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57|回复: 0

[诗坛动态] 原作者:河西苦雨 网络、诗歌、社会文化生态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09: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作者:河西苦雨

网络、诗歌、社会文化生态

                              ——从诗生活说起  
                                
诗生活为什么会越来越冷清?


                     
2012年初,我下决心买了电脑,交了网费,,跟儿子学会了上网。说实话,没有上网之前,我对网络有一种特别的向往和幻想;但仅仅半年之后,我就开始自嘲自己的天真,认识网络的虚幻性。对网络的怀疑和对现实的怀疑渐渐变得一样的明确——网络也是现实的延伸,现实中不存在的、办不到的,网络也同样不存在、办不到!难道有谁会真的相信“虚拟人生”?
不过,我还得承认,网络确实曾经给我带回多年以来已经枯萎的激情。整整有两年的时间,我陷身于网络;直到今天也是这样,一天不上网就闷得慌。网络让我变得比原来还更空虚!
给过我一些激励的网站主要有两个,一是“好心情”,一是“诗生活”。“好心情”给我这些年糟透了的心情少许慰藉,但终归不能让我的命运柳暗花明。2014年的无疾而终(关闭或查封不得而知),让我对网络越来越没有信心。
在“好心情”之前,我就注册过几个诗歌网站,包括“诗生活”。我先在“华语诗歌论坛”(好像是于坚和阿红主持的?)粘了篇小说《吉星高照》。结果立马遭到永久拒绝访问。原因可能是里面有一些不合时宜或少儿不宜的敏感词汇吧。这让我很伤脑筋了一阵。以为别的地方也是这样。所以一直很感激“好心情”。但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在“诗生活”发帖更容易。几乎没有门槛和障碍,不需要任何条件,才知道BBS是什么意思。诗生活其实也有审核编辑,只是不随便为难而已。我也曾遭遇过删帖,但主要是因为我发帖太勤,经常发重贴,等级不够吧。
开始上“诗生活”的头两年里,看到这里的点击量相当地高。一篇普通的帖子,几天的时间里也可能有成千上万的点击率。其实诗生活已经开了十几年了,我不知道之前怎么样。但我比较了一下别的诗歌网站,像“诗生活”这样的究竟不多。可是好景不长,仅仅两年之后,诗生活越来越冷清了。开头我还以为只是我个人的点击率少了,原来大家都差不多。有时候十几天也不过几次的访问量。真的门可罗雀啦。
没有上网之前,我以为写作者可以靠点击量来养活自己,上网之后才知道事与愿违。一般的点击量并不能证明什么。很可能是因为该贴的题目有点标新立异,要不就是内容有些奇谈怪论或哗众取宠的东西。
    我很快就发现了网络的虚幻性,并为此发出了感慨之言。发在诗生活的日志里,还被某些人咄咄怪事,讥讽我是疯子。我的失策就是把诗生活当成了私生活,当成了宣泄个人情感的窗口。我太看好了网络的包容性和存在力。我以为大千世界总有能够接受和理解我的人,以为时间可以为我保留和证明一切。我曾经非常信奉美国哲学家科林伍德的那句话“生活是虚幻的,艺术是真实的。”结果是,网络的虚幻性让我更心灰意冷,无望而绝望得更快,更彻底!
    当然,诗生活的冷清绝不是个例。不过我想还是以诗生活为例,我必须说出我的痛感。
诗生活的热闹和冷清不是时间的比较,且是同时段的空间里早已呈现的。
诗生活缺少纸质媒介的支撑。我以为,即使到了今天这样传播媒介种类繁多的时代,纸质媒介仍然是文化传承最好的载体。很多文学网站都因为缺少纸质媒介的支撑而不能做大做强或无疾而终,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听说一个网站一年的维护费至少要几十万,为什么不拿出些钱来出纸刊和选本?
