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35|回复: 2

[诗歌奖投稿·长诗] 箕子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 11: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故乡 于 2017-12-18 21:51 编辑

箕子叹
(新鲜史诗)
故乡

上卷:没纳税的宫殿
下卷:祃涞坹17213号命案

小序:
      
    箕子,乃中土殷商王族,富有大智慧者。不幸遭遇殷末动乱,遂避居东北亚荒芜半岛,靠山面海,披荆斩棘化育文明。终得建朝立制劝业,喜获周武王册封,越加勤勉砥砺士民,范山模水以求长久之安乐。历经数千年,回味曾经朝周途中在殷墟祭祖时所抒发的麦秀之歌,箕子感叹世事纷争,无奈唯有抚须望云浩叹!



没纳税的宫殿


坐堂的爷爷,老化成一座宫殿
父亲抱着主体思想,支撑新旧门面
临走,向贴耳大臣亲传半句遗言
你等左文右武,谁愿呵护麟子饭碗

退休数千年,箕子自以为还在上班
闭目反刍麦秀歌,才将旋律嚼成米线
闻讯一激灵,跌落太师椅五行苔藓
立马搬出《洪范》,解密九畴信念
捏汗来回查找,救天保民紧急预案呢

殷商迁来的钟鼎,溢出满地叹息
没公证,也没纳税的宫殿遗产
依天理民法,该由谁来接盘
思绪苍老,牵攀藤蔓的新鲜纠结
想回眸,贴身细软却坠崖赴难
绝望登上白头山,陪伴红叶望乡
长啸将美须髯捋成一把冰雪
狠狠抛向无忧云天

东迁始祖面朝大海,从此撒手不管
檐下做窝,那群家燕为护雏保卵
每次表态都轻风细雨,柳笛委婉
觅食瓦上的麻雀,认虫不认人
啄破贫富贵贱,逐一发表高调妄议
几只较真的燕雀踩碎霞光
争吵到美利坚日上三竿
未签下,海与陆和平共存的被单条款

没接到盘,络腮胡大哥走了
眼看自己变成一枚,无硬壳软蛋
只好滚下船,逗海北天南的闲人玩
面对镜头,让啤酒肚假装没什么遗憾

得意接盘侠,迈着笑眯眯的八字步
在家娶妻生子,以太阳为招牌开店
可惜南北零落……蹄声渐远
失眠竖井,偏爱把玩无钱有核导弹
宫殿式主机,用憨胖包裹刁蛮
不知风霜小心脏,与臣民呼吸失配
每次搏动都拿条性命护盘

哥几个为何不背靠月亮
分享爷爷用炮弹壳压制的
同一块高丽饼干
在桂花树下数着肋巴
把各自的难处,列个公私分栏清单
挑明一个人活多少年算一生
一生被血亲遗弃第几遍
才算比较惨

既然守摊那位一挥手

攥住比他早出生的血亲族脉
命令刀光用微笑逐一了断
你可不可以走上台去
送给他一个兄长的轻吻
然后转身谈笑风生
像棵树一样
走出属于他的山,属于你的水
告别权杖织补,傲娇支撑的宫殿
带走一叶春风,半杯秋雨和童年脚印
留下锈迹斑驳,法力消散的那方殷鉴

桔梗谣应该懂得

只要树根不被斩断
妇雏就有乘凉的地盘
一旦歪脖树倒了,无所依恋
要等到哪一天
猢狲才能种出新树
风起云涌时,学蚂蚁扛起树冠
替爷爷去修缮,摇晃得眩晕的宫殿

假如流行歌曲将宫殿震塌

躺着和站着的神主全部遇难
被压扁的雕塑相片,会不会种田
假如晚饭后,踩响夕阳的尾巴
子民也三三两两,在街边遛八字步
里通外国小商贩,飘扬起新潮发型
一呼啦,啤酒肚结交路边摊那群大蒜
老天爷啊!怎样才算彻底崩盘
那年,那夜,用枪农转非占据宫殿
眼下八字步,潮发和啤酒肚密谋攻陷
你心底究竟有无通灵绝招
救盘如救命呀
实在没招,干脆借风点火
弓腰添把柴,咬牙迈进去涅槃











祃涞坹17213号命案



老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昨晚告别,东方元宵的月
正要前往明天,西方情人节
打算飞,相约带夫人逛澳门花店
前脚催后脚,赶乘兴冲冲那趟航班
刚踩到东西文化的交接点
还没踩出声响
憨胖的秃顶一闪,天耷拉下来
71年出生的大王子,浑身瘫软
没转眼,撂下17年的春天,走了

