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68|回复: 8

[诗歌奖投稿] 致荷尔德林(共两首)——蔡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00: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ucaicn 于 2017-11-24 21:17 编辑

致荷尔德林
蔡昱


撕开夜幕的群星,垂下万千纤指,光
皎洁清凉,拥抱
温暖着我,赴约于恋人敞开的胸膛。


亲爱的荷尔德林,在你银色的目光中,如往常
我熟睡于你的诗行。
今夜,你送我青茂的林和奶香的塘
绵羊般的云游行于巴伐利亚翡翠的山岗
乡愁,在你唇边发酵了,那民谣
悠长着酒香。

亲爱的荷尔德林,来,坐在我身旁,
燃烧的玫瑰已消隐,雪
笼罩着紫罗兰的暮霭,请再弹起那只竖琴,为我讲
纯朴的时光,和你满满的行囊。

亲爱的荷尔德林,在清晨
叩开我的铁窗。湖蓝的眸子闪烁,同情
早已洞悉我的灵魂,幽暗又忧伤。
请倾听我的忏悔,荷尔德林,
在这个时代,当高贵
被贴上“装”的标签,驱逐;纯粹
被烙上“傻”的印章,丢弃;当美
被装入胸衣,码上餐盘;高蹈与激情
被捆绑,铐进精神病房;
当慵懒与倦怠在红酒和雪茄中寻觅天堂,
当嘲讽的嘴角射杀信仰和守望……
最饱满的麦田枯萎了。

亲爱的荷尔德林,你看那山被践踏得暗萎,水
被玷污得肮脏
生命黏着在温吞的时光,阉割于
机器和栅栏的格章。
你看,那些灵魂被热闹与呱噪稀释,
了无依傍;曾经,
那个挚爱你的孩子,倔强地将冰冷从自身抛弃……,独自
唱着“春暖花开”,奔向远方。

可是,荷尔德林,我们仍挚爱这个
浅近得没有海拔没有星空的时代!

亲爱的荷尔德林,你这永恒的歌者,行走的华章,
请用疗愈的音符带领我,凝视
那纯真的村庄,守望
皎洁的荒野,和银色的没有喧嚣的时光。


请引领我,荷尔德林,
在这个生命匍匐的时代,
如你一般,站立,
前行!




致荷尔德林(外一首)——哲人石
蔡昱

(一)

冬日,温暖而宁静,
思——
呼气成霜,
看你熟悉的面庞,
清晰——而又消散。

亲爱的荷尔德林,
在每个猝不及防的清晨,
你的忧伤醒来,
湛蓝——而清澈!


(二)第一天

你说——你路过了无人的街道。
那里,
欲望焦灼,逸满脂香,
抽掉了骨髓的荒草无根地游荡;
那里,
灵魂沉睡如夜,智慧早已灭顶,
那里,
树根失去着土壤,难以回避的恐慌正在酝酿!


(三)第二天

你说,你沉寂在孤独之爱,
你的热望燃起了大火——又化作灰烬,
你说那些盲了的人,
蜷居在快适的暗夜,
惊讶,凝望——
心空着,还给自己罩上面纱。

而你种子的愿望就此扎根——
最新鲜的生命,
最真诚的果儿!

于是,你站立,
睁眼睡觉!
你望着天空与未来,
你梦见大地整个儿地生长。

(四)再一日

梦呓,无声无息,
象那条蜕了皮的崭新的蛇,
包裹小树般缠绕着我!

听说,你守护着生命之海的秘密,
那炙热的海星,强壮的短鲫;
你照料黑夜隐藏的神迹,
那被束缚的光明,亘古的花火。

你是那最古老的,你尚未出生,
你从不腐坏,
在临近光的地方,你既显又蔽!


(五)又一日

如今,
你和守望生长在一起,
种子,无尽伸展,
根——交错在天空里!

如今,
被你照彻的一枝一叶,一粟一粒,
都饱满着生命的愿望,预约了果子的甜蜜,
空气里开始繁茂春的气息!

