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7|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我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18:30: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巫英蛟  
        生于1991.10.10  祖籍:重庆  
        2014年毕业于东北大学
        设计师   独立艺术家  
诗观:一切都是为了自由



《0》

0
我就是0
拉我入伙
你休想得到什么
你可知
n + 0 = n
到最后
你还是你
你是1也好2也罢
无所谓
反正我就是个0

我是0
一无所有的0
抛弃我的时候
不必悲伤
毕竟 n - 0 = n
你不会失去什么
3
终究还是3
4
终究还是4
我同样不会悲伤
反正都是0

当然
你可千万别与我过分亲密
结局早已天定
不管你是5
还是6
最终都会跟我一样
失去一切
成为0
让我告诉你为什么:
n x 0 = 0

0
0啊0
我就是0
如果
拉我入伙
抛弃我
爱上我
都不能令你满意
那么
你只能除掉我

除掉我
n ÷ 0
让一切失去意义
让一切重新开始
并发誓
从此不跟我有任何瓜葛

看到了吧
0
我就是这样一个0
一无所有的0
无所不能的0
永远的0

永远的0



《我们》

我们太重
重于泰山
而我太轻
轻于鸿毛

在脚下这片土地
无数个我
死于我们刀下

每一个我
都是潜在的犯罪分子
而我们本身就是正义

几十年来
我的生存哲学
就是努力成为我们



《共同敌人》

很多次
每当我举起相机
将镜头对准摊贩儿的时候
他立马警觉起来
对我大声吼
你拍啥
你拍啥

这一幕
似曾相识

很多次
每当我举起相机
将镜头对准城管的时候
他立马警觉起来
对我大声吼
你拍啥
你拍啥

你们怕啥
我就拍啥

只有在这个国家
我才有幸成为
猫和老鼠的共同敌人



《艹》

在东方
尤其是中国
讲究含蓄之美

比如
你想写

你不能真的写操
要写

但还不够含蓄

最终
你打出一个字:



《一粒米》

人们谈论生死
也谈论粮食

一粒米掉在地上
能看见它的人
我从未遇到

只有蚂蚁
举起这粒米
虔诚的搬回洞中
在人们谈论生死
也谈论粮食的时候



《伊沙》

最近认识不少伊沙
有十几岁的伊沙
二十几岁的伊沙
三十几岁的伊沙
还有四十几岁的伊沙
不知有没有八十几岁的伊沙
一个伊沙推荐另一个伊沙
另一个伊沙推荐下一个伊沙
最后由伊沙点评所有的伊沙
所有的伊沙都说伊沙是大诗人
大诗人伊沙是我见过的
最像伊沙的伊沙