诗生活是一个非常开放和自由的平台,但并不是一个友好的话语环境。也许正因为它的开放性相对更好,才导致它的不友好性愈来愈浓烈。诗生活表面上没有门槛和障碍,其实明眼人一望便知,诗生活是相当势利的。特别是它的子坛或一些兄弟论坛更是如此。诗生活就是这样,网站无门户,纸刊和选本则存在这样那样的门户。重熟人、故人,远新人、旧人。一味地自立门户、搞自留地,是当代文学自绝其路的根本原因!这种表现可以从以下诸方面看出——
1.诗生活没有奖掖机制和读者推荐、遴选机制,诗生活没有线下交流空间或平台。有,也是小圈子式的。只有极少数的论坛较为开放,比如《芙蓉锦江》。
2..对边缘作者和无名作者,熟视无睹,视而不见,缺少爱护和褒举,恐怕是更重要的原因。诗生活里不乏有名家的身影,但大多都可望而不可即。边缘的作者得不到“名家”和“大家”的点评推荐,仅仅是网络的存在是很难出头的。余秀华和郭金牛主要是得到了名家的推荐才出道,而不首先是读者。
3.诗生活的读者缺乏热心肠,或者很懒?普通的读者和作者之间很少跟帖和回复。只有些版主和朋友圈、论坛同仁才偶一为之。而且多半是蜻蜓点水般的客套和伪善。几年来,我发觉诗生活越来越像私生活——在诗生活里除了寻求个人存在感,不是对圈内人的曲意违心的恭维,就是对圈外人的尖酸刻薄的揶揄,甚至不惜恶毒地挖苦和诋毁!
4.名家不买边缘人的账,边缘人也终将失去对名家的尊敬,甚至对诗歌本身失去信心和崇敬。诗人本该是博爱的载体,可我们看到的却是势利——比世俗之人还更势利。诗人之间的顾忌提防远远多于团结友爱!
5.网络的发展,促使各种文化传播的快捷化和大众化。就文学的传播而言,没有比诗歌这样具有短平快特征的体裁更容易得到大众的青睐的了。尤其是微博和微信的普及,更迅速地转移了诗歌的平台,也夺走了大批的读者和作者。微博和微信同样属于网络的新媒介,但它的狭小空间并不妨碍诗歌这种具有“短、平、快”特色的体裁的传播。诗歌的这种特色变成了它的优势,更容易在手机这样的空间阅读和写作。现代生活的快节奏加剧了生命的虚无和苍白色彩,似乎唯有诗歌能更好地救赎那些失落的灵魂?而且诗歌写作起来还便于经营,所以诗歌才成为那些稍有点文化或稍喜爱文化或懂得以文化装逼的人们喜爱的媒介。
总而言之,诗生活网包容大度,但诗生活的作者和读者,包括版主们其实并不大度。我越来越相信我二十年前的一个论题——诗人多半有双重或多重人格,诗歌可能外在于诗人的生活和诗人的内心存在!?同时,我也越来越肯定一个发现——大环境在任何的小环境都有投影,小环境永远折射着大环境。我的意思是,在如此不友好的大环境里,网络这种虚拟的环境就会是世外桃源?同志哥,清醒清醒吧!
          2016.2.26-27.
网络曾经给陷入低谷的诗坛带来一线生机,但真的能拯救诗歌吗?
     毋庸讳言,在互联网刚刚出现在中国的九十年代初,中国诗坛就开始走向低谷,并长期萎靡不振。无论是个人化写作还是个性化写作,知识分子写作还是民间写作,无不意味着诗歌的小众化、圈子化,或者精英化、贵族化。这样“与世无争”或“在食人间烟火”的文化氛围和艺术格局,只能让诗歌陷入自我封闭、自生自灭乃至“自取灭亡”的境地。
非常及时的是,幸好(?)互联网来到了中国,并较快地吸引了文学、特别是诗歌的注意力。必须承认,正是网络,给陷入低谷的诗坛带来一线生机,并渐成气候,蓬勃生姿,蔚然大观。所以很多人认为网络拯救了诗歌。
网络真的能拯救诗歌么?
不错,正是网络,给寂寞的诗人一份慰藉,给出尘的诗人一颗凡心——所有的诗人一夜间都还俗了,还乡了!但也正是网络,让诗坛陷入了一片喧哗、喧嚣,再也沉静不下来了。鱼目混珠、鱼龙混杂、浊流滚滚、泥沙俱下——长期小众化、小资化的诗歌界,走向了大众化、世俗化,乃至低俗化、恶搞化。  2017.2.15.