如今,
太阳在崭新的云间照耀,
天地辉煌如一!


(六)后一日

冬日,温暖而宁静,
思——
呼气成霜,
看你熟悉的面庞,
清晰——而又消散。

亲爱的荷尔德林,
你站在最明净的窗前,
眸子湛蓝——燃着火烛!



我的诗歌观:当代诗歌应是对消极现代性的有力揭露。同时,它更应体现为——爱从灵魂深处的焕发,天与地同一的光的澄明。(希望与各位诗友共同探讨)



发表于 2017-11-14 21: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致荷尔德林》!
发表于 2017-11-15 11: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法眼批判堕落,呼唤真纯。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23: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  谢谢您!问好!
发表于 2017-11-18 15: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您问好!请教,《致荷尔德林》里的“孩子”是指“海子”吗?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3 15: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致荷尔德林》中的“孩子”确实指海子。海子生前挚爱荷尔德林,但他是否真的明确地知道自己喜欢荷尔德林的原因,我们后人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可以猜度,海子生前努力的方向是向上的超越,是走向伟大。可惜的是,海子放弃得太早了。
发表于 2017-11-23 17: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朗朗上口 读的很有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4 14: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风和。祝好!
发表于 2017-11-29 12: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回答。我也一直觉得如果海子能够以生殉道,则要比以死殉道要更勇敢,更有意义,毕竟,这个世界永远处于柏拉图洞穴中,需要曾经走出洞穴的人带回一些光明,以我所见,这就是启蒙,即带领众人走出感官所惑。而作为艺术家的诗人,应是当之无愧的启蒙者。这是痛苦的使命,相比较,或许死更容易,但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负重前行,这是一类人不可推卸的使命。不知这一版的寓言的描述是否准确?

①“囚徒们”从小被锁在黑暗的洞穴中,他们无法移动,仅能看见被投射到洞穴墙壁上影子。墙上闪动的影子就像电影屏幕上的画面一样。这些“囚徒们”相信他们看见的就是“实相”,但这只是木偶的投影。他们同样把背后传来的回声当做影子发出的声音。洞穴另一边有个出口,透进微弱的阳光。

②一个囚徒“被释放”了(柏拉图在这里并没解释原因,但我们可以推测,“开悟”常常由内在和外在因素共同促成的)。由于他自出生以来就无法移动,仅仅走几步也是痛苦的,并且步伐也是十分不稳定的,他被强制拖到洞口,这过程是艰难的,当他到达洞口,看到令他头昏目眩的阳光,他会尝试回到黑暗之中。

③一旦出来了,首先他将无法看见任何事物,因为阳光太刺眼了,慢慢地,他将先看见物体的影子,然后事物本身,他渐渐适应光线,最终,他将能够看到太阳本身。这里,太阳象征着真善/真知/本源。沐浴在阳光之下,他看到了真实/真理。他意识到,洞穴里的生活是个幻象,在那里被赋予的荣誉是没有意义的。

④尽管他想待在太阳之下,沉思真理,但他不会,他的责任是回到洞穴中,让其他人知道这些真知。当他再次进入洞穴,他的双眼将无法在黑暗中看见任何东西,他将跌跌撞撞,看起来十分愚蠢,他的话听上去没有意义,一些人会嘲笑他,一些人会害怕他。一些人试图去杀掉他,因为他尝试改变这里。由于他还没有适应黑暗,而无法与“囚徒们”对抗,他必须重新学习如何在黑暗中去看见,为了能够与其他人交流,甚至付出死亡的代价。

⑤帕拉图把这个洞穴类比为“灵魂”的牢笼,把从中脱离出来的过程类比为“灵魂”(精神/思想)通往“开悟/启蒙”(提升/解放)的旅程。他认为,我们“开悟”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在我们之内,我们仅仅只是去开启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2-19 04:22 , Processed in 0.12931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