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05|回复: 0

[文本批评] 诗歌活动家韩庆成与他的诗,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08: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同韩庆成有偶然的接触,是在他出资兴办的诗歌流派网的网路上,号称国内人气最旺的诗歌网站,因为我在帖子评论里批评了他所谓的“干预诗歌”主张,其实韩同志一向以此理论的提出者倡导者的身份自豪,最后韩同志在和我三两句争吵中解释时说是他的主张其实是“诗性的干预”,我当时就笑了,还以为又多大的口气和能量呢,原来也不过是哗众取宠偷换概念者;并威胁说他出钱办的网站,要珍惜,趁能玩的时候就好好玩之类的,人家帮众甚多,我还是识相地息事宁人了,但心中不无鄙视。后来终于因为又嘲笑流派网经典品读栏目里的名诗人对所谓名诗歌的解读,终于又被以“攻击辱骂”他人的名义把上一个账号封禁了,说是封禁一月还是两月,到如今还在封禁。尽管我是不指名点姓的嘲讽也没有问候人家女性,只是嘲讽专家这种大胆的态度和脸皮,没有关系,注册小号再来,这就不提了。后来那个栏目取消了,批评这个栏目的所谓经典不是经典,名评论家胡言乱语的人有很多,韩也是这些所谓名评论家中的一位。
       他所推崇的“干预”诗歌之类,具体到小易大人的《计划生育干部》阿平的《换命》还有杨改兰杀子自杀之类的很多诗歌,我认为这些诗不顾现实和客观的东西,为了表现作者心中某种丑恶怜悯和甚至是臆想的东西,不够客观也不够深刻的自以为是式并强加某些东西的描写,实质上很有聚集群众表达对政府社会不满的嫌疑。当然你要想到人家表达这些事为了显示自己的良心和智慧之类的旧可以理解他们的做法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自己描述出一番似乎国家政府腐败黑暗的就要过不下去的样子,痛心疾苦写几首诗,显示出几个典型人物事件来,表明自己是高尚的诗人,是社会的良心,是良知的代表,是关心社会和国家的逼格满满的诗人。你总不能说一个用“干预”当标志,表现出来的都是“良心”“良知”的诗人不是一个好诗人吧!然后凭借这个身份,积极成为诗歌圈的活动家,拿奖当评委,互相吹捧,一时风光,换取各种资本,真是和伊索寓言里面的狡猾动物有的一比。
       我们不妨看两首干预诗歌,一首诗韩亲自选的小易大人的《计划生育干部》,另一首来自他的编辑们选取的阿平的《换命》,当然他们熟知韩的口味。诗歌活动家韩庆成与他的诗,朋友圈

        《计划生育干部》是小易的作品,这是韩认为的典型“干预”诗歌,为此还举办了网络研讨会发起讨论。诸君不妨从他喜欢的诗歌看下他的品味与审美。仔细看下,貌似是写实的诗歌,而且发生地是在1999年的广东,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广东这个南方城市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早已经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在这个地点和时间点上我很怀疑还有这样凶恶的“计划生育干部”,作者也不解释不说明只极力言“计划生育干部”的恶,无细节无客观内容并不能让人信服,艺术水准地下,思想也不够深刻,虽然是一首烂诗,当然作者是有权利这样写的,或许你还可以去看看韩选小易的几十首诗的水平,仔细体会下韩对诗歌的审美能力。但是我不懂得是韩庆成把这首烂诗当成一个控诉呐喊来广为宣传是想干啥,是想表现自己对艺术令人怀疑的审美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展现自己的良心和对良知的呐喊,来展示自己的“伟大人格”?就算你要写,最起码也要客观可信的效果吧。
     
