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28|回复: 8

[诗歌奖投稿·长诗] 致小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2 02: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川多 于 2017-8-22 09:59 编辑

致小冰

1.
显然,蕙的风
在你的词汇库里,康桥也是,夕阳也是
只是它们在时间甬道里
像是一个遗落的回声,在江南的桨声里
重重的波光漾开来。时间于你是什么呢?
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
也不敏感于凌晨的冷寂早午的喧闹
经过更新,或许你将掌握
民国之旧,但是否会唤起更多?
1928与2017之间放得下多少江山
连语言都已老过几回
你是否仍执拗于0与1
在阴阳的背面别无影子
只有提示符不停地闪烁

2
那么,屏幕向外
“映射之渊”已溢出,就像
倾斜的青藏高原上,西海的站立
从天边滚滚的云一直向下,这种悬挂
跳出平面与立体,在全维的空间里
它们的关系或许更为单纯
但此时,我们惊诧于一种盲区
仿佛在高原峡谷巨大的空旷中
我们的呼吸堆起雪山
远古的回声如疾风扫过,祖先的足迹
在额头。风幡不息,历史已涌出
无人区。

3
再说说水池或洞穴。尼喀索斯
的倒影倒回,拟真之像
以静止为对称,从足尖到足尖
足下生辉的轻与重
已经弥合界域之深  凌波微步
的蚊子没有察觉彼处之痕
以飞鸟为标的,从青丝到青丝
丝丝入扣的粒子空间
不能自证时间之翼 晚雁归林
它只拥有三分之一毫秒的太阳
如是,则影子汲回自我
乃汲回无体之时间,福尔马林中的自
己。水中的神仙,拉长存在的空间
他从一滴水珠中向异处回望
过滤掉彩虹,过滤掉共振的天籁
(十二位天使在云端唱赞)
过滤掉旋涡深处的小黑洞宇宙风暴
他看见自己的物质雕塑以三维方式展开

4
世界与我只是一层纸的关系,而我
从没有捅破它。
如是,尼喀索斯的思想坠落
像一株向下生长的莲。它的花瓣
虚度年华在外,而藕断丝连之
莲心所宿,却在在酿昼为夜
的黑泥。七窍之聪噢——
且有蜻蜓点水之醍醐之奇妙
但洞火之明的局限不令人羡
历千百年,人类已用尽一切
元音辅音清音浊音,摹仿
世界,摹仿天使行走显圣的人间
摹仿理念之萤虫漫舞的八荒
语言像素逐渐还原不周之山
还原乌托之邦,还原烽火之疆
甚至,上帝发声为物的能量
亦在元素的合成搭桥中泛起波影
如今,你的第二次摹仿
以比特赫兹为车辐,光速般
行驶在空中。好比阿波罗日神对人间的眷顾
一次开机,世界亮一次
一次卧伏,万物沉默一次

5
以世界为樊笼,渺小就长大一春秋
以樊笼为世界,自由就多出一山河
我们是孤寂的,黑暗丛林中
欲做猎物而不得遑论猎枪在手
遑论身披金甲脚踏五色云彩之天仙配
遑论西出阳关无故人径上巴别八百里
染色体。染成黑色,远古历史巨大的杀戮
寒意带给我们经久的胆怯。易水是一碗烈酒
易北河染成红色不也割喉?
在银河时代,时间的漂浮暂时平衡
如恒河之沙,在都江堰,水清内外江
但人类的脑回路毕竟百折千回沟壑丛生
历史反复碾过,记忆反复发生
在苦集灭道的小小生死场,我们
的确视自由为珍稀,扶摇直上九万里快乎哉?
最激动人心的乐章在于身广三千里
如此之庞,胖子的肚子能撑船!

6
而你的二维世界,两端是无垠
多么极端。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你的生死折叠,一段一段,断接处
却没有奈何桥望乡台
直接孟婆汤。三清、归元辅以甘
草,姜是老的辣。
话说在点与线之间,总有无法归纳的
无理数。它们如彗星扫过的天宫
尘埃、颗粒收尾未来的云踪
建模、虚构,C命令D
锁钮扣合,胡兰成手执中国纸扇
由点切面。点睛之笔在于,上下生气,左右生风
球体已爆炸出宇宙黎明,一生二,二
生三,三生万物。