不是不小心,也不是演戏
正月十七,祃涞坹起床比金鸡早
独自背起行囊,急匆匆奔雪邦
正要向候机厅那根大柱,鞠躬请安
一前一后,突然飘来两位弱女子
从左右猛往脸上喷,不明真相的液
瞬间吹走
似乎被血亲遗弃的一片老树叶
世人纷纷竞猜46岁的谜团

谜团一样的王子
人称胖胖,大少,金阿男
降生在东北亚,那处神秘宫苑
那个地名很好听,猎奇的游客说
靠山面海,朝哪边看
叮咚,一滴鲜

当年父亲那桩婚事
爷爷好像始终不愿接见
因此作为头胎长孙,小阿男
一直没收到,爷爷签发的压岁钱

有一天突然,听说爷爷走了
怯生生,拽着父亲疼爱的视线
大王子才颠吧颠,走进童话移植的宫殿
那次的欢笑,灿烂得满宫葵花都掉瓣

乖阿男听话,跟着阿姨去坐飞机
你该早点懂得,洋人在家玩哪样键盘
就当扮演唐僧,到西天去品尝快餐
点头接受派遣,这是第一次
父亲含泪,托人将王子送往红场边缘
叮嘱要好好陪伴妈妈,安心自疗
常泡积雪圈养的俄罗斯温泉
体验用卷舌音,搅拌童话和白熊寓言

正式留洋,亲手旋紧瑞士表发条
一边滑雪,一边蹭到
多种高鼻深目的欧洲语言
蘸果酱,抹黄油,喂养各种新观念
左叉右刀,啃着带血丝的烧牛肉
口头滴答,油乎乎的民主自由和人权
觉得模仿欧仔很酷,也特别好玩儿

回国后,怎么也倒不顺盘
传说海归大王子,不知阿里郎几岁
曾经打听伽倻琴几根弦,道拉基去哪边
一派欧式风帆,独自飘扬在心底小船
与父亲谈论国事,学竹筒直抒己见
言语不过秤,宫里宫外都嫌太随便
学来的洋曲儿不改调,不值钱
可惜他离家外出太早
瓜女婿拜年的故事从未听闻
负洋抱憨,一点儿都不懂
不懂王子必不可少的那种委婉
就这样,想立足神秘宫殿
有人面对城墙眨巴眼帘
只说了一个字:难

作为长房长子长孙
按理是天经地义的太子王储
然而一会儿谷底,一会儿浪尖
实在忍耐不了,波涛起落的颠簸
只好无可奈何地挥手下船
不愿蹲守,可以指鹿为马的顶层罗盘
反而喜欢做游船上最有钱的客官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
最忌讳与船主使性子闹翻
常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人胖,有钱,嘴巴又比较显眼
道上,海上,有心人随时在掂量
啤酒肚不服,依旧爆满王子的老范儿

晓得宫中那几个暗门,分别朝哪开
元首专用防空密道,要走多远
你到底缺吃,还是缺穿
希望国门晚上别锁,白天别关
在外面,竟给不怀好意的麦克风说
关于三代掌舵,保留些许意见
很显然,心里潜伏着受委屈的弹丸
随时都有被引爆的某种……危险

虽然满脸胡茬,很凌乱
却有多位国际美眉,喜欢这种散淡
出来透气,走进可嗅见北欧风的那扇门
眯缝眼去赌场,观望八面九尾的密探
鸭舌帽潜入证券和民间,受重托
替老家赚取澳元美元、港币和摇钱树
远离那座炙热扑面
时刻烘烤心脏的权力宝塔尖
有空闲想念的那几天
就飞往莫斯科西郊,拜见妈妈
她,因故在俄罗斯那座墓地安眠

头顶洋学士帽的计算机大腕儿
曾经掌握国安大臣的钢印
留下的老茧,尚未完全脱落
是珠算不及格,还是警惕性在冬眠
澳门的春节,保鲜期快吃完
该去万紫千红的祃涞坹,办点小意思
元宵和情人节的夹缝,无法愈合
只好用脚穿针引线
收完热带的落果,还得去亚热带浇花
雪邦国际机场的灯光,有眼无珠
胖胖回家的路,还有回国的梦
在奔走中,被两位幽灵女侠突然掐断