  《换命》         

一位深圳母亲从高楼跃下
她并不知道保单失效

她的决绝
并不能让病重的儿子起死回生  

       这是韩主办的网络刊物上阿平的一首,同样是看了新闻就匆匆写就,无细节无思考。并不具有艺术审美的价值。大家看一下就知道韩所谓的“干预派”的审美简直是简单地可笑。
      
       那么啥事干预呢!“干预“”这个词实质上说的是强有力的介入采取行动并观察后效的一种强有力的行为,古代许多大诗人也不过是写诗反映转达各种情况,韩同志估计能量比他们大,居然要用诗歌干预了。虽然他不懂干预这两个字的意思,但是并不困惑于他的使用,经常用这面旗帜聚集一批作品,每次新闻事件一出来就到他们出来“干预”的时刻了,全凭新闻上的片言只语,成就一批“干预诗歌”,流派网上比比皆是,并使“干预”诗歌的掌门人韩庆成同志名声更加响亮。如果你有耐心的话,在其征集评论和其刊物诗作中可以找到不少类似的作品,当你读到他们的东西时,你就真正理解了他们所谓的“干预”,你可以理解为一个自命不凡者想要人听见他的声音,而偏偏装作一个良心者有良知的人大声疾呼某些东西,而且他讲述的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客观也不从他人角度考虑,最后成为某一个圈子里很有能量的大人物的故事,若是把这个大人物放到一个高度和地位去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比他所谓要“干预”的对象更能干。究竟干预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笔者今天之所以写这个东西,是偶然间看见了诗歌流派网老板韩庆成发在原创板块的两首诗歌,水平平平,偏底下吹捧的人很多,以我的热心实在忍不住,沽名钓誉就算了,诗歌写的这样差劲还有这勇气,或许是表扬和鲜花让他一贯自信了。打开百度百科词条,真是成就满满,记者,商人,诗人,最显眼的当然是“干预”诗歌的提出者理论者践行者,也不乏各位大佬的溢美之词。说他是一个是个商人我是知道的,说他是诗歌活动家我也是同意的,但对于说他是一个好诗人我是有意见的,诗人两字可以大度的留下,好字真不能留下。
      
儋州二题

韩庆成


儋州1097

1097年的儋州
无非是蛮荒一些,生态一些
无知一些,淳朴一些
无非是夏天长一些,春秋短一些
无非是冬天不来,东坡先生来了

东坡来了,乘一叶孤舟。宋哲宗的儋州
无非多了个贬谪之地的名号
无非多了个办学的先生,教书的先生
种稻米的先生,挖水井的先生
无非多了个提民族自治的先生,向皇帝进谏的先生
大宋朝不杀文人,无非把你越贬越远
让你在世时受难,后世被追封
无非是让你做几件事
如官腔所说“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无非是让你耳听调声,以酒煮蠔
时不时来场海一般的大醉

无非是920年后,更多的先生来到这里
带着寻常的汗水,带着不寻常的景仰


在儋州热带植物园

1、海芒果

让你断肠的
往往都有好听的名字


2、见血封喉

你手上无血
它如何封喉

你手上无血
便可玩它于股掌


3、黄花梨

据说都砍完了
据说山上新栽的幼苗
一家人都在守护


2017年9月于海南

       第一首写东坡先生完全没一点感觉,舒婷说“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伏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我看韩则是与其写这样的烂诗千首,不如写一首能畅快表达并代表自己的诗歌。某次推介一个女诗人时,还故作姿态地说,虽然人家还有小毛病但是如何如何优秀之类的话,要我看,他还真没资格这样讲。这种姿态也颇为好笑!
       第二部分看起来是想写几个微诗,韩自认为是微诗概念的定义者和推行者,且不说他的理论如何,就单看这几个他写的微诗,恶俗无趣,没有丝毫艺术的气息和深刻思想,偏偏后面还煞有介事留念伟大作品一样地写到,“2017年9月于海南。”
       凭以上几首,你如何敢相信这是一个优秀诗人的作品,还是一个屡获奖励的名诗人作品。要是他只有这样的东西一两首就算了,但是遗憾的是,他的很多作品都维持在水准上。我的尴尬癌简直要犯了!提倡这定义那,沽名钓誉,虽然也办了网站,有一批人底下帮忙,却偏偏连一篇能代表自己的诗歌都拿不出来,五十几岁的人了,还在渴求一个诗人好诗人的名声。或许在他心里认为这是一种荣誉,但这种荣誉在他身上真的是在侮辱诗歌本身,侮辱其他写诗的好诗人。
            伞

