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九月,盛大的祭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11: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亡书》

起笔之时,才恍惚
一截书信不知该邮递何处
转眼,秋已走上眉梢
大批金黄的叶子相继零落
菊花举着一头白隐退江湖
唯独我还站在原地
像陶罐里固死的流年

那半截需要开启的天光
已被巫师打上封印
我用尽蛮荒之力,也不能将这腐朽的身体
搬离原地,边城之外,风雪已经启程
而我收件人地址仍然不详

往南,往北?到处都是流亡者的呼声
我应该致歉,向我挥霍一空的岁月
若秋意尚可辜负,我情愿携带这满目苍凉
退到菊花深处,关掉这孤独静寂的肉身
让体内那些秘而不宣的痛继续深藏

2017.9.11.15.35


《九月,碎碎念》

提着影子行走的人,内心空阔
善用紫魂晶,重塑已身

不触景,不动情
若是有伤必伤其表

灵魂行与何处,不为人知
唯独深夜,当星星散落河池

他抱着虚妄的痛
为那个念着的人,整理草书

2017.9.10.20.50


《挽歌》

九月,光阴易碎
适宜,以庞大修复内心
给草芥带上王冠
起兵造反的雁阵自昨天走失
侧身,把不合时宜的光线留给黑夜
谁在弹奏挽歌?谁在殿外候旨?
若有问询 ,必是延期的故人
白露之后,青山反色
带血的枫树,染红半壁江山
而我已不是坐拥王室的妃嫔

2017.9.9.19.22


  《秋祭》

在九月,遇见雨是极其寻常的事
我是那个在风雨中走来的人
脱下几十年伪装好的盔甲
和一颗树,贪睡的石头,低头吃草的羊
互为映射,在彼此的影子中寻找自己
他们比我健硕,不用搀扶尚可来去自如

接连几天的雨让发霉的思想
日渐枯萎,亲近秋,随处可见的落叶
病怏怏地躺着,任凭脚印踩踏
如同我那即将老去的江湖
拾起一枚枯叶,在林边站定

赏秋的人来不及接洽
万物已经老了半生
我能扶起的唯有那半截哀怨的眼神
回头,我照见雨中反光的自己
如一截枯骨,若干年之后
会被谁人祭奠

2017.9.8.10.30

《中秋来临》

在人世,一定不要讨论九月
或者九月以后的十月,十一月
更不要谈论故乡,这以后的故乡
小路是孤单的,树木是孤单的
那些叫嚷的小鸡,小狗声音嘶哑
炊烟成为风弯曲的伤口
将中秋染成一枚伤心的词
它被父亲用坚实的墓碑
锁在向南的山坡
每当一些念想蚀骨时
天就会被雨水濡湿
大片大片白云跌落
正好压在那些哭泣的文字上

2017.9.13.11.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1 14:16 , Processed in 0.08476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