喧嚣的网络诗歌让很多人忘记了诗歌的本质其实是还原世界的本质,而并不仅仅是为大众和世俗服务的。虽然诗歌的起源来自于世俗大众,但艺术的发展和社会分工早已促使诗歌成为一种高雅的乃至精英的技艺,为什么要让诗歌重新回归它的原始性呢?为什么要让具有超前性、先锋性、引领性的艺术俯就尘埃呢?看看现在网络上充斥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八十年代的杂志上随便挑一首,水平也可能比这些网络诗歌要高。网络的低门槛、无门槛,让很多从来不读诗的人,也可以走进来随意涂鸦、大放厥词。很多用户把论坛变成了练习本和写字板。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出,现在的很多作者只写不读,只发不看,怎么能指望诗歌的总体水平提高呢?连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基本的自知之明都没有,基本的艺术功课、文字功底都没有,这样的大众能拯救诗歌么!
有人说网络拯救了诗歌,也许有一些道理。但网络拯救不了诗人,甚至可能耽误诗人和诗歌。这是因为网络这种相对宽松的环境,很容易成为诗写者寻找个人存在感的平台,而不是艺术追求的园地。
网络真的能拯救诗歌?网络的确曾经给诗歌助一臂之力,但并不能让诗歌如虎添翼。网络也不能拯救诗歌,正如诗歌不能拯救人性。人性坏了,写一大堆诗又能怎么样?   
个人存在感不应成为诗歌的主体精神  
现代文化媒介和平台的多元化和多样化,不仅为人们提供了表达和宣泄的窗口和园地,而且也成为个性展示和个人推销的场所。电脑和手机的普及以及各种配套的网络服务(比如短信、QQ、博客、微博等)的完善,尤其是微信时代,使文化交流显得平民化。诗歌这种具有短平快特征的文学体裁似乎格外受到青睐。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间歇里,人们既可以用较短的时间里,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般地享受一下审美(——当然也可以审丑)的快感,也可以直接互动和参与写作。可以将诗歌当成高级娱乐,还可以当成恶搞之物。
但网络诗歌的存在和兴盛并不等于诗歌的繁荣。无论是作者和读者,普罗大众对诗歌的青睐,多半是为了寻求个人的存在感而已。有相当多的人希望通过诗歌这个媒介推销自己或点缀自己,显示自己的“不凡”或留名后世。而恰恰是个人存在感,使今天的诗歌格外喧闹——很多人就此把喧闹当成了繁荣。
也许是诗歌的短平快的特性,给人以较为容易经营的感觉。实际上也是这样,诗歌与其他的文学体裁相比,操作起来的确较为方便。甚至,毋庸讳言,诗歌很多时候还会给人一种语言游戏、语言魔方或语言迷魂阵,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涉足。
按艺术原理来说,诗歌本来是极为个人的事情。我甚至将它看成个人的生命事件。除非患有极端孤僻症的人,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忍受得了长期的困苦和寂寞的。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交流生命心得的空间或平台,而不仅是写作的媒介。但是在网络普及以前,一个没有文化边缘人是很难找到发表的园地的。所以网络出现之后,特别是它的较为自由的“无审核”或低门槛机制,让多少平凡的心灵找到了展示的窗口,多少悠苦的灵魂找到了慰藉的归宿。
网络真的有这么强大的魅力和这么美好的功能吗?不,网络的无障碍化、无遮蔽性,可能导致截然相反的效果。有时候你可能因为头脑发热、心血来潮一时兴起发表了“隐私话题”或“不当言论”就可能出丑露乖、贻笑大方甚至身败名裂了!
网络可以让人一夜成名,也可以让人更快地灰心丧气。希望通过玩诗而一举成名或流芳百世注定是徒劳的——不过,还真有人得逞了。这就是我们时代的荒诞。
也许网络可以成为寻求个人存在感的平台,但为什么非要跟诗歌摽上劲呢?
