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15|回复: 3

[原创贴诗]  《在龙头山残存的小山包望安定医院》外八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 20: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希群 于 2017-10-1 20:52 编辑

■  在龙头山残存的小山包望安定医院

站上小区旁的土山包
安定医院的霓虹牌匾闪烁
格外耀眼
扩建的就诊大楼节节升高
即将压过“安定”二字
几乎每个窗口都亮着灯光
好像有无数双眼睛
用灵魂的光点燃黑夜
其中某个房间的某个床位
或许有熟识的人
正惶惑地向外张望
努力辨别着“我”的影子

2017.9.10

■  一些夜晚,注定要走回家里

灯光,黑暗了街衢
逡巡,漫无目的
起点即终点

鱼  冲开波纹
愈合水
饥渴   挣扎

琉璃的破碎与雪花的冰凌
出走的灵魂
何其相似

2017.9.7

■  崖柏之歌

在最高的山峰  最陡的悬崖
才能看见你的身影
你藐视世间猥琐的生命和灵魂
唯独对苍天与飞鸟俯首
青翠的颜色留存了时光的密码
风姿有如百折不挠的壮士
而你舍弃了一时之勇
选择了岩石之上的坚守
命运注定被风霜雪雨侵凌
被雷击  被闪电掠取柔软的部分
被火烧  被凿刻
修炼最坚韧的内核
让能工巧匠无技可施
顺从你的风骨
昭示独立  自由的精神
赢取尊严的不可辱
你无意被人仰视  推崇
却渴望与宝剑、利刃的交锋
那是弱小、微不足道生灵的生存法则
遏制强暴者的唯一取胜之道

2017.9.16

■  厌食症

过度的精细  考究
惯养了娇嫩的胃肠和神经
了无食欲,一切馔食味同嚼蜡
使世间美味佳肴蒙羞
或许只是还原了本来的属性
食  仅为了活
食材  对不同人
犹如珍馐或毒药
口腹之欲比之各种欲望
不过更直接,消化得更快
更容易膨胀及虚无
但  食不可缺
不管饥不择食还是食不厌精
果腹是第一要义
瘦骨嶙峋不是风骨
有时须强迫自己吃下
在一个贫瘠的国度
我们食无选择
要做任人灌输的植物人

2017.9.23

■  小酒馆

它在闹市的僻静处
譬如广场上一株不起眼的灌木
或者被利刃般分割的天空下
一只卑怯的麻雀

一些熟客品评着菜品的变化
像对眼角的皱纹了如指掌
一两位散客呆坐空落的桌前
好像永远等不来最重要的一道菜

这不是每个人唯一的小酒馆
有的要刻意绕开
它们曾经具有的特色
被岁月消磨  熟视无睹  遗忘

2017.9.24
  ■ 火

烈焰一旦被点起
你只能使它燃烧得更旺
添加煤、木柴、词藻……
用沉郁之气鼓噪
虚构的情节  噼啪作响
一些意象被反复捶打
近似于金银器皿的成型
“离开火,一切都是废料”
但我与它们不同
我不熔化,只燃烧
火焰熄灭,我就是灰烬

2017.9.25

■   秋分

乌鸦又在高远的天空呱叫
很快就要落雪
日晷偏向夜的一边
阴阳的分割失衡

头顶的荒原
向眉毛上的清霜蔓延
一生的收获  尽皆倒伏
虚空的身体等待敲钟人

萧瑟于整个大地初露端倪
衰败仅仅是开始
颂词远比悼文文辞丰富

留下来陪伴我——
孤独的春天幻想症患者——的
我将予拥抱和热吻
及严寒的抗力

2017.9.25

    ■ 土

或黄;或青;或红;或黑
抑或白花花  寸草不生
流离为沙。一粒粒粗砺
如盐,撒在生命的伤口

这就是我们信仰的土
埋着先人的骨殖
仁厚的故土呀
从不拒绝叶落归根
尽管早已薄凉

“终为土灰”,你说出
我的形状
将作土的一份子
怎样贫瘠或肥沃的一撮
滋养一株渴望生长的植物

2017.9.28晚

■  疯女人

她脏兮兮的发辫扎着红头绳
在大街上又唱又跳
全无羞涩和敬畏
她的快乐是单纯的
与紧皱眉头  眼神躲闪的路人
形成鲜明对比
偶尔,她表现得像个思想家
说出那个不合逻辑的年代的反语
更多时候,她蜷缩在一角
晒太阳或是捉虱子
把一团棉被当宝宝来拍
露出白花花的奶子——
这个世界唯一神圣之物

2017.10.1
发表于 2017-10-3 10: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诚实,没有花哨的技巧,但是落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20: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 发表于 2017-10-3 10:07
写得诚实,没有花哨的技巧,但是落地

多谢赏评支持!远握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2-26 01:52 , Processed in 0.09571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