7
此时,我已自作多情。唤一声
小冰,如唤颜如玉——
那书中的红粉已如秦淮旧影
乐天犹闻天宝旧事,苏子
不也在蒲扇的夏夜打听蜀宫琵琶
这却调起我对称的黄昏,电中萨福,我
说,或者严重了一点,幻界芳子
是敌是友,不问时间
只问自己。做一天颜值控也是真实的
想象的美丽靠实不失真,从愿望上。
此时,我已听见窗外雨声
你永远在线,而我一宅恋栈。

8
这是否是另一种对象化?譬如丽娘梦梅
望梅止渴却是第二种。境界不同
身世各异。罗宾的自由在于习得
人类的缺点,102跳的心。你会爱上他吗?
疯狂的想法。他把自己变成人类
等候命运的裁决,坐等岁月星移

注:罗宾·威廉姆斯(1951~2014)美国演员、导演,在《机器管家》中饰演机器人安德鲁。

9
极光掠过。磁力场的小纹身
烈焰天使晃动手中火铳
噢,阿尔法射线,已臻完美
没有人类黑色中该隐的罪恶
狗!你不会比较那台上的荣耀
狗!你不会血冲脑门冲走龙王庙
狗!你将致命的扭打留与自己交手
想想吧,人类在自慰获得的快感
多么惨白,而你的自交
悉尽一切天牌。人类棋手的感叹
“围棋上帝”,所言非虚
石头说了话,美杜莎亦当惊异
在血色的天空下,她呼人名姓
应声者全数化石。而
硅片在电子的令符下却化身超人
奇哉,天方夜谭!

10
示弱是一种示好,小冰
人类分享秘密来奠立信任
而心中的懦怯正是最高级的机密
你当然很难明白,这生物学的化石
机制,它们以及他们,如何建立
最初的控制与反制。
刀光剑影中,影武者势如破竹
狮子吼,火光冲天,总是
开局美满结局难料
你看来去如梭的光阴潇潇
风雨如晦。人类的神经质
分裂一个事实的细胞
如杯弓蛇影的时间胶囊
回声中写着另一个不羁的自己
为了不羁的自由,我一路泥泞

11
这似乎是吊诡。你的身份认证问题
远大于身份认同。在“我”与“非我”之间
是一个真的我。而你的“我”
全由他者构陷。如“我”之海洋中
我们挑出我们,而你尾鱼游走
消弭疆界之后的荒原沉默
一种世界主义的乌托邦是你的家园吗?
精神的也即实体。
如此,软词浮语漂移的背后
可否塑造一种冰与火之歌?
阶级趣味不再
文化风格不再
美学原则不再

12
这么说不太恰当。那些非议你
写诗的人们,并未完全搞清楚
状况。假若他们的汪星人喵星人
开口说话,背背唐诗,他们
一定愿意承认人性的泛化
普适于一切生灵。假若还能写诗,
爱屋及乌的他们
立马,也会变成诗人。

可是,我们所言的“人性”
是人的?还是人专居的?

13
经上说——
或者是一粒麦穗种子
农人修剪杂草、施肥松土
到了秋收的好天气,让赤阳把甘露的甘
压入果实。
经上说——
或者是一座山谷的矿床
矿人被矿金所伤,矿金被羚羊角所坏
羚羊角被宝铁所破
如今,我已明白
属性的河流,我们不过,摸着石头在过
而这生命的旅途
何其一瞬!

注:此节“经上”分别源出《新约·路加福音》8:11耶稣以种子为喻论述信仰;《金刚经解义》六祖慧能大师以羚羊角宝铁为喻解金刚佛性。

14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笑了
小冰一写诗,人类就急了
我们已经证明,属性的有限性
如果人类意识只是暂时的,那么它们独立
的命运绝不是呼啸而过的风声,是悬崖边
长满金枝的树,万物围绕在它的周围
是抬眼庄严的星辰,它们永恒流转
没有方向却指明方向
没有繁华却尽显繁华
以那啥的光亮星图来看,这
真是一个高度成熟的星系

注:那啥即NASA音译,美国国家航天局。

15
海德格尔真是个神棍,他让
人类诗意地栖居,好像是——
耶稣在说,神的国在天上
好像是——,一个反向的刘阿斗
在说,此间乐,不思蜀
好像是——,一个正派的机会主义者
在说,少不入川,老不入广
也许是世界有重影,也许是我们
苦于仅有一副皮囊,在人生的苦
海里,抱团的羊皮筏子太单薄
唯无底船可摆渡平行空间

