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65|回复: 4

[诗歌奖投稿·短诗] 史剑锋的短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7 12: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史剑锋 于 2017-11-9 07:54 编辑

◎够

不能爱你
能看见你就够了
看不见你
能想你就够了
你活着
我临时也活着
就够了


◎企及

转经筒宁静无声的转动
是陡峭的
它内部的梦过于赤裸
仿佛无人动念的死亡荒野

你能抵达的是我的寂寞
不是孤独


◎最终留下的

你我之间最终留下的
只是我们都舍不得
在今生用掉的
那一部分


讲义

进入这片草地的时候
时间没有跟进来

世界在外面消散
仿佛一场梦中的大雾

不能说一棵小草比大草更年轻
柳叶飘落象新生的羽翅在飞

裸体水珠在草尖上潜伏
风来风去不掉落仿佛一颗痣

锯齿小叶在腿上划出几条线
仿佛神在黑板上写下的讲义


◎小黄花

一个冬天心事的沉重
抵不过早春一片小黄花的轻

有风时它们微微颤动
无风时看护收敛的宁静

每朵花开六瓣
多一瓣是贪心
少一瓣神会不忍心

有没有香气是人的问题
它们专注于绽放
小喇叭里只有嫩黄的轻音乐
没有词

一小枝被人采下
接受偶然就象接受神恩
拉上黄丝绸的眼帘
躺在时间大床的一隅
和早春一起睡去

久久站在它们旁边
站成一朵简单欲飞的小花
沉醉的恍惚中
仿佛神正更正轮回里的角色


残词

那么多词曾在他体内筑巢
后来都飞走了
象蝴蝶忽然找到了春天的住址

一枚残剩的词
怎么清扫也除不了根
象肿瘤在体内隐隐生长
他已猜到
那是一个人寄养在他
血肉中的心脏

月亮夜夜在天空跋涉流浪
怎样找到那个脸色苍白的人
怎样让一枚孤词
发出语言新鲜的尖叫



◎螺丝

拧紧时
用力用过了头
如今这枚螺丝帽
再也不能
从螺丝钉上卸下来
螺丝纹的退路
早已被时光阻断
老得没了性别的这一对
渐渐融成一个死疙瘩

空气中弥散着
铁锈的暗红甜味儿


◎黑夜的黑

小路的尽头
大自然在闭目养神
杂树在原野上奔跑
大鸟在空中卸下
飞翔的翅膀
南风汪洋一片
载来黑色的琼浆
纯黑色
没有一丝灯光的杂质
万物无语 啜饮 微醺
完整的虚空一丝不挂
盘腿端坐于
麦浪的蒲团之上
几个意念的碎片
若有若无地漂浮在上
闪闪烁烁

天空从东面为我送上
圆圆的暂住证
一道神秘的地下闪电
将我击穿


◎多

刺比蜜多一滴
泪比笑多一滴

最甜的蜜挂在刺的钩上
最醉心的笑是泪的伏笔

心脏从胸腔走失比回归多一次
夜比黎明多一次

只愿宽恕比怨恨多一次
只愿呼吸比窒息多一次

为了死亡的苦味不那么纯粹
只愿甜言蜜语多一次


◎艳黑
—— 读北岛诗碎感

罂粟和少女开满道路
而冰上月光已溢出河床
还是走吧走吧
——走吧

在历史的广场
跨过界河的黑衣人
劈开律法的空白地带
掏出粗大神经的闪电
和死亡的邀请函

黑色地图排开
乌鸦般密集的脚印
没有终点的末班车
坐在亡国之君的乡愁上
终点是一滴血
一首未完成之诗
爱情
让我们抱得更紧一些吧
挤出裂缝里四季黑色的风

云间圣者的鼓点
在渔船的甲板上掀起风暴
星辰的拳头握紧了玉米
神啊
请沿地平线折叠晴空吧
折叠我飞翔的头颅和
深陷沼泽的双脚

孩子诞生了孩子
爬进表盘
赎不回上帝绝望转动的双臂
也要带回火焰浓缩的灰烬
和青春的水泥

一把瘦钥匙
试图打开这宇宙异乡之夜
滚滚归程
长于一生的迷途
回到房间摘下语言的假牙吧
让琴弦触摸你
卸下它溢出眼眶的
最初的曲子



钟表

没有谁比你更爱时间
每一次心跳都由它主导

照着时间的样子设计自己
没有谁的用心比你更缜密

天下万物都已睡去
你依然紧紧追随  寸步不离

不是早一步就是晚一步
时间的心思总是很诡异

当你倦了累了准备喘一口气
时间早已弃你而去

有人捡起你破碎的尸骨
寸寸都刻着时间的名字




嘴巴都往高处生长
它把自己安放在喑哑的低处
肉磨损完了
就拿出坎坷的骨头
你的跌倒喊出了痛
它金属般的骨缝微微动了动
从来不会出声
比金子的延展性好
任千锤万击它不会变薄
四季的霜风苍白了它的老脸
它及时转移了鲜血和心跳
当有了难以负重的脏与黑
它用清冷的月光漂白身子

鲜花嫩叶在青春里舞蹈
它站在深秋里敞开着怀抱
你匆匆地跑远了
影子被它一一珍藏
等着有人多年之后来认领
你在它胸前嚎啕大哭
你没注意到
它的柔肠在风里飘
当大雨从天上来相会
它才奢侈地恸一场

