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楼主: 沙尘

[文本批评] 《走咱们坐牢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5 编辑

321.[周知]:
徐乡愁作为垃圾诗派的教父,其诗歌以垃圾为意象,独具一格。试看一首《解手》——“就是把揣在衣兜里的手/解脱出来。把忙于数钱的手/解脱出来。把写抒情诗的手/解脱出来。把给上级递烟的手/解脱出来。把高举旗帜的手/解脱出来。把热烈鼓掌的手/解脱出来//把举手表决的手解脱出来/把举手选举的手解脱出来/把举手宣誓的手解脱出来/把举手投降的手解脱出来 2003.9.12”    解手就是解手,千万不要做其他事情,然也!解手的时候不要玩手机,解手的时候不要看视频,解手的时候不要听音乐,解手的时候不要刷微博,解手的时候不要接收微信消息,解手的时候也不要查看本文章,解手的时候就解手。(摘自周知的文章:《徐乡愁诗又一首》2015年9月17日)

322.[老象]:
乡愁此抒怀诗,言词简单到了极点,如果仅看语言,将其视为“纯诗”也说得过去一一它已经还原到了数字化的地步了!从“情”的角度看,也单纯呵,不就是抒抒情怀吗?此诗所取之“象”,也单一,无非数字十个“大”字而已!从诗艺手法看,诗人亦不过是是搞点最简单的小学生算术加减法!谁不会?诗之本体五大要素:情、象、意、法、言。其中四大要素都极简!这还不算是“纯诗”?且慢!此诗还有一个要素:意。咱们得再捉摸:纯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好象没那么简单!乡愁此诗之“意”,咱就各自揣在手心里(手里与心里)好好把玩吧!诗不就是图个好玩?你就好好儿地“玩味”这抒怀之“意”趣吧!老象就不必再多嘴了!老象玩罢乡愁此诗,感觉它竟然暗合中国古典文论“文以意为主,以辞釆章句为兵卫”的说法;古代诗家对“意在笔先”的强调;也蛮合符现代诗家“主旨集中”方显打击力的诗写主张!说到此,谁还说这诗“纯”呢?乡愁诗以“屎”之象态成名,亦以“屎尿屁”诗写惊人地给力!然此诗干净得很!语言可谓“纯净”之至了!于是我们看到:这个徐乡愁硬是以短短几句口语将“纯”与五味俱有耐人玩味咀嚼的“杂”捏合得天衣无缝!更惊奇的是他将屎尿屁化于无形,巧妙得不露声色与形迹般地融化在这一首“现代小令”之中!这样的“续脉诗写”!你不翘大姆指称“现代汉诗经典”,恐怕你的诗之心要多打问号了!  2017.11.15.

323.[屈铁钢]:
你的名头开始响亮了。老记们终于看见了-个活宝,紛纷跑来围着你讨教。不少年轻的学诗者对着你老师老师地叫着,你俨然就是个人物。你跑上台去领取什么劳什子诗歌奖,连眼睛也幸福的发光。可是你不能忘记抬你捧你的众弟兄,不能忘记慧眼识珠的恩师与恩人哟,不然你也太冷血哟!如下半身尚有十几人,独有沈浩波臭名昭著,其它流子诗人呢却黯然无光,写屎尿体的也有七八个,为何徐乡愁独领风骚?但可以肯定的是诗歌史上也会记载那几个被遗落的戝名,出了名的诗人最好低调点,别以为自个儿了不起似的,最好与沽名钓譽的前辈们无事相安,看見官儿或恩师执弟子礼,别那么张扬不可一世。在与记者交谈的肘候,在教授诗歌讲座上,在大会小会致词上,谦逊点儿。别什么眼睛长在头顶上,把头低点儿又不伤你-点皮毛,何不圆滑处世一点呢?(摘自屈铁钢博客:《如何创立诗歌流派?》2016-05-06 17:42:23)