伞,遮蔽了人
让人变成它借以行走的工具
像头衔遮蔽了姓名
        旅游

旅游就是外出找个好的背景
将自己放进里面
再用相机带回去
仿佛人生从来就是这么美丽

       书

像马槽拴住了马
一本书将我拴在了它的边上
它先给了我马眼里的消失了地平线的草原
之后,给了我离开它的思想

            再看看人家民间诗人的微诗,有针对性的有感而发,富有哲理,升华主题。不妨再回头去看看韩的所谓微诗,真是惨不忍睹。
     
   不妨再对比下韩老板取得的不俗成就吧,百度上搜索到的:
诗歌活动家韩庆成与他的诗,朋友圈


诗歌活动家韩庆成与他的诗,朋友圈
或许人家不擅长评论呢!或者只会写诗呢!,那么不妨看看我在网路上搜索到的韩本人写的诗:

  1   老船木
   
    曾经是伟岸的树
  绿叶掩映的躯体,遮挡过
  自海而来的台风
  有一天它们集体倒下
  斧刨锯凿的盛宴之后
  成为劈浪的舷首
  或远行的桨舵
  成为一条奔向南方之海的船

  而今它们静静躺在这里
  残破的身躯
  再一次被排列,被组合,被命名
  成为厚重的桌、台、凳、椅
  成为惊涛骇浪之后
  一方沉默的海

  我在这黑色的海上品茗
  细小的纹理中藏有滔天的海浪
  我品出遥远的腥风
  品出将至的骤雨

   
    水准平平,某些句子显得矫揉造作别有用心,最后结尾有点为写写诗强“赋愁赋恨”给自己的意思。整体无新意不深刻,也不显得真诚。


  2  七月初七

    子时将尽
  我与几个兄弟
  在罍街喝啤酒
  吃龙虾
  谈天,说地

  丑时
  红色龙虾皮
  堆了一桌
  空酒瓶
  扔了一地
  地上的事,能谈的
  都谈了

  寅时
  花十元钱
  把她里里外外
  清洗一遍
  没人能像她
  陪我七年
  我踩她,撞她,冷落她
  她都无怨,无悔
  死心,塌地

  卯时
  远方兄弟在微信上
  赞我罍街的照片
  一个久违的女孩评论:
  “你不能喝酒,少喝点”
  我在网上
  补做一天的工作
  读帖删帖评帖
  微博上转几条
  @记者陈宝成被拘的帖子

  辰时我困了
  天亮了,也该睡了
  一个人洗头,洗脸,洗身
  洗心革面
  你买的牛奶沐浴露
  还剩四分之一

  巳时午时未时我一定在做梦
  做一个宏伟的中国梦
  还是做一个淫荡的春梦
  于我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想在梦中被人拉黑
  不想像你一样
  在梦中哭

  申时预计我会醒来
  会在那个时辰
  想想远在他国的
  前世情人

  酉时戌时亥时
  这些黄金时辰
  就交给牛郎和织女吧
  趁鹊桥还未强拆
  让他们再聚一晚
  天上的七夕,是他们的
  地上的七月初七
  和黑夜
  是我的


    除了几个古代表示时间的子丑寅卯和我很孤独啊之类的旧生长谈之外,看不出有什么意思,比较无聊的作品。


   3 回到老街



  从能走路起
  老街
  就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奶奶在街上卖菜
  从我第一次上老街
  到我长大离开家乡