它愿意走向自己的尽头
那里人迹罕至
在最深的深夜
它从自己体内出走
走向长满荒蒿和磷火的荒野
它被自己绊倒
听到奇异的声音仿佛是呼唤
当空旷和广漠过于辽阔
它转过身
趁夜之宁寂返回自己

当它被碾碎
终于被废弃
来接它回家的
是芳香不锈的野草虫唱和
亘古呼啸的苍茫大风


◎春天来了

灰色的铁蹄兽践踏大地
一个季节望不见绿色地平线
此刻决战已经爆发
小草刺破灰土
树叶拱破树皮
南风的号角嘹亮
阳光的利剑横扫
谁也挡不住
春天君临天下

一场呼啦啦的南风
驱散了北风的絮叨
僵硬了一个季节的空气
温润欲滴

冰的虚伪的严肃
不堪春阳一击
活泼的水啊
天生就不拘形迹

春天
在一夜之间破土而出
某一个早上
绿汁注满你的胸膛
淹没你的头脑
鹅黄的嫩芽从全身冒出
你被彻底瓦解
柔软得不能动弹

春天来了
人心富贵
做个守财奴
宁静地泡在时光的金子中
除了幸福
无所事事


◎冬神的乐器

主人弃而不摘的小茄子
渐渐干萎

紫抽缩成了黑
满身的皱纹干巴巴
不含一丝水分

十二月的野风
叩响
骨头的编钟


青春

一张空白的纸
等时间去涂抹

两串晶莹的泪
等沧桑去风干

一团火在蔓延
等理性的河去截拦

青春的人匆匆找渡口
过渡的人伫立望对岸


◎荒原

风吹蚀了多少年
太阳烧烤了多少年
坚硬毕毕剥剥地消散
软软的细沙澄澈
所有的思想沉淀在底部
面庞是一片
心平气和的白纸
所有的文字
都不忍心去留下脚窝
吸附渴望
渴望永远新鲜
象冬日里第一场雪

只存一柱老石
突兀着
孤独
象个残梦
粗糙的伤疤覆庇着什么
能放弃的都放弃了
岁月啃啮不动的
是核心里那枚
硬硬的种子


◎伤

感觉疼痛的时候
伤害已经完成

鲜红的逗号
跛行于午夜的黑纸
一滴一滴的流浪
紫色的无眠
最原始的呼唤
文字浪迹于呼唤之外

鲜红落尽了
圆圆的
结成一个句号
岁月的峡谷隔开了伤害

句号的铁栏内
春天又在盛开
最坚硬的金属
呵护柔软的花朵

再孤独的花园
也有一扇门


◎风

风只是在赶路
缄默是它的母语
经过柳
柳听到了飘拂
经过水
水听到了涟漪
经过枯草
草听到折断的疼痛
经过屋
檐角听到了凄厉

风只是在赶路
它直走绕行盘旋 纡回
有时画无奈的圈
它没有路
只有方向

它在追赶高空那场雨
雨飘落的时候
它伏下来
不再交接万物
接受全身心的濡润
它只有一点干涸的触觉


◎小小羽毛

身上的羽绒服有些旧了
在袖口不显眼的地方
磨出了一个小洞
有时闲下来了
我就从小洞里用指甲
夹出一根小羽绒
呆呆地看着愣上半天

恍惚中突然一疼
这小小羽毛真的像是
从我的肉身上拔下来的



◎一念之间

有人总是说一念之间
多么薄的刀刃啊


◎孤独分析

孤独
一半是因为你
一半不知所起

从一半通往另一半的途中
最是孤独


◎抓握

我使用的这只笔
笔身不会坏掉
最先坏掉的
是我习于抓握的手

在笔油用完之前
血液就供应不上了


◎信

约定的日期已过
他还在等

总是有人相信
腐烂能酿出点什么



◎拥挤的嘴巴

答案是有毒的
而罂栗花天真烂漫
乌鸦从不做结论
它抱着一团漆黑
懂得自己没有白嘴唇

喧嚣只是从寂静穿过
沉默的隐秘结构图
它的盲眼画不出

这个世界上真正拥挤的
是嘴巴


◎难

从前的人吃饭难
现在的人消化难
你要去跑三个饭局
而歌舞厅里
到处是健胃消食片

消化不难
消瘦难
荒芜不难
荒凉难



◎蚯蚓

刚修成的柏油路
还不允许车辆通行
行走在硬实的路面上
不敢把脚步踏得太重
仿佛脚下是一条
正在蠕动的蚯蚓



◎蜇


有无数条路通向你
我只信奉看不见的那一条
要足够轻
不能陷落有毒的泥泞
每一个十字路口都是十字架
每一根白发都
栖满星光的鸣响
你的入口在四季之外
那声鸟鸣洗尽了
命运的尘埃

我终于淌出的那滴泪
仿佛火焰
深深蜇痛你的灰烬
发表于 2017-10-13 14: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够

不能爱你
能看见你就够了
看不见你
能想你就够了
你活着
我临时也活着
就够了


短小深刻经典!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18: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7: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郭老师的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2 14:45 , Processed in 0.15044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