324.[屈铁钢]: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反理性反语法反逻辑的以西方荒涎颓废派伪詩学甚嚣尘上,流毒无穷!北岛、海子、芒克、食指、昌耀、伊沙、于坚、沈浩波、徐乡愁以他们的写作彻底颠复詩的本义与真义。他们以短文札记分成行,更有甚者如北岛用病句断句单个字冒充詩,无一不是玩乖弄巧,标新立异,去哗众取宠!他们打着否定诗歌从属政治,诗不必沦为党的工具的幌子,肆无忌惮否定写真写实。他们打着替个性即他们自已抒情代言。打着绝对个性自由的幌子,否认詩歌为民呐喊问民疾苦。他们公然否认中国古典詩歌,摒弃写意与音韵,他们向慕西方,对中国的认同持怀疑与否认态度。他们以无技巧反对詩的艺术技巧,使詩性美荡然无存……虽然他们的詩对一時政局稳定没有影响,但从深远的角度来讲,却给中国詩传统与认知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同样对中国长治久安埋下祸患!如北岛詩、徐乡愁詩、沈浩波詩,无-不充斥对中国现实的怨毒与厌恶。他们浸蚀对中国的认同,对美学的践踏与颠复。……好好的一个人,智商情商都不低的人,在日常生活应付自如的人,为什么写詩却变成一个脑残呢?探其原因无非是,一,受惑,即被反理性反语法的伪詩学洗了脑。认为写詩主要是斟字索句,乱垒意象与艰涩怪异。二偷懒,不愿从生活中寻找素材与题材,而是凭空想象,莫名其妙怨恨。三无聊,闲之无事,一通乱写,打发时光。……或你吹我吹大家吹,一不留神名声大噪也未可知,如北岛、海子、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之辈。(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论脑残》》,一滴晨露新浪博客:诗论杂谈《论脑残》2016-06-25 16:51:26)

325.[屈铁钢]:
在北岛的晦涩体中在莫名其妙的辞藻堆砌中,在伊沙某些詩中,我们可以隐隐察觉他们对我们这个国家与同胞的古老敌意,对我们无端的鄙夷与蔑視,好似我们生活在愚昧蛮荒茹毛饮血的国度,生活在一个连空气也无法呼吸的国家。我们中国人统统不过是暴政下苟活的奴隶,只知饱食终日生殖的猪狗。徐乡愁皮旦等垃圾派詩歌更是以极其恶毒的笔触把我们这个国家描绘得一团漆黑,好似共产党政权非常无能,其治下皆是贪污贿赂盛行,百姓含冤受屈莫辨,人权被践踏,人的自由与尊严被限制。这些诗人把社会不平不均与瑕疵无限扩大,所見皆一团漆黑。在他们所谓詩中中国已被妖魔化邪恶化。事实上究竞如何呢?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有了质的改善,人们的自由迁徙不受任何限制,人们的自由生活方式不再单-,而是呈现万花筒般形形色色五采纷呈。特别是言论自由的宽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共产党早就把文化专制主义告密制度言论禁锢个人崇拜等等不是共产党本质固有的东西抛弃了。允许北岛徐乡愁的反現实反社会的詩存在就是一个鮮活的例证。在不少詩人看来,写詩就是用怨毒的眼光来看待社会,就是搜寻一些阴暗面经过放大,充斥詩中就是对国家疯狂的仇恨。他们不顾中國几十年来辉煌的进步与跨越,不顾中国是一个了不起的现代化国家,一个和平的国度,在他们笔下,中国就是贫穷落后愚昧野蛮,若想过着美好生活,只有颠复政权,倾慕西方!他们从不歌颂我们中国的锦绣山川,从不歌颂中国的苍桑巨变与山河再造,从不歌唱十几亿中华儿女创造与生活,这是一群对中国毫无感情格格不入的傢伙!在不少诗人看来写中国的赞美詩就是奴颜婢膝,就是失去詩人的独立与个性,反之厌弃中国鄙弃同胞,崇尚西方,非洋不欢,就是詩人的独立与个性,就是诗人自由的尊严与艺术襟怀。真是混伥逻辑!令人诧异的是这种混倀逻辑还颇有市场,不少官方诗评家与名詩不但没有共产党的气味,连个中国人的气味也没有!(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论阳光心态》,  发表于“中国诗歌网” 2015-11-11 06:28:20)

326.[刘文良]:
中国当代诗坛其实也不缺乏赞美垃圾的诗作,甚至还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派别——垃圾派。垃圾派领军人物四川诗人徐乡愁曾说:“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我们不如抱住这个世界一起跳入粪坑,崇高有多高,溅起来的粪花酒有多高,我们用肛门呼吸。”《屎的奉献》《拉》、《拉屎是一种享受》、《解手》、《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人是造粪的机器》、《拉出生命》等构筑了他的“屎诗”系列。垃圾派自2003年3月创立,以《北京评论》论坛为大本营,一大批具有先锋性的诗人蜂拥而起,成为继“下半身”之后当今中国诗坛影响最大也是争议最大的先锋诗歌群体,在网络诗坛上更有“北有下半身,南有垃圾派”的说法。正因为这些垃圾诗以反传统道德目光审视丑陋的事物,也曾被误读为生态审丑诗。(摘自刘文良的文章:《状丑:当代生态诗歌独特的审美——兼论中国生态诗歌的缺失》,发表于《思想战线》2014年底2期)