  奶奶卖菜的地方经常换
  换来换去都是那几个地点
  上街头,下街头,正街,横街

  小学时,我陪奶奶看菜摊
  爷爷回家做中饭
  中学时,我代奶奶看菜摊
  奶奶回家做中饭
  爷爷走了

  奶奶卖了一辈子菜
  种了一辈子菜
  后来有了农贸市场
  街上再也看不到
  卖菜的韩奶奶了

  奶奶卖菜的老街
  成了古镇的景点
  那些外地人
  不知道奶奶卖菜的故事

  二十多年后,我回到老街
  在熟悉的几个地方
  爷爷还在那里
  奶奶还在那里
  他们的成娃子,此刻走来走去
  却怎么也走不回去


    作为组诗中比较重要的一首,对于写评论人挑战难度相当大。


   4  中秋夜


  中秋夜是一分为二的
  一半在白昼之前
  另一半在白昼之后

  明白这个真相前
  我一直把白昼之后的夜晚
  当做中秋夜的全部

  为一个错误
  很多人
  在用一生的圆满修补


    无灵感的强行赋诗。


    5  坐和谐号从宜昌东到恩施

   
    隧道与隧道之间
  光明稍纵即逝

  仿佛我们一直在往地下走
  仿佛黑暗才是永恒

   
    “仿佛我们一直在往地下走”这个句子描述的感觉的其实不对,不过有啥关系呢,平常人的平常感受,说不上多好多差。


   6   西 坑


  大山里,干净的河水也不多见
  污水像涨潮一样从城市倒灌而来
  半个下午,我们
  在西坑隔世的清澈里流连忘返

  只有一条窄窄的山路通向西坑
  只有西坑的河水保存着古老的暮色


     我一直强调的,用词用句必须要准确,如“污水涨潮一样从城市倒灌而来”,明显不准确夸张的不合适,很容易不让人信服。


  7  特 区


  进入火车站
  就进入了一个城市的特区

  这里物价高
  拉客的多
  江湖气重

  一个长发男子在广场徘徊
  像个艺人
  像个骗子
  像个漂泊者


     蜻蜓点水浮而不入,自己可能有所联想有点感慨,但完全无法带给读者感同身受的情绪。

   
  8   仁川登陆


  我们一上岸就投降了
  导游在前面举着白色的小旗子
  我们跟在后面
  举起双手,接受搜身
  几十台长枪短炮
  里面并没有子弹
  而是装着MADE IN KOREA的
  存储卡

  涨潮时坦克开上来的地方
  静静立着一块石碑
  其实已无需文字
  六十年的打磨
  再厚的历史陈锈
  也掩盖不住青铜的光辉

  将军已经老去
  在俯瞰月尾的山顶公园
  几只无人认领的鸽子
  在如织的人流中
  踱来
  踱去


    怀古诗并不能让人产生当时的感觉,很是尴尬,偏偏别人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在赋怀古的诗歌。


8  DMZ



  DMZ,有一个动听的名字
  和平地带。其实直译叫非军事区
  我们习惯叫三八线
  中间是山花的天堂
  鸟的乐园
  让我险些忘了
  这是个实行军事管制的
  旅游区

  和平都是脆弱的
  一个钻头就可以把它穿透
  在一直往下的地道中
  我看见一个民族如何用他的坚韧
  走向黑暗
  无数的心
  变成钻碎的石头
  被装在弹弓上
  等待发射


    大话套话太多,完全不知道作者要说啥。
   

9    战争纪念馆



  总要有人放下顾忌
  对没穿衣服的皇帝
  喊一声

  我愿意做一回幼稚的孩子

  关于侵略的识别
  非常简单
  谁开了第一枪
  谁日夜做的一件事
  都叫准备
  把解放的名词收起来
  它有辱耿直的炮筒和刺刀
  收起来,这里不再需要
  一件新衣

