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60|回复: 1

[诗歌批评奖投稿] 寂静的心灵旷野——评折远人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17: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析远人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
                                                  
                                                 朱
                                                                                          
远人与我是地道的长沙老乡,他带着故土的氤氲扑面而来,自是感觉亲切。他未来深圳之前,我们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交汇,对他的认识可说是一无所知,好在有他赠送的这本《你交给我一个远方》诗集,一下子让我可以走近他了解他,通过诗歌这块幽谧的境地,透过他呈现的文字,一窥他的精神内核,而对他有所知有所感。
远人开篇第一首《抒情》,就轻易地撩拔到我内心那根隐秘的心弦,他以极其简洁的笔法,表现了一种转瞬即逝的美的经验,瞬间摄人心魂。“我没有惊动你。我在你身后站着。……你也不觉得我就在你身后/而我的确在你身后……——噢!我大概/就是在等待一次呼吸。在它的诞生里,我会让眼睛/在眼帘里埋得更深。像一条船,在早晨的水里/划出来,船下那么多水纹荡开了,但什么也没惊动”。恍惚我也经历了一次屏息凝神的呼吸,心脏有过三秒的静止,忽而又恢复跳动。不由自主踏入他布下的文字方阵,抑或迷离黯然,抑或会心一笑,抑或陷入他的诗境中沉思,将红尘的纷扰抛之脑后。
随手翻开一页他的诗集,迎面就遇上这些闪光的诗行:“我埋头我的写作/埋头这些孤寂而隐秘的诗行“我把一生都交付给文字。像一个/耐心的工匠,不断敲打和镂刻/语言这块石头。”、“我在黑暗里想到的是挖掘。可我手上没有工具,/我用什么才能挖掘更深的黑暗呢?”、“会有什么人读到这些诗歌?/这一行一行句子,/我都是用心写下。我希望/在这一个字上,都有我给出的体温。”……这是一本跨越了有些年代的诗集,积聚的力量令你不能漠视,貌似平缓的诗句背后有一种隐藏很深的灵性,须你慢下来静下心才能细细体味到它的深邃与奥妙。
                        
                              柔情慢板的基调

诗人的慧眼加上敏感多汁的个性特质,让远人仿佛身上自带传感器,时刻都能觉察到生活中的幽微,并迅速由当下的现场直接进入深邃的人生思索,他最高明的是,总能把自己光怪陆离的心境,不加修饰地和盘托出。叙述平缓柔和,沉静淡然,连痛苦都是优雅的,委婉中嵌入了悲哀,平静中透着深刻的了悟,有如林间溪流,又如惠风和畅,随着笔触的峰回路转,最终呈现一个别有洞天的新诗境。
他总有翩跹的思绪随时涌现,以超然的观察者立场,而绝不冷漠,这种超然呈现的是哲学家、艺术家的多重思辨。像《结束的钢琴之夜》演出结束,离去的人群令他滋生意味深长的联想,钢琴余音犹在耳傍萦绕。没有人回头,没有人寻找/音符散尽的黑夜,已把钢琴送到梦里/没有人再去伸手,没有人再去挽留/乐队已经散去,到自己身体静止……很难相信一段音乐能把一切结束/又在结束里把另外的一切推到开始”撷取生活中一个微小片断,泛起的一丝情绪电波,令他感触良多。是的,也许所有的结束并不是真正的结束,而是人生起伏另一个新的开始,看似语言朴实,实则意蕴颇深。
整本诗集都透着沉着内敛的特质,克制中有着坚韧的力量,言语极其轻柔舒缓,有如交响曲中第二乐章的慢板,多以叙事抒情为主,情绪饱满却并无一丝激越,语言的张力和节奏犹如钢琴的多声部,在柔情的慢板中不断推进其核心的价值理念,显示出非凡的魅力。通篇都是柔情慢板的基调,也是远人诗歌重要的特征之一。如《鸟的十四行》《夏天的傍晚散步》《在旷野》等诗,尤其诗集辑三总题为“纪念”百首十二行,表现得尤为突出。
                        
