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810|回复: 43

[诗歌奖投稿·组诗] 另一个诗人的消息(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7 22: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苍城子 于 2017-7-11 19:19 编辑

另一个诗人的消息(组诗)
            
               苍城子

蝴 蝶

蝴蝶是我们一生的梦想之一,
当她与情爱和过去的好时光
衔接在一起,我看见一对相亲相爱的蝴蝶,
在小提琴的伴奏下翩翩起飞,
她们身着彩衣,在夏日的黄昏
和乡村,在荒郊墓园,
她们忽略了人类,与自由同在。

为什么爱情一出现天空就变蓝,
为什么蝴蝶以自身的资质
呈示在尘世间,就有人醉生梦死?
风吹我,吹着我的发丝和前程,
有人站在厨窗前展览,供路人观看。
夏天是短暂的,当我追上蝴蝶时
她们已跟随一场暴雨远嫁天边。

这些年,我用秘密培育我的诗歌,
递一把斧子给我的仇敌,
希望他将我的头颅拿下
悬挂城门,把我的诗歌制作成标本。
蝴蝶是虚拟的,当人类
将她们嵌入画框,或夹在书页中,
我看见丧失的红颜,她们举止轻柔的那部分。

今夜我难以入睡,看着窗外,
脑中反复浮现出蝴蝶的幻影:
伤心来自一所乡村中学,
一块草地,破损的篮球架下的几块条石板,
来自一对蝴蝶的美好愿望,
哦,我的一段少年时光……
那时候天空总是很蓝,阳光灿烂。


在那时空交错的另一岸
       ——献给穆旦

戴着面具,你躲在历史的背后,
独自一人握着贪婪的酒杯……
此刻,秋风正加剧着我脸上的皱纹,
而生活给过我们太多的梦想和绝望,
到最后,惟有死亡方能叩开荣誉的黑漆大门。

向上帝赎罪,而得不到宽恕,
一个时代犯下的错误,让你去背,
是不是有些残忍?每到黄昏,
我沿着护城河散步,感受流水没有带走的光阴,
钟锤落地,又一个朝代背转身去。

生活教导了我们,屈从命运,
世界的存在对于我们就是多余,
死亡在前,我们只能不停地追赶。
置身于狂欢的人群中,我却感到冷,
时间停驻,是我们走向了落日。

“死是绝望,爱是终点……”
携带着火种,你成为授精者:
“不要拒绝哀悼也不要祈求怜悯”
当黑夜被点燃,是否能够照见隐身人的面孔?
家里没有父母,空荡如一座坟墓。

在那时空交错的另一岸,
亡灵趁夜色出没,今年的落英多于往年,
镜子失去记忆,青春躲在哪里?
“你总是到达却从未出发……”
我们寻找死亡,最终拥有了自己的方向。


我看见一场大雪

精神与肉体和解,雪落下来,
我携带着某个器具穿梭街市,
被美德养育的少女,裸露着腰肢,
也许,我的日子将停顿在暗夜的一角。

越过许多年前的一个冬季,
当鲁迅和我谈起那场雪,
北国的雪,隐藏着寂寞,
而一个捏造的事实封存在档案馆里。

通往寝室的路晦暗不明,
忧郁的街灯调和着我们的胃口和视觉,
夜在勃起,阐述着一个爱的故事,
她裙裾上的梦曾是我们的寄托。

教堂被风远远地刮到一边,
再也不是去年的那场雪了,她拍打着
窗棂,一个女孩子朝我走来,
柴门背后,万物都在向夜告别。

光阴着魔似的旋转,像陀螺,
我的日子里夹裹着一场雪,
雪依旧孤独,不愿在人间生活,
我们耗尽了夜,天空被改写。

鉴于死亡,是一生的练习主题,
我躲在行刑者的队列里,
枪口一直在瞄准,瞄准——
命运多舛,我看见一场大雪降临。


那些旧日子,给杨炼

落日下,那些旧日子躲在街角,
陌生而又亲切,你夹在熙攘的人群中,
我一眼就认出你,有着巫师的面孔。
关上所有的门,夜就黑了,
我们走上新街口,灯也跟着亮了。

你是否还记得夕照下的那座老房子,
携带着风和往事朝我们走来?
当我们站在神像前,烛光四起,
众神们纵夜狂欢,穿梭于黎明的堤岸,
盛宴上,唯有你的手才能抓住往日梦幻。