那两位想当明星的异乡女子
一位曾在越南河边的娱乐摊徘徊
一位落在印尼餐余的椰子壳里生长
与东北亚王子,没有半点仇怨
可是看到招牌式的胡茬和矮胖的摇晃
彪悍地冲上去,快速环颈摸脸
将雇主让喷的一股脑儿喷完
转身摊手,一溜烟跑进机场卫生间
洗洗洗,冲冲冲,觉得并无异常
分别搭车去宾馆查看要命的劳务账单

假如没有保姆综合症
别去吧台,盲目找人求什么援
在第一时间,凭借人体条件反射
一个箭步,立马占领盥洗室
战机!就在有样学样那一瞬间
摸索着打开所有水龙头
冲洗满腔惊恐、疑惑与幽怨
那俩业余女刺客,都能借此脱险
为何?堂堂专业男王子
就不能洗一把,闯过鬼门关

智者自古都说,一水洗百净
在毒液的无数小刺,深入索命之前
前线战士一样,火速洗把脸
再将眼耳鼻嘴喉彻底冲翻
豁出去双目失明
也要把命揪住,拽回来再结算

毒液工作起来,不分高低贵贱
因此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此刻王不王子难不难堪
全都滚一边,眼下
这现场最大的真理,只剩七个字
时间是命不是钱

普天下最高明的医案
全宇宙最有效的手术
在此只有一个步骤
将毒液,立即从面孔赶尽杀绝
自救,无需解释、汇报和诊断
比他救,更能直接到位,不迟延
这级别,远比相声掉进老虎洞更危险
在争分夺秒的人生悬崖边,狂吼一声
找回肩扛冲锋枪的童年勇气
能否像虎像狮,至少得像个正宗男子汉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人命关天啊

朴婶家的韩媒,首播王子倒下的头条新闻
啪啪啪炸晕,各路国际问题专家的硬盘
同时,异口,不同声地惊叹
这次暗杀太业余,本应该不算
一望便知,女刺客缺乏最基本专业训练
暗杀一位王子,怎能选在人潮分娩的白天
机场大厅看没看见,头顶种植了多少天眼
那两位女子,连黑头套都不戴
没有任何伪装,屎壳郎扑啃羊粪蛋
事后,借客栈戏弄海关傻戒严
这像是暗杀吗
街头散步还要提防撞墙、踩红线
究竟在骗吃谁家闲饭
这简直,狂打职业特工的五花老脸

可惜,各路专家全都忘了
最业余者最隐蔽
最简单处藏惊险
若陌生男子无故骚扰,挥胖拳不用翻译
两位弱女子不打不骂,似乎逗你玩
讲究绅士风度的王子,只能略加弓腰躲闪
否则,只需前后各踹一脚
就可回家聊天,与情人节共进午餐
窗外飘来的歌词说,事情没那么简单

请回放吉隆坡17213事件
那怕将自古及今的密档翻个遍
也找不到,如此举重若轻的特工教学片
代号:拍恶搞短片,发微信圈
手段:光天化日当众调戏,快闪女卫生间
那两位盗版女侠,以傻命换小费
继续入驻当地旅馆,引诱谁,掩护谁
双方当事人的最终去向,就是谜底
在一刻钟内,与生命再见者,没顾上挥手
索命者原地喝完咖啡,从容登机凯旋
广播、报纸和电视论坛,清一色口若悬河
海内外那些指着手,画出双脚的专家级神仙
根据课本和脚本,这次该如何推演掐算

哎……怎么说呢
也许是从树缝里飘落的,那片必然
也许是摄像镜头随意瞟见的,一段偶然
只因东西文化错轨,被迫离开宫殿
又掉进多元民俗狭窄的缝隙中
糊里胡涂被秒杀,步入异国黄泉
既然这是属于王子的事件
咱庶民的脑回路太少,想不清也道不明
只能站在远处,各自啃着廉价小瓜
安静地等待有谁出来宣判
吃椰子长大的判官,能否排除无难之万难
把真相兜底,让观众手捧金达莱和椰壳
免费品尝一次胡椒面,还是只能转嫁
让漫无边际的时间分化悬念

含着金钥匙前来人世游玩
谁知金钥匙,竟然斗不过快闪
摇摇晃晃,才游荡了46年
刚摇晃到半路上,还没长出硬翅
就被俩陌生女子捉住,做了恶搞实验
兜里,那张带爱返程的国际航班机票
尚未接受安检,也未能回家
请夫人打开荷包,多少发点感情补助款