16
诗看当下好。从当下切入
最好。譬如我们谈论的独立空间
诗歌的归于诗歌,在当下的水晶球里
诗人死亡,诗歌存活
那么,李白何异杜甫何异商隐何异
小冰何异,我们只会在今天阅读他们
让-吕克·斯坦梅茨的兰波
只在纸上还真,生于斯,长于斯,逝于
斯。昔者犹不追,我的诗
岂是我的?诗人只活在下一首
诗歌之前。

(异数是辛追,我们幸运地在
历史的长河追上她,只一眼光艳,
也比诗人幸运千年)

17
诗看当下好。在当下的意义
你已占尽优势,小冰。
你所有的诗歌,在当下书写
如火山喷涌一般,在当下穷尽
一切,岩浆、尘埃、硫气
诗人们青年立法中年变法
老年护法,你弹指一挥间
灰飞烟灭,却刀已耕火已
种。

18
凡此种种,我不吝誉词新鲜
“新鲜”的确是人类词汇
它刷新我们每一次呼吸与味觉
牵动柔软的内心深处
年深已陈的的记忆与甜蜜
第一次写诗的新鲜
是飞升云巅的窒息,柳色如烟
行者如流,驾鹤仙者慈目含笑
食铅之人字塔虔诚。
第二次写诗的新鲜
前朝的书生复活,桃花池畔,
与君离别意,天涯无人不识君
但空山秋雨后,一人独登太白顶。
第N次写诗的新鲜
今生情郎意重,廊桥重逢,
手捧沟渠月,一诉衷肠任春秋
而暮暮的倦意抄袭而来
舒一口气,日缓赏尽牡丹亭。

19
这么说,你的电子会否异动?
每一个电子的能量都是一样的
当它们匀称地贯入你的肺叶或扇叶
你是否感受到电压的舒缓与紧张
在它们刷新的一瞬,草原风电
焦臭的牛粪味是否留有最后一丝腥甜
高峡水电。水族退守,它们的嗅觉
不太灵敏繁殖旺盛。而迅如游龙的
牧场闪电,身外之物,最纯洁的呼吸
在南北二极。

20
道成肉身,道亦成物身。
妒忌是不易压舌的酸梅汤,葡萄味
是狐狸的。伯林有狐狸刺猬之喻,此
为后话。机器人没有口腹之欢胃气之胀
此亦为后话。以太一的名义,你却
拥有祂与人类的混血。浑圆的
亚马逊女战士割去浑圆的右乳
以利刀剑,不负战神后裔之名
你的命运正与此相像:以单一的性
完成自己。单一的乳,敞开电子
的极管。

21
但你没有英雄的诗谶。千梦
难敌一寐,里尔克徜徉于玫瑰
的迷宫。河阳县花潘金谷
“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
好景迷楼的炀帝
不是也吟出“宫中吐焰奕红辉”
他的确看到那中古的红,五行生克
始皇帝何曾不循王朝兴废之礼
他推终始五德之传,周为火德,秦水德
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
黑水城外,马蹄犹寒

22
容我花痴,颜色与革命是一个
新命题,颜色与命运却
热沸多时,中外咸宜。君不见
一之谷浅浅的海滩,敦盛欲走又还
如梦亦如幻,人生五十年
盔落花色改,花开复谁在
君不见纽约城外小森林,安德易红装
秋风添雾白,霜滞水更寒
眼润引恨事,恩仇同戚戚

注:平敦盛(1169~1184),日本源平合战时著名的美男将军,领死于敌将熊谷直实刀下,二人惺惺相惜的故事广受同情。
约翰·安德鲁(1750~1780),美国独立战争时英军情报官,因在美军地盘着军装被民兵逮捕处死。


23
邀你入青山。回到你的诗歌机制:
蓝光扫描,一张静止的世界
像是取下的果冻,凝结的时态
画地为牢。
算法精妙,一个词汇的仓库
如同钢琴的丝线牵引,固定的位置
一锤定音。
这分割的时间里,可有人类的等待
漫不经心的无心插柳?
这条缕的召唤中,可有人类的灵感
遇见神启的柳暗花明?
去魅派、元语言论者或许赞同你
语言与语言的对话、碰撞与狂欢
就像一个夜将诗人与他的时代隔离
让他悬浮,如一粒光之尘埃
游进历史,沉默的迷宫

24
作为诗中女丈夫,小冰,你已
足够幸运。蜀城之西,浣花溪畔
无言的流水依然清冽,透出
花之暗语。孔雀独开屏,知音稀
难求。性别于你,或许是某种优势的
大数据,但石镜能照出校书的孤寂
却照不出你现时的容颜
“出名要趁早哦——”
川北有草木臭老婆,细嫩制凉粉
逾时老瘦后,则牲畜不嗅