有人用诡计,揭穿了阴谋,
睫毛下面,是一条流淌的月光小溪,
日子伸着借据般的手指,乞讨什么?
我尝试着背叛自己,但心
有如一把手术刀,被刺痛了。

倘若时光,能够停驻在昔日的街头,
我就能找到你,一个被夜围困的男人,
端坐在陌生的旧日子里渴求知音,
那盏灯通宵亮着,恰似一只高蹈的鹰,
你占领的天空,仅剩下一片乌云。

就让我动用埋藏在心的情感,
为你祈祷,在祖国的另一岸,
是你背负着死亡为我们讲述:
“意义,信仰,价值,美和爱情……”
我牵着落日来到暮年,坐看风云变幻。


存在之诗,给萨特

一个人重叠着另一个人,拥挤是不存在的,
当我回到暮年,我能感到时光的无奈,
一只鞋子紧跟着另一只鞋子,当它们并列在一起,
世界在我眼前消失,我也不存在了,
这些碎片积了一地,完整是可以拼凑的。

美在瞬间呈现,多么耀眼,
人世间多少事物在我们内心萦绕不散,
当她躲在暗处,为生活奔波,
转换成另一个人,洗衣机超负荷运转,
晾在阳台上的花边内衣有了象形图案。

有时她发泄,把地板拖了又拖,
婚姻的圆满也是不存在的,
这些年,我试图挽留住那些爱,
一个人返回梦境,在记忆的仓库里寻找:
“万物都在运动,只存在于我们的意念中。”

我们总是固执己见,用加减法计算生活,
算术是一个更加抽象的概念,比哲学难,
除了记忆和冥想,还掺杂着情感,
我把小数点向后挪移了一步,
转瞬间,就跨入了从前的那条河。

时空是不能穿越的,只能后退,
哪个在前,哪个又在后?没有界限。
答案也是不存在的,包括答案本身,
没有时间,时间就是这些日历、表和钟,
没有空间,空间就是这些人到处在流动。

我们需要用真实的手去触摸虚幻,
梦也是现实生活的一个片断,
没有什么是真实的,此情此景,也是虚幻。
谁能够把自己所认识的人全部聚集起来?
哦上帝,在我的心里确实是存在的。


方 位
   ——给SLJ

黑蝴蝶贴在某个女人的下半身,
她将借助于夜色投火自焚,
已经阅过一遍的事物或人,还能重复去读吗?
我们放逐心灵,却把肉体囚禁于室内
听音乐,或隔窗观看一场烟火。

腰在迭起,伴随着一支曲子摆动,
夜被围困,陷入欲望之中,
她撩起发丝整理着前程,
我种植在纸上的花草树木依旧很茂盛。

竖在歌剧院的耳朵,此刻被割掉了,
谁主宰万物,屏息静听?
雨在前朝的夜里落下,接受圣宠。
你睡了,就像摆在书案上的书,
被风翻动,被一阵吻打湿眼睛。

在去天堂的路上她设法停下来,
她开裂的身体一次一次被撞击,
爱已不在,心也无法获得安宁。
我,一个追随者?一个过客?一个梦游人?

那些送别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简短的措辞之后,是风暴的来临,
我们置身事端,任由日子给以折磨。
“闹市里,身背吉他的少女走进红灯区”
她用日记清理生活,迫使泪水朝心里流。

出于对旧事物的怀恋,我们聚在一起,
谈论着我们当中死去的那个人,
档案里乌云翻滚,籍贯指示的方位,
正是一个男人最终必须抵达的故乡。



那多余的另一个

我时常为自己找不到去处而感到落寞,
你看,天上的星辰在闪烁,一颗,
又一颗,是不是我就是那多余的另一个?
与爱重逢,我忍受着伤痛,
这分明有一道闪电划破沉醉的夜空。

那垂死的欲望,拖曳着一具棺木,
我将在逃亡的路上和她相遇,
就像夏天的那场雷暴,说来就来了,
鹰占据的天空,已汇聚了许多乌云,
我诗集的蓝色封面就要被雨水打湿。

广场上的人都走净了,我站在这里,
只是为了迎娶一阵风。饥渴如夜,
企求给游荡的心一个寄托。
日子总是呈现着梦还没有到来的景象,
曾经被奉为神灵的光,也不能照亮我的房间。

雪依然落在昔日的街道,我们端坐在酒杯里,
就着烛光用餐,听蓝调音乐……
远处传来教堂的钟响,赎罪的人仍旧在祈祷,
上帝睡了,夜拉长了街灯的影子,
日复一日,我们的生活被谁一次又一次地复制?

