一团地飞。我躲在竹林里
缩了缩鼻子
等风再次吹起

◆雨后的世界

喜欢雨,是很难克制又无法回避的事情
喜欢雨后的世界
清凉,干净,泥土柔软

喜欢与很多人走过去
看一些鱼呛死
看一些鱼翻腾,长出浑圆的鳞甲

事实上我想与死去的鱼
一同被人带走,只是带走鱼的人
大多无法动弹

水洼不是很大,却满布江滩。我长在水里
也长在土里
我的身体,没有一点点圆形的鳞甲

◆为什么不懂得离开

砍过的竹林,年年都在长
挖过的自留地
年年都在变

一些狗在炮响后被吃了
一些鸡蛋
在人来后
摆上了水泥台面

鸡蛋没有腿,为什么能离开村庄
有腿的人
为什么年年跪在床前

有腿的人,身上紫一块
青一块
从来没有消除

有腿的人含着泪,看着熟睡的孩子
哭不出声

有腿的人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门外
又是一群什么样的男人

听得那么仔细,笑得那么离奇

◆让它安静

让它安静。安安静静地
矗立在洪水一岸

让它安安静静地听
天地之间
最犀利的雨声

人们走在下面,走在雨的中间
人们走了很久很久
从青年走到了暮年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陷进了土里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埋进了水中

为什么他们不会走远
不会坐上水中的大船,或者
颠簸的汽车

或者他们都在等待。正如它
安安静静地
矗立在洪水一岸

安安静静地矗立在雨中
任雨水击打它的头顶

◆老槐

屋檐下的灯,一直照着它
屋檐下的灯
照着它最坚硬的一部分

它在风中飘起来
又在风中落下

屋檐下的灯照着它主干上漆黑的一团
像眼睛
又像一个人的身体

早些年有人跟它说话
现在没有人理它

早些年的勋章干干净净的
现在它听着戏曲

身边的人也听着戏曲
在浓重的夜色里,在明亮的灯光里

◆夜路

不会飞的原因有多种,比如失去翅膀
比如关在笼子

然而它不仅不会飞
还不会吵,还不会闹

它卧在黑暗的国道上,耳旁传来呼呼的风声
它的眼睛戳瞎了
嘴巴封了

它和它们一样,只能凭着体温
凭着血
凭着记忆和感觉

毫无希望地挤在一起。像一群知道真相的人

◆四叶舟续

它们在说对,或是不对
它们说大海里的水更蓝了
我只得停下来
坐在海边,我只得解开
它们的绳缆
像几只养不死的鱼
像几只长不大的鱼
在海里,偶尔亮出银白色肚子
偶尔吐出一串珍珠
但我需要暴晒,需要大雨
我沉默了这么久,它们游荡了这么久
我想把它们变得更小
更加精美。我想把它们排在海面上
一会儿重叠,一会儿分开
我怎么想,它们就怎么做了
它们越来越远,远得差一点就看不见
但有什么呢,暮色垂临
明日照常升起。我曾记得
它们游向的大山,也曾记得饱满的水果
在梅雪纷飞的时节
在金黄的麦地
有柔和的处女,有几个稀奇古怪的人
它们在海的另一边
它们不会回来。寂静笼罩辽阔的大海
我的瞳孔转动,它们不会回来
木板飘在辽阔的大海
我的瞳孔转动,它们不会回来
我知晓木板的归宿,是小舟的重组
但谁比谁更能完美地替代
我知晓小舟的归宿,是拱形的海水
但水质如网,一片浑浊
我在睡前该不该铤而走险
满天的钢钉那么多,我该选择哪一些
我的四叶小舟,在无风的夜里

◆堂屋中间坐着的人

夜里起来才看得见,夜里
她看见了
高大的妈妈

夜里起来才知道
高大的妈妈
一动不动
坐在堂屋的中央

门外没有什么声响
亮瓦上的夜空
一片漆黑
高大的妈妈不说话
她有一点害怕

也有一点期待。高大的妈妈
比夜空更黑
比夜空更黑的妈妈
有完整的轮廓

◆茶色的黄昏

天空似琉璃,天空中
有他的影子
我在回家的路上
我很安静
我躺在离家不远的小山包
捏着养土豆的泥
养土豆的泥一点一点落下来
堆盖宽松的裤管
养土豆的泥在河南
一点一点落下来
堆盖着他的衣裳
天空的琉璃越来越暗了
养土豆的泥堆盖着他的衣领
我听妈妈说着没有根的话
我听见他
提着礼物叫嫂嫂
我听见他在绵长的哭声中说
河南的煤窑太小了
我听见他年老的妈妈
躺在竹椅上,纳着鞋底:
为什么都躲着我
为什么躲着
我这不中用的老婆婆

◆朦胧

两个人的影子里,必有一个藏着漩涡
海水离得很近
海面如一块柔软的玻璃

我感觉不到危险却
有着深深的不安

我感觉不到美丽却
有着深深的迷恋

大海折叠起来,大海拥有数不清的空格子
大海在两个人的影子里
缓缓旋转

我们手挨着手,海面将反射变成折射
没有一滴水珠离散

◆阳光照耀她的肩膀

我能想像出
阳光再次照耀她的样子

就像在山腰,仰望她的时候

后来我们在山顶相遇
我看着她
没有躲闪
她看着我,裂开嘴笑

我看见她的脸上
有许多褐色的雀斑
——为此我很失落,甚至有些瞧不起

她转过身,望着新妆的菩萨
我也望着菩萨

下山后她还留在山顶
她静立的样子
在阳光下还是那么美丽

但比起现在——我想她的时候
仍有较大的差距

◆平原

假如我曾抽离过许多界碑
我在安置的时候
便有了充足的理由

平原一展再展,我敲出的界碑
根本不够
我必须将太阳控制在黄昏之前
必须将马驱除
必须推倒一个又一个蒙古包

以及我一路拾得的金属和血漆
平原何尝有过尽头
我敲出的界碑根本不够

◆诗与道

一望无际的非是海水,却有着海水的样子
我亲眼瞧见
却无法触摸
我将两条生着铜锈的鱼放进去

一条向东,一条向西
一条安静,一条摆动不停
有那么一会儿
它们调换了位置
但我不能确信

又过了一会儿,它们散开身上的鳞甲
露出透明的肚皮
闻讯而来的人们哭着舀走一些

我躲在里面,睁开黑白色眼睛
波纹闪着光芒,编织我看不见的部分

◆引

想起她的时候,她多是不在
不那么想
又站在门口

一会抛来花枝
一会抛来锈球

她说着我听不太懂
却非常动人的话

她随便拣起一件什物
都能擦出
瓷器与火花

等我抽出身,走到门口
她只有一个空洞的形体
她遗下的一切

像是门里(门外)拙笨的器具
我敲出的声音
多是缘于它们的撞击

2017年七月 至11月  于浙江永康
发表于 2017-11-15 10: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胆小鬼

我看不见的血迹,是因为早早流尽了

我看不见的眼泪,是因为
早早流尽了

我看不见的人影
是因为
早早地离开了

他离开了很久,我也没有什么感觉
至少
他们不会在火车上抽打我的脸

不会偷我的包
侮辱我的家眷

不会在武汉炎热的街心割下我的头颅
我不需要他

如果他回来,忍不住出手,一定是互殴
如果他不小心,壮着胆子,打了他们安排的人

我一定站得远远的,流着泪,拍拍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16 , Processed in 0.0947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