327.[杨守森]:
垃圾诗派的主张是:反叛“学院派写作”“知识分子写作”“神性写作”,力倡“崇低、解构、另类、贱民”。在他们看来,“学院派”“知识分子”所重视的“行而上”写作,保守、虚伪、无视现实生活,已经丧失生命的鲜活……他们公然宣称“生为垃圾人/死为垃圾鬼/ 我是垃圾派/ 垃圾派是我”(徐乡愁《崇高真累》);他们自信与“下半身诗派”相比,他们才是最前卫、最具创造性的诗派;他们认为“下半身诗派”注重的尚不过是“诗歌题材的革命”。在关于诗歌的社会功能方面,“垃圾诗派”的确有着更为旗帜鲜明的追求,这就是“一切思想的、主义的、官方的、体制的、传统的、文化的、知识的、道德的、伦理的、抒情的、象征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或多或少都有些伪装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实”“这个世界伪装的东西真实太多太多了,为了让世界还原成它本来的面目,我们不惜把自己变成动物,变成猪,变成垃圾,变成屎”。(徐乡愁:《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上述相关主张指导下的诗作诸如。(摘自杨守森【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文章:《走向沉沦的中国当代诗歌——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诗歌状况评说》,发表于《东岳论丛》2009年10月第30卷第10期)

328[尹晶雅]:.
从《诗经》开始,从屈原算起,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和文化史几乎就是一个诗歌的历史和诗人历史。而中国新诗,从胡适、闻一多、徐志摩、……等诗人的出现,代表着中国新诗的第一代,在诗歌的不断发展过程中,70年代以北岛、舒婷为代表的朦胧诗时代,80年代以周伦佑、于坚、韩东、丁当等人为代表的第三代诗时代,“非非”“他们”“新传统”“整体”。八十年代的诗坛喧嚣而热烈,而90年代则进入了以民间诗人为代表的边缘诗时代,在此当中,有以伊沙、沈浩波为领导地位的口水、下半身诗歌写作;有老头子、徐乡愁领衔的垃圾派,更有大张旗鼓地进入诗坛的先天发育不足的“80后“诗人们。(摘自尹晶雅的帖子:《拿什么来拯救你——当代诗歌》)

329.[屈铁钢]:
在中国唐代的李白,他写的詩同样如此明白暢达,毫不矫揉造作,不会高高淩駕在老土百姓之上。他既写报国的[塞上曲],也写反映平民生活的[秋浦歌]。既有文人雅士的袊持,又有剑士豪客的洒脱。他尽情讴歌唐代的风华,与中国的壮丽锦绣山河。又如白居易的乐府如此通俗易懂,却又滋味悠长,真实体现了詩歌的惟美最高境界,"雅中见俗,俗中见雅,寓雅于俗"。在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中存在的浩如烟海的詩词歌赋,无不体现这詩的即艺术的最高境界。聪明的艺术家是不会以精神贵族自居的。他不会流俗的,不会迎合低俗或庸俗,但他会做到通俗,拔俗,使俗具有艺术品位。如海子徐乡愁沈浩波的俗,都是无品位的庸俗,是对优美的汉语言的践踏与嘲弄,而北岛的反语法反逻辑的伪詩,更是对汉语的纯粹与精美的淩暴!是令人厌恶的胡言乱语!(摘自屈铁钢的文章:《明白简约韵味及其它》,发表于发表于“中国诗歌网” 2015-5-21 18:08:41)

330.[屈铁钢]:
师法西方全盘西化是最无出息的!我们是中国人,有什么理由嫌弃自已呢?中国人的智商,不论从那方面讲,都毫不逊色于欧美人日本人犹太人!北岛杨炼等一味崇洋媚外,对中国同胞毫无感情,同样是邪恶的。北岛的[对故国古老敌意论]伊沙[黄河不过是一泡尿]徐乡愁[为人民服务不过是伪论] 从根本上说都是否认国家的认同,对同胞的厌恶。不少诗人到也没到过西方  ,就把西方想象成一片乐土,而恼恨自巳身为中国人,与一群猪狗不如的中国人打交道。这不是丧心病狂吗?不写此处的黄河长江,不写家乡的稻菽桑麻,而去写彼岸的塞纳河,紫罗兰,写美国的大麦粒。这是中国诗人吗?  ……更不能象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一样公然鼓吹邪恶!令人奇怪的是鼓吹邪恶诗居然暢行,天下更奇怪的是连媒体也喝釆不迭。足見人们对善恶不加区分到了何等昏瞆的地步!我们无意做道学先生!特别是伪道学更加令人厌恶!文革中,先进积极分子满口大道理,过着苦行僧的生活,为的是什么呢?就是做官出名!做官出名之后与之前判若两人。人不能做清教徒!诗歌应该赞美为了幸福为了光明而不放弃追求的芸芸众生!(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诗歌唯善论》2016-02-04 17:37:44)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4 编辑