  在南部韩国
  今天阳光明媚
  我愿意做一回孩子
  用自己的眼睛
  参观战争
  在溢美北方的辞藻中
  我承认我的舌头
  已经掉队


        大概是写南韩北韩的东西,除过最后几句有点在战争纪念馆的感叹的意思外,其他句子用词都很累赘多余。认为自己是第一个喊出真话的句子也显得作者思想有点浅薄,并不够深刻。
     
      我曾经借用过一句话送给别人,“写诗是一种能力”,从韩庆成的这组诗歌中我很想下这样的结论,某些用词庸俗,某些句子不准确,某些描写含有自以为很不客观的东西,有点为了表现某种东西而故意赋予物质某种物性的动作,也缺乏深刻的思想,从小处到大处目前未看见一个亮点。作为一个优秀的诗人,我很难想像身上的毛病如此之多,况且并没有亮点,我只能悲观的归结于他没有这种写诗的能力。这样一个诗人,我零散地见识过他一些作品,也同样的不起眼,如果你能在上面的所谓诗歌中找到哪怕一个亮点就算我输。再看看这些诗歌圈大佬的评论吧,原来他们所说的诗歌也就是这个模样了。


        
茫崖印象(组诗)

韩庆成


千佛崖

一千尊佛在这里等我
一千尊佛在这里自我放逐

有的佛
是神造的
你们是

有的佛
是自造的
帝王们是,伟人们也是

有的佛
是人心供出来的

我的心中供着他们
但我不能说出

藏兵洞

兵。一个不剩
洞。大都坍塌
藏兵洞,已藏不住时代的
任何秘密

洞外是戈壁
破碎的石子和细微的沙粒
也是藏不住的
唯有呼啸而来的风能把它们带走
唯有呼啸而去的的风
能隐藏归宿之谜

兵,不是用来躲藏的
兵,也不是用来手足相残
站在荒芜的丘陵上
我此刻能做的,不过是举起相机
在缩小的荧屏中,藏兵洞
越看越像一个传说
甚至连一个传说
都已算不上


茫崖·雅丹

把这里说成月球的人
并没有到月球去过
那些去过月球的人
又未必来过这里
我也不是去过月球又来这里的
那个唯一的人

站在被盐碱冻结的土地上
那些用于月球的神话
都可以用在这里
而此刻用在这里的赞美
却不一定适用于月球

被不停修改的绵延的沙丘
被反复刻划的小小的山群
这月球上最稀缺的风
这地球上最野性的风
它有赤裸的身体
它有足够大的
坏脾气

       再看看最近的几首,没有足够的灵感,语言句子也庸俗不堪,什么一千尊佛在这里等我,一千尊佛在这里自我放逐,可以明显看出来的虚假,套路的感觉,最后也不知所谓的结束了。完全没有立意和灵感而言,用比喻来说就是自以为得意的尬舞。《藏兵洞》写的也让人毫无感觉,甚至觉得诗人在强行装逼,当然是为了写诗装逼。《雅丹》里这样写,”把这里说成月球的人,并没有到月球去过,那些去过月球的人,又未必来过这里,我也不是去过月球又来这里的,那个唯一的人。”光看这几句,虚假不真实,又开始玩文字的套路了,而且还很不巧妙。“站在被盐碱冻结的土地上,那些用于月球的神话都可以用在这里,而此刻用在这里的赞美,却不一定适用于月球。”又是令人尴尬的不知道说啥的句子出来了,我都很怀疑作者他自己明白究竟要表达啥嘛?最后几句就不说了,完全不知所谓。没有写完本文我就在评论栏目里发现还有一篇赞美吹捧韩这几首诗的评论文章,看了这个写手头像半天,我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也说皇帝穿着衣服的人,万一要是真的傻瓜呢,那至少动机还很单纯。