诗眼太史公曰:噫吁戏
魂断北飞南天雁
这部新出的,王子罹难记现代版
给古训提交,一份飞不起来的答卷
踩着春节的尾巴来
望着情人节的秀眉去
人生就像一出戏
关键的秘诀小河一样浅显
就看到底谁来做导演
你要么设法独唱
要么选择合演
否则戏路显得有点乱
靠边站的尴尬算什么
有时候会走得很惨


后记:
      拙稿只论人道,不及其他。
      吉隆坡雪邦国际机场“17·2·13事件”,是一幕震撼世人眼球的“快闪剧”。犹如一笔闪电,突然令人惊愕。
      从第一刻起,全球各路媒体、观察家、评论者,争先恐后纷纷就此发布各种消息、各式报道和专家高见。然而由于视角、立场、利益相关度和透视经验、职业态度等方面的差异,至今莫衷一是。
      因此有必要通盘细梳案由,剖析或隐或现的理据,对多维交互潜伏、最有可能引起这场谋杀案的各种触发点,逐一进行排查和分析,尽快为世人提供一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揭示内外因果的“一家之言”。
      虽不敢说发人之所未发、言人之所未道,然而截至目前,拙稿属于对该事件最全面、最理性的深度观察,也是首篇用充满哲理的诗歌形式实时分析国际突发案件,并经得起国际关系、历史和良知检验的纪实报告。
      此乃诗歌之洞察力、穿透力以及现实观照力,一次实战大考验!足以证明,诗不该被小觑,不仅仅贩卖风花雪月的绣花枕,还能够成为亲临火线的侦察兵、应急指战员和运筹帷幄的将帅。貌似轻松品茗之闲谈,再过百十年,或许堪当历史真相之大任矣!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7029






9月3日朝鲜附近发生地震:疑似核试验 威力增加数十倍!
2017年09月03日 12:04:10
中国地震台网报告:09月03日11时30分01秒在朝鲜附近(北纬41.35度,东经129.11度)发生6.3级地震,疑似核爆。
吉林省延吉、长白山池北区、吉林市、长春市、白山市等多地有明显震感,持续时间大约8秒。
2016年1月6日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引发5.1级地震,宣称完成氢弹试验。外界估计其当量约为1万吨左右。
2016年9月9日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引发5级地震。当量和第四次差不多。
根据里氏地震划分方法,每增加一级,其能量增加约32倍。可见此次核试验威力比以往要大的多,或达到数十万吨当量。





来自群组: 百年诗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1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1: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1003 16:15【环球网综合报道】
金正男毒杀案疑点重重,一直在调查当中。新加坡亚洲新闻台103日报道称,案件于3日在吉隆坡进行审判,两名女性嫌疑人被控向金正男脸部涂抹神经毒剂导致其死亡。病理学家表示,检测结果显示,两名女性嫌疑人身上胆碱酯酶水平正常,表明二人没有对自己下毒。
印尼人Siti Aisyah和越南人Doan Thi Huong被控暗杀金正男,向其脸部涂抹VX神经毒剂。在3日的审判中,Norashikin博士在法庭表示,金正男体内的胆碱酯酶很低,有可能是由于暴露在杀虫剂或神经毒剂等毒药中所致。不过,两名女性嫌疑人身上胆碱酯酶水平正常。
当检方询问如何才能不受毒药侵袭时,Norashikin博士称,洗手、穿戴起阻隔作用的衣物或者服用解毒剂都可以。据Norashikin的观点,解毒剂可以是阿托品和喔星。
根据此前马来西亚警方公布的金正男初步验尸报告,化学部门通过对眼粘膜和脸部样本的分析发现,认定毒物为一种剧毒的有机磷酸酯,常见名为:VX(神经毒剂),其在《化学武器公约2005》中被列为化学武器。闭路电视录像片段显示,当两名女性接近金正男时,其中一人在金正男的脸上抹了一些东西。这名女子后来立即洗手,有报道分析称,此举显示她"非常清楚"自己正在处理一种毒剂。
报道称,一旦控告成立,两名女性嫌疑人将面临死刑。不过二人在3日的审判中没有认罪,一直声称自己被骗,以为当时只是在参与电视真人秀的恶作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06:53 , Processed in 0.0898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