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82|回复: 0

[诗歌荐读] 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入围诗人作品展|费费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9 10: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入围诗人作品展|费费篇

费费作品选读目录:

1.简历

2.诗作选读:诗21首




费费,70后,教书画画写诗。其实是只鸟,佯装是个人。写诗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它是我和世界的一种隐秘的游戏。对我来说,它比画画更自如,比教书更有趣。它让我像个旅客,一时间在外一时间在里,反复往来,无穷尽矣。

2诗作选读

●雨来

1.
我想拥抱的那个影子、巨大的冰凉
从北窗望下去,已经被雨稀释
于是右眼流下泪来,左眼铁石心肠
2.
你的手一一经过
脊椎的骨节。顶端靠近思想的
木芙蓉于发间开出粉色的扇面

3.
终于下起了雨。沿着额角、肩胛骨
头发就应该是湿的,雷电来时
全城最好默不作声

4.
弹尽粮绝。我以为
只好在思想中将你生吞活剥
只好在苦战后与你握手言和

5.
只剪下一句话,放在
心房与心室的夹页里。那雨说:
一抱住你,雷电就通过了我的全部
2016.6.23

●假想

雾起来了。失明的海子
有声音传出,威严如神谕
黄昏献出嫩白的月牙儿
一群青鱼从天边游过

美貌是一把钥匙,打开锁
走进你留下的空房子

玻璃窗上贴着红色的招摇
夜里,红狐狸
望着家乡的星星,天秤座的风
哦,远方的哥哥
2016.7.10

●再见,亲爱的

亲爱的,亲爱的,再见
这一步之遥的你,门边微笑的
小兽一般无害的。再见

我们无数次说:再见
因着寻常,因着某次我要离开
一只候鸟,飞往北方阁楼顶上的男人
亲爱的,春天我会回来

你的眼泪溢满湖水,倾斜着
灌注于我。那画中沐浴的女人
取自你的白,你的肉软的身体

亲爱的,被你拥抱。温言细语喃喃
被你的嘴唇亲吻,发臭的奶香
鸽子的体温透过羽毛
闪电也不过如此。大地深埋着
给予草,森林和火山的种子
给予你将要行走的路

你是庄严的掠夺。我的筋骨、精血
我的子宫和乳房
你是我的,世界的孩子亲爱的

和我挥别。寄居的壳依然很美
海水一遍一遍摩擦着那花纹,时光
耳鬓厮磨着无数的旧情人
要么去日光里,城池、宗庙和
那些不断伤害你的,女人和爱
要去飞翔、跌倒,积攒一些伤口、血
游向海,抛弃我壳里的小世界

只是感应,与疼痛心有灵犀
但亲爱的你,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你从来也没有属于过我。总有一天
再见亲爱的,十四岁的早晨
四十岁的早晨。我们再见

青春里见。永逝里见。
下午见。明天见
像陌生的人们,再见。亲爱的

2016.5.25

●悼念
   风带来的,必将也会被风带走
             ——题记

1.
男人的眼泪,成为潮汐
在那天早上与月亮失联

月亮偷偷潜回故乡
映着大西北苍茫的黄土高坡

信天游在黑黢黢的山坳间惊鸟一样
飞起来
那一刻,是童年

2.
“再送一程我的兄弟”——
再哭一场。多鞠一个躬
你的心意,他懂

3.
守灵。
灵魂依偎着一夜不熄的火
一屋子的兄弟,也许再共喝一壶暖酒

这人间最后的热气
熏得玻璃窗外的夜色,沥沥如雨

4.“来的都是至亲”——
但生命注定孤独。风从远方带来的种子
再和风回去。那爱过的人们:
如果没来得及道别的死亡
在一场雷雨之后
请相信闪电是永远的联系
2016.7.3

●永失

我已去往别人那里,吾爱
穿过春天成垛的茶园,糖葫芦酸甜的问询
麦田、石头和土
如荆棘林黑翅蝴蝶里的一只,背井离乡

吾爱,你美好如消散
但人世得寸进尺,栈道、码头新起的追问
逼仄。九岁是一把削铅笔的小刀
轻轻割下被凉鞋踩过的雨,割下你
放入此生惨淡经营的梦里

沿着无水的河才能找到,吾爱
树灵在村头把门。杨柳亭亭
如果有雨打着梧桐的花,异乡人啊
你摄走的石头、土坯都将被重新捆绑
成为旧门楣上一首错乱的情诗

吾爱,你只剩下风在我怀里
你手指再也画不出一块盐田,清洁
今晨我新淌出的泪水
沙土车轰鸣如唱祭文:方言、乳名
早夭的哥哥——都哭一遍吧

吾爱,光阴应该在渔网里绕着
我也在。和一季透明着死去的墨鱼卵
死亡需要设计春汛,偷窃塑料凤钗上的绿
布展一只拳头落在左乳,旁观者的眼泪
大人们啊

如春雷惊动我的身体,吾爱
惊动雨惊动山洪惊动鸭子牛羊惊动
胸膛里为着将要失去你的积郁
对联宽大占满了旧木门,世间大福
山也见喜,牛也见喜,海呢
女人,用洗衣的木槌捶打那些山外文明的
赘生物吧,每一下都是提醒——