331.[常遇春]:
读诗:毫无疑问,这首诗也是对语言关系的一次新的变革。在诗中,为人民服务被赋予两层含义。叙述者尝试讲清楚什么叫做“为人民服务”,却导致了无数个跑偏的遐想。为人民服务难吗?不难,为,四笔就能写完的字,生活中,有些官员却偏偏把它写成错别字。我们惊于作者每句分行中蛰伏的妙笔,看似无辜的口吻充斥着欲盖弥彰的可能。这种装傻的诗真不好写,稍一部注意就会真的写成傻诗。此诗不必过多评论,当你上访时牙被打掉,咽进肚子里才会写出这样哭泣的诗。(摘自常遇春的文章:《好诗选读——徐乡愁诗两首》2017-06-21 常遇春 诗歌日记 )

332. [十字猎]:
2003年3月开始在中国网络上出现了“垃圾派”,近来愈演愈烈。他们推出所谓的“垃圾原则”,崇低(屎)、向下,强调废话(口水),企图以自我亵渎的极端方式来反讽这个世界的伟大和崇高。有徐乡愁的《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为证。这首诗被解释为,粗率放浪的诗写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根本可以说是没有解析的任何必要。然而也就是在这个人消解过程中,社会已等同于个人,对于时代的鞭笞需仔细的反思。在一些看似废话的话语里,却陈述着一个对于意识形态的判断,也就是在这些不安的文字里时代在颤栗。可以这么说徐乡愁只是把形式主义发展到极端,并且放纵复制现象,来说明时下人的残缺不全,所指的扩张和膨胀,各个碎片意味着对整体不如也说是社会的肢解。 (摘自十字猎的文章:《各位对垃圾派诗歌和下半身写作有何看法?》,诗歌吧2013-09-08 01:40)

333.[屈铁钢]:
实是求是地反映時代是每-个艺术家的天赋与异禀!既不刻意奉承,也不肆意贬损。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当褒就褒,该貶就貶。既不一叶障目,以小未枝节否定主干,亦不可对民之疾苦漠視之。比如徐乡愁对为人民服务肆意抹黑,无疑是否定国家的认同。又如沈浩波肆意诽谤中国女性,更是令人莫名愤怒!余秀华凭臆象把中国描写成枪林弹雨,更昊对中国的诽谤!无疑当前的改革开放時代无疑昊中国最美好的岁冃。没有饥馑,没有狂乱,人民安居乐业,远离天灾人祸与战争。在这三四十年里,中国发生了令人头晕目眩的改变,是一次新的壮丽的日出,是一次凤凰浴火重生,是一次重整乾坤与山河再造。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否认国家的崭新与人民的长足进步。……反映時代除了反映一些重大事件外,最主要的反映時代中人形形色色种种。他们所思所思,忧与喜,愁与乐,在你的诗中应该有所体现。在沈浩波徐乡愁等看耒凡为官者必贪凡女人皆淫娃荡妇无疑是偏颇的。又如北岛盛赞外邦贬损中国无疑是邪恶的。不少诗人喜欢拣拾社会中阴暗与不幸的鸡毛蒜皮来,无限扩大借以否定国家体制存在的合法性与正当性,无疑是极端错誤的!(摘自屈铁钢博客文章:《時代是诗歌永恒的主题》2016-05-21 17:39:58)

334.[屈铁钢]:
如海子倾心死亡,顾城斧劈谢烨,沈浩波下半身对妇女的仇視,徐乡愁对中国的怨毒都是反人性的兽性发泄!北岛对中国古老的敌意亦是如此。这帮傢伙就是要搞乱人心搞乱中国。自从结束文革与大规模阶级斗争后,中国社会氛围大大宽容,生活方式不再单一,訁论自由相当活跃。基本上根除以言获罪上纲上线。不知为什么不少精英对此视而不见?朦胧詩人总是臆想与标榜自已是政体的受害者,不同政见者,却忘记了正是社会允许他们发表作品[尽管尽废话],有关部门给他们官做,送他们出国,但这些人会感恩吗?国禸是笑脸,出国就变脸这就是他们的德行。探讨所谓的人性其实是任他们随心所欲而不受制约。他们最喜欢空谈人性民主与平等,一个目的就是改色易帜。让中国三权分立议会制两党制就是这帮傢伙的终极目标,也不管国家分崩离坼,人民啼饥号寒。(摘自屈铁钢的文章:《再论時代是诗歌的主题》,发表于"中国诗歌网"  论坛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 再论時代是诗歌的主题 2017-6-7 09:26:39)
  
