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55|回复: 4

好诗荐读:赵剑锋《孤独的父皇》等4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00: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孤独的父皇

父亲现在只能拈近处的庄稼种了
远处的自留地被鸟雀盯上了梢
更远处的庄稼也因手脚乏力变得荒芜不堪

父亲翻地的模样特别认真
像在替母亲寻找一枚丢失久远的绣花针

父亲累了,将锄头拄在田地的怀里
抽一锅旱烟,双手叉腰
看着远处够不着的土地
他突然变得落寞
好比一个被篡了位的皇上
惶恐不安,而又无能为力

我躲在即将消失的暮色里
只想象征性地叫父亲一声——
父皇!

玉米

站在风中的玉米玉树临风
高高在上的样子
像趴在树上的知了
与庄稼一起
顿悟远方

所有的玉米从父亲的背上走下来
坐在老家屋梁上
肩并着肩
手牵着手
看着院坝里的孩子
吃包谷糊

砍树的风波

父亲抡起锋利的斧子
朝一棵大柏树砍去

树死死咬住斧子
咬住它的嘴
它的脖子
它的心脏
直到斧子龇牙咧嘴
卷起了刀锋
退到墙角,战战兢兢

树下定决心:
来世,一定做颗小树苗供斧子欣赏

斧子也下定决心:
还是跟木头拜把子吧(后来斧子都有了木头把子)
否则,迟早要死在疼痛里

煤油灯

墨水瓶或药瓶做成的腰身
注定汁水饱满
一根棉条灯芯穿肠而过
插进夜晚的心脏,疼醒了守夜人
微弱的灯光由暗变亮
灯芯一口一口吸着煤油
一口一口吐出光亮

黑暗成为懦弱者
退到墙角等待光明的审判

直到我完成作业
父亲抽完旱烟
母亲洗净锅灶
灯芯开始患上了肺结核
红心变黑
呼吸变慢
一阵风吹过来
像个咳嗽咳血的病人
那口痰一直堵在胸前

油尽了,灯枯了
黑暗涌进来了
咳嗽的人走了


川多按:赵剑锋是从大巴山走出来的诗人,曾于中学时期出版个人诗集《十七岁缴枪不杀》,一时名耀当地。赵剑锋的诗歌有着非常浓郁的乡野味,这种乡野味不是一种诗歌美学的书写策略,而是源于其生命体验的自然流泻,更为重要的是,川北的民间气息与农人精神经由赵剑锋的笔触而展现了它古拙而缓慢的身躯。
罗中立的《父亲》饱含深情地画出了大巴山老农民的形象,成为一代中国人勤劳、本分的经典形象。赵剑锋的《孤独的父皇》在自然的写实中,却利用词汇的落差产生的张力,将一个视劳作为生命的父亲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请看,“父亲翻地的模样特别认真|像在替母亲寻找一枚丢失久远的绣花针”,翻地的一寸寸翻动与“寻找”构成一个戏剧化的同置结构,但主角却并不是为了自己——这里的“母亲”即可以与“父亲”组成配偶关系,如此则后面的“绣花针”成为家庭美满的一种物象化;但同时“母亲”也可能是拟人化的土地母亲,如此,便在父亲的翻地动作中加入了某种西西弗斯宿命论的东西。诗人接下来将近与远的关系托出,“他突然变得落寞|好比一个被篡了位的皇上|惶恐不安,而又无能为力”。在与“皇”有关的名词中,似乎只有“皇考”是民间可以使用的,但这也意味某种失去(生命)|豁免(禁忌)。诗人在这里径直将力不从心的父亲比作“皇上”,正是反其道而行之,通过赋予其至尊的称谓而使其获得一种名义上的力量。
赵剑锋的许多比喻并不是产生于两套不同的事物之间,而是用乡野生活经验中的一种与另一种相比。比如《玉米》,“站在风中的玉米玉树临风|高高在上的样子|像趴在树上的知了|与庄稼一起|顿悟远方”,玉米玉树临风,既是顺势而为的语言狂欢,也是一个隐喻,暗合了后面玉米“走”“坐”“牵”“看”等一系列人格化的动作,同时,玉树临风还是“知了”比喻的一部分,它使得在两种乡野事物中产生的联系有了阻隔和延滞,从而突破了可能的呆板和意象的近亲繁殖,这就是一种逼近极限的写法。
《砍树的风波》汇聚了民间段子手的异想天开、寓言的深入浅出和语言花招的幽默讨喜。这种写法很容易用力过猛,显得某一部分特别不真实,又由于用心的工巧与语言的油滑也易掉入某种文艺腔,不过,赵剑锋的这一首通过崭新的故事,或者说内容,再加上展开较为节制,摆脱了可能的暗洞。《煤油灯》是一首以物写人的诗,诗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直接在摹物上着力,通过写物的环境,也写出了人的境遇,通过认真地写灯之“肺结核”,而写出了人之“肺结核”。虽然我们很明白地感受到,灯象征着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但它却不是实指的,不是单独的父亲或母亲,也不知道他是否在这首诗里,又或者是一个群像的象征,因为这个对象也正如自制的煤油灯一样,“墨水瓶或药瓶做成的腰身”,代表了对象的平凡和任意。个人以为,这首诗第二节虽然强调了一灯之明与一屋之暗的对比,但警句式的语调使得它与整体并不太搭调,不过,这似乎并不太影响整首诗的诗意行进。
发表于 2017-10-12 16: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切深情,评的精当有义。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2: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 发表于 2017-10-12 16:03
写得真切深情,评的精当有义。

诗兄谬赞点评了,“好诗荐读”四个字,但估计每一个字的理解都是千人千面,尤其一个好字,一个荐字最易误解,个人却是把重音放在一个读字上的,诗是拿来读的,不仅可以口耳并用,更重要的是需要用心去读。在笛卡尔看来,无理性,无实在,诗歌也是这样的,无细读,无诗歌。远握!!
发表于 2017-10-13 22: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多 发表于 2017-10-12 22:39
诗兄谬赞点评了,“好诗荐读”四个字,但估计每一个字的理解都是千人千面,尤其一个好字,一个荐字最易误 ...

将好诗选出来并予以赏析,功莫大焉!对我这样的读者来说,受益倍增。
发表于 2017-11-30 14: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评均精彩。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7 10:25 , Processed in 0.2048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