吾爱,我多么想你
在一些藤条出入团结的筐里,和一座牛棚对望
木拖车拉着四分之三侧光的生活
山村的怀抱一折再折,折成狭长的憔悴、慢
直角处的老妪不露声色地拢平了发脚
灰喜鹊一叫,我坍塌像这些旧石屋一样老

我的爱情已水土流失,吾爱
水和海一并流失。石头困住水围成梯田
石头填海。合坞刚开始叫的时候
黑龙在家门口就能望见舅舅们的船桅杆
吾爱,这故事我没有讲给你
义合岭在种煎饼的口粮地里,黄鼠狼和打鱼的人
也唱夯歌也喊号子甩着牛鞭耕地
都已消失。连北方那个叫黑龙江的外甥

我们的孩子,吾爱
都已经随不了风,随不了山野和土
我们怀抱空空。没有了狗剩儿和蛋蛋
乡村成了可以折叠的纸片,你们画画带走吧
等夏天长成一个屏障,井家沟的山水
加重彩石的颜色,吾爱我离开你
就像你早已离开。离开你藏匿的这些不久于世
像所有的叛变和背信弃义

可是吾爱,我竟是悲伤如斯
2016.4.16

●午前

墨色是日光最不可能的影子。这句话
我已经无法通过一把陶瓷刀的刃告诉你

上午是一些虚妄的量词:
一万个脚步、一千张宣纸
一百个声音、十种快言快语的书体

一场大理石斑年老的碎梦

窗棂分隔了光,空隙分隔了人群
每个人身后都拖着热闹的孤独

影子和脚印
2016.4.14

●拒绝

这午后,阳光厚重地挂满
金色的窗帘
巨大的仙人球回不去
计算机制造出的有限的阴影空间

光走到窗帘上就止步了
整个房间是一个伤感的灰影子
我找不到自己的影子,成了
一个平面的形

于是更加单薄地站起来,像一张
干脆的纸
拉开门,走进离阳光
更远的北
2015.12.18

●风平浪静

我们去放风筝吧,去年橙色的章鱼风筝
一场春寒春雨过后,章鱼已经换好了羽毛
你开着火车来,开着湿润的油菜花田来
这里的海子,芦苇匍伏春暖花开

阿淘的海也在海边,木吉他是想你念你的人
唱歌的阿淘是打鱼的诗人
他一不小心就写破了我隐秘的梦

希望你带着杏花初开的十六岁的南方
带着水光山色的梯田带着春雨丁香,来
缝补岁月行至中年里节节败退的忍辱负重
粉饰我那些干燥卑劣的爱与绝望

你会被我杀死,蒸馏成平淡悠长的迷香
用高尚伟大的瓶子盛着,做我的灵魂
我和你,我们——

去做一个原地不动的行走的人,守着
一片山一段水去经历千山万水,守着余生爱恨
那年我和一个灵魂一起做过的梦,关于春天的
一只章鱼风筝。我躺在海岸黑色的松林
阿淘的海,风平浪静
2015.4.9

●落花

1.
每天早上我怕,走着走着转个弯
就走到离别。我怕是你枝头的一朵花

你不会去看一朵落花。落花落过
在我手里捧过,那时掌纹还是有用的密码

打开一个快门的动,走进镜头那端
两天后才能体察的伤感——
落花是土是心是空无

2.
落花终于来了,我们离家越来越远
——原来是这样

房子死了石头依然活着
没有水,河床活成了人间的鸿沟

我们之间已被砍杀
去年的那棵杏树,留下了空

像断了联系的花托,空着五瓣旧怀抱
下次消息,必定是一个孩子

杏是孩子,樱桃也是
在老黄历上注明:佳约有期

3.
山落进花里,落进一场雪才能止住的离别
离别啊,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环节