335.[流浪艺人2016]:
今天无意中看到了中国诗坛竟然出了个垃圾派,我吃过奶油派、蛋黄派、水果派等等, 真没吃过垃圾派,今天品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原汁原味,给原味垃圾派徐乡愁点赞。当然,他们的许多观点我并不赞同,等我牛逼了再去向他们切磋切磋。看了徐的诗和内容,让我震惊,让我感叹。震惊的是中国出了个垃圾派,我竟不知道。(摘自流浪艺人2016 的文章:《解剖一下自己》2016-01-08 20:29:24)

336.[六月飞雪]:
民义修辞知识丰富这些修辞手法在我们传统的诗歌中大量运用。但现代的垃圾诗派就不大用了他们说话明白如水大有市场哦。代表人物徐乡愁,很有名气,有诗集,全国有名诗刊都有他的诗,大概是抗衡朦胧派。附他的诗一首《屎的奉献》徐乡愁。  (六月飞雪发表于尚庐山网(原星子网)»星子论坛›星友交流›舞文弄墨›诗歌的修辞  2016-4-3 10:42:41)

337.[屈铁钢]:
前几年官方詩歌泙论畀发起了对垃圾派下半身派挞伐,不少人对徐乡愁屎尿体与沈浩波下半身梨花体贼白体一脸不屑,嗤之一鼻。其实屎尿体下半身梨花体与北岛的晦涩体海子的死亡体余秀华脑瘫体并没有什么两样!在脱离现实生活,在不是詩上都高度出奇的一致!都是非詩化的文字垃圾!诗本就是美文学,而上述的所谓詩派就独独少了一个美字!用词造句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杂乱淩粹,与詩无半毛钱关系!这些詩写得极其下贱,可以说是奇丑无比猥亵无比!北岛的晦气,海子的尸臭,徐乡愁屎臭,余秀华的脑瘫,都统统令人闻之欲呕,望而生厌!……我们在读徐乡愁的分行文字时,可以明显看出其人对社会极其仇視的心理。在他的笔下,中国可以说是一团漆黑。上层的贪污腐化与下层的自甘堕落简直无药可救。其詩[为人民服务]更是恶毒的攻击,玩弄文字似的把执政党贬得一无是处。(摘自屈铁钢博客文章《再谈谈诗歌造假》2017-05-10 18:41:27)

338.[屈铁钢]:
有韵的詩几乎绝了种,尚存的琴瑟在不起眼角落里。而那些鼓吹无韵不成詩的见解,音韵学,被当成不合潮流的异端邪说。如在中詩网上的刘聪美先生,鸿硕先生的音韵学说,从纯学术角度对詩的韵律进行阐述的学说,受到极不公正的待遇!不是忍受泠嘲热讽就是进行打压与封杀。这些先生确实可敬,理应得到尊重!但在文化垄断与一言堂的氛围中,是不可能有理性的公允与包容的!以北岛海子杨练顾城伊沙于坚沈浩波徐乡愁等的所谓现代詩,是毫无詩意詩韵与詩味的文字堆砌,是对中国詩歌文化的污辱与亵渎!他们公然代表中国詩人去与洋人谈詩论艺,天下竞有如此咄咄怪事!(摘自屈铁钢的文章:《神韵说》,发表于 "中国诗歌网"  论坛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 神韵说 2015-4-1 06:45:25)

339.[陕西寒山石]:
开启21世纪中国新诗发展的十大先锋诗人(排名不分先后):标准:1.该诗人的诗歌绝对是当今诗坛上写得最棒的,而且个性极其鲜明,在诗歌的创新上有了惊世骇俗的卓有成效的大胆探索。2.在诗坛上名气最大或在网络上人气最旺,长期成为诗歌旋涡的最中心。3.是所在诗歌流派或诗歌群体中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而且该流派已经改变了新诗发展的方向,甚至该写作成为一种新的时尚……。 徐乡愁:“垃圾派”代表人物,人称垃圾派的第一诗人。“垃圾派”成为当今诗坛上争议最大的先锋流派。(摘自陕西寒山石的博客:《开启21世纪中国新诗发展的十大先锋诗人》2007-02-28 11:12 )

340. [美学考试]:        
五、结合具体文本实例论述(一个)。…… 3、当代审美文化的基本取向。…… ③ 新奇化与感觉的漂泊。如“垃圾诗派”的代表徐乡愁,以“屎尿意象”为中心创作了大量新奇另类的作品,在很多诗刊发表。同时,各种评论铺天盖地,让读者眼花缭乱,不知何所皈依。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2 编辑

