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984|回复: 13

[诗论随笔] 诗歌的力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8 18: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歌的力量

诗歌的力量从何而来?文字并不能全部盛装这种力量,何况,力量是一个正在进行时,当诗歌以文字的形态被阅读和提取,此刻,势能存在于这个进行时的末端。每一个读者在阅读时,都会感到有一个巨大的命题之刃在头顶,悬而未决。
好的诗歌有一种裁决的力量。这种裁决的动作,恰好是对人世间过于纷繁的、趋利避害机制的一种破局,一种挑战。而力量的获取,写作者和阅读者,所执的斧柄千差万别。但那沉默于文字之外的,冥冥中只能意会的公正之弦,却是紧绷的。
首先,对于诗歌语言来说,节奏感就是一种裁决。没有根蒂的节奏感,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炫饰。而过于强硬,繁密的节奏感,则是源于对冲动不可把控的恐惧。当然,人性会把弱点也纳入到正义中来,形成裁决的一片灰色地带,即,允许一部分人性的缺陷存在于诗歌节奏中,表现为形式的任性,如拧巴,拖沓,倔拗,疲软……但节奏中依然要贯注一种生机,即对生命力量的正面形容:正直,坚韧,宽容,通达。只有这样,这些灰色地带才能够获取充分和解的理由。而所谓新诗没有节奏感的观点,只是因为新诗的节奏感挑战了律诗既有的节奏感、新的生活形态挑战了既有的生活形态这一过程中必然伴随的生理不适而已。
其次,对于诗歌技艺来说,创造力就是一种裁决。虽然我们方便地引用“阳光底下无新事”,但我们还有“世事如棋局局新”。诗歌的技艺,有如海底的沉沉铁锚,从那不可言说之处,从那千均一发之地,将锚启于思考,收于经验,拢于雄心,放于当下。好的技艺将拨云见日,不受制于成见,习惯,惰性,欲望,空想,猎奇,随意,自恋,张狂……于此,创造力更类似于一种去除遮蔽的能力,一种洞察万物的分寸感,一种从灵感的浮沫中具备一再呈现那生命存在的价值之地平线的能量。
第三,对于诗歌价值来说,生命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一种裁决。是的,没有语言体系背后的生命价值体系的建造,再好的锚也无法固定乘风破浪的航船。由灵感,情趣,游戏,调侃,置疑,反叛,空虚……组合的舢板,只能在近海享受冲浪的快感。生命存在的价值之发现与建设,是源源不断输送创新力的源泉。尤其对于汉语而言,个体生命获得存在感,需要从离乡的悲愁,现实的破碎,历史的沉重,和未来的荒诞中去甄别,拣选;那些个人命运的书写,生活细节的描摹,情感姿态的流露;如果没有关联到对自由,尊严,独立的终极价值的追寻,就必然沦为一种随波逐流的平庸态度,从而成为堆砌之作而毫无建树。
第四,对于诗歌批评来说,诗与人的关系是一种裁决。来自于所谓知识分子的书斋意气认为,诗歌是语言的专利品,“世界是一本书”,写作者需退居其后。而事实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进入文本。我们在历史中没有姓名。个体的存在从来没有被标记和深入拓展过。借助诗歌,写作者苍白的命运将被赋予一抹生动的潮红,进而破天荒地进入到文学史的话题中,个体存在的意义才会被思考、研究、建立、成熟。因此,在文字背后,写作者的生存轨迹,不应该被看作是诗歌文本可有可无的倒影,而应该当作最为紧密生动的注释。所以,书斋写作的先天不足一直在遮挡着草根写作的淋漓尽致是当下诗坛最大的矛盾。从书本到书本,从思考到思考,从趣味到趣味,从虚无到虚无……在一个紧密链条下的诗歌写作、批评内循环系统里,培育着孤傲,拒绝,尖刻,敏感,消沉的诗歌巨婴。而一旦草根写作超越打工者、弱势群体、现实主义魔障、路人心态、被害者情结,真正打开冥思与思想之门,才是现代汉语诗歌的希望所在。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28 23: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不像某些家伙,只会意淫做些无聊的欺人之谈。这篇比较扎实,当然,里面居然有错别字。还是成语里带的,咋回事。
发表于 2017-7-2 15: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对于诗歌批评来说,诗与人的关系是一种裁决。来自于所谓知识分子的书斋意气认为,诗歌是语言的专利品,“世界是一本书”,写作者需退居其后。而事实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进入文本。我们在历史中没有姓名。个体的存在从来没有被标记和深入拓展过。借助诗歌,写作者苍白的命运将被赋予一抹生动的潮红,进而破天荒地进入到文学史的话题中,个体存在的意义才会被思考、研究、建立、成熟。因此,在文字背后,写作者的生存轨迹,不应该被看作是诗歌文本可有可无的倒影,而应该当作最为紧密生动的注释。所以,书斋写作的先天不足一直在遮挡着草根写作的淋漓尽致是当下诗坛最大的矛盾。从书本到书本,从思考到思考,从趣味到趣味,从虚无到虚无……在一个紧密链条下的诗歌写作、批评内循环系统里,培育着孤傲,拒绝,尖刻,敏感,消沉的诗歌巨婴。而一旦草根写作超越打工者、弱势群体、现实主义魔障、路人心态、被害者情结,真正打开冥思与思想之门,才是现代汉语诗歌的希望所在。----------这个论点,你于当下是伟大的,而于古人来说恰恰是刚及格的。可见我们的诗歌之路还有多远。