诗歌本来是寂寞的事业,网络其实并不适合诗歌的发展。网络的喧闹和信息强加必然导致更多的遗忘。
请问这些年有几个诗人通过网络出道了?我现在知道的只有“冲动的钻石”(郭金牛)和余秀华,而且他们的出名也并不仅仅依赖于网络。
    诗歌并不能成为一个平庸的生命炫酷的媒介。喧嚣过后必定是沉寂!
    最适合诗歌发展的氛围既不是网络,也不是沙龙笔会、山庄书院。不是修心养性、谈经论道,热爱真善美的仁义之心,才是诗歌的生存之道!
当代网络、诗歌、社会文化生态剖析
网络原本是现代话语权的广义化、公正化、世俗化、平民化的体现,可是我上网不久便发现,网络并不比现实更美好,也并不比现实更虚幻,甚至比现实更残酷!这验证了我多年以来的一个认识——政治体制是世俗体制的体现,有什么样的人性就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世道人心已极端扭曲的社会,在哪里都别指望有世外桃源!相反,网络甚至成为更加见证人心不古的处所。我的观感有如下几方面——
    一、这是个极端自私的社会。在这种社会里,有太多的人在寻求个人存在感并谋求最大值,且上不封顶。在此,必须就“个人存在感”的最大值作一说明:现在这个社会中的很多人贪婪无度无耻的程度和广度,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理喻的地步——他们不仅要在物质是比别人更富有,而且在精神上也要比别人更充实;不仅要社会地位、政治权力,还要垄断文化话语权:不仅要当世俗的贵族,还要当精神贵族!必须处处出尽风头,风光无限!
二、这是个极端势利的社会。判断一个人的价值,得先看他的外在形象——包括容貌、气质、高矮、身材、性别等,其次则看他的出身、社会地位、生活背景、学历、职称、资质、履历等。社会交际和社会评价无非都是按以上的这些“尺度”来衡量。如今的诗人甚至比世人还要势利,怎么会有好的诗歌生态?五年的上网经历,让我深深地品尝到了世情的冷暖——网络并不真正欢迎底层的发声,对那些过于寻求正义的触碰面和焦点话题仍然是讳莫如深!
    三、这是个极端冷酷的社会。没有人真正同情弱者——尤其是没有人同情物质生活、世俗生活的弱者。在这种社会里,只有强强联手,而弱者是永远被人瞧不起的,乃至是被踩在脚下的。阶层壁垒四处可见,小圈子化作茧自缚,人际关系如履薄冰。一个人要想在文化事业上成功,得首先是生活的赢家和社会活动家。
    四、这是个极端虚伪世故、成见很深的社会。偏听、偏见、偏爱、偏食随处可见,经常让人受不了!中国人特别喜欢以貌取人,只要是有身份地位、学历职称的,就水平低不了,就可能是高手。只要是在生活上成功的,精神品位就不俗!举凡网络互动、点赞、回帖、打赏,评奖、赛事、笔会、沙龙、地方文化活动等等,无不显示出非常深的小圈子、内部人气息。诗歌这种内在的心灵活动,其成功与否,主要必须取决于你外在的形象,包括社会身份、地位、文化资质、职称级别等等。
五、这是个极端空虚的社会。生命的空虚和生活的悠闲,让很多人都希望能够用一种“文化”的东西来掩饰自己。诗歌本来是体现生命张力的载体,现在倒成了宣泄生命压力的媒介,或者是点缀生命的附丽物。2017.2.14.
六、这是一个极端不正常的社会。价值标准双轨制、多轨制。一边诗歌繁荣,一边邪恶娼盛!一边对诗歌的要求很低,一边对诗人的要求很高——特别是对少数诗人要求过高。对那些善于媚俗、媚时、媚世、媚政、媚邪的“诗人”尤其宽容,而对那些具有批判精神的严肃诗人则非常苛刻,乃至以圣人的标准去要求!
七、这是一个仍然封建的社会,甚至比真正的封建社会还更封建。这是一个仍然按照封建时代的等级次第、门阀观念、裙带关系来行事的社会。一个私有制和两极分化不断扩大的社会,怎么会有好的文化生态呢?在过去,寒门还能入仕,平民可以上书,现在你试试?整个社会都存在一种“始可言道”的条件要求——生活都自身难保,还想搞文化这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