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4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诗的技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11: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桑田- 于 2017-8-10 11:27 编辑

诗的技艺。


一个人越来越不爱说话了,一定是老了
一支陷入沉默的芦苇,一定是有了心事
一只虫快乐地歌唱,一定是秋天到了……

绝望安慰久坐在黑暗里的人
夜蛾闪动翅膀,安慰不安之火
你安慰我,在沙地上写字,托付潮汐带来

残暴安慰恐惧,
摩苏尔的小孩练习砍下俘虏的手臂
而我尝试将自己杀死

古老的台阶放逐花瓣,流水
草原的夜放逐流浪的星
我伫立窗前,放弃一切无辜的言词——诗的技艺。


光阴的故事


很多年前,我送一个女孩回家
她背黄色的书包,裙裾和马尾辫子
像钟摆一样晃动,哒哒哒走着
在我前方大约50米的地方,她走
我亦走,她停下来我则把头转向别处
坦白地说,我更像个跟踪者哈
像FBI,克格勃,直到她
在一扇绿色的大门之内完全消失
我啊生怕被她发现,又是多么渴望着
然后,我总是茫然若失了好一会,
才返回与之方向相反的家
我感到一点羞耻,和一种怆然失落的美
许多年过去了,流逝了那么多光阴的故事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情窦初开还是爱……
但那一段无法定性的路程依然呈现着奇妙的无与伦比的美好


白马。


事实上,我并未到过很远的地方
我从未离开过小村,和那棵老槐
尽管在我的小字里提到很多地方
但我从未见过海,去有你的南方
我只是站在老槐下守望着远方
抑或是,远方看着我,它只是看
诱引着我,爱我,却不和我说话
它朝我微笑,她在黄金的瀑布里
小鸟可以作证,那时多诱引我呀
然而暮色里,牧羊人又使我安详
小羊沙沙地吃草,咩咩咩地叫着
匆匆赶着回家之路。而又一个秋
天到来了我这胆小鬼却还未离开
树叶落下来,贴紧大地,我哦,
被什么催促又被什么抓紧,一阵
紧过一阵的风之后老槐的叶子会
全部落下,它黑瘦的枝条指向
天空,像深夜里回家的父亲,他
古铜色的面庞,眼睛异常炯亮
肩头的雪花说明他走了很远的路
我们甚至听到那咯吱咯吱的雪声
而就是这样的大雪天,约翰离开
布朗,永远,那颗最明亮的星!
冬天的大地似乎只有老虎和豹子
在走动,它们在夜的密林里出没
站在白雪的山岗上,花纹美极了
除了麻雀和乌鸦,那些终日鸣啭
爱恋的小鸟儿现在都去哪里了呢


飘。


失业的日子,大街无助,亦是纯粹的自由。
能否找到工作,在哪里找到,一切都是未知
但是,对于未来,我可以向它努力靠拢,
未来却并不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

夜风微凉,有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站街女”,这个称谓第一次蹦到我的脑子上
她在朝像我这样单身的男士搭讪,打招呼
向我微笑,当然我还之以礼的致以歉意的笑

想来,男人找工作又何尝不是这个样子呢,
本质上并没有不同,她很有可能被拒绝,或录用
而这期间,我们的境遇却惊人的相似:
有着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没有安全感,也没有尊严

而今夜我将在哪里停泊,她将被什么人带走呢?
我们同样地绝望,焦虑和不安:
都那么急切地把自己丢给这破碎的人间。


2017年8月10日 11:09:4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

GMT+8, 2017-12-14 02:55 , Processed in 0.07594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