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64|回复: 4

[原创贴诗] 诗八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09: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丰盈 于 2017-11-14 09:57 编辑

                         诗八首

               《落叶翻滚》

想来已毋须登临杆头,枝条上料无翻耕之事,
这时候孤独跑过去是否会撞怀白马呢?
我迟疑于一种现象,乌鸦取代了远行的云帆,
它的戾气或可用来油漆一遍山川景色,
可以让怀春的人把冬天脱下,被钢琴按响于昨天。
你的忧伤有多深?我问青荇上披靡的贵妃,
辗转于她的雨林中夹叙的往事,捕捉一场欲飞的雪,
看她的裙带边麇集了多少马蹄,存留多少凄美的诗篇。
君怀已然是为西风所破,
书生犹在广邈间用尖喙推敲深深梧桐,
人民偏居池塘。
听雪的人,内心里有一万朵梨花待发,唤回一两行大雁,
与他的深怀举案齐眉,与我的真切相映成辉,
——故国深婉时,明月如斯,在我的血液里象征一回返还的沉船,
或者发牌的夜莺。

         《往事》

回望是一场雪,照亮蓬乱中的白马,
返回词,它的无垠的废墟,升起一个沦陷的部落。
我的缄默,去追逐绳蝇尽头的雨季,采摘红叶的绚丽,
献给流水上起舞的灵与肉。

我记得名字上的涛声,穿过碣石的光华,
抵达了悲伤麇集的现场,初雪般颤栗,
熟悉的面容如铁,用迷人的气息掠走碑文上的麦粒,
把孤独留下,披覆黄昏中聚啸的羽毛与虫鸣。

无限的深度来自一组词瞬间的跌宕,
这时间表情上没落的祭神,长老,戏中运毒的蝴蝶,
无不退避于一场雪的背面,让马蹄空惚。
山川易老,空寂处的幻影搬来一个凝露的饭局——

毕现,母亲的语境里飞翔大海的身世,
伸延出翡翠的婚诞:遥远的更漏,它的半坡上含英的珠贝,
反光,和它一世不朽的爱人。

《九月》之一

九月至简,庄稼倒地时,
起义者的身影无以遁迹,却仆从于雨水的偏头痛里。
我们偏僻,只在寂灭处守候一个约定,将多余的日子扶起,
经由它们抵达一种安慰,与谅解。

而人事纷飞啊,无常的游戏正此消彼长,
像火焰,弯道处应有燕语留芳,绘出鱼的呼吸,
年轮不输远方。
——旧事恍惚,新事乖张,
一乘霜叶于风中迎迓白雪,策论之中或有白马反照,遥不可及。

金钟寄语瓦砾。光明岭上有捻须人按剑不发,
婉陈衷情。
徐娘入伙偏方,摩挲出无良之辈的旧疾敷以脸书,植入闪电,
诸侯者猛禽安息。
屋漏之痕,充满智慧言辞,在金色大厅换帖狄金森,
延续一贞橡树的仰望,与期待。

          《九月》之二

九月天高,半卷诗书徜徉,
半卷,还是半卷——

去年到今年,
有什么在半路杀出,始终不归,
譬如说雪,想像一匹白马对汉字的深入,
它是混迹其中,还是强作欢颜,
或者就是一种对命运的抵抗,哪怕形销于寡廉鲜耻。
清寒备至,感动令衣带渐宽,
让抱憾而终者有了披露采风的可能,潇潇而来。

那么九月的阐述只是一种豁免,像野鸭子,
于句号中救赎自己的心境。
物理前沿,一朵菊花可以搬走成因,纾缓故事的发生,
一万朵菊花过户,
马蹄中就丛生一万个寡妇听写从前的雨声。

继而,我们可以揣度一个临渊的人
有羞耻之心可驭,抵达天意。
而登高之人,却把流水视为机锋,侵入玫瑰梦,
在九月的慈蔼里俯冲,吃光两岸的月明。

           《白露之后》
               
白露之后,还有什么可以更加深入?
蓝火车之舞?柠檬之旅?遥不可及的黑皮手套?