《如果你曾赞美云》

7月5号
这雨从重庆
一直下到武胜
很讨厌
但有个声音对我说
如果你曾赞美云
那么
请继续赞美雨



《一个难题》

几千年后
祖国的知识分子
惊奇的发现
鹿根本不是马

这是个严重的历史错误
必须纠正
至于鹿到底是什么
长期以来
并无突破性进展

它可能是骡子
也可能是猪
甚至是狗

目前尚无定论
有待后人继续研究



《死两次》

我的祖先
炎黄时代的人
炎帝的一个奴隶
死于黄帝刀下

千百年后

因为不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
死于人民乱石之下



《进城》

夜壶还是那个夜壶
两升童子尿的容积

多年后
政府搞房屋拆迁
这只夜壶稀里糊涂的
就进了城
住在东街古玩市场里

不断有城里人
拿起它细细把玩
造型独特
质感浑厚

了不起的匠人

被把玩的
还有它儿时的主人
进城后的刘剑锋
常常被又老又胖的女人夸奖
活儿好
服务周到



《娜娜》

她22岁
五年前
从山里来到城市

洗过碗
洗过脚
洗过衣服

她说
自己的身体
却永远洗不干净了

每次张开双腿
她都会想起家乡
清澈的小河
潺潺的溪水



《英雄》

项羽临死前
提刀砍死一百多人
然后自刎
何等英雄

然而
这一百多人里
或许就有我父亲
的父亲
的父亲
的父亲
……

我得问问司马迁
所谓英雄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位环卫工的账单》

五月份工资收入
2000元
捡矿泉水瓶子
卖了25.8元
每天只吃两顿饭
节约240元

孙女要买苹果手机
给了1000元
房租水电等生活开销
500元
五月八号突击检查没过关
罚款500元
五月二十号中午
在马路边啃完馒头去嫖娼
花去40元

五月份纯收入
225.8元



《母亲》

王二爱嫖
但他再也没有找过
上回操过的那个妓女
尽管四十块钱并不贵

准确的说
他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他知道
和她做一定会阳痿

这都怪上回那个意外的电话
也就是当他边操边喊她贱人的时候
有人却在电话里喊她妈妈
王二瞬间就硬不起来了

贱人
妈妈

妈妈
贱人

好像他从来都不知道妓女也可以是妈妈
好像他从来都不知道妈妈也可以是妓女


这让王二想起他死了多年的母亲
母亲和那个妓女是一样的
都有逼
都有乳房
都有长头发
都说重庆话



《多余》

一个浓妆女
在台上唱最炫民族风

两个缺牙老头
乐呵呵的盯着浓妆女胸前的肉球

三个小屁孩
争抢桌上唯一的一颗阿尔卑斯棒棒糖

四个中年妇女
打开嗓门欢快的搓麻将

五条土狗
在屋里穿来穿去寻找地上的骨头

六个青年男女
坐在破烂的沙发上畅谈理想

当看见布帘后面那口多余的棺材
我才知道这儿在举行葬礼



《终结饥饿》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她先毒死那四个小的
然后毒死自己

她是他们的母亲
她终于找到了终结饥饿的方法
就在祖国发射飞船的那天



《信徒》

每晚对观音述说衷肠
他祈求平安
他想得到隔壁的寡妇
他期盼房价下跌

观音什么都不说
笑而不语

他随意丢弃的烟头
导致一场大火
大火烧毁了一切
观音粉身碎骨
只剩笑而不语的表情

他吸取教训
买了一个摔不坏也烧不烂的
铁观音



《伟人的诞生》

万岁
万岁
万岁

万岁
万岁
万岁

一万个人喊一万遍万岁
伟人从此诞生



《圈套》

他们骗走了
锤子和镰刀
至今尚未归还



《默契》

领结婚证
如此简单
简单得像做爱

然而
婚姻
以及同时性高潮
却很难



《香烟或者人民》

抽出一支烟
将它点燃
享受它
带来的快感

这支烟
与我亲密接触
在燃烧中
它找到了存在感

当燃烧殆尽
毫无疑问的
被我随手丢在地上
还不忘踩上一脚

这一丢
这一踩
让我想起了解放后
无数人民的命运



《大漠》

大漠
是盖在餐桌上的
一块褶皱的布

在四川
在武胜
在我婆婆的屋里



《无题》

夜雨飘摇
我们牵着手
踏上回家的路

她突然问:
如果没有我
你会怎么办?