我躲避着夜,听见她的呼吸和心跳,
多少次,我跨进她的梦去探望那片苹果树林,
一个人携带着婚史,逃离现实。
那么,给爱去建造一座坟墓吧,
给记忆的蝴蝶一扇黑漆大门或一串钥匙。


我们被同一面旗帜引领
      ——给辰水

最初就是一阵风,从落日的对岸,
到那片苹果树林,一直在吹……
我们走在赶往秋天的途中,
期盼收获,抑或渴望一枚禁果。

未来就像一个倨傲的女人,从我面前走过,
激情在撤退,日子反复地冻结;
那棵独自耸立在半山腰的栗子树,
以它高大蓬松的形象告诉我们毅力和坚强。

而摄像机是唯一忠实的客人,照见
我们的脸和内心,时间被重新指认。
在音乐的背后,一扇门悄然关闭,
我把风景揽在怀里,移植到记忆深处。

忠诚于命运,让笔流出真实的汁液,
我又回到童年的那个院落,栀子花开,
一阵风吹来,香飘半条街,
栖息于村庄的星群,是我们梦幻的一部分。

在不断加速的友谊里,某些观念,
正发生着变化,你设置在诗歌里的
那扇窗,此刻朝天空敞开……
而我一直在向下挖掘,难道是徒劳的结果?

时间掷着骰子,获得了胜利,
接着是落日,坠入山那边的松树林;
我们被同一面旗帜引领,被汉语
喂养着,最终把风声储存在各自的杯子里。


对 应

她以花瓶的姿势挖掘生活,
而生活,仿佛书房里的某件饰物,
以奔马的灵魂凝立着;
积年累月,我伏在书案上写作,
她蜷曲在床上打扮时光,
试图敲开另一扇门,
艺术以虚构的方式再现真实。

世界就是一张床:一对男女,
她们在夜间的耕种,
构成日子的某种堕落。
我用一颗草莓去爱她,
用一场雪,覆盖她单薄的一生。

这些甜言蜜语,这些小琐碎,
这些诗章里零乱的生活气息,
这些梦境中无法抵达的楼台,
这些烟雨中沉醉的往昔,
这些被红酒灌坏了的城市,
情欲和舞蹈,搅乱了手掌上的这个夜。

我赞颂的旧事物和新人,
她的美味,她带拉链的寸金时光,
她身体的某个支部在收缩,
她隐秘的第二生活被谁牵引?
哦,这场景里的烛光映照着我,
我埋头苦干,谁是我的伯乐?

“这不是劳动,是激情练习”
她站在我的背后一晃就是十二年,
十二年的风花雪月和恩怨情仇,
如今,生活保持着平静的面容,
我和她,对应着天堂里的这场大雪。


寄 托

穿过珠山东路和三个售货亭,我散步回家,
躲在街角空地上跳健身舞的妇女,
她们整齐化一,扬起双手赞美生活。
音乐的吵闹声爬进我的耳朵:“不是爱人,
就做情人……”这个世界到处被诱惑。

经过莲心发廊,经过岚清诊所和宋伟书屋,
经过这个秋天和夜晚,我年华老去,
钟摆也似乎走到了尽头。年轻时我们打碎的盘
和碟,到老年,能否重新拼凑起来?
我试图走进一个人的梦,探望她心里的风景。

风景也不存在了,我拚命地挖掘记忆,
物换星移,转眼间,又过去了十年。
我想过一种平静、内心没有恐惧的生活,
可时代赐给我们的,总是伤口和血,
我抽着烟,顿时感受到这夜的温暖。

就让我退到风景里的那片乱坟岗,
回到落日下的这座村庄,我记得柿树林的秋天,
尘世间,还有什么事物可以值得我眷恋?
这是在鲁南,在我居住的兰陵县城,
街上行人稀少,夜在星星的喊叫中更深了……

穿过三个售货厅和一道横栏就看见我家的灯光了,
此刻,妻儿也许已经入睡,在梦乡漂游……
身处一个偶像制造的戏剧时代,
我仍走不上舞台;这些年,我藏起耳朵
却渴望倾听,祈求这个世界接受我的爱和寄托。


肖 像

无论你走到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
早晨一杯牛奶,一块面包;
禁欲的夜晚,一本书陪我到天亮,
她化妆,改变着坐姿,
以模特步去应对时代里的日常情节。