只有尘土和老草莽莽,让如今在离别里
不沾染洁癖。能用脚和眼睛思量——

人们走过去,花走过去,你也走过去
还有什么呢

我只有活成一座老石桥
活成丘壑褶皱的山坳,大概能知道

4.
樱桃消息,印制在花红柳绿的春天
四月将在里面契约般消散

樱花落时,整个山野心里一热啊
所有的绿有了凭借,复活重生不顾一切

路在春色和断中矜持,呼啸着寸步难行
速度模糊了大地和一片花瓣的距离

距离的垂直意义。而余光里一树一树的陈雪
让白在枝上谋生,落进泥土时我再喊她花朵
2016.4.4

●杏花,杏花

都怪那伤口无法预约,疼也无法

只好凉着石坨沟如水的杏花
只好让海岸自己跑着,让清晨成为一个理想
只好让你想的人,去死
只好让死理所应当

仔细想想
桃花、杏花、玉兰花、十六岁
哪一个不死
风沿着袖口的绒边,像一些小手爬上肩膀
细细碎碎的,每个毛孔都得死
我们没有特权可以交换

也没有爱情。爱情容易伤风
然俗是不会落败的,我们和俗连着筋骨

杏花太远了,杏花有一百年
十六岁的奶奶在杏花坡上点着了一支烟
其实我想去喝一口她石头房子盛的水
后天。用杏花瓣沿的日光洗掉剩余的美貌

就着一条路的土再一次咽下乡村的孤独
桥头就是村头,但牧童的孩子已经不是手
可以指向雨和一枝杏花的清明
2016.3.29

●无法

1.
即使黑夜来了,也别让他们停止
四楼的婴儿哭,疼和山里的杏花落
杏花短啊,簌簌在简易的桥头
零落的全是离别——路走下去,全是离别

杏花枝头,光一站白发就死了
一群羊回到年青时候

比黑夜还浓的黑色落在100年的枝干上
杏花更白,更惊掉了颜色
更危险地开上了高坡

2.
死亡非谈不可,事关一块地的价钱
要谈得热闹非凡气象万千

夜里,杏花死亡的比开放多
诅咒比两手空空,多

你不是两手空空。你是爱太多,恨也多
但枝头放不得,土里放不得
因此你诅咒我

3.
报春花的黄呼啸而来,山呼啸而来
水安详极了。里面哪个发了新芽——绿水啊
如果水是全部的动词,我就又能活了
杨花流苏下来也能照水

言语一块一块开在路上,颜色形态都不规则
嘴巴放进山菜的汁液,喊出来
就是山的名字水的名字,但它们无法应承

父亲走过的路还在,水走过的路
也在,杏花也在
你来看看,什么不在了呢
2016.4.2

●就着别人的炉火写诗

1
就着别人的炉火,写诗

一部分词语在炉膛里,很热
另一些依然是贫穷的黑石头
而这里,正是腊月

说好的雪,并没有在
比昨夜更黑的窗台上经停
面对这个世界,我还是两手空空

再过十几分钟,人家的红薯
就熟了。秋刀鱼剖开的胸腔上
秘制着死亡
西邻的猫经过墙外,梅花印带起的
小风切割着玻璃做的房顶

于是我从裂开的洞口,拥有了一颗星星

2
在炉火有效的范围之内
我冷得像一条蛇,被土壤分娩
于冬天的旷野

关于时间,只是无数次结束之后的
沉默。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想象
这让我感到安详
腊八粥用朋友圈这样的炖锅煨着
视觉代替了传统的一炉火,词语变作
豆子一类的吃食,描述了一个节日
而兖州路旁的炉火,被我借来写诗

