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4|回复: 2

[诗歌奖投稿·长诗] 诗18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0 15: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陶船 于 2017-11-10 16:16 编辑

鹏程公司

他是一个被富人遗弃的儿子……
——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

1,制度


“公司制度第一条,每周吃一次火锅……”
梁副总笑眯眯地介绍公司的制度。
他诡异的微笑让人不寒而栗。
明天,谁将成为大家口中的菜?
吃人是常态,面上不说,
大家心照不宣。
关键是,下次吃谁?
按照规定,被吃的都是公司的同仁。
本周选择伙伴中的一位,
下周扔进锅里吃掉。
——延续了无量劫的制度。
得知吃来吃去
皆是吃同伴的骨头血肉之后,
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
一天深夜,面对镜中肥胖的自己,
我操起刀子,费劲地割下了一块腿部肌肉,
就是俗称的“提花”吧。那种锥心的疼痛
使我晕厥了。屋子里到处都是血迹。
我知道,体内的血本质上是同伴的血。
喝着同类的血长大成人。
也将喝着同类的血繁衍后代、生生不息。
第二天早晨,我在血染的床单上醒来,
发现血是黑色的,气味腥臭,令人作呕。
从此落下了呕吐的毛病。见到人我呕吐,
见到其他的动物不会。


2,饥饿的发卡


“血流得越多,土地越肥沃。”
老板说话慢条斯理。
任何人听他说话都会出现
瞬间或长期的脑中一片空白。
屋子里烟雾缭绕,
看上去老板的大脸盘子飘飘欲仙。
密闭的房间里有风浮动,
这风是哪来的?请教同仁何丽,
她告诉我,“那是仙风,
老板不是一般人,实际上老板就不是人,
是第73重天的贵仙。”她的话让我似懂非懂。
想了几夜没明白。
有一天,何丽被我们食用,
而且是“光吃”(公司专用词汇,意为吃得所剩无几)
锅台旁边,何丽常年使用的粉红色发卡,
发出一种惨白的光。
当时没吃出是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后来知道,
是人吃多了,吃麻木了,吃习惯了,
吃出了一种对同类的“生理性饥饿”。想起老板说过:
“制度是不可变的,除非重新回到猴子。”
作为“第73重天的贵仙”
老板的话不是我们凡夫能消化的。
何丽是我的初恋,
但是竟然成了我的美餐,
而且被我吃得津津有味,
没有一点不良反应。
在人世间活了这么多年,
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同类。
但是我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甚至把炖得绵软的骨头掰开,吸食里边的骨髓。
“这骨髓补钙呢。”“板狗”对我说。
“板狗”也是公司专用词汇。就是老板的狗。
老板的心腹,得力助手。“板狗”是公司的“副高”职称,
仅次于“板卫”(老板卫士)。
我珍藏了何丽的粉红色发卡,
长时期抚摸、把玩,发卡变得刀一般锋利。
有一次,我割下手臂上的一块肉。
用来喂发卡,我知道,永远不能让发卡挨饿。


3,勋章


陆小明给我看他的“板卫忠诚勋章”,
镀金的,上面老板的雕像凹凸有致、
栩栩如生,确实漂亮极了。不光外表漂亮,
最重要的,这是公司最高荣誉勋章。
那种荣耀感,幸福感,满足感……
没有体会的人是感受不到的。
吃他的时候,我一直纳闷。
为什么要吃他?为什么他也要被吃?
巩副总告诉我:
“他是主动要求被吃的,原本到7月份才吃他。”
“为什么?”
“最近的‘板告’没看吗?”巩副总天天吃人,
门牙已经有一半伸到了嘴巴外面。说话时,
能看到昨天未曾吞咽的黑色碎血块。
“春天被吃者能提拔到第8重天。”
巩副总的话我不能完全领会,但我知道了,
原来,还有强烈要求被吃的。后来知道,
13处的小毛和76处的老万曾经
为竞争谁先进火锅打过一架。
要弄明白的事情看来还有很多。
寒风吹来,公司食堂的火锅传来阵阵
火锅料的香气,沁人心脾。路过的燕子有时
排下粪便,但是无足轻重,
在公司巨大的火锅料香气覆盖下,
人人皆能仅从感官上就感受到巨大的幸福感、
存在感。况且,公司允诺我们:
人人有一个远大的前程。


4,远大前程


鹏程公司在用工合同上就写着,
每个进入公司的人都有一个远大的前程。
“鹏程万里呀,”梁副总对新进入公司的人说。
“大家跟我来,先去食堂闻一下火锅的香味。”
那些疲惫的,沮丧的,失意的,忧愁的,
苦逼的新员工们,刚才还无精打采,
去了一趟食堂后,立刻变得容光焕发
炯炯有神,神采飞扬。
远大前程,加上可闻可触的实时幸福感,
使鹏程公司在招聘时所向披靡。
我们也逐渐习惯了公司的制度,只要自己不被吃,
别人的疼痛真的感受不到。
只要自己不被吃,一切万事大吉。
只要自己不被吃,公司就是一个伟大的公司,老板——
我们都知道是——“第73重天的贵仙”。
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前程。这是公司恩赐的,
老板恩赐的。我们常怀感恩之心。
有什么烦恼没关系,去食堂闻一下火锅的巨香,
幸福感立即降临。
上周的肉特别鲜嫩,一问,
才知是一位新员工,去年刚大学毕业,
老吃货甚至能吃出他是个处男。
“肉特别有弹性,入口绵柔,不用放太多罂粟壳,
放一点花椒,枸杞也可放一点……”
6处的蒋处长是50开外的老吃货,
谈起吃火锅,如数家珍。但是他的眼睛瞎了。
有一次吃火锅的时候,他把自己的眼珠抠出来
扔进了沸腾的火锅里。“留着也没用,不如煮着吃了。”蒋处长说,
“吃眼珠子可补充WSH元素,将来去35重天可走近道呢。”