我只关注芳草的品质是否还披覆于少年之身,
守望菊花里跑出返乡的白马,指认旧山河中的徐娘,
放生草木间未亡的誓言。期许未来的人,
把桃花挪开,广大中自有沉香的手指绚若马蹄,荡开中年。

“哈利路亚”。景仰之人活在景观中。
孩子啊,久远的灼痛唤醒临渊的人,如蝶羽否定断桥。
又发现缓坡,于你的智齿边种出清溪来,甚过夜莺。

爱人啊,请把末路断开,“让我的忧伤无处可觅。”
我把最初的诺言安于累卵,秀于林莽,
那一轮满月依然如蛙,献出木匠的绝技,画出白银满坡的婚诞。

似乎有一种坚执依旧,于风中擘出流水的火焰,
等候昭雪之人越过苦难,进入初白映出的家国之念。
往事的体温秉持金属的擦痕在时间的边界叩响柴门——
母亲,我用残损的光阴拉纤你满头的白发,这无法返回的玫瑰之约

           《背影》

不可以去计划外打草惊蛇,
我深信在灌木下能唤转溪流,取出蝴蝶。

我知道神与人邻的表情间滚动着萧瑟的落木,
解析为一种疼痛的背书,卷帙浩瀚却有勾心的一脚,
用于厘清账目与矫饰。不似你的背影中的琴弦,
可以断然地否定过去,发现未来。
仿佛蝴蝶的手杖来过,在黑暗的机遇上探雷,在狭义中
敷设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人间的词意
便有了起伏与跌宕,沉船如妓女般制造出忧欢与远近。

我们的愿望总是有春天的棱角,柔软,
然而弥坚。纵横交错的色彩后面是湖,辛酸的镜子,
废墟般吐着血痕的浆果,让朗读者进入恍惚的胜境。
一种安慰,是那个搬走绝望的人渐次消弭,
他的影书,仿老式的礼仪脱去斑驳的缕衣,留下蛇吻的标记,
在虚拟的一隅聆听伤痕。

            《丛林》

某时,丛林里的寂静如锦书,
撷取高山流水,或一把流觞垂下的花期。
美味重弹,美丽不羡扬州,
却有乌鹊斜飞,方腊退兵,树皮上的疤痕正自抽刀断水。

可是神灵隐匿,只把时光书置于眉,
咬碎丛林里的绚烂,与预言。
光荣与梦想,从来只为飞禽传递,与马蹄无关。

有什么在暗自搬运?血色的鸟,
浚通了君王之愿,玫瑰之想么?向着远方,
用断碑取回湮灭的火焰,它的羽毛媲美孤独与泪痕?

青青,或者我的姑姑的手谈偏北,
脱衣的瞬间,丛林里有知识青年的吻像一只旧怀表,
藏不住春天的雪。

            《农历八月十五,醒来》

愿为噙泪的鹤鸣,守望流云上的消息,
张生的脸滩可有飞瀑直下,桃花策马而来?
环佩荡开时,故国含辛的往事低回,故人紧咬沉钩上的明月,
送来伟大的伤痛。而燕剪如刀,深入华年,
剖析爱与恨的关系,却原来是砍柴人的姿势里有石头开花,亦见断鸿飞雪。

聆听时光里细致的足音,把马蹄安置于掌心,
看它犁出白银的婚诞,外放稻草人腰间的淤泥。
广袤与否,与一个人的慰藉无关,与泪痕里听雪的宿愿无关,
红叶翻滚,可以让自省者的手谈倒闭,于虚幻处自拟泉水,
把时间养活,无非是飞鱼升阶,于青苔上修饰一遍逾期的山河。

升沉与荣辱,皆如半坡上的一朵云勒紧内心的闪电,
低些,再低些,于池塘的深处交出虫鸣与豹子。
试着去理解一只蝴蝶的心愿里堆满的锈,一支青藤弃置已久的城,
一盘乌鸦的棋运:策略、颓废、夸张,或者虚拟声势,遥不可及,
抽烟的恍然里倾斜的马桶,与反动。


发表于 2017-11-30 01: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稳健厚重,有激情有理性,语言生动机智 ,阅读如一次充满画面感的旅行,非常喜欢的诗。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钻石兄鼓励!久违致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小二 发表于 2017-11-30 01:11
稳健厚重,有激情有理性,语言生动机智 ,阅读如一次充满画面感的旅行,非常喜欢的诗。

谢谢您评读鼓励!致敬!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21: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下,或者自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01:15 , Processed in 0.06399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