341.[娱乐企鹅]:
徐乡愁,男,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奠基人之一。2003年与同仁组建“垃圾派诗社”,并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和诗歌网刊《垃圾派》,撰写有《垃圾派宣言》和《垃圾派行为准则》,遂成为垃圾派领军人物和集大成者。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诗家园》《四川文学》《河南工人日报》《武汉网络文学》《重庆教育信息报》《重庆诗歌年鉴2003卷》等公刊和《天地人》《诗参考》《新大陆》《现代诗报》《伯乐》《太阳》《知了》《彝良文学》《新视野》《平民》等民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有诗集《每况愈下》2007年,中国文联出版社。主要诗论文章有《只有体制诗人才给诗歌订公约》《地震诗潮使中国新诗遭受重创》《我们就是要低俗》等。(摘自娱乐企鹅的文章:《中国垃圾派奠基人徐乡愁》,百家号2018-02-15 15:59)

342.[常遇春]:
读诗:《菜园小记》是一首惊艳的小诗,前面一切语言和分行都显得极其平庸,试读仿佛还有“逻辑错误”,直到句尾惊现“插入”二字,诗歌的不可言说性一下子被“插 ”了出来。大地和萝卜,之于母亲与孩子,但又不像人类血缘关系中的母子关系,若把伦理中的母与子用插入来解读,那无疑是乱伦。在 日常生活中,人们在土地中播种,数月之后结出生命的果实。萝卜在土地中长出来,自然是土地“哺育”的功劳,通常在萝卜成熟之后,我们也必会一股脑儿拔出来,留下一个个萝卜存在过的洞,这着实没有问题。或者,我们甚至也可以说——在将萝卜拔出来之前,它的确是原生态的插在里面的。但作者在诗中显然不是这层意思,“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被萝卜插入过”,作为社会人,我们自然会联想到性交的某些场面,如此把生殖器之间的生理性的关系附着到萝卜与大地的关系上,这里的语言关系便有了特定含义。更重要的是,男女之间的性是平等的,或者说男女在社会属性上面是一种等同的关系,但在诗中,大地和萝卜却恰好相反,没有大地的存在,就没有萝卜。这种逻辑关系在诗中被深深地颠覆,萝卜成了一种叛逆者的存在,大地也被赋予一种隐含的传统形象。用流行语来讲,大地还是那个大地(母亲,缔造者,主宰一切),但萝卜已经不是原来的萝卜(成了能够“插入”的“勃起”的萝卜,能够把伟大的土地插出坑来的萝卜),新的语言关系构成一种反叛的存在,这种新的诗意中,没有丝毫的肉欲,全然用一种不动声色的叙事角度将独特的生命体验冷峻的呈现,我们也就不看出作者向下,崇低,解构的思想内涵了。另外,这首诗的背景设置极为简单,萝卜自然而然的成熟,自然有了收获的一切可能。但常理中,萝卜采收一般至少也要等都夏季以后了。但诗中,“春天来了|萝卜也成熟了 ”,有人把它定性为逻辑错误,实则不是。与此前被插入过的大地一样,作者认为,春天,这万象更新的季节,同样被赋予了缔造者的传统诗歌形象。萝卜的“早熟”显然是对春天的另外一场“插入”。仿佛春天来了,萝卜也应该自然而然的成熟,萝卜这种微小的事物就应该跟着大流走。我们可以对诗中的语言关系进行多角度探索,这种看似平淡的叙述口吻中,夹杂着作者藐视与讽刺的心理状态。总之,这首小诗,将生活中常见的事物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关系彻底改变,毫无雕饰之笔,只是原生态的呈现,我们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洞察力和对诗的控场能力。(摘自常遇春的文章:《好诗选读——徐乡愁诗两首》2017-06-21 常遇春 诗歌日记 )

343.[悼念苍天]:
刚才朋友发来一张通知销毁香港明镜出版的某本书的信,我就想起了这些苍蝇。一提这人的名字(姓徐),我朋友说他也想起了一个人,叫徐乡愁,然后顺手发来两首大作,大家来“欣赏”一下——《在荒郊野岭》(徐乡愁),《屎的奉献》(徐乡愁)。我对不起诸君,转了这种恶心的东西。据朋友称,此人还是国内诗坛有位置的人物。不要吃惊,我还见过什么主席吃个饭,喝个水,看到个马桶作诗的。对此我只想说,文人士子以胸中墨量较高下,但是这身居高位肚里全是屎的也不少。在下冒昧,若扫了诸君的兴致,还望海涵。(摘自悼念苍天的文章:《这种人应该很多吧 》,发表于“龙腾网” 2016-7-25 14:04:19)

