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我应该告别诗歌了》2017下半年不断添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8 01: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应该告别诗歌了》

想我已经学会了
如何面对内心的孤独
逃避到相处

最近阅读诗歌
如雾霾中遥看乌鸦
我不懂它,它也不懂我

偶尔,也写两句
却似摆弄废墟的砖头
没有半点生息

接下来,我会尝试着
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比如:在夜深无人的时候
点燃一支蜡烛


《蹉跎是一笔好账》

每天,我都要愁尽生活的点滴
如何开源,如何节流
如何把“被幸福”
转化为一碟子花生米,两杯小酒
岁月蹉跎啊!
但我就喜欢度日如年地活着
这样算下来,我活一辈子
就相当于别人活了三百六十五辈子
所以我要感谢上帝
没有让我投胎到资本主义国家
感谢上帝,没有让我出生在权贵人家
感谢他,没有让我读得起书
让我,买得起房,生得起病,养得起老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光阴更宝贵了
因此我要——
不再报任何希望地,更为纠结地
活下去                                                                        


《梅雨季》

彩钢瓦和塑料雨棚上
雨水的破碎之词
有关心灵隐疾——

六月的梦魇
时钟齿轮驱动着履带
玩偶士兵狙着长枪

老人,老房,老院子
黄葛兰咬紧舌头
胡子树的须子于暗处白亮


《被一则新闻绑架》

“马上放下”
语气中重金属的含量达到饱和
本不想这样和儿子说话
毕竟都十四岁了
老男孩和小男孩之间
应该坐下来,理性地对话
在生活中游戏
还是在游戏中生活?
这时候,那个愚蠢的妇人出现了
之前的努力也随之失效
她的逻辑
源自一则新闻——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被父母教训几句
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玉米地》

太阳吐着白色的沫星子
接连好几日
玉米地更加油绿了

黄玉米,白玉米,糯玉米
你始终无法分辨
那一年,你才十八岁

你给这片土地,带来足够的潮湿
我不得不信
有时候,玉米是很野性的

直到今天,叶蝉也没有踪迹
我的肩胛骨的缝隙里
还嵌着,一片嫩绿的指甲


《古叔叔》

81年我读小学五年级
一天放学回家
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
五十来岁的样子,叫古叔叔
他带来许多的糕点
说是专程来看望父亲的
他还发给我和四哥各40元钱

他说他曾经是练体操的
什么单杠,双杠,吊环,跳马
都是我们学校没有的
我觉得十分新奇

他走后,母亲告诉我
古叔叔是个右派
在雷马屏农场改造
61年冬天,父亲在中山坪修路
遇见饿晕倒在路边的他
就把唯一的口粮,一个玉米饼
送给他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7-28 21:03 , Processed in 0.09426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