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2|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一个村庄都不能少(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9 16: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色色001 于 2017-9-9 17:00 编辑

                文/阿色  


◎头发

掉落的头发     
架在木门上
可以试探一段光阴的真假

贩卖月亮的人
亏了一生
只能由着那些鸟雀了

鸟雀衔发     铺鸟窝
鸟雀飞过洺河
小鸟雀老了      也长白头发

秋天的大风吹动
它们的鸟窝
有时   
会砸中一个小男孩的头顶

2017-8-14

◎例外

从前的洺河滩
最高的是砖窑的烟囱
其次是田野中的白杨树

我们听老人讲故事
把白杨树    烟囱
分别想像成一支巨大的毛笔   
一支巨大的蜡笔  

天空那么大  
谁也说不完
路过的䴙䴘      
从黑龙江飞向云南        

它们的空巢在水上飘荡     
一枚黄叶         被风吹落
一袭轻烟              
一个人            
熟悉的只能是自己暗下来的

2017-8-18

◎缪氏子

同行的三个人都笑了
不远处的铁笼里
真正的鸵鸟可能笑得更欢
更别提
本地的槐花和蜜蜂

多简单的事
它只是一只鸸鹋
家在澳洲
爱吃青草    追赶飞虫

当然    若不介意
你可以转过头来
换上身旁少年的面孔
再叫它一声鸵鸟        

2017-8-20

◎幼学琼林

母亲不会教我识字 念唐诗
她削好铅笔 
把一叠洁白的纸放进了书包里

坐在我身后的女孩
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孩 
和众多的玩伴不一样   

三年后   
空下来的位子
我看到了灰尘在上面飘荡

时至今日  
写诗的男人 也是种草的男人
我与我的父母背道而驰

盗取着
原本属于洺河滩的安静

2017-8-21


◎未成年 

楼道外面的夜
开始下雨

这个烧水的夏天
炭火将尽  
提梁壶怀揣的白汽  
推着困倦的女房客
从旧屋梁  
踅回旧的房檐 
又到了重归于水的时刻

雨 更急了
楼道的角落 一只空酒瓶
吃着藏身的黑
小心地提示
脖颈间被风声押解而走的醉意

亲爱的  我想告诉你
错了
是我错了

我应该早早学会古老的造纸术
学会旋木 制铅
让投奔我的文字
漂亮地 
来到人声鼎沸的街上

我应该跟着父母
用犁铧一遍遍地耕耘
匍匐在舌片下的田地
再去放飞手中的蝉声与鸽子

或者
我应该学会最好的泳技
化身为洺河岸边的绿柳
打捞那些为我失足落水的文字
它们俱未成年 
营养不良

正在对我说着  
这一场杂乱的夜雨

2017-8-21


◎身后

人死之前 总是有预兆的
我相信
他也能感觉到

一个游手好闲  半疯半傻  
失去了爹娘的单身汉子
平日里
喜欢去抢乡邻嘴边的烟头

干巴巴站在县城的街上
叫我叔叔
讨要一块钱 

我们都不知道
除了盘灶熬菜 请吹鼓手 买棺木纸扎
他生前攒下的钱  
还有剩余

他的钱被人赌气地洒在了坟地
又被人一一捡起
分给谁  怎么个分法
可以合理地计算

2017-8-22

◎归途

行至白垴村
天色黑了下来

灯光拉着呼吸        爬坡  
照见前方的路牌
简单的石头房子
一身灰绿的太行山   

我们坐在车中讨论
要是有一个爱人
陪着
耕种少量的钱粮和水源
便可以支撑
曾经寻觅的青春     
老死在这片山峦里

车速不快   卡在四十一档   
侃侃的声音
带着面包屑的味道

白垴村     
这么小的叶片
一样会飞落外来的女子
在此地    筑巢    育雏   
煮山泉水  
等晚归的男人  

我们的脸在女子的门前一晃而过
这个山坡
继续融化陌生的夜
浇灌着一粒粒红牙齿的板栗树
一排排凿满伤痕的漆木

2017-8-26

◎痦子

裸身的岁月
早已被母亲带去
会飞的虫子沿着椿树叶摊派的阴凉
刻出光环
地上的小路可变长  可变短

他想问问女人
一生的卑鄙荣辱  
余下的脏话和祝福
在这冷寂又喧哗的春天
寻找一位
年轻的后生
掀开那扇停止转动的磨盘

平日里
他坐在上面  
看长尾巴的喜鹊
招呼拉犁拉耙的骡马

倏然而至的念头  
哽住喉咙
更多的湿气涌向眼窝
终会有如此一串雨滴的

雨水渐停  
声音关在门外
母亲解开襁褓
皮肤洁白 胎记乌青   
三两颗痦子一览无遗

2017-9-5


◎一个村庄都不能少


接下来的一百多里路程
依次经过
大陈庄村       崔路村   西侯兰村    太子井村
   土岭村       牛峪村      滹沱村     龙泉寺村
   柳林村   白石沟村   老仓会村        庞会村
   柏垴村      白垴村   麦地湾村     羊尔庄村
   坡底村   前沟近村      白崖村        花木村
   茶棚村      路罗村      大营村        石善村
   左坡村

由左坡村拐入乡间小路
然后是
坡子村   前罗门村   东庄
苍茫的太行山连绵不断
最后   目的地到了
距今六百多年的英谈古寨

一个依山就势
石楼 石巷 石街 石桥错落有致
四通八达的小村子
长满了粗大的板栗树
游客稀少
毫无繁华的气息

迎着夕阳的余辉
拾阶而上
窄仄的石巷里
我蓦然看到了去世多年的曾祖母
她仍旧没有擦干净自己的鼻涕
双手哆嗦
擓着一个篮子
向我们兜售花椒

她走得太久太远了
孩子高高地在前方跳跃
我们都买了花椒

2017-9-7


◎糖

风吹沙子
识得人形的枯叶
在头上呼应
洺河滩的冬天   说来就来

狭长的小村庄
征收干草  
扯鸟雀的羽毛
絮一片辽阔又寒冷的天空

置换的场景
有局部裸露的屋檐
是修补锅盆的祖父
还是学收棉花的父亲

地面笨拙
计算用的树枝
东西狼藉
盼望的雪花
往往半夜敲门

困倦的灯火
让出一道白亮的线
喂养着
一只土狗   一个人
一群失去花朵的蜜蜂

2017-9-8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加精华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0-23 21:13 , Processed in 0.1006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