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37|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门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9 22:4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吗啡餐厅第二次相遇
裙子,口红,荷叶,蒲扇百搭不搭的堆在身上
这季节人群流动 空气弥漫着饥饿的蚊子
拎一束新鲜玫瑰。火红的
花瓣,古老的历史还在延续
夜晚的霓虹野兽似的呼啸
高挑的发梢,压住
坚实的黑暗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没有什么彼此忧伤
是的,这夜晚被光束囚禁
2.
一个人走在街上
看灯 看火 看流云密布
没有人早早习惯回头
张望,酒铺子越来越亮 喝醉的越来越多
谈天谈地的失眠着挥霍着...
我永远生长的大地 留下最后一片
光亮,然后被痛苦淹没
徒有其表的穿着花衣裳花布衫
这人性的美 转世的瞬间被吞灭
3.
“咚 咚 咚”,年轻人剧烈敲打
一个简单的夜晚 所有人的幸福
被规则弄得异常复杂 生活的海岸线不断衍生
...发怒
(封闭着 像是鸟笼的季节)
我说我
我的草原 我的大河 甚至多余的毛发
必须有火 烧灭礁石。
然后不顾到岸的船帆 沿岸放火
“咚 咚 咚”
我需要一些饱含歉意的观众
惬意的点醒熟睡的烟  看烟丝
空旷着,吹动着或者激昂着 像一只弯弯曲曲将要扭紧的螺丝
在夜晚。所有乐章变得平静
4.
命运是个叛徒。起初一无所知
慢慢长大,这样的黑夜 乌云密布 一言不发
在这个无法篡改的平面里 我挥动所有的手
不说没有 现在是篝火 我等待明天
等待植物侵略整个世界
等待加足马力冲出躯壳的蜗牛
等待... 不,
就是现在 我需要一只血腥的蚊子撕咬它
5.
(之后,铁门缓慢抛出枝条)
一个新的结局:光亮归还光亮
好吧 万刃刀割
......好吧 深明大义 零星中几点短暂的记忆
发黄的依旧发黄 神明不近人情 植物不近人情
宇宙的黑色被压的很低很低...
直到    黎明
      
        
    烟
   *燃
所有人慢慢消失
时间燃起一支新嫩发绿的干草
泛黄的干草慢慢吐露
从指尖跌下 零零落落
春天的誓言 一遍一遍的响起
液体在器官发臭 露出一肚子羊骨
干草横跨整个内部  不留一丝痕迹
    *燃
肉体是森林一段牵肠挂肚的记忆
我口无遮拦 诉说一切
大部分人和我 善于结网 善于筑巢
我要生长 长成大树 手捧新绿
像四季一样 将泪分成两行
包裹在新鲜纸屑的罅缝
烟草诞生 腰杆硬朗 细细的,
从血管释放
   *燃
黑暗中黎明有所畅想 一粒烫火的烟圈 向外扩张
参差不齐光晕的烟草 一起和时间受潮
不泄露一滴秘密

烟:有种病叫无痛呻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18:31 , Processed in 0.05271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