此时那西域来的毛毯上,雪怕已着床
我诗里出现的所有景象
都会在明天早上封闭,所以
这不仅仅是为你
2016.1.18

●海

1、
手指摸过青鱼背脊一样隐约的
海平线,海天一色是两种不同的质感

一种被夕阳拖拽着
另一种沉坠于汹涌的人间

白色更清晰。牡蛎留下的一半尸体
在被岩浆分割的礁石上
繁星如织

这是证据——思想像紧贴着海面飞过的海鸟
肚皮上的一点白色
在雾霭消散过后,零下17度的蓝里
营造的一点面积

这点比率,没有足够的能量让人们剥离

拥抱还是人间的,胸口涌出烟火的油气
这让人无能为力
更有一些无力的,是关于道别:
能不能回到从前
让每一次道别的瞬间,再恢复那种
略微带点庄严的仪式感

2、
只有浪花不需要种子
嫁接于海的表面,引着月亮和风

礁石的胸部,冰轻薄地死着
袒露出灰色的内脏
潮水已经在昨夜,留下死亡的形状

不用回头,栏杆的肩膀上
夕阳一定是圆的——
事实总让人理屈词穷

浪花不是入口,在你和太平洋合抱的海域
我无法碎成沙子
到达一个广大的深处

黄昏被两座楼的片段撕开一道裂缝
浪花的线条嵌入了光的表面

都很远,冬天的长镜头
推远海和黄昏,推远了人间的人
唯有一片冷的影子,薄薄地贴住
沙滩亚光的花纹
2016.1.28

●暖是一辆火车的行程

恨你没有用啊,要暖

像一场雪形成的过程那样暖吗
像攒一块砖头那样暖吗
反问是人类创造的一种赘余的句式

暖太抽象,应该和被删除的文字
一起得到更通俗化的表现
譬如一期账单
一盒子快刀能切割的维度
让恨变成十度空间最简洁的轴对称图形
远方被折叠以后,陶瓷的餐具在地下室
看着一瓶酒维持着葡萄色的形状

路和梦的层次都不鲜明
原野和雪被以100公里的速度平面化
想念在想念里浸润的大而空

恨和暖都被放进去年的榨汁机里
压迫出一杯破壁后的关系
成为一辆火车从远方到远方的行程

●群山之外

月亮布施的碎银子
在广玉兰八点钟的叶子上逆着光
是并不富庶的三月向东望去的景象

隔着玻璃,春天像一列火车
撞进还没褪下冬衣的胸膛

让两年前的单据粘住一些旧话
膨胀起来
膨胀的春天进入一片群山,山进入新芽
成为下月才能开启的一朵樱桃花

停止在一本书的104-105页之间
很久了。还有三块瓷砖表面积在冬季的总和

我的被撞碎的胸膛投射了山的内部
与早晨活跃的海平线平行

我得跑着。跟上那列刚刚撞上来的火车

跑去杨树还有些寂寥的树梢
经过第二个庞大的鸟巢和一根烟囱热热的身体
在山的鸟瞰图里迷路。在生活的即时影像里
像个新生的寓言不含意义地哭
跑进春天,被黑夜和黎明交替背叛着
一次,又一次
跑成一支笔在纸上写下的千里万里
跑成眼下十厘米宽的阳光亲密的瘦影子

火车穿过并带走了,我要对春天做的
一切。春天不能发生离别

一个人在阴一半晴一半的玻璃后面睡
绿漆铅笔从两根手指间掉落——
樱桃花还没有开进那山里的十里长亭
我们怎么彼此相送
2016.3.11

●出谜者

老在床上。终于可以老到想一想生活

想一想膝骨湿冷如陶土,该进窑重新煅烧
想一想一段话的态度,该笑时竟未笑
想一想早春山,热像年轻从肉体里升上来

不是过去今天就一定是明天
思量无用。我不想人们只管与出谜者周旋
猜测每个孤独时间外面的真相
譬如早上的玻璃后面

每一次答案都是
而时光舒缓,而日子陡峭
2016.3.20

●杜撰

凌晨,以梦的姿势飞

眼影的三种颜色平稳坠落
在盒子两毫米的边缘,形成
大面积黑纹的绿琮

戴在左手上

光明一闪,躲过帘子上血色的大烟花
进来。铃声和空间也曾合力抵挡

什么都不用看,就能洞悉这一切
或者,一切于我都只是凭借

凭借那些我想去往的词语,组成:
叶子在冬天反光出薄冰的翅膀
三角形南窗支撑了阁楼角度尚好的月亮
一碗面糊被孩子鉴定为“死”
杜撰是另一种真实

单程的铁轨已经到达每一个地方
火车只是模仿,从A点到B点的数学题里
黑夜和黎明交界的屏障被忽略了
飞行要划伤一些梦和新衣
旧时光被一而再地皴裂,我心已决:
这根本不是个傍花拂柳的人世
再多的费洛蒙也无法让我
到达你额头上的皱纹,与你汇合
2016.1.14