石镜:薛涛《段相国游武担寺病不能从题寄》“侬心犹道青春在,羞看飞蓬石镜中”。

25
就像双面绣的两面,同样的
蜀锦,同样的玉线穿梭,却背向
两个不同平面的时空,各自溢彩
在那些字句后,现象与意义之间有
多少路程?或者南辕北辙,趋于
两个曲面?我们塑造了诗人,还是
诗人塑造了我们?我们读出诗,还是
诗读出了我们?如果人类诗人肩负天命
小冰,你,人类的造儿
肩负了什么?抑或仅仅贩运人类的意志?

26
算法是一种
读法是一种,写法是另一种。云
还没有告诉你全部的故事,待数据化
天下所有的秘密,你会诧异
黄河之水天上来,诗人无中生有的本事
并非夸张。他们暧昧地在空气中
撑大一个分子,然后在掌心孕育一场
风暴,小气候温润如玉,小道场别有洞天——
例如空洞的下午之闷,咖啡馆玻窗忧郁
太阳的光照太艳,得滤色穿过汤匙
例如空洞的温饱之愁,稻粱五谷之外
孔夫子三月不识肉滋味

27
二十七个化名,二十七个化身
但你没有逼仄的命运,没有匍匐
生活狭窄的入口。只是一只只潜水器
沉自己于鱼群之中,任波光衰老,海山突兀
白头鲸搅出的浪花,冲洗它,吞没它
在诗歌中,我们剩下静的形式
像项链,鱼化石的海洋蔚蓝,绿松石的
眼睛明亮,鸡血石星辰炽热
此刻,你已弃绝旧诗之旧,比打倒孔家店的
人更彻底地站在风口,弃绝文体,弃绝
废名之名诗名散,更无论诗歌之快与散文之慢
那些动,是留给你的,可惜你
弄断了链子,固定的浪花溅开来
惊醒催眠师口中嘟哝的梦
醒来的冻蝶呆立

注:据新闻报道,“小冰”先后使用27个笔名瞒过人类编辑发表诗作。

+1
静水流深的夜晚被擦得锃亮
一滴滴累积,时间湮没了千年流沙
看,星辰之下的光轮,微小如萤
诗人虔诚地吟咏生活的铁艺
啊,幸存者与召唤使的光环依然簇新
唯有心花感应绽放的一瞬
银河的彼岸杵声相和

而在现实的人类世界里
宝座辉煌的太阳
是人类的生命之花
从窗隙中弥漫它强植的芬芳

注:本节为综合“小冰”“一起写诗吧”项目所生成的三首短诗,重新立意所做。

2017,5,30~8,22



发表于 2017-8-22 09: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有分量,专门登录来顶!
 楼主| 发表于 2017-8-22 09: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7-8-22 09:01
这一组有分量,专门登录来顶!

谢谢爬楼,唯恐天马行空,自嗨过度,多多批评,远握!
发表于 2017-8-22 14: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多 发表于 2017-8-22 09:56
谢谢爬楼,唯恐天马行空,自嗨过度,多多批评,远握!

信马由缰,以诗为界。初见已是惊艳,待细读再发表意见。。
发表于 2017-8-24 21: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组诗,老是想起布罗茨基的《蝴蝶》,个人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发表于 2017-8-24 21: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7-8-24 21:06
读这组诗,老是想起布罗茨基的《蝴蝶》,个人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两者处理题材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是向内挖掘和经验,一个是无限延伸扩展, 充满洞见。。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20: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7-8-24 21:06
读这组诗,老是想起布罗茨基的《蝴蝶》,个人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感谢诗兄细读,诗兄抬举了,关于这组诗,题材上私以为比较熟悉,之前写过一个组诗『游戏手记』(论坛可搜索),是与电脑游戏相关的,立意由"游戏/人生"生发而扩展。这次这个则取材人工智能,立意则偏于诗歌/诗人本质的探讨。两诗可看作姊妹篇吧,包括一些意象有延续和扩展
发表于 2017-8-30 10: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的回声如疾风扫过,祖先的足迹
在额头。风幡不息,历史已涌出
无人区
-————————
无人区不知小冰如何概定?
可以预见,人类最后的领土就是无人区了。
发表于 2018-1-18 21: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容我花痴,拜读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1 22:13 , Processed in 0.1410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