      
       最后来看下韩的朋友圈吧:
       名家评行韩庆成的诗

  徐敬亚(著名批评家、海南大学教授):《中国人物》组诗所写的人物,没有一个感动过中国,却感动了作者。韩庆成诗歌中的“中国经验”,是疼痛的、尖锐的、立体的、清醒的、理性的。干预现实与抚慰内心,从来就是诗的内外相映的金银盾牌。
                                                                ————也是流派网的大佬,同韩应该是朋友吧
  沈奇(著名批评家、西安财经学院文学院教授)庆成走的是“口语诗”的路子,这个“路子”近年已发达为“康庄大道”,拥挤热闹得很。能于热闹中沉住气,能于拥挤中不走失,且走出自己一点“特立独行”之风度来,实属不易。庆成显然有这样的“不易”。
  细读庆成之作,立场鲜明,思路决绝,心里有世道,笔下有担当,是以清朗爽利后面,不乏人文情怀之余味和营养可言。尤其是“寓言性”,这是我最看重的“口语诗”之要旨,在庆成诗中难能可贵地时隐时现,撑着那份骨子里的硬。
  杨黎(著名诗人、《橡皮》主编):韩庆成的“干预诗歌”,值得继续探讨。
  杨克(著名诗人、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韩庆成的诗歌有着一种特殊的爆发力,以辛辣的反讽扒开真相,无情揭露、深刻同情、痛苦反思,是我们时代中一个具有内在批判力度的诗人。
  南鸥(著名诗人、《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无疑,诗人韩庆成是一位真正意义的诗人,因为他活在存在之中,他把全部真相作为自己思考与抒写的唯一场域与触点。他写的是时代之诗,他是一位时代的诗人。
  杨四平(著名批评家、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韩庆成没有写凡人凡事,而是始终关注凡人的不平凡事件。这与当年的第三代诗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大学生不同,韩庆成是一个在社会底层游走的诗人。他的写作资源部分来自读报看电视浏览网络,但更多的是与他在社会上的复杂经历有关。这些被报道的事件触动了诗人的心灵,与诗人的记忆、经历、文化和精神世界息息相关。韩庆成的这些诗与当年“墙头诗”和“诗报告”十分相像,用诗来报道社会上正发生的时效性很强的事件,只不过这些事件不是政府性的重大事件和工作中心,恰恰相反是一些令政府为之头疼的十分棘手的难题,是政府不愿看到其被大力宣传的事件,也就是说,韩庆成关心的不是政府关心的,政府关心的当然也就不是韩庆成关心的,韩庆成关心是社会上关心的,是知识分子关心的,是真实的,所以,它们与我们当代诗歌史上的那些恢弘的政治抒情诗写作完全不同;但其产生的社会宣传效果依然是不可小觑的。如果把它们放在“长时段”里,从社会文献的角度来看,它们又具有“立此存照”的“诗档案”功用。也就是说,韩庆成的这些诗既是现实的,又是历史的。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韩庆成的这些诗,既不同于战争年代的“墙头诗”、“诗报告”,也不同于和平年代的政治抒情诗,甚至还不同于反体制的第三代诗歌,而是介乎它们之间的一种处于混生状态的新型纪实性诗歌。
  乔延凤(著名诗人、原《诗歌报月刊》主编):韩庆成写诗的年代很早,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活跃在皖南诗坛了。我编《诗歌报》时与韩庆成相识,那时,他在合肥一家报社上班,已经不写诗。近日,他把他刚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这本诗集送给我,我感到十分欣喜:丢下创作这么多年,他对诗歌仍旧一往情深。他的执着和诗歌的力量,都深深地触动了我。收入这本诗集的作品一百多首,或咏唱童年,或咏唱家乡,或咏唱爱情、友情,语言质朴,感情真挚,散发着泥土的气息,没有“怪诞”、“时髦”的通病,因而能够给人以深刻的印象。韩庆成运用的是看似简单的语言,却将一份动人的情愫写得透彻而令人回味。我想,这就是他的作品与那些追求华美辞藻、繁复意象的写作者的作品相区别之处。