但我们还有“世事如棋局局新”。诗歌的技艺,有如海底的沉沉铁锚,从那不可言说之处,从那千均一发之地,将锚启于思考,收于经验,拢于雄心,放于当下。好的技艺将拨云见日,不受制于成见,习惯,惰性,欲望,空想,猎奇,随意,自恋,张狂……于此,创造力更类似于一种去除遮蔽的能力,一种洞察万物的分寸感,一种从灵感的浮沫中具备一再呈现那生命存在的价值之地平线的能量。-------此刻你还在侧重于技巧,等你什么时候知道生命本身就是去技巧的,你才会得到更大的生命势能。正如当你真正懂得父爱,用心用精神去做好父亲的角色的时候,最后恰恰是那种沉默的心绪中。

问好我的伟大者!
发表于 2017-7-2 23: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茅屋 于 2017-7-2 23:17 编辑

已经细阅。
赞同此感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20: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变奏曲 发表于 2017-6-28 23:18
蟋蟀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不像某些家伙,只会意淫做些无聊的欺人之谈。这篇比较扎实,当然,里面居然有错别字 ...

这也被你看出来了……当初语文老师上课经常是体育老课顶上滴……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2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 于 2017-8-21 10:52 编辑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7-7-2 15:05
第四,对于诗歌批评来说,诗与人的关系是一种裁决。来自于所谓知识分子的书斋意气认为,诗歌是语言的专利品 ...

有点压制的行文风格,不过,勉强还能接受。技巧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障碍了,我也压根没有认为技巧是个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但我们为什么还会去索取诗歌的技巧?因为对于现代汉语,我们还真的谈不上什么技巧:那就是同时呈现当下生活与建立精神向度的能力,在这方面,我们的汉语诗歌一直十分努力但尚有遗憾。可这不是仅仅依靠语言就能完成的,它必然要建立在现代生活形态的充分展开,和部分语言探索者不懈深入的基础上。但余平先生等,也只能在字里行间去领悟罢了。而对于践行者,技巧只能是信手拈来——大而化之当然有可能抵达所谓人格的建立,但另一方面,如何使得语言能恰如其份地担当起诗歌形态的责任?去除后者,就难免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淖——既然是游戏,就得有一颗摸爬滚打的、入乡随俗的、又独立超脱的游戏之心,你说呢。谢谢兄的回复!祝秋安!
发表于 2017-8-20 10: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裁决,是一种自我对于文字表现的性命相赌、提炼或担当,不如明说为自我之路——从内容中抽化出来的自我之路。
远远不够。艺术不是自我对世界的裁决,以来映证自我。更多的,是从这条路上走出一个自我,即自我的状态来。说荡气回肠也行。
推证,你的艺术只能是上好的履带,但上面没有车体。所以,你有脚,却没有灵魂。你把徒步当着了飞翔。
钦此。别来无恙。
发表于 2017-8-21 08: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7-8-19 21:11
有点压制的行文风格,不过,勉强还能接受。技巧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障碍了,我也压根没有认为技巧是个 ...

支持你,既然想到了相通了,那就努力践行吧,中国诗歌的新境界在等着你攀登。另外我是金忠龙坤,非忠伟兄是也。一起努力!祝好!
发表于 2017-8-21 10: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超越打工者、弱势群体、现实主义魔障、路人心态、被害者情结,真正打开冥思与思想之门,才是现代汉语诗歌的希望所在——切中近年诗弊,高论!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0: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忠龙坤 发表于 2017-8-21 08:12
支持你,既然想到了相通了,那就努力践行吧,中国诗歌的新境界在等着你攀登。另外我是金忠龙坤,非忠伟兄 ...

这个就尴尬了:),有个忠字,我顺手居然就敲打成忠伟兄了,万分抱歉!已经改过来了~~另外,我也不是什么伟大者,我们都是默然前行的同路人,伟大者在路上,踩着我们的脚印过去。而你我心甘情愿就在那脚印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5 01:55 , Processed in 0.06754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