5,幸福生活


见到8处赵处长我立刻就跪下了。
8处又称计划处,主管吃人名额的分配。
我给他倒茶、揉背、淘耳垢。
秦经理是北方某省的大区经理,
管着几千号人,人高马大,风流倜傥;
连他见到赵处长也立马跪下了,还主动帮赵处长脱下裤子,
用舌头舔其肛门。
“求求您!别吃我……”第二天中午
我听见秦经理虚弱的呼喊。当时我路过公司走廊,
那声音使我好一阵战栗。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轮到自己怎么办?吃别人的时候,
不管好不好吃,总和自己隔着一层。
问题是轮到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公司走廊两边是高耸入云的院墙,
每天要粉刷,所以看上去无限白净。
那是被粉饰后的干净。每天都有人在上面涂写反标。
上面沾满了死者的鲜血、反抗者的泪水。
由于勤快的粉刷工每天忙于粉刷,
所以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美好。
当我们闻着食堂的火锅巨香,
看着那洁白无瑕的墙壁,
面对公司电视台的采访,我发自肺腑地说:
“公司是最干净的公司。我们都很幸福。”


6,禁忌


装修房子的切割机的喧嚣时不时传来。
但是我们都不知来自何处。
我只知道公司每天都有房子在装修。
管理层的财富未必体现在工资上。
我知道,不允许谈论管理层的私生活的。
偶尔谈及管理层,必须毕恭毕敬。
捂住自己的胸口,神情像病人。
“当存敬畏之心,须知自己之位。”老板说。
有一个上个月刚应聘进来的小马
因为妄谈管理层被拿下,上周被提前吃了。
据说小马进锅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
因为舌头被割下了,说不出话,但嘴巴始终一张一合。
他在公司的白墙留下了一句话:
“轮到你的时候,你就全明白了。”
为了怕自己被吃,我对别人提防着;
别人自然也提防着我,因为谁都不想被吃,
至少不想当下被吃,拖一天算一天,越晚越好;
出于自保的心理,发现别人有什么犯规言行
会立刻向上级汇报;所以公司人人自危,
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你说我的坏话,
我说你的坏话;人人都是迫害狂,虐待狂,杀人狂;
人人都是精神病人,幻想狂,喜笑无常的忧郁症患者。
人人都感觉公司制度不合理,但谁都不敢说破,说了立马被吃。
只得醉生梦死,过一天算一天。
每天光想着怎么样不被吃,
表面上还交流着吃火锅的愉快感受。
公司的火锅确实很好吃,香喷喷的。
春天的阳光照射在公司洁白无瑕的高墙上,
午睡时间,甜美酣畅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大地上的花儿几乎全开了。姹紫嫣红,春意盎然,
一个完美无缺的美丽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


7,彩云


炎夏之后,传来一个消息:
老板是永生的。我很难判断,
这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
天空蓝得让人哭泣。同一科室的小王
轻声对我说,“下周吃你。”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口吐白沫。
窗外,太阳出来了。寒冷彻骨。
风压低了声音,仿佛说着谁的坏话。
世界如同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来自北方的鸟儿发出几声哀鸣。
落地窗帘像丧服。灯光黯淡。
公司仓库里堆满了凌乱的骨头。
那些骷髅在夜里相互厮杀。如同恋人纠缠。
一个新入职的小姑娘哼着小曲从走廊飘过。像一朵彩云。
我从梦中醒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几个黑衣人拖着一条湿漉漉的长裙走过,
仔细看,是那个新入职的女孩子,
她已经僵硬,拖着一条长长的血水。像一朵彩云。
像一朵彩云。
吃火锅的时候,牙齿有点发酸。
吃起来自然不是那么香甜。竟然被同一科室的小凤发觉。
她起身缓步走进处长室。我知道,
倒胃口是被吃的前兆。按照规定,
这是一种变节行为,且不可原谅。
人人皆可上报,人人皆可诛之。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
隔壁科室的老吴心不在焉地对我说:
“昨晚洗澡没有?”
(一般来说,入锅的菜一定要洗涤干净。
卫生处的同仁赏罚分明、明察秋毫。)


8,团圆


看见真相的人已经发不出声音。
天上的人回望大地的肮脏,
蚂蚁们回归尘土。海边的白马全是假象。
报纸像逝者的魂魄。汽车是铁质的棺木,
在浓雾和尘土间飞翔。
两个大的硬币,一个小的硬币。放在座位旁边。
“选硬币吧。”一个黑色蒙面人说。
这是刽子手的娱乐。杀人车间和普通厂房
没什么两样。透过窗帘的缝隙,一根烟囱刺向天空,
但是无法触及,如同狂风没有伤口。

无数树叶发黄、腐烂、消失。
整个人生、整个世界皆是一片虚幻的海市蜃楼。
蜻蜓穷尽一生探索不到池塘的水底。
所有泪痕都会风干。
莲花的形状对蜜蜂来说毫不重要。
为河边的泥土白操了一份心。
蒲公英们在水边重逢。
所有泪痕都会风干。



(陆续添加……)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15: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陆续添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12 , Processed in 0.09118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