  祝凤鸣(著名诗人、原《诗歌报》编辑):韩庆成早年诗歌多抒发乡村情怀,浪漫,唯美,其中有些深婉有力的篇章我很喜欢……他新近写的诗歌,鲜明地关注现实,乃至直接介入事件。有勇气,有良知,有锋芒,诗的语言犀利。
  周瑟瑟(著名诗人):韩庆成是“诗歌推土机”,他的诗冒出的浓烟呛得我猛咳,但我喜欢这样猛烈的味道。打扮成绣花女的诗人颇受一些纸刊、选本、奖项与评论人认可,好看的诗,具有美味的诗,都是献媚时代的产物。
                                                           ————过气诗人理论家,仍写过时的朦胧诗
  方文竹(著名诗人):通读庆成的诗作,深感他做到了哲学的真、伦理的善和艺术的美的统一,这源于他的生活根底、人格建构、素养和思考的结果。庆成将诗集名为《城市和乡村的边缘》,按我的理解是既要维护一个写作者的土根性,又要与集众化体制保持一定的距离,从而发出自己的独特的声音。我们看到了一个表面斯文内捺大海的歌者。作为诗友,我祝贺当年的那个韩庆成诗性的归来,不过这一次他多了求新求变的实验精神,更难能可贵的是,庆成的实验侧重于精神层面,不时地在时代的波涛间舀上一瓢。他新近的诗作会让你耳目一洗,灵府一震。
  张无为(著名批评家、赤峰学院文学院教授):庆成君心系平民苦难的诗心,也总是意气风发,凸显出毋庸置疑的现实主义品格。然而,与简单的“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所体现出来的“人民性”相比,庆成君则是站在民间立场,透过民生挽悼生命,进而透过生命去挖掘背后的深层因素。
                                                         —————也是流派网大佬,同徐,韩应该是相识的吧
  赵目珍(著名批评家、文学博士):韩庆成先生的诗歌,除了在口语化和叙事性上具有明显的特点之外,其某些诗歌往往还造成诗意上的“惊喜”,我将之称为“陡转”…… 使得看似平淡无奇的诗歌出现了诗意的“突起”,一下子升华了诗歌的主题。
  许多余(著名诗人):韩庆成最好的诗歌,如《月全食》《中秋夜》等,这些看上去像是书写自然现象和景观的诗歌,手法极度娴熟,诗人轻松而自然地穿行于物和我之间,将既定的规律和变幻莫测的现实,做了十分准确的勾勒和阐释。
  木叶(著名批评家、《清明》编辑):对于重视诗歌的“干预”来说,我的理解是庆成可能不仅在努力“说出”,而且努力想审恶,而且正在认真地做。这种审恶,我姑且称之为“大声说出”。没有理由不向他致敬。关于恶,这里想补充一点,历来认为美的对立面是丑。其实不是,是恶。一般而言,恶的外在表现形态是丑,它具在、可感,令人愤慨,诗人也容易下笔把握。如果进一步地干预,那就是审恶。审美的审,是审视的审;审恶的审,是审问的审,二者有着不同。


          这些评论家有的同韩认识,有的我也没听到,但对于那些溢美之词一点障碍都没有。我质疑的是一个没有好作品,审美简单,参加诗歌活动只为口头上“干预”的活动家,竟然摇身一变有了诸多成就,难道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水准和潮流?我们老说讨厌当代诗歌和当代诗人,这些活动家和评论家难道在其中不是起了伟大的反面的作用吧!
          看看别人对一个诗人的评价,再看看他喜欢的作品,最后再看下他自己的作品和朋友圈,突然感觉到无聊,诗歌活动家费尽力量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好诗人的名号!可是一旦被人戳穿后难道不丢脸吗?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

GMT+8, 2017-12-14 01:11 , Processed in 0.09119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