我灭掉香烟
认真的说:
如果没有你
我可能
很快会忘记你

然后
吃喝嫖赌
尤其是嫖
让姐姐妹妹
还有阿姨们
给我染一身性病

觉得差不多了
就挨着最赃的乞丐
睡到天亮
喝一口故乡的井水
朝着太阳的方向
了却一生

我干净的器官
拒绝捐给人类
我新鲜的尸体
只能喂狗
骨瘦如柴的流浪狗



《 !》

此帐号已被封
内容无法查看

经核实
此帐号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日子》

苦瓜
土豆肉丝
西红柿炒鸡蛋

幸福就是
你做饭
我洗碗



《异梦》

我看见
所有时钟都被没收

闹钟
手表
手机
通通收走
只以高音喇叭里的报时为准

同志们请注意
北京时间6点整
该起床了

同志们请注意
北京时间12点整
该吃饭了

同志们请注意
北京时间22点整
该做爱了



《买书》

老头蹲在旧书摊前
翻来覆去

拿起一本毛主席语录
丢了

拿起一本江泽民传
丢了

拿起一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丢了

拿起一本美女人体艺术
讨价还价
最后付五块钱



《没有零钱》

去一家小店买绿箭
老板说绿箭一块五
我递给他两块
并夸奖老板厚道
毕竟很多人都卖两块

老板说没有零钱
给我一个棒棒糖作补偿

第二次我又去那家店买绿箭
老板说绿箭一块五
我递给他两块
并夸奖老板厚道
毕竟很多人都卖两块

老板说没有零钱
给我一个棒棒糖作补偿

棒棒糖我一直没舍得吃
保质期已过三个月



《子孙》

一位蒙古摄影家
拍了一组作品
名字叫做
成吉思汗的子孙

我在想
草原上所有男人
肯定被成吉思汗给结扎了
然后他上了所有女人

有人瞧不起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雕
这分明是对他的侮辱
他除了射雕还射女人

如果毛主席也有这等风范
那今天的人们
一定可以骄傲的宣称
咱是毛泽东的子孙



《悖论》

男人
没一个好东西
这么穷还出来花钱乱搞
一个小姐说

女人
没一个好东西
好吃懒做只能出来做鸡
一个棒棒说


《隔岸观火》

佛教徒
基督徒
在微信群里
相互攻击

你懂个鸡巴
傻逼
五花八门的
生殖器

佛陀
耶稣
还有我
隔岸观火



《家》

搞艺术的女人
我问她住哪里

她说
在川美
一个老小区
旁边是一个菜市场
和艺考培训班

贴满
办证开锁
疏通水管的那扇门
就是她家



《日记一则》

下了一周的雨
终于停了
朝着太阳的方向
我和王小姐来到母亲家

此时此刻
母亲做着她的拿手好菜
隔着房间
也能闻到那熟悉的
酸菜鱼的味道


靠在椅子上
读着辛亥革命史
而我
抽着烟
翻看拜伦的诗集

日子就这样缓缓流淌
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
对我来说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除了眼前这两个女人



《去浙江》

有时候
我真的憎恨我父亲
比如说
他悄悄卖了我的书
一块八一斤的价格
换来一包烟
和两斤酒
他说你读那么多书
有个屁用

昨天母亲告诉我
他又失业了
在重庆待不下去
他打算还是南下
去浙江
一个造纸厂
守在一台机器旁边
只负责
开机
关机
开机
关机

他作这个决定
我是能理解的
起码不用跟人打交道
和机器在一起
是从小就结巴的人
最合适的工作

我憎恨他
但得知他又要去浙江
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只能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晚餐》

长发乞丐
头和右手伸进垃圾桶
寻找今夜的晚餐

苏菲牌卫生巾
半截铅笔
一袋西瓜皮
用过的避孕套
烂手机
不幸中毒的老鼠尸体
三年级语文课本
一块肥皂
浑身是洞的破裤衩
治阳痿的传单

翻来覆去
一无所获
最后
他带走了西瓜皮和破裤衩



《上帝的叹息》

垃圾填埋场
已经燃烧了三天三夜

初生的婴儿
吸入的第一口空气是氯化氢
然后呼出来自上帝的一声叹息

紧接着
哭泣
哭泣
不停的哭泣

他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再带点肉来》

拆迁队来了
为守住自己的房子
他把自己锁在屋里
已经三天三夜
誓与房子共存亡
热心的群众
给他送去吃的喝的
他表示感谢
并一再要求
明天再带点肉来



《一本好书》

我表哥
初中没毕业
就去深圳打拼

十年过去了
他已小有成就

每次见面
他都给我推荐
厚黑学这本书

他说:
这真是一本好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7-7-15 16:5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的太好了!非常辛辣,有创意。那个 再带点肉來 不是非常理解,故此请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7-7-28 21:01 , Processed in 0.09480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