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96|回复: 11

[原创贴诗] 回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16: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诗斌 于 2018-6-28 16:28 编辑

                     
回 答

朋友微信里反问我
“读古诗要点油灯读吗?”
我说:“用月光读
不分古今”


我习惯松松垮垮的生活


新年来了,友人提醒我——
要找一个“楔子”
把松松垮垮、东倒西歪的日子
楔得紧一些,整齐一些
我告诉她
我已习惯了松松垮垮且有些凌乱的生活
日子与日子之间的缝隙
好让风声、鸟语钻进来
日子与日子之间偏大的间隙
适合一只壁虎探头探脑地爬进来
它鬼鬼祟祟的样子很可爱


庸 医

君子兰还是死了
终不能活
就像曾经的一场爱情
它烂的是根部


无 题

在鱼贯的人群里
我停了下来
成为落伍者,心甘情愿
我庆幸 ,成为一名落伍者
在这草木
皆有兽心的时代


遗忘之诗

夜色侵略过来
我站在窗前
望着被黑暗笼罩着的天空
黑暗中昏暗的灯火
一盏一盏,数也数不清
那些屈死的灵魂
要把这窒息的大地
照亮


遗忘之诗                                                                                                                                                                                                                                                                                                
与八月一起消逝的事物
九月明亮---
乌鸦的羽毛与叫声

我爱秋天,只因
在秋风里
我总能把丢失的自己
找寻回来

是的,我爱过你们
是的,我亦被你们爱过


黄 昏

我坐在山坡上,一个人
抽一根很粗的雪茄
看天鹅在湖水里集体洗澡
喧嚣而美丽


四  月

四月初的夜晚,听见
第一声蛙鸣 ,接着
无数的蛙鸣
缀满楼下小区的枝头
而在清晨, 在人们醒来之前
她们缄默成叶间白色的花朵
不被怀疑
只有我, 能够从众多的花朵里
将她们辨认出来
如同儿童天真的谎言


七月如此安静

薄荷的茎朝着
时光的方向弯曲,不被察觉
时日久了,才有着
明显的弧线
让你惊讶
而它淡淡的清香至始
为你所闻

夜晚独坐湖边

对岸的灯火
为我铺设了一条光亮的道路
从湖面一直铺到湖底
我感觉我能在湖面上走
像是在操场上散步
我不担心会沉入湖底
即便沉下去了
王爷也会起身迎接并请我喝酒
小妖立在一旁伺候
有一刻,我的确不在人间
坐在湖堤上的只是
我用来摆设的肉身


在兰州

兰州,只有
早晨、黄昏和夜晚
只有一截黄河、一架铁桥、一只羊皮筏子
缺损的部分
暂且不补


我养植物是为了改善生活

我养了二盆薄荷
我喜欢薄荷的清香
又养了二只山芋
在喝完啤酒的半截易拉罐里
起初每日观察山芋的发芽
发动,藤叶的疯涨过程
(真是给一点水就疯狂)
而我的好奇心
也就三天或三个星期
当厨房里蔬菜没有了
又懒得下楼
我就毫不犹豫地
剪下薄荷的叶,山芋的藤
炒了当下酒菜


立 秋

暴雨后的黄昏
我晃荡着朝山顶走去
走着走着就冒汗了
我把汗衫褪到胸口以上,露出
白花花的肚皮
该让凉爽的秋风吹佛一下肉身了!
除了树木、草丛, 一路上
只遇见一只叫"飞蛾"的活物
没有蝉鸣,没有鸟鸣
暴雨浇灭了一切的声音
鸟儿和蝉儿还未从惊恐中醒来
太安静了!
我把自己的肚皮拍得
啪啪响



火车进入福建腹地之后
一直在驴叫
像小时候夜晚路经坟场
我用学驴叫给自己壮胆
车窗外是一片墨黑
意念里有山影晃动着
向后退去
坐在对面的女人默不作声
黑暗里,她盗用着我的呼吸
如同我,盗用着她的呼吸


戒枪记

我戒枪了,这是2017年8月1日
我作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以诗为证
像一名老战士,告别枪
把手中的枪支架在那里
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
用欢喜的目光看着它,抚摸它
我把最后一支烟
架在烟缸上


黑天鹅

我很美!
与白天鹅并没有本质区别
除了羽毛是黑色的
可耻的人类
你们干的"好事"造成的恶果
总喜欢拿我来作比喻
"去NM的人类!"
骂完这句, 我爽爽翅膀
我很美!


无处可逃

逃到田野里去
逃到深山老林里去
逃到大海里去
逃到云朵上方去
逃到坟墓里去
逃到子宫里去
却发现子宫里也是
肮脏不堪


伟人与小鬼

再伟大的人
也会给小鬼带走
小鬼在前,伟人在后
小鬼领着伟人,进
天堂或地狱




武夷山上的叫蝉
叫声浑厚
像是从瓮里发出来的
持久不歇
只为求偶,交配
泥土里十年
树上十五天
后毙


万事万物皆可诗

坤宁汉姆是一座移动着的穿短裤的黑色铁塔
我这样比喻时他正在拳击场上承受着格拉兹科夫的铁拳
砸在他的身体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每一拳都符合虎克定律
格拉兹科夫是另一座移动着的穿短裤的白色不锈钢铁塔
他来自乌克兰但不代表乌克兰更不代表前苏联
同样,坤宁汉姆来自美国但不代表美国也不代表黑人
这只是一场IBF重量级拳王资格挑战赛不是二个国家之间的互砸
早春的午后窗外阴湿且冷不适合出门约会
适合一个人窝在家里靠在沙发上喝着红茶懒散地欣赏
铁塔与铁塔之间刺激的互砸
当十二回合比赛结束时我在一张废旧的报纸上涂涂改改
写下了这首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1 11: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杨兄,好久没来啊哈哈。诗歌感觉文弱了,为写而写,仿佛是勉力在生活中为保留诗意而刻意写的——“灵魂静静抵达另一个透明世界的魔方”——看来是生活忙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0: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7-8-11 11:20
问好,杨兄,好久没来啊哈哈。诗歌感觉文弱了,为写而写,仿佛是勉力在生活中为保留诗意而刻意写的——“灵 ...

你是点评第一人.谢谢
发表于 2017-8-14 09: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万事万物皆可诗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12: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钻石兄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2: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桑田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0 13: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我爱过你们
是的,我亦被你们爱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00: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2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3 05:05 , Processed in 0.06576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