                                      时空交融的深邃

远人以无比精细的意识和观察,漫无边际地在读者面前呈现一个内在的隐秘世界。他看似从某个细小的从客观场景切入,这个时间点也许是傍晚、清晨、半夜、或有雨的下午……任凭思绪漫游,在二维的时间与空间相互交融。
像《小酒馆和午夜》,看到这样纪实的影像,时间是更深的夏夜、冒出头的凌晨、多年之后的夏夜及凌晨;场景是街对面的小酒馆、四面发黑的墙、灯下的桌子、白炽灯、油腻的电线、啤酒瓶;记忆鲜活,却物是人非:“没有变化的是星星/它们总有几颗,仍在人世的每个午夜/把燃烧下去的决心,痛苦地抱紧”。有着电影空镜头般的处理。空镜头特指画面强调自然景观和客观物品,用来交代环境、表达时空转换,不以人物言语和表情传达信息,更能表达主旨的多义性。
    王国维曾言“一切景语,皆情语也。”以景衬情,借景诉情,对故人知己的怀念,对时光流逝的惆怅,不着一字之情,却道尽深情。远人对文字的掌控精准到位,自如地牵引读者在时间与空间迂回穿梭,在现实里展开联想思索,在思维的线性中,模糊它们的疆界,让我们潜入一个隐秘的心象世界,飘渺恍惚间,不断的往返,最终获得神奇的阅读感受,体现了一种时空交融的深邃,也是远人诗歌的重要特征之二。如《等车》《弥留》《在茶厅等候一个朋友》等,其中《陌生人》多是此类风格。
                  
远方符号的意象

博尔赫斯有他的梦、迷宫、镜子、图书馆,构成它作品的独特语言符号,远人的诗则有树、秋天、鸟儿、石头,还有一个反复强调的符号——远方。远人用他的妙笔,给我们创化了一个远方,既是他个人独有的远方,也是读者臆想的另一个远方,时间和空间交融产生的一个新境地,总之是一个你可以无限想像的“远方”,因此这个“远方”就具有多重性。这个远方诗人并无明确指向,正因为它的虚空,所代表的意象就显得尤为复杂多变,含有多重隐喻。它既可以是灵魂的家园,也可以是一个永远不可触及的梦,或者一个无法抵达的终点,一个令人向往的精神寄托目的地,你唯有向着目标前行,终其一生的追求与努力,你才能离那个远方的目标更近一些。
在《你交给我一个远方》里,远方始终暧昧不明。“你交给我一个远方/那远方很远……我注视那里很久/越久,那里就越来越远,但又越来越近”。并且说《远方是不能治愈的疾病》还有在《在树下》:“我想起我到过的远方/不管多么遥远/但只要到达,就不再叫远方/一个人愿意眺望的地方才叫远方/一个人走不到的地方才叫远方/甚至一个人永远去不了/也不想去的地方才叫远方”。远人对远方这种游离俗尘的痴心向往,从不屈服于实用哲学,只坚守在自己心灵的秘密花园,用诗人的语言喂养自己的灵魂,在自己营造的幽谧诗境里悠游自在,在远方寂静的心灵旷野里让思想自由飞翔。
我想起库切的一句话:你内心肯定有着某种火焰,能把你和其他人区别开来。”恰好可以用在远人身上,他内心那团火焰,何尝不是源于几十年如一日对文学对诗歌的痴爱,那颗燃烧至今的赤子之心。因此我认定诗人的“远方”,亦是他毕生对文学梦想的执著追求,在遭遇无数现实的难题后,用金子般的文字打造的词语世界,就是他一直苦心寻觅的灵魂憩息地。
                        
