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5|回复: 2

[诗歌奖投稿·短诗] 故乡,只言片语(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5 19: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如云飞过 于 2017-8-25 19:25 编辑

故乡,只言片语(组诗)
作者:卞云飞

◆小伍圩

小伍圩,是我出生的小村子
他像父亲当年抱着母亲,把田地
紧紧搂在怀里,生下一茬又一茬
小麦、稻谷

当一只鸟把我衔走的那天
我把童年的风筝、鸟蛋、蛙鸣,
还有一池月光,偷偷藏进了小伍圩
的草垛里

在爷爷出生时,小伍圩的脊梁上
就有一道伤口
直到一天,爷爷去世。那伤口
越来越深......


◆回家

半夜回家,上弦月高悬。犬吠声声,
村庄睡得更沉
路过祖坟,余光瞥过去,雾霭笼罩着
另一个村庄。我陡然想起儿时正月
从祖父母家回来,经过此地


◆春分之日

被一阵湿润的鸟声叫醒
它们阔别大半年,又回到天花板上
构筑爱巢了
我,像孩子归家般欣喜

我忽然想走出去,想接近户外的芬芳,
想让我的鞋子,挂上些许蓬松的泥土,
或不想拭去的草色

我看见,春水暴涨,鸭子寻欢,垂钓者
不再寂寞
小径上,我用手机镜头追赶一位
扛锄的老人。春色,使她苍老的脚步
更为有力


◆谷雨之雨

其实,哪是写雨
就是写时光在麦垅上扬花,写每一节麦秆
接受时光荏苒
就是写炊烟里的呢喃,以及瓦屋上
每一叶瓦接受雨的注灵
其实,就是写春天末尾的那些花儿,在饱饮甘霖
后,心满意足地怀孕

其实,哪是写雨
在雨中,分明是雨写我。写我脏兮兮的肉身
和虚空的心
其实,就是写你。写你在四月,穿上旗袍的身姿,
还有兰花般浅浅的笑


◆告别与收获

今天,雏鸟没有扑腾
两个月来,我与它们和睦相处,
我已习惯它们在天花板里窃窃私语
今天,它们翅膀硬了,
它们飞向收割机轰鸣的时光


◆五月

阳光,在摄取阴霾后的抑郁
阳光,偏向村庄,
偏向饱满的麦穗,小河的安静,
以及打盹的青蛙

暖风收干叶子上的露珠,
野草在田埂上散发着清香
母亲归来,篮筐里胀鼓鼓的蚕豆,
一个劲地往遥远的梦里钻

——我看见有人站在五月的麦地里
朗诵五月的诗篇
一只蜻蜓轻轻低飞,掠过晚霞


◆那些游过泳的河

舀沟大,长汪长,深水碧深
它们有个共同特点,——
碧波荡漾

小时候,到夏天,一群野孩子
像鸭子
跳进水里,摸河蚌、掏螃蟹

游泳没人教。——打水仗、打泥仗,
被大孩子摁进水里,喝几口水
就会了

游泳好啊。——可以扎进水底
把自己当成一条鱼,可以浮在水面
看蓝天、云霞,可以
肆意喊、大声唱……

舀沟大,长汪长,深水碧深
还有一些难以叫上名的水域,
都是我游过泳的地方
——如今要么是臭水沟,要么干脆
消失了


◆秋夜

梦浅浅的,蟋蟀正拨弄凉风的弦
有白雾和汽笛,从儿时的芦岸边
漫过来

我的月亮回来了,像祖母的梳子,
远远插在夜的云鬓上
那上面,有少小离家的唳鸣划过

在秋夜的故乡啊
却时常,还有另一个故乡泛起,
一个永远也回不去的故乡


◆月光,傻子,故乡

秋天,更易使人成为
被月光拴住的傻子。——
他不会拐弯抹角,但有可能将一地月光
当成霜

他喜欢往水里投石头
看月亮在水里圆了碎,碎了圆……
看失魂的涟漪,溅起一串串
不忍读出声的句子

他清澈透明,像月光,像开悟的僧人,
心无尘埃
月光照到哪,哪里就是
故乡


◆家乡,深秋

1
几只麻雀,一会从树枝落下,一会又回去
落下像叶子,回去像游子

2
田地空了。接下来,这位黑黑的嫂子,
又将怀上太阳的孩子

3
远嫁的邻家丫头回来了。她跑起来,
胸口像揣着两只熟透的柿子

4
小伍圩的衣服旧了,我的也旧了
与小伍圩对视,感受时光在衣服上停顿、打弯

5
雨落下来,和父亲搬稻谷归仓
他年近古稀,我至今也跟不上他忙碌的节奏



简介:卞云飞,笔名:如云飞过。70后。武者形,诗者心。江苏扬州人。江苏省作协会员。有诗见《诗刊》《扬子江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晚报》等报刊杂志,并入选《201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现代诗歌精选.郁金香卷》《中国民间好诗2016》等多部选集。第六届•中国大别山十佳诗人。著有诗集《云的翅膀》。遇见诗,是幸福的事情。与喜欢的人做幸福的事情,此生无所求。


联系方式:
邮编:225001
地址:江苏省扬州市京华城路328号 万豪西花苑紫荆轩7栋401室
姓名:卞云飞 (收)
手机:13912149111         QQ:541097787

发表于 2017-8-27 08: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重暗示,如《回家》结尾“从祖父母家回来,经过此地”,戛然而止,挺好的!可这样的结句:“直到一天,爷爷去世。那伤口越来越深......”,“去世”和“伤口”之间的对应关系过于明显,给人想象的余地少了些。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2: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冈 发表于 2017-8-27 08:16
诗重暗示,如《回家》结尾“从祖父母家回来,经过此地”,戛然而止,挺好的!可这样的结句:“直到一天,爷 ...

谢谢老师指正!“伤口”是暗指小村子旁的一个坟堆,而“爷爷去世”后,加入了那个坟堆,虽然有重合之感,但伤口显然加重了爷爷去世后,对那坟堆的痛感,因此个人感觉不显矛盾,更显厚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4 01:52 , Processed in 0.09889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