344.[屈铁钢]:
潜藏在人性中的恶的东西,即邪恶的感情是惟我独尊,个人主义极度膨胀。若无道德的篱笆,真善美的感召与普世价值的熏染以及法律的制约,以个人为中心,蔑视轻贱芸芸众生的邪恶的因素就必定会蔓延开来。文革中领袖崇拜,愚忠,惟左,阶级论,成份论使不少人丧失理智,丧心病狂。不少人对亲人与无辜的人做出多少无人性的令人发指的暴行,至今仍令人心悸!诗是什么?就是给人以真善美的享受与启迪与警醒的普通文体,而不是狗屁不通,丑陋不堪,下贱无耻的分行文字!如北岛海子伊沙沈浩波徐乡愁等人的分行文字,不但给不了人们美好的感受,优美的意境,多姿多采的文釆,而且给人阴戾,暴躁与消沉,颓唐!这么多人在从事无聊且无益而且其害无穷的废话,显示愚民术鲜活运用!所谓的诗人其实就是野蛮愚昧荒涎悲观的新的愚民术的牺牲品!他们的狂热偏执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诗堕落成渲泄邪恶的感惰的载体,真是令人骇人听闻!如崇尚西方下流的东西,悲观厌世,玩世不恭,敌视祖国,鼓吹颠复。鄙视仁慈,博爱,真理与一切美好的东西。鼓吹疯颠狂纵,在闷塞与偏狭中不知所谓!而这-切都是在与国际接轨,个性神圣崇高的幌子下进行的。北岛的晦涩体,海子的死亡体,梨花体,下半身,屎尿体,贼白体就是这种非理性的分行文字的代表!(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论矫情与煽情》,发表于 北京文艺网»论坛首页 › 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 › 诗论专区 › 论矫情与煽情)

345.[屈铁钢]:
倘若你是个写詩的,即是所谓詩人-定要写出自巳的独特风格。与众不同应该是詩人给自己定下最低目标。走别人巳走过的路,捡别人扔下的残羙剩饭是最无出息的。初写去效仿临摹是不可避免的过程,但要迅速结束效仿与临摹,不能老是没完没了照本宣歌,照葫芦画瓢,应该从别人的阴影走出来。应该知道异人者生,类人者死是任何艺术创作必须遵循的法則。使自已的作品具有别人不能具有也无法具有的个人风格,是你的作品是否成功的关健。比如你学北岛海子学得再象,也不过是克隆版复制品而已,何況还是赝品与伪作的翻版呢!赵丽华沈浩波徐乡愁聪明之处在于,若想哗众取宠,就当危言耸听,写些与众不同荒涎怪异的分行文字,遂可以蜚声海禸,名声大噪……我看过不少学写海子死亡体的詩,写得比海子还要海子,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字里行间一片灰泠阴暗,对死的棘惧,万念俱灰,简直比海子还要矫情煽情,可是誰看呢?下半身除沈浩波外,尚有其他数人,可誰去注意呢?跟随徐乡愁写屎尿体的还有数十人,可谁去看呢?既然你在写,就祘你写烏七八糟的分行文字,写得令人反胃作呕,也要写得与众不同。翻开许多小圈子里的稍有名气的詩人,如从不上中詩网的挂名诗网前页的名诗人的大作,禸容出奇-致单调空洞,风格雷同,都是同义反复的平庸之作,千部-腔,千篇-律。没有-点看头与亮点,实在不敢恭维,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出名的。总之不写則巳,-写就要语惊四座,鹤立鸡群!写出自己的气势,写出自己的风格,从而使自巳的努力不致空忙,预期的目标不会空落,不然如何对得起自已呢?(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论个人风格》,发表于 中国诗歌网»论坛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 论个人风格)2016-1-6)

346.[八大]:
那些星星死了/死于一场天花和痢疾/只有大地活了下来/只有一个叫徐乡愁的人/在所有的论坛里/望着一个个箩卜/施暴后留下的小土坑发呆/(包括他自己留下的/那一个)/那家伙自称垃圾/和前些日子被人拖出的丁目/同属一个桶/他们是些喜欢狗咬狗的垃圾/我有时挺喜欢看热闹//言归正传——/我们再来说星星/不,说它们的尸体/它们留下小土坑/尸体仍窝在土坑里发亮/可谁都知道/它们再也不能/令我们热血沸腾//因为,诗/已走进日常话语/因为贵族已被无情地证明:/自恋者不过是僵尸的后裔!(八大的诗:《那些星星死了》,发表在 现代诗谷|新诗华声论坛2004-11-7 12:35)