                                        朴素空明的了悟

    远人的分行句式朴素宁静,其惊人的剖析,直面惨淡的人生,有着对自然宇宙的臣服的智慧,揉杂忧伤与痛苦,随着叙述的展开,渐渐有了豁然开朗的领悟,皆在那一刹那有了觉醒。如《穿过书斋》“终将超越命运的东西,我现在忽然能够体会”终究“或许我留不了什么,但这远非/我要关心的主题。时间与空间,白天与黑夜,万物与群山/在随便一张/地图上都能找到它们,但我不要地图,地图上没有/我敬拜的陌生和局部,而正是那些/陌生与局部,将永远活下去,像真正的永恒”。
正如远人自己的要求,一个成熟诗人的作品,无不在表露诗人对人生的全部感悟和认识。“更有效地撕开包裹生活与世界的重重外衣,透射出诗写者面向终极或‘永恒主题’的打量、沉思乃至掘进,从而使诗歌到达一个更宽广的感受空间和一个更悲悯的现实场域。”诚然语言是文化的命脉,因为只有语言的差异才能决定思想感情的差异,没有诗人非个性的禀赋就没有“事物之诗本身”。
诚如里尔克所言:“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你所喜爱和理解的,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打开的这本诗集,同时打开的是远人的心灵秘史,正是他穿越人生的风景,从中可以看到他心路历程的轨迹,从最初的孤独与担忧,到逃避妥协,尔后自省反思,再坦然面对,又在寻找人生真理中不断认识自我,认识世界,进而有了澄明的思想升华,最终获得了悟。
这个过程的转变,也是二十世纪最卓越伟大的灵性导师克里希那穆提,所给我们的启示。克氏一生致力于引导人们认识自我,主张真理纯属个人了悟,一定要用自性的光明照亮自己,解放自己。并指出“人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道,都指向同一境界。”他一生的教诲皆在帮助人类从恐惧和无明中解脱,体悟慈悲与至乐的境界。还提出“要从根本改变社会,必须先改变自己的个人意识。”我想远人一定也有这样的了悟,从他诗中不难发现,他始终保持着诗人高度的警惕和反省精神,经历无数充满难题的生命体悟,渐渐活出写满答案的人生,终用自己的思想照亮自己,以至达到了心灵的觉醒。所以《在水杉林》他“抱紧自己丰盈的生命,又把生命全部打开”。而在《会有什么人读到这些诗歌?》的他,“我只希望你原谅,我写过的那些/疼痛的字句,我也希望你喜欢/另外一些温暖的诗行。我希望/你经历过的痛苦,能在阅读里融化。……当我来到这些诗句的顶峰,我感受的/是我用最彻底的方式,终于抵达到你。”同时抵达他自己心灵的“远方”更近了一步,在《穿过书斋》里,他愿意用一个少年的目光,打量所看见的一切:“现在/我想回应它们,用更多的凝视去抚摸它们”一切源于朴素的生活经验与实修,达到空明的了悟。
诗集最后的长诗《在树下》,树下的他陷入沉思,来到他一个人寂静的心灵旷野,与自己孤单的灵魂对话,一只无形的手抚摸他受伤的灵魂,曾经的哀愁忧虑苦涩,都在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从容与祥和。“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值得我去惊讶/没有什么值得我去感伤/更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追逐/我知道我就在这里/这里很难到达,这里很难向每个人敞开/我想我是不是该起身了/但还是让我再坐一坐/树叶的声音,简直有些嘹亮/我血脉里的鼓点,仍在持续地与它应和……”这一刻万籁俱寂,然静能生慧,某个瞬间他仿若入了禅定,融入天地宇宙入了化境,这样的远人似乎抵达了灵魂皈依的远方,获得了朴素空明的了悟。每一个文字形成的分行句子,梳理着他曾经的人生,过去的痛或者忧,伤或者苦,最终都归于宁静,获得了力量,走向了生命的另一种灿烂与光辉。
远人的这本诗集没有虚空的浪漫,无病的呻吟和故弄玄虚,在他营造的空灵蕴美,思境深远的诗境中,以极大的行间艺术为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思索空间。这一切都在清晰明了的语言层面上展开,以强调叙事性贯穿诗集的始终,诚然叙事的真实目的在于“展示”,而不是刻意制造戏剧性,然而在这些看似语调平和,柔情百转,语速平缓的诗句背后,满溢着激进的诗观,它放弃辩证法的保险性,而一意孤行,试图凭借一已之力,只为拓宽当代汉语诗歌的疆界,倾其所有。
                        
2017530日于深圳
朱蔓青:职业作家、画家、艺术评论家,资深文学编辑、出版人、策划人。中外散文诗学会深圳分会副主席,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中美国际易经学会理事,担任深圳多项文学和艺术赛事评委,多家杂志主编,创立“弘言文化”品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1-8 17: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否附上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4 17:11 , Processed in 0.09051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