●灰

白绵纸蒙上的左眼、右眼
第三只眼睁开了,听见
镜子碰到一千米外的瓷砖
墙的叫声隐忍
只有几点,很快就走远了

传染了一滴水渍
病变成黑色大理石台面上
不规则的灰斑——
没有想象中的,白
高级灰发展了整个浴室
覆盖住镜像反出的人和更远的空间

灯光用极亮的力推开东墙
夜涌进来,调色了原木的曲子
床头散发的淡金熏香
镜子里杏色的脸摇摇欲坠

欲望很斯文,穿上深灰的西装
站在五楼的缺口
前面是无色无味的非色人间
后面是更苍茫的不眠
2016.1.12

●以爱之疑

学什么和爱什么,大约从来就不是重要的
我怀疑男人,是一些蹩脚的现实主义作品

讨论过并早有结论,在一封以爱之名的信里
夜晚曾被洗涤,杀婴的刀写在羊皮纸上
诗歌偶尔成为祭台,供奉一个虚妄的名字

那是你的任务,天经地义
像2007年关于虚伪的痛苦,与我何干
我的五种颜色的欲望,重新还原成圣洁的风马旗
以风作马,为青稞的长芒写序

不要重复,藏羚羊迁徙的老路
盗猎者和天敌使我从羞愧转为日月昭昭
那些话不是六字真言。只有箴言可以
在圆石头薄石头厚嘴唇湿口水里,重复

石头会因刀刻而变得像草甸一样柔软
我好容易变做了柔软的石头,以柔软而不是智慧
理解整个世界

太阳湖是一个秘密。最深最底的下沉
不是偈见信仰,是借助平静的堕亡之力

信仰和背叛都是存在的,不用证明
钱除外。遍地都是玛尼石的地方
牛粪和箴言并排着。庙王山下的湿地上
凿子一再默诵的六个字是面额不等的钱
钱送给寺庙被称为信仰,养家糊口就是生意
那人也是男人。喇嘛都是男人

你看,我能写得更好。因为脑袋里有一匹快马
而你老了。高原的风和阳光都是刀子
密密层层地衰老着一个藏人的脸,阿旺晋美
你却被酒衰老:思维、力气和传宗接代的家伙

所以,不必追
在我藐视众神的世界,你们从来不是敌手
能撑住一片雪六根胫骨的内部:冈仁波齐
唯有敌人最具资格成为爱人

有时候,我故意慢
像一棵牦牛踩踏过后蒿草的又一次舒展
慢成高原草甸起伏悠长的脾气
那时我像极了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低矮的美朵

你们是青藏高原的处女地是圣湖是
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神山。但你们不是我的信仰
我没有信仰,拿不起一个转经筒的金色加持

我的绿色性格的藏羚羊就要经过可可西里
巨大的孤独,到达
我得长成水草丰美的,二十一个度母
头发戴着珠峰金海星化石的十六岁的卓玛

都能得偿所愿啊!世上的父亲母亲
天上的念青唐古拉

你提及衰老让你很慢,语言像凋蔽的芜草追不上
新生种群的迁徙。让我幸灾乐祸
你最后说:我睡觉快。你,追我吧!
这真是一句好诗。我说
好吧,我跨上五色的风马
2016.3.13

●石头偏记

也就是两克悲喜,在胸前坠着
金子一样好看,连同每一个我
尘世,我多么殷勤

所有的一切都在阻挡着夕阳
即将消逝的村庄、大河、虚写的杨树冠
甚至天空,谎构出云的画境
阻挡着夕阳。夕阳长出了翳

踩着春泥,在石头国幸存的后方
试图找到传说。传说里的旧词是崭新的

山也被翻新了。石头被挖出来的同时
山的面貌焕然一新
水不能在山里藏着,美汇聚到了景观大道

穷途末路里连时间都是扔出去的石头
消失是一眨眼的事

心里的冷拘禁了樱桃树再热烈一些的想法
要不然山就是白色的

而我即使躺在一排蜡笔里
也无法界定自己的颜色,我不相信

一个沸反盈天的石头国、一些虚妄的美和关心
我的土地长出了草,并孤独的完成了割礼

如果血是一种摇尾乞怜,我的故意
是对应一个肆意破坏的尘世,而不是你

我看到了绿,在石尘之下
“绿是一种本能”。我说出了这句话
就拥有了尘世的一瞬拥有了
剪辑你生命片段的能力

我拿走一劫。我扬长而去
2016.3.26

●午睡

螺旋式下堕,长弧生出的光
划过,最初始
浅睡

2点到3点
一个消息坠入湖底的时间
与等待繁生出的倒影形成
共同的平面

唯有睡可以负担死亡才能
负担的,穷途陌路般的生活
不稳定的一切
在暗中被固化成玉镯上的
一点翠

要有一些饵来破坏,来扩张
出更多的纹样
水波推开的裂痕——递进、递进
打开湖水压制的真相

爱和暴力最好发育成一双
矛盾的孪生子,创造
伦理之外的足够欢愉的窒息、溺亡

第二层梦的空间很长
另一个消息徒步行走了一整年
睡从无明显的目的地,到达
让眼前的湖面粉碎性崩塌
2016.1.1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11-21 14:17 , Processed in 0.0873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