配上拉链,耻骨也安静下来,
看上去的夏天像一座大海倒挂在天空;
我伸手去摸彩虹,捉住的
是牛郎织女在偷情,
因为这不是旧历七月七,也不是夜晚。

旅行箱带着四只轮子,像四条腿的
小动物一样可爱,我牵着它,
它就跟在后面啃你的鞋跟,
进入青春年代,她把麦当娜的话:
“给我一双高跟鞋,我就能走遍世界”

看作座右铭,或许是一座丰碑?
向艳遇借一枚金币,花掉的
是脑海里的一块处女地,
带插孔的情感,像她手里的饮料盒:
一次性消费,用过之后,你懒得再去抚摸。

点上一根摩尔香烟,美国货
都翘着尾巴,像大鼻子一样带有性感,
你吐着烟圈,以形式
去抵达内容的丰富多彩,
生活本身就是诱惑,她却拿自己去诱惑生活。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也就是说
准星衡量着一个人的品格,
而秤砣在下坠,当它触地,
一个人的一生就此结束。
还有什么可以陈述的,除了西行的列车和落日?


新生活的写照
     ——赠安琪

移步换景之前,我在勘探:
她的旗袍缠裹的春色露出可人的一角;
这些年,我一直陷落在某地,
她渴望在暗夜触摸到某件东西;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
我用一生的十分之一去爱她。

此刻,京城还在雨里,
你一个人穿过北大未名湖,
向晨练的谢冕打着招呼;
我在一本杂志里看到过她,
侧身打开一扇历史的小窗。
因为示爱,她从后台溜到剧院门口,
许多年了,我等的那人迟迟不肯到来。

救赎之夜:新的原罪在哪里?
我对门的少妇被私情围困,
生活就是这样:你越是靠右走,
左边的那个人总是向你招手,
她挺胸的姿势定格在我内心的风景中。

四肢展放,叠加,爱在萌芽,
生活在加速,她在另一个操场散步;
我握住笔:苦难像墨水注入暗夜,
雨幕下,她向过去告别——
我凝视着她,妄想剥掉她的衣裤,
她窥探我,准备向我索取一枚金币。

我一跺脚,天就亮了,她坐在窗前
梳妆,急着去赶赴另一场私人聚会;
我摆弄着抽屉里的明信片,
看她高挽的发髻,仿佛一座灯塔。

一个纷攘的时代朝我们走来,
波普艺术,蓝调音乐,舞步……
街上流行黑裙子;小巷深处,
红灯悬挂在白日的夜景里,
我喜欢播种,而她则迷恋结果,
我欲求收获,她却转身离开。

还需要一种手艺,我赖以生息,
还需要一件道具,她聊以自慰;
我的孤灯做伴,她的独来独往,
构成新生活的写照:玩票,撕票,
做爱,作秀……生活在继续,
“噢,日落前你要牢记这生死相依。”


作者简介:
     
    苍城子,本名杨茂栋,1967年12月生于山东,读过技校,做过矿工,曾在《十月》《山花》《钟山》等报刊发表作品若干,著有诗集《另一个诗人的消息》,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山东兰陵。


我的诗歌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是一种带有悬念的巫术般的个人行为,是生活的注释,也是在为一个人的生命作证。
    一首诗的诞生是废墟上重建的一座黎明。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30 13: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曾被诗“蛊惑”,因为灵性才气尚浅、达不到“疯魔”的写作境界;但诚如您所言:诗,是生活的注释,也是在为一个人的生命作证。我用诗诠释生活时,是在寻找自我的存在感,用诗证实自己存在的真实——精神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13: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裳水珮 发表于 2017-7-30 13:50
我不曾被诗“蛊惑”,因为灵性才气尚浅、达不到“疯魔”的写作境界;但诚如您所言:诗,是生活的注释,也是 ...

看来你对诗的理解要比我深,我是过于入魔了……
发表于 2017-8-3 10: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情境感、故事感都很强,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7-8-3 21: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蝴蝶  推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9: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 发表于 2017-8-3 10:53
情境感、故事感都很强,值得学习

看来你有极强的诗歌欣赏能力,我就这点小技巧被你识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9: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我也很喜欢这首诗……
发表于 2017-8-5 22: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苍城子 发表于 2017-8-4 19:20
看来你有极强的诗歌欣赏能力,我就这点小技巧被你识破了。

再次为你点赞
发表于 2017-8-7 01: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艳遇借一枚金币,花掉的
是脑海里的一块处女地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18: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8-7 01:42
向艳遇借一枚金币,花掉的
是脑海里的一块处女地

谢谢摘句,周末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06:37 , Processed in 0.0658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