347.[屈铁钢]:
若是中国改变颜色,将是灾难性的。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即令是和平过渡中国也決不是平和而是充满血腥与泪水的如同蘇联一样,随着共产党的解体,中国版图-定会分崩离坼四分五裂,南北对峙,划江而治将重現,各种利益集团将为各自利益合纵连横。甚至可能已经成为历史的战国又将成为新的现实,如同阿拉伯诸国一样,各地区各自为政。在剧烈动荡中,中国人民将苦不堪言。不但共产党人将受到极不公正的待遇,受到肉体上的折磨与屠杀,而且普通老百姓将同室操戈,势同水火。为了使中国繁荣下去,几乎是无从选择,必須维护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至少一百年当如此!如徐乡愁的屎尿体北岛的晦涩体变着法儿丑化妖魔化共产党是邪恶的!不知为何这种崇尚西方欲颠复国家的妖訁惑众为共产党文化官员所容忍?在中国诗歌畀,存在一种美化欧美日与抹黑贬低中国的逆流。如今天论坛不少詩人都是以中国执政党为邪恶,欲灭之而后快。他们把开放改革的共产党与文革中极左現象等同起来,把灿烂的走向現代的中国与文革愚昧野蛮等同起来。好似中国非得照搬西方制度,他们才会心安理得!他们用极其恶毒的语言诋毁汚蔑国家,动搖中国民众对共产党的信赖与拥戴,从而达到改色易帜的目的。这是一帮对中国与中国人毫无感情的傢伙!(摘自屈铁钢的文章:《离乱和平与詩及其它》,发表于 中国诗歌网»论坛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 离乱和平与詩及其它 2017-1-1711:03:46)

348.[下里巴人]:
徐乡愁把垃圾诗写到极致/ 沈浩波把下半身写到极致/ 于坚把口语日常写到极致/ 让我在这三方面无法逾越/ 他们像三棵大树组成的森林/ 不过我已经决定不去做一棵树/ 而要做一匹狼走出森林/ 走到辽阔的旷野 (来自诗人下里巴人的诗:《我羡慕嫉妒恨徐乡愁、沈浩波、于坚》2015-02-07)

349.[梅花山人]:
在诗无敌我也似乎说过,古诗重意象、善比兴,即便写性行为都是以意象和比兴说话而很少以生殖器直描,但镜山这厮不知怎么搞的,就爱整蛊些直描【虽然有时也隐曲】甚至还加上徐乡愁风,偶尔还行,长期如此就不靠谱了,毕竟诗词文化的取向是审美而不是审丑,诗词作为高雅事也长寿工程,谁又愿意天天熏这些沈浩波加徐乡愁风呢。文学需要批判精神,批判精神却不一定非选下半身,个人可以标新立异,标新立异也不是非得沈浩波加徐乡愁,路千条万条,镜山不一定要一条道走到黑镜山这厮就是双面人,跟他老爸整社会主义新农村壁画就正能量满满,网上捣腾起下半身来就收不了手,也是奇葩一枚。(摘自梅花山人回答亓魛的帖子,发表于“大中华诗词论坛” 2017-10-8 23:07:53)

350.[陳墨]:
徐鄉愁把自己的詩稱作“垃圾”,其意象多是人們最不堪忍受的“屎”、“尿”、“屁”等令人厭惡、避之猶恐不及的東東。當然,根據我幾十年來習慣性的對“詩”的認知和審美,我肯定不會承認徐鄉愁那些文字是“詩”的。但是,我分明又從這些臭不可聞的文字中體味到一種闊别己久的心跳與沁入骨髓的悲哀。莊子曰:“天下沉濁,不可與莊語。”當天下“舘閣體”無處不在時,鄭板橋用他的“六分半”(四不象、“亂石舖階”)醜書挑戰朝野,而獨領風騷。反之,如今醜書爛市,橫行天下,就逼得稍有清潔自愛者不得不把字寫得舘閣點(正統點、穩重點)。美醜反轉,當屬流風所致。在這個全民已然痞化的時代,庸俗入髓入骨,早成鮑魚之市。因此,我寧可將徐鄉愁的“垃圾詩”視為“髙雅”,因為他的愛恨情仇正與我心悠悠相通呢,那詩思、那膽魄,不帶絲絲銅臭慾火,純義憤,像芳草地,像孤鹤舞。(摘自陳墨的文章《髙雅與惡俗》2017-11-20改)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7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7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8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8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9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沙尘 于 2018-3-9 22:09 编辑

shandiao
shandia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5